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五章 碰瓷

第五章 碰瓷

    大约十分钟,苏酒接近老人下车地点,远远就看到老人坐在地上,那高中生站在他身边,弯着腰和老人吵着。
    果然,不出苏酒所料。
    没监控,扶起前没拍视频,附近没有行人作证,扶起人还没有社会经验。
    天时地利人和。
    没有人能抵挡这份诱惑,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苏酒远远地掏出手机,开启录像模式,缓缓靠近,保证在自己帮不了高中生的情况下,不至于牵连自己。
    “你这老头好不识趣,我好心好意的来帮你“后半段苏酒没听清。
    一来高中生语气很焦急,以至于谈吐不如平时清晰。
    二来,苏酒上大学前很少与人说话,加上看剧总要盯着字幕,造就了他偏弱的语音识别能力。
    见到高中生满脸恼怒,苏酒顿时心中一凛,步伐加快上前。
    高中生率先发现苏酒的到来,脸上表情一滞,不解苏酒先前还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现在又凑过来做什么。
    “你怎么来了?”不待苏酒开口,他先一步问道。
    怕你倾家荡产啊,苏酒无奈地扫视了下他,又扫了眼坐在地上的老人。
    真是哪都有仗着年长,凭借先天的道德优势,干些腌臜事的人。
    一次又一次的消耗社会里,不多的善意。
    这时,老人注意到苏酒手上,正将摄像头对着他,瞬间勃然大怒,一手指着苏酒,另一只手遮挡住自己的面容,怒斥道:
    “你拍什么呢?关掉!“
    高中生被老人的叫声吓一跳,这才注意到苏酒手机是摄像模式,他家教良好,不做探头看别人手机的事,加上苏酒拍摄得较为隐秘,所以之前没有发现苏酒在拍摄。
    苏酒没有听老人的话,反而变本加厉,拍的更起劲了,老人见苏酒还是我行我素,顿时着急
    伸手挥向苏酒的手机,要将其打掉,扇到一旁。
    然而老人身体迟缓,早已被苏酒看破,他身体一个战术后仰,后退半步便避开老人的行动。
    苏酒嘴角一撇,看起来有些失望。
    即便如此大的肢体动作,老人下半生像是在地上扎了根,不肯移动半步。
    是个硬茬,也不知骗过多少人,才这般熟练。
    就在苏酒正苦恼怎么破了老人的局时,一旁的高中生却开腔道:
    “你别拍了,没见到老头不乐意了?”
    苏酒冷静的面容,首次出现波动,他错愕地盯着高中生,一脸懵逼。
    小伙子,你要是被这个老无赖胁迫了,就眨眨眼。
    苏酒蒙圈了,搞不清现在的情况。
    老人不高兴了,冲着高中生骂道:
    “你怎么说话的,尊老爱幼被你吃了?叫我老头,小子,也就是大爷我现在老了,要是我年轻的时候,你可就”
    “你年轻的时候,我还没出生,你上那找我?找我爸?”
    老人的狠话还没说完,就被高中生打断。
    “停停停。”苏酒连忙叫停,这一老一少要是吵起来,他心中的问号就没人来解释了,他来回扫视高中生和老人,揉了揉太阳穴,问道:
    “谁来给我翻译翻译,这是啥情况。”
    “你还好意思说,你先把那手机放”
    “你闭嘴,先给我翻译翻译。”
    苏酒不耐烦地打断老人的话,再一次强调道。
    老人又一次被打断,很是憋屈,涨得脸色通红。
    “我好心来扶这老头,结果他不让我扶,说什么怕骨头跌伤了,不敢乱动,要叫救护车来看看。”一旁的高中生说道。
    “那你还待在这干嘛?”苏酒问高中生。
    “等他儿子来接手啊,我寻思着,虽然这老头烦人了些,但把他丢在这吹一个人吹冷风,也挺可怜的。”
    高中生说出这话时,苏酒不由微眯着双目,仿佛被他言语中,闪烁着的道德光辉晃到眼。
    也可能是阳光,在他硕大的脑门上的反射。
    “那刚才你和老tou老先生吵什么?”苏酒又说出另一个疑问。
    当苏酒提到这点,高中生脸色又有些不好看,抱怨道:
    “你说我不计前嫌,来帮这老头,结果他还是喋喋不休,说着刚才在公交车上的那些无聊的东西,我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听这个”
    “嘿,我看你小子心地不错,才好心指点你,怎么成了我错了?”老人不爽回道。
    就这?
    苏酒眨巴下眼睛,有些尴尬,不死心的问道:
    “所以,不是碰瓷?”
    “碰瓷是什么?”高中生不懂就问,率直道。
    老人思索了下,从丰富的阅历中,检索到相应知识,讲解道:“这是古董圈的行话吧,意思是有商家故意用损坏的瓷器下套,表面上是完好的,实际上一碰就散架,所以玩古玩的人都是背着手。”
    听完老人的讲解后,高中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但仍是呛了老人一句:
    “你又懂了?”
    老人没有理会高中生的话,只是上下看了苏酒一会,扶了下鼻梁上的老花镜,道:
    “你不是拍抖乐?”
    这会轮到苏酒困惑,不解道:“我没事拍那玩意干什么?”
    不是就好,老人放下心,最近几年抖乐大火,谁遇到事都拿个手机在那拍摄着。
    本来拍几张照发个朋友圈就完事,现在要拍好长一段时间,老人本就不喜欢智能手机,见不得别人一天到晚抱着手机傻乐。
    接着他又发觉不对劲,问苏酒:
    “那你不发抖乐,你拍我干啥?”
    老人在苏酒心中基本上消除碰瓷的嫌疑,当偏见放下后,苏酒这才发现自己站着,让老人一直抬头望着自己,他觉得这样不大好。
    连忙一屁股坐在路肩上,也不嫌脏,尴尬地笑道:“我这不是害怕嘛,您老别见怪。”
    “你不会以为,老夫会赖上你们吧?”老人琢磨出味来,苏酒这是把自己当做老流氓了。
    苏酒没有回复,但从他的表情和仍未关闭相机,捂住镜头用来录音的手机,无不表达对老人的忌惮之心。
    “他就这个意思。”高中生替苏酒说道:“我还奇怪,老头你是自己不长眼摔倒,怎么我扶,还会倒大霉。”
    老人翻了个白眼,道:“你没倒霉,我被你扶才是倒了大霉。”
    他很郁闷,今天太不顺利,先是去学校看望孙女被摆脸色,接着又遇到个不知尊老爱幼的小兔崽子,加上一个谨慎过头的怪娃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