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阴阳神棍录 > 二十七章:血光之灾

二十七章:血光之灾

    “你到底让魏大海看到什么了,竟然能把他吓成那个样子?”王小武呆在酒店的房间内向着楚墨风问道。
    “这个嘛,我不过是让他看到了一百年前,我经历过的一场战争的部分画面,稍加修饰了一下。”楚墨风笑着道。
    “你修饰了些什么?”王小武有些好奇的道。
    “你确定你想知道?”楚墨风对着王小武挑了挑眉毛,一脸坏笑的道。
    “还是算了吧。”看到楚墨风的样子,王小武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能入得了耳的内容。
    ......
    两天后,中午时分。
    在酒店的婚宴厅内,一名身着正装,看起来五十岁上下,面容自带三分威严的男子身子挺得笔直的站在婚宴厅内搭建的台子上发言,这名男子,正是西杨市的市长,钱正。
    “等会他讲完话,你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得让他去贵宾厅内待一会儿,然后就按照我教你的去做。”在婚宴厅的一个角落,王小武对着魏大海吩咐道。
    “王大师,明白了。”魏大海恭敬的道。
    这两天里,耿民将王小武在村子里帮张家老爷子找出凶手,和胡富国之间发生的事情,以及帮助自己的那些事情,添油加醋的对着魏大海讲了一通,魏大海现在比耿民还坚信王小武是一个神通广大的奇门中人,对王小武说的话,自然是事事遵从。
    钱正发言完毕,魏大海立即满脸堆笑的超钱正走了过去。
    “喂,老鬼,那边站着的,是钱正的秘书和司机,他俩头顶都有着十分浓郁的死气,钱正脑袋上也有死气,只不过淡了许多,而且他的脸上,好像笼罩着一层血光一样,你帮我参谋参谋,这是怎么一回事?”王小武将自己看到的复述给身边的楚墨风道。
    “司机,秘书,还有那小子,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三个应该要同遭一场灾难,司机和秘书死气到了十分浓郁的地步,估计得完犊子,至于那小子,死气较淡,面带血光,估计死里逃生,但是血光之灾应该是免不了的。”楚墨风思索了片刻道。
    “三个一起,那就只可能是出车祸了,天助我也,不用你去吓他了。”王小武淡淡的道,本来王小武只想想依样画葫芦,把吓魏大海的那一套放在钱正身上重演一遍,但是现在看到了死气,王小武心里有了更好的计划。
    几分钟后,魏大海好说歹说,钱正终于同意在贵宾厅内让魏大海的儿子儿媳过来敬自己一杯酒,钱正刚走进贵宾厅,就看到王小武双目微闭坐在贵宾厅正中的沙发上,依着常理来说,这个位置,应该并且只应该由自己来坐。
    “这是?”钱正指着王小武问道。
    “哦,领导,这是我的叔叔,花了很大价钱请来的大师,知道我儿子结婚嘛,便请过来坐一坐,提点几句。”魏大海按照王小武教自己的话,一字不差的道。
    “王大师,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西杨市的市长,钱正,钱市长。”魏大海走到王小武身前,躬下身子,一副谄媚之极的样子道。
    “嗯?坐吧。”王小武眼皮轻抬淡淡的道,身子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王小武目中无人的举动以及魏大海的对王小武的谄媚,这让钱正极其的不舒服,似乎是这些年来,位高权重导致的心理状态发生了变化,钱正不允许在西杨市内,有人看起来比自己更牛掰。
    “魏大海,不是我批评你,你好歹也算是一个干部,怎么能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呢?”钱正突然面色沉了下来,对着魏大海斥责道。
    “我,怎么了?”魏大海满脸疑惑的道。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下午还有个会要开,就不留下了,明天上班的时候,我要看到你写好的检讨。”钱正厉声道。说完便转身离去。
    “不用写,你写了也没人看。”王小武睁开双眼淡淡的道。
    “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看,我不仅要看,我还要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宣读检讨,还有,他是我的下属,你凭什么决定他不用写检讨,他的思想觉悟,他的态度,很恶略,极其恶略。”听到王小武那么说,钱正立即停了下来,转身对着王小武说道。
    “你别误会啊,我的意思是,你,看不到他写的检讨,言外之意,就是你活不过今天了。”王小武起身微微一笑道。
    “你是在威胁我吗?”钱正厉声道。
    “哪敢哪敢,你眉心聚集着一股浓郁的死气,血光之灾的征兆,长则一天,短则两个小时,必死无疑。敢赌吗,一赔一百万。”王小武笑着道。
    钱正被王小武这么一说,脸色立即涨的通红无比。
    “放肆。”钱正大喊一声,便快步走出了贵宾厅。
    看到钱正走了以后,王小武立即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叠成三角形黄符塞到了魏大海的手里。
    “就按我教你的说,一字都不要差。”
    ......
    酒店外,钱正刚坐上车,魏大海便冲了出来拦在了车前。拍打着钱正坐在那一侧的车窗,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了钱正阴沉到了极点的脸。
    “领导,我跟您说啊,王大师是很准的,您可千万要小心呢。”魏大海带着哭腔道。
    “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要是再这个样子,你就不要来上班了,提前退休吧。”钱正厉声道。
    “我真的没事,领导,我刚才求过王大师了,他给了我一张符,说是只要放在身上,虽然不能毫发无伤,但是可以挡过死劫。”魏大海掏出黄符真诚的道。
    “我看你真的是疯了。开车。”钱正厉声道。
    “噗通。”魏大海径直跪在了地上,凄厉的道:“领导啊,您对我有提携之恩呢,您就信我一句,把这个符戴在身上,我求求您了。”
    “好吧好吧,我看你是病得不轻。”钱正十分不情愿的将符接过,装在了口袋里面。
    ......
    “嗝,市长,我看啊,那个魏主任是真的疯了,他也不怕别人笑话。”
    钱正的轿车行驶在路上,司机打了一个饱嗝笑着道。
    “嗯?你喝酒了?”钱正闻到了一股酒气道。
    “就喝了一点点,不碍事,给您开十几年车了,相信我的技术,再说了,这是您的专车,哪个不长眼的敢拦。”司机笑着道。
    “慢点开。”钱正淡淡的道,随即从口袋里面拿出了黄符。
    “哼。”钱正冷笑一声,正准备将黄符撕掉的时候,司机恍惚间没有看清红绿灯,径直冲了过去,一辆载满了砖石的大货车径直朝着轿车撞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