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九章 初现异常

第九章 初现异常

    一路上没有事情发生,公交车上来来往往的人,要么板着张脸,要么带着耳机,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过也不是什么好事。
    苏酒皱着眉,用力掐着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的连接处,期望能靠疼痛镇压住,正闹起义的胃。
    这是他不知从哪听来的防晕车技巧。
    但用处不大,只能给予苏酒些心里安慰。
    去家教的路上,因为高中生与中年男子的冲突,令他暂且忘却了自己晕车的人设,竟难得不晕了一段时间。
    也使他膨胀不少,居然胆敢再坐一次公交车。
    然而这次,可没有事件来吸引苏酒的注意力。
    颠簸的公交车,很快让他再次回忆起,被晕车支配的恐惧。
    就是从天台跳下去,也休想让我踏上车门一步。
    苏酒后悔地在心中发下毒誓,虽然这种誓言,他已经发了好多次,每次都不得不真香。
    因为没钱,只能坐公交。
    在苏酒无数次的真情呼唤中,学校终于到了。
    苏酒揉着太阳穴,脸色苍白的下了车,两脚踩在久违的地面,他焦躁的心也踏实下来,长吐一口浊气。
    然后缓缓低下身子,蹲在路边,伸手揉着太阳穴。
    头又开始疼了,这才刚好没几天。
    苏酒咬紧牙关,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双目有些迷离,望着对面的学校。
    再忍耐一会,先回宿舍睡一觉,苏酒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
    根据以往的经验,睡眠能缓解。
    思绪流转后,苏酒深呼吸一下,身体提起一股劲,抬脚向前走去。
    门卫远远便瞧见苏酒,亲切地打声招呼。
    他认得这个长得俊俏,娃娃脸的年轻人,因为经常从这边校门走,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
    就是性子糊涂些,总是忘带学生证。
    不过苏酒也嘴甜,会说些俏皮话,加上显嫩的外貌,能令年老的人对他多些好感,倒也混成个人物。
    能仅凭刷脸,便能进入校园。
    苏酒强笑着与门卫聊了两句,极力压抑住自己的不适。
    随后告辞往宿舍的方向走去,步伐虚浮,不时踉跄下,一副身体被掏空的神态。
    十点左右,苏酒回到宿舍。
    门没有锁,但里面没有人,大概都出去吃饭了吧。
    估计还是刚刚被饿醒,吃早饭去了。
    没有课的日子,苏酒这个宿舍里的饮食作息,会很从心。
    没闲心去在意,他只觉这次的头疼比以往更加剧烈。
    苏酒是从两周前开始头痛的,仔细算来,正是从他穿越的时间点开始。
    与他过去或因为感冒引起,或因为长时间玩电脑手机导致的头痛,都不一样。
    这种感觉很奇妙,好似有两个自己,一个是意识上的“我”,一个是物质上的“我”。
    意识上的他,仿佛要离开肉身,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说不上来。
    可每当他意识恍惚,马上要脱离身躯,扶摇直上时,大脑又会“咯噔”的一声,狠狠地将他拽回来。
    这种状况有时短促,有时漫长,发作的次数也时而频繁,时而安静。
    带来的后果,便是他学习和兼职时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也因为如此,所以不得不叫停岳先生家的教学计划。
    就连自己穿越过来的世界,也没工夫去细细观察,不然也不会闹出今天的乌龙。
    本以为这周没有发作,苏酒以为又能继续开始兼职,谁知今天又开始了。
    苏酒费力地爬到上铺,宿舍的布局是一侧上下床,一侧书桌,有阳台卫生间。
    这一动作已是耗劲他最后的力气,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床板上,铁床架吱呀吱呀的响。
    直喘着粗气。
    苏酒去过医院,并没有查出什么,当然,这也可能是他舍不得花钱,做进一步的检查。
    他仰卧着,盯着贴了粉色墙纸的天花板,思绪开始混乱。
    这里原来是女生宿舍。
    后来学校趁着暑假,把原来的男生宿舍升级装修后,让女生住进上床下桌,有空调的好公寓,把苏酒这一票男的,赶进原来的女生宿舍。
    苏酒已经处于迷茫,以致胡思乱想起来。
    再过会,他连瞎想的气力也耗尽,大脑一片空白,任由自己的意识沉沦,置于虚无。
    奇妙的感官再次笼罩住苏酒,这一次比往日更加深刻。
    苏酒如同进入贤者模式。
    没有**,没有欢喜,木得感情。
    生老病死苦,爱恨愁别离,悲欢喜惧哀,人类情感一丝丝的消散。
    然后,苏酒昏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他好像看到一道人影,面容模糊,看不清面貌。
    是谁?
    这是苏酒最后念头。
    再醒来时,身上盖着被子,阳光投射到宿舍,明亮又很温和。
    他坐起身,被子从他身上滑落。
    探头往下看去,舍友在下面带着耳机打游戏,用气息轻声国骂。
    看一眼时间,刚好十二点,自己才睡两小时。
    可是,怎么有种已经过去好一百多年的错觉?
    苏酒晃了晃脑袋,坐在床边两脚悬空,偏着脑袋看向阳台。
    正午的阳光最是明媚,透过阳台门的玻璃,投射在宿舍的地面上。
    苏酒盯着被照得金灿灿的大理石地面,发着呆,许是因为倒影,连带着他的双目中,也闪着金光。
    还活着啊。
    他长叹一口气。
    苏酒其实并不担心头痛问题,他甚至希望自己某天晚上,一觉睡去,便最好不要醒过来。
    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背景,也没有经历大起大落,苏酒活的很平凡,即便有不如意,但也是不值一提的小挫折。
    不是想死,只是不太想活。
    所以头痛对苏酒来说不只是场病疾,也可以说是是一种,他自认为较为体面的死法。
    他揉了揉太阳穴,脑海还有些混沌,眼神在宿舍里乱逛,忽然心有所感。
    盯着底下,对面桌子上的一只圆珠笔。
    啪嗒。
    苏酒看着摔在地上的圆珠笔,表情有些惊讶,仿佛见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笔掉在地上的声音,也吸引住正在打游戏的室友的注意。
    他瞥了眼地上的笔,然后注意到醒来的苏酒,笑了出声,叹道:
    “你可算醒了。”
    他侧着身子,油光满面,发蜡打造的大背头很靓仔,只是他发灰的游戏界面,让他大哥的气质有些瑕疵。
    正是早上给苏酒发消息的背头儿子,张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