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在日本黑暗时代 > 第二十章 商议

第二十章 商议

    “花子是我徒弟,和田先生有话就直说吧”
    京溪大概已经猜到和田愈羊的想法。
    和田愈羊无非就两种选择第一种就是把花子交给田野家处理,生死不论,保住家族。
    第二个哪就只有生死一博,放弃家族产业,拼个你死我活。
    这两种都需要莫大魄力,就看和田愈羊怎么做选择。
    如果和田愈羊做出第一种选择,那京溪只能转身离开。
    第二种那就不用想,拔刀就可以,暴力不是解决事情的最好方法,但是却是最直接的办法。
    和田愈羊要京溪出手必定需要条件,而现在就是谈条件的时候到了。
    “中山君,我已经没有选择了,花子是我唯一的女儿,我必定不会抛弃她,我需要你的帮助,拜托了。”
    和田愈羊严肃说完,随后对着京溪深深躬身,久久不肯起身。
    “田野家的产业,我要四层。”
    京溪看着躬身到底的和田愈羊,平静开口道。
    “这!”和田愈羊怒气一闪而逝,随后打算开口说些什么。
    “现在不是我求你,我为你拼命就得拿我该得的,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你们的家族的情况,或许你以为放弃了花子,田野家族会放过你们?
    田野家族是什么样子你应该比我清楚。现在不是你愿意不愿意让出利益的问题,而是你缺了我,能不能保住自己命的问题!”
    京溪不等和田愈羊开口便说道,说完就不再言语,闭目养神,静静等待着和田愈羊的答案。
    “希望阁下实力能对得起这份协议”
    良久之后,和田愈羊神色平静开口道。
    京溪缓缓点头,转身离开。
    见中山京溪离开,和田愈羊再也忍不住怒气爆发狠狠的把手中的扇子丢在地上。
    其实这次和田愈羊决定与田野家族开战,花子只是一部分原因,还有一部分是经过昨晚花子叙述大门五郎以及由佑子家族惨案,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只能说花子只是这个事情的导火索。
    和田愈羊其实心里也很无奈,家族经过多年经商,虽然赚到了钱但是却无法扩充武力,第一是家族人口不够,第二则是雇佣流浪武士太多风险,不说别的,家族运货多次被强盗打劫,一个活口都没有,死无对证,那不成天天都有强盗盯着他?不用想也知道流浪武士有问题。
    目前和田家能保证忠诚度武士核心人员也在10几个,对付一般的帮派或者强盗还勉强具有威慑力。
    但是用来对付三大家族之一是远远不够的,这次和田愈羊是下了狠心了,打算拿出家族积蓄以及人员全力以赴。
    过了一会,和田愈羊感觉心情平复下来,随即拍拍手,旁边的房间已经跪着两个武士,以及管家随即开口道
    “通知随后家族在外人员,全部放下手中的事,全部来我这里,有事协商,记住这关乎到家族命运,”
    “哈衣!”管家听完也不犹豫,带着武士答应一声转身便离去。
    而此时京溪正打算出去转一转,正打算往外走时,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
    “师傅,为什么会成这样,”
    花子神情暗淡说道。
    “为什么不会成这样,”京溪平静的看着她说道。
    “你会在意一只蚂蚁的生死吗?而你们和田家就是那只蚂蚁,你应该比我清楚,这件事情是不可能和解的。
    如果你父亲没有魄力保护你,而让你任由田野家族处置,我也毫无办法,而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离开,继续去寻找母亲的线索。
    或者你愿意不顾家族跟我一起离开这里,我想你的选择一定是保护家族,对吧?。
    既然你父亲又如此魄力,我也需要组建自己的势力来完成我自己的事。
    这只是我与你父亲的合作,居然是合作我肯定要争取我的利益。”
    京溪说完便不在理会花子,花子可能想着自己深爱未婚夫,未婚夫本身就因为自己任性而死,家族却想要灭掉自己深爱的未婚夫家族,这是让她过不去的坎。
    只能说她想的太单纯了,这个时代可是人吃人的时代!
    不过京溪倒是敬佩和田愈羊的魄力。
    估计也是受了大门家的刺激,这种生死不在手中被别人掌控的滋味估计他也不愿意受了。
    夏季的太阳是让人讨厌的,但是秋季的太阳却是让人心喜的,秋天的早晨带有寒意,太阳升起照射给大地添了几分暖意。
    京溪随意地走在街上,不时有佩刀武士以及黑帮武士行色匆匆,随后四处散开,碰到人就询问些什么。
    旁边拐角处有很多出来摆摊的农民,在这些农民脚下放着各种蔬菜,或者野菜。
    偶尔会有人走上前去讨价还价,但是价格谈不拢摇摇头,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一起穿着帮会服饰的人走来,看了一眼京溪,见其身负刀剑,便走向旁边的角落,有四位农民蹲坐哪里,三位农妇,一农民,面前都摆放着野菜。
    “今天的例钱该交了!”黑帮其中一人对着农妇喊道。
    “这个月的例钱我们已经交了”其中一农妇小心翼翼说道。
    “我说的是今天的例钱!”帮派中的一人凶恶喊道。
    “你们都这样,我们还怎么活?”旁边一位也是唯一的男性农民忍不住说道。
    农民一说完就被帮派人士按在地上爆打,农民被打的缩成一团。
    “呸,明天再不交你们的生意也不用做了!”帮派男子对着农民狠狠的呸了一口,转身大摇大摆的走了。
    三位农妇被吓的躲在一旁,见他们走了赶紧扶起农夫,随后劝解他不要与帮派起冲突,之后便有一句没一句闲聊起来,
    正当京溪转身离开时候,听到“黄发”“瞎子”这些字眼的时候。
    京溪走到他们面前,随后丢出几文钱。
    “把你们刚刚说的重新说一遍,”
    男子惊喜的看着地上的铜钱,立马捡起,随后男子开口道。
    听完之后京溪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贫民窟最大帮会,银葬的黑龙会底下的一个赌场被人砸了。
    后来证实是一个黄色短发的瞎子干的,人全部被杀光,只有一个被吓崩溃的成员活着,已经成了傻子,现在黑龙会正在到处寻找黄发老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