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七章 家教

第七章 家教

    苏酒收起手机,骑着车赶往家教的地点,眉头紧锁,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但不是关于他穿越的事情,而那位发际线高中生。
    从那位身上,苏酒总有一种很奇怪错觉,但转瞬即逝,让他摸不着头绪。
    下车点已经和目的地很接近,苏酒扫的还是助力自行车,速度比平时的普通自行车快不少。
    让苏酒没有迟到。
    苏酒兼职的地方是个破旧的老小区,划出的学区也不是好小学和初中,周围没有商业区。
    所幸有个公交站,不至于太过穷酸。
    即便如此,这份工作依旧来之不易。
    在同等条件下,男家教不如女家教吃香,请家教的大多是男孩,同性相斥。
    可若是女孩又怕引狼入室,把自家的白菜拱了。
    最重要的一点,虽说是大学生,洋溢着书生气,但总归是成年人,让一个陌生男性进入家中,别人心里难免不安。
    要不是苏酒长得和善,气质温润,像个好人,才获得这份工作。
    也可能是位置偏僻,女家教也心里发憷,怕羊入虎口,不敢来。
    年久失修的房子,墙皮龟裂掉落,野猫警惕地盯着苏酒,稍有风吹草动便窜入灌木丛,不见踪影。
    晨间的阳光充满朝气,苏酒抬头望着天,万里无云,天色蔚蓝。
    即便如此,也无法消融老旧小区里的暮气。
    苏酒两周前身体不适,正巧他做家教的人家,也有些变故,暂停了教学。
    昨天岳先生特意打电话来,与苏酒约好,今天重新开始。
    在岳家夫妇的寒暄中,苏酒进了家门。
    “小苏身体好了吗?”
    任何人见到岳先生,定会被他那头地中海吸引目光,半月不见,苏酒注意到他平添不少皱纹,眼圈也黑了。
    密密麻麻的血丝,围绕着黑色眼珠。
    如同无数只来自地狱,血红色的触手,贪婪且急切的包围着。
    要将其拉入黑暗,趁这双瞳孔还尚余光芒。
    发量消减,就连肥胖的体型,也消瘦不少。
    “多谢关心,已经没事了。”苏酒没有问岳家生了什么变故,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他只需做好本职工作即可。
    “岳龙飞呢?”从这名字中,就知道岳家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抱有莫大的希望。
    “在里屋,我去叫他?”
    说话的是岳先生的妻子,苏酒望了一眼她的眉毛,欲言又止。
    画的像蜡笔小新似的。
    还反着油光,配着她一头泛红的烫发,实在土气。
    这是个试图阻止衰老,竭力挽留一点青春的中年女人。
    “不用,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还要出来迎接。”苏酒轻笑道:
    “那我进去了?”
    苏酒没有客套,他是算小时收钱的,岳家夫妇自然不乐意多花钱。
    岳龙飞的房门紧闭,苏酒敲了几下,里面没有回应。
    默数三秒便直接推门进去,让里面有应急反应时间。
    再长会让岳先生不开心,斥骂自己儿子不知好歹,枉费自己一片苦心,摆脸色给老子看之类的话语。
    岳龙飞的房间很整洁,装饰简单朴素,这也与其父亲的严格要求有关。
    苏酒坐在岳龙飞书桌旁,便觉得气氛不对,男孩埋头写着作业,不吭声。
    “怎么了,两周不见,我想得罪你也不可能吧?”
    岳龙飞抬头看了眼苏酒,木然地摇摇头,没有说话,又埋头写作业。
    正常来讲,苏酒虽然是个大学生,但他已经大二了,相隔一年,论知识量,是比不过高中生的。
    可岳龙飞中考成绩不好,只能上最差的高中,几年出不来一位本科生。
    这种环境下的学生可想而知,苏酒刚来时就被岳龙飞的英语震惊。
    世上居然有连形容词,名词的代表字母都不会的高中生。
    更别提音标,语法,词汇量了。
    而岳龙飞性格内向,不喜言语,处于这个年纪的男孩最是麻烦,人生观才初步形成,稚嫩且倔强,人生许多黑历史也都是在这时犯下的。
    所幸苏酒发现其有写小说的爱好,刚巧他写过两本扑街书,略有些心得。
    才能与之交流。
    “你那本小说呢?”苏酒决定以此为突破点。
    谁知岳龙飞毫无反应,自顾自的继续写着作业,苏酒没有不快,长久的交流中,他摸清了些对方变扭的性格。
    只是安静地等着。
    果然,沉默了足有一分钟,岳龙飞才低声呢喃一句:
    “不想写,扔了。”
    苏酒眉头微皱,他深知岳龙飞很喜欢那个故事,怎么会说扔就扔。
    不过肯开口就行。
    没有追问,苏酒转而谈起某个写作的表现手法,对方眼珠微动,显露出兴趣。
    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苏酒心中暗笑。
    接着从这点延伸到语文,开始讲解这篇文章,哪个部分运用到这一套路。
    气氛逐渐活跃,渐入佳境。
    岳龙飞的眼珠逐渐灵动,开始认真听讲,思维配合着被苏酒引导,逐一解读每道题。
    约有半小时的时间,苏酒初步了解岳龙飞这半个月的进度,很糟糕,知识点没有增加,甚至还倒退不少。
    苏酒只好重新调整计划,巩固先前的知识点,再往后推进。
    没有谈论为什么这两周,岳龙飞的学习停滞不前。
    男孩还算懂事,知道自己的学习很丢人,抿着嘴认真听着。
    一般正常高中生请大学生家教,都是想借过来人的经验,听听除了老师外的其他人,对于高考的见解。
    可苏酒辅导岳龙飞已有小半年时间,却要带他从初中教起。
    这还不算最糟糕,苏酒居然还要一边教,一边做心理建设,培养学习习惯,哄着男孩学习。
    这可是在小学做,都算晚的事情。
    可见岳龙飞父母对家庭教育这一块,毫无意识。
    才两周,没有苏酒的督促,岳龙飞稍有起色的学习态度,立刻回到原样,乃至更差。
    这时,岳先生在门外喊道:
    “龙飞,喝不喝水。”
    岳先生总喜欢相隔一小时左右,用些吃喝方面的话题,掺和进苏酒的小课堂。
    这很容易扰乱苏酒的讲课节奏,尤其是在岳龙飞成绩提升些后,岳先生就更积极了。
    神态经常略带些得意,仿佛其中也有他一份功劳。
    “不喝。”岳龙飞语气很僵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