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十三章 催眠洗脑

第十三章 催眠洗脑

    人生是有很多分支的,再小的事都会在心中留下影子,从而改变某些选择,进而改变人生轨迹。
    本来苏酒就对自己穿越的事情很奇怪。
    既然在风土人情,朝代更替这方面,与原来的蓝星有很大不同。
    不说大型的世界线变动。
    就是苏酒自己的人生轨迹,也没有一点变化,与穿越前的人际交往,社会环境一模一样。
    这很奇怪。
    社会是由无数的个体组成,稍有些变量,都会形成蝴蝶效应。
    苏酒自问,如果那时自己被众人嘲笑,势必会有点心里阴影。
    别的不说,在公共场所的言行举止肯定会自闭些。
    积少成多,人际关系也会有影响。
    可苏酒没有发现,有任何变化。
    就好像冥冥中有命运似的,一切都在某本书上规划好。
    可纵使苏酒心中有万般猜测与不解,此时的他什么也做不了。
    林芝拉住苏酒走出校门,向自己刚发现的一家不错的店走去,急迫地想与苏酒分享喜悦。
    这家店生意不错,一楼已经客满,苏酒两人上二楼小包厢里就坐。
    两人面对面做好,点完餐,服务员下去准备。
    看着傻乐的林芝,苏酒坐立不安,像是有人在挠他痒痒。
    苏酒不适应别人的热情,尤其是单方面的,这会让他不自在。
    所以苏酒很讨厌实体店,那里的服务员太热情,他宁愿网购。
    “你找我有事?”苏酒想缓解尴尬,开口问道。
    “没什么。”林芝双手托着下巴,眼睛里满是星光,叹道:
    “今天有个讨人厌的老家伙来找我,说了些烦人的话,让我的心情很糟糕。”
    不过见到苏酒,心中的那些郁气顿时消散,整个人也阴转晴天。
    “你今天有点不一样。”她忽然说道,细细打量着苏酒。
    苏酒双目微眯,又瞬间将表情压下去,笑道:
    “我又不是数据,哪有每天一个样子的。”
    林芝没接受苏酒这个解释,仍是困惑,好奇道:
    “现在的你比以前,唔”林芝回忆记忆中的苏酒,疑惑道:
    “更加自信?”
    没等苏酒回答,她想到什么,又接着问道:“你昨晚号被盗了?”
    “没有”,苏酒否认,他能猜到,林芝这是问自己昨晚在群里的嘴臭。
    估计被他一反常态的表现惊到。
    “昨晚那些话真是你说的?”林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苏酒,似是惊讶他还有这样一面。
    她早就将那个群屏蔽,直到今早朋友谈起,才知道这件事。
    “自然是我说的。”苏酒承认道。
    林芝沉默地盯着苏酒,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她没有想到平日里温文尔雅,总是安静一人的苏酒,竟会说出
    这种虎狼之词。
    忽然觉得眼前的人,顿时变得陌生。
    见林芝没有接话,傻愣愣的盯着他,苏酒笑道:
    “怎么,是不是发现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美好?”
    如果能借助这点,降下来些好感度,那就好了。
    他很希望林芝,回到以前的样子,不要每天这么卑微。
    谁知林芝傲然一笑,道:
    “天真,喜欢一个人,就得连他不好的一面也喜欢,就算你会放屁排泄。”
    苏酒笑容凝滞,环视下饭店,也亏得自己神经大条,否则待会怕是吃不下饭。。
    “你怎么跟个鬼一样。”苏酒吐槽道。
    苏酒嘴上调侃着,但其心中却愈发凝重,甚至心中升起罪恶感。
    望着林芝着迷的样子,苏酒毫不怀疑,自己就是提出再过分,再不合理的要求,她都会毫不犹豫地执行。
    不该是这样的。
    被漂亮的女性倾慕,大多男性都不会厌恶,内心还会很得意,但若是因为某些非常规手段,便会分出两极。
    一是索然无味,另一种是欣喜若狂。
    苏酒就比较厉害了,他从开始就反感林芝的热情。
    “对了,你怎么敢说话了?”林芝好奇地问道。
    她似乎还是很惊讶,苏酒突然发出自己观点的行为。
    “你这话很没有道理,我平日里也未见得被人胁迫,怎么不敢说话。”
    苏酒忍不住笑意,轻声回答着。
    他又不在祖安,一把只能说五句。
    “不不不。”林芝摇头否认,挠着下巴,若有所想的看着苏酒,道:
    “要不是昨晚那件事,我自己都快忘了,你还是我辩论社的一员。
    你没发现?
    在冲突争论时,不论别人的事,还是你自己的事,你都不发表自己的观点,任由别人吵闹,我还记得,你老是逃避需要站在公众前发言的活动。”
    辩论社?
    苏酒想起来,林芝今年刚升为辩论社的社长,自己也曾在大一开学时加入辩论社,想着锻炼下自己。
    后来学业繁忙,还有兼职要做,就不再去了。
    他想了想,不知怎么解释,网络上重拳出击,那肯定是想说就说,哪有什么深刻的道理。
    可苏酒心中刚冒出这一想法,便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似乎是明悟了什么。
    “想说就说?”
    苏酒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呢喃着,好像咀嚼这四个字。
    直到林芝连声呼唤,才从沉思惊醒。
    “我不喜欢与人争论,因为十有**的辩论,是没有意义的。”
    苏酒沉思片刻,给出这样的答案。
    “不交流双方的观点,又怎么能解决问题?”,苏酒的话让林芝疑惑,人与人之间不沟通,怎么能调解冲突?
    “可惜,世界上绝大部分的辩论出发点,不是想着借对方观点,来考证自己是否存在不足。
    反而都是立场决定思想,先是想反驳对方这个人作为目的,才去辩论,两者的出发点不同,所要谋得的结果必然相对。”
    苏酒停顿了下,又开口道:
    “你驳倒对方的观点,很好,证明你的正确性,但如果这一观点是他的人生信条呢,他会改正吗?”
    这时服务员把饭菜端上来,两人接过道谢。
    “不会。”
    苏酒自问自答,说话间特意去拿支打包用的一次性筷子,他不喜欢用食堂准备的筷子,继续说道:
    “那不就是在否定这个人的三观,进而否定,孕育出这种三观的整个人生吗?
    这不就是变相的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吗?”
    正以为如此,苏酒才对反驳今天上午,公交车上那位油腻中年,没什么兴趣。
    苏酒两手用力,掰开筷子。
    啪
    “就这?”林芝有些失神。
    苏酒抚摸下断开的筷子粘连处,光滑,像是极锋利的刀刃切开。
    他仿佛有些得意,笑道:
    “对,仅此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