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六章 三足鼎立之势

第六章 三足鼎立之势

    “你这娃也太小心了,我刚才在公交车上,就看出来,你是个警戒心强的人,当然这是好事。”
    苏酒蹲下与老人保持平行的动作,引起后者的好感,但仍是对苏酒高得离谱的警戒心,感到匪夷所思:“但是小心到会认为扶下人会被讹,这就离谱了。”
    老人摆摆手,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调笑道: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
    他活了几十年,从未听闻有这种事,自然觉得苏酒的担忧很没道理。
    那高中生也难得同意老人的观点,笑道:
    “就是,伸下手的小事,怎么到你这成了了不得的生死抉择?”
    苏酒被两人的奇怪言语搞蒙了,老人不上网,对一些现状不了解,思想停留在过去,到也能理解。
    可你个年轻人怎么也不知道,就算高中生活再紧,也不至于连这个全网的共识之一,也不懂。
    怎么到你们这,我还成了思想怪异的那个人,苏酒心中吐槽。
    刹那间,苏酒脸色忽然一变,像是想到什么,似乎找到自己和面前这一老一少,思维格格不入的原因。
    似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苏酒突然冒出来一句:
    “不是你撞的,那你为什么要去扶?”
    这话落进老人和高中生的耳朵里,听上去像是苏酒在解释自己的动机。
    但这是什么理由,高中生和老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无声的交换自己观念。
    这哥们的脑回路,可能有点不正常。
    一老一少脑海中,达成共识。
    “咳咳。”老人咳嗽几下,深深望了眼苏酒,问询道:
    “你是南方人吧?”
    苏酒一头雾水,否认道:“不是,这和南方有什么区别,况且您老这话有点地域歧视了。”
    “怎么叫地域歧视,南方人就是精明小气。”老人撇了下嘴,一副苏酒懂个屁的表情,伸手指着发际线高中生,道:
    “这小子彪成这样,肯定是北方人。”
    结果高中生也否认道:“净瞎扯,我是西方人”
    老人两次猜错,脸面上有点挂不住,瞪着高中生,同时也被出乎意料的回答搞蒙,惊奇道:“就你?”
    苏酒也被惊住,问高中生:“你是外国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发际线高中生也蒙圈了,疑惑道:“我怎么还成了外国人了。”
    如果以漫画的形式表达,那么三人的头上,肯定会冒出一堆问号和感叹号。
    三脸懵逼jpg
    “难道西方人不是指老外吗?”
    苏酒觉得自己九年义务教育所形成的常识,在今天遇到巨大的挑战。
    “当然不是了,我朝四面八方都是他国,怎么会用西方这种片面的称呼,来代指他国。”
    发际线高中生看向苏酒的眼神,略带一丝奇异,这不是全网的共识之一?
    怎么你个年轻人,连这个也不知道。
    也不知是哪个高中的,居然管的这么严,恐怕不止高中,家里也很严吧。
    高中生突然如柯南般灵光一现,想到一种可能。
    面前的家伙不会是出自世家吧,也只有追求时代延续的家族,才会培养这种独善其身的观念。
    也只有这样,才会有如此严厉的家规,以至于连网络也很少接触。
    但就算如此,日常生活中,也会有这方面的论调啊。
    压下心中不解,高中生还是开口解释道:
    “其实很简单,就是流行将我朝分为西,北,南,主要对应长安,北平,魔都三大顶尖城市。
    有好事者认为,北方以北平为中心,主政治,豪爽大气,会被黑成“彪,粗俗”。
    南方以魔都为中心,主经济,开放包容,会被黑成“精明小气”。
    西方以长安为中心,主文化,悠远沧桑,会被黑成“死板老旧”。”
    高中生大致与苏酒解释一番,至于更细节的地域开团技巧。
    如金陵,洛阳,香江之类的没说。
    然而就是高中生,已经尽可能的简化信息量。
    却仍然让苏酒傻了眼,一副世界观崩塌的表情。
    这要是让他知道,就连豆腐脑的咸甜之争,都多出一个醋党,怕不是连下巴也会惊掉。
    但很快,苏酒便接受了事实,其实他早就应该有心里准备。
    “当然。“高中生又开口了,他真是不放过一点怼老人的机会。
    ”我也认为这是地域歧视,都是华夏人,平时说笑罢了,只有某些家伙会当真。”
    老人被他气乐了,也不生气,感叹道:
    “要不是老夫不敢乱动,不然我可懒得和你们两个怪娃娃,聊这么长时间。”
    说到时间。
    苏酒终于想起来,自己家教快要迟到了。
    自己本来是怕老人讹人,才匆匆赶来,却被一连串的信息搞蒙,与他们谈了这么久。
    比起种种违和感,还是自己的兼职更加重要。
    苏酒连忙起身告辞,向两人说明缘由,一老一少也很理解。
    临走时,苏酒把高中生拉倒一边,加了他的qq,低声说道:
    “万一有事,你向我要录像。”,说着苏酒把手机给高中生看了眼。
    这家伙直到现在还开着录像。
    “小子,我听到了。”老人吹胡子瞪眼,老花镜都气得滑落到鼻头。
    苏酒讨饶地双手合十,连连像老人道歉,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边道歉便往后推,最后快速骑上自行车,溜之大吉。
    但苏酒刚拐过弯,避开两人的视野,就停在路边,掏出手机。
    看了眼屏幕左上角的日历,只见到这样两排小字。
    汉历1800年腊月初一。
    下一排才是苏酒熟悉的格式:
    2021年1月13日。
    苏酒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没有车祸,没有奇异,连一闭一睁也未有。
    仿佛是不经意间,穿过一道无形的任意门,回过神来,便已是另一个时空。
    一丁点的仪式感都没有。
    苏酒一度认为自己是,缸中之脑,处于虚假的计算机模拟世界中。
    毕竟刘皇叔开这么大的外挂,比刘秀的大陨石术还要过分,把曹孙吊起来打,一统三国。
    还奇迹般的传承近两千年之久,完全将朝代周期率碾成渣。
    可如此大的历史拐弯,后来的历史起伏,却和苏酒印象中基本相同,历史人物一个不差,诗词文赋不少半篇。
    蝴蝶效应被按在地上摩擦,刻意的就像有某只手,在背后主宰一切。
    强烈的维和感令他san值疯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