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十四章 不婚

第十四章 不婚

    饭菜上桌,宣告对话暂停片刻。
    两人低头用餐,不急不慌地咀嚼,其间没人说话,安静的享受美食。
    他们坐的位置靠着窗边,阳光透过玻璃,笼罩着这片小天地。
    立冬的太阳给两人披上光辉,气氛很温馨,引得周围不少人注意。
    金童玉女,好一对姻缘,惹人羡慕。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即便苏酒吃饭的速度很慢。
    林芝依旧遗憾着,看他吃完,似乎苏酒现在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对她有莫大的吸引。
    常言道,情人眼中出西施,就是普通的用餐,林芝也看不够。
    苏酒放下碗筷,抽出一张餐巾纸,缓缓擦嘴,他需要和林芝说明白,两人的关系,否则总是这么不清不楚的。
    现在的情况,会很令人头痛,苏酒反感别人太过于贴近自己的生活,他喜欢一个人。
    深吸一口气,认真地看着林芝,刚要挑明,却在对方泛起泪光的眼神攻势下心软。
    终究将无情渣男的话咽下去,换上较为委婉的说辞:
    “我是不婚主义者。”
    看着林芝的负面情绪,瞬间被好奇冲刷洗净。
    这是埋藏在苏酒心中最大秘密,从未与人提起,他现在大致摸清这个世界的套路,想来这个在原先世界里,便惹人非议的观点。
    在这个更加传统的世界,大抵是更骇人听闻,大逆不道的。
    “你别想用这种理由甩开我。”林芝一副戒备的模样。
    心中还是不免被苏酒这一劲爆的心里话,震惊到。
    她很难理解,苏酒也不是那种条件差的男生,尤其是长相方面,怎么可能找不到女朋友。
    “甩开?”苏酒翻了个白眼,对林芝这种贼喊捉贼的行为,表达鄙视。
    “你倒是好意思说,也不知是谁趁我前段时间头痛,趁虚而入,等我回过神来,便稀里糊涂地成了你男朋友。”
    不知道是哪天自己头痛,精神恍惚的时候,被林芝下套,诱导着答应了她。
    还录音留了证据,生怕苏酒不买账。
    也亏得林芝是女性,若是两者身份换过来,早就被判刑,定义为犯罪了。
    至少一个社会性死亡的待遇,是跑不了的。
    “哈哈哈,抱歉抱歉。”林芝挠着脑袋傻乐,嘴上道歉,但表情没有半点的愧疚。
    “言归正传。”
    苏酒将话题转移回不婚主义上,继续诉说自己的心里话,这也是他头一次,与人聊他的婚姻观,总有些畏畏缩缩,放不开:
    “我最开始,产生不想结婚的念头,其实很简单,就是不想为了房贷车贷忙碌一辈子。
    不知道在哪天,我试着将结婚这一项,从人生规划上移除,当时我觉得整个未来都开朗了。”
    说着,苏酒还伸了个懒腰,似乎在拥抱这个世界,表情前所未有的开朗。
    既是在回味那时的畅快,又仿佛因为第一次抒发心怀,而倍感轻松。
    “压力顿时去了一半,心里也不那么焦虑了。”
    “可,你现在这么想,不代表将来呀?”林芝不想苏酒抱有这种念头,又不忍心反驳,只得旁击侧敲道。
    苏酒晃晃脑袋,不认同林芝这种观点,笑道:
    “任何的人生阶段,都有他应该要做的事,你想这么说,对吗?”
    苏酒似乎回想起,有些人也这么“苦口婆心”地告诫过他,心中烦闷,叹道:
    “我讨厌这种说法,说这话的人总是希望通过这言论,给我强加一种莫名其妙的使命感。”
    别人都怎么做你也应该这样,看上去很有道理,一副过来人的姿态。
    但苏酒却认为说这话的人,不过是在借着大义的旗帜,来操控别人的生活。
    “从出生起,所有人都在告诉我,你要上进,要拼搏,不然将来养不起家。
    我认同前半段,可对后半段很困惑,难道我的人生意义,只有这些吗?
    为什么要和其他人一样?按着几近相同的路线走。
    就好像有个无形的模板,套在自己身上,不可以有不足,也不能有突出。
    一眼望穿的人生道路,我不喜欢。”
    说到这,苏酒不由的笑出声,眼神变得洒脱,声音低沉,神态认真,语气缓慢有力,道:
    “许多家,大科学家也是独自一人,因为相比较爱情,学术更能充当他们的精神寄托。
    我不敢和他们相提并论,但我想,我也找到了自己将要走的道路。”
    林芝望着苏酒的表情很是复杂,她忽然有种错觉,眼前这个自己伸手便能触碰到的男生,正在快速远离她:
    “什么寄托?”林芝的声音有些打颤。
    “不知道。”苏酒摊手。
    “只是突然打开一道新世界的大门,里面有没有同行者,拦路虎,路上是什么风光,终点是什么,自己能不能走下去,一概不知。
    连自己都不确定的人生道路,再连累你,这就很不应该。”
    但我喜欢这种未知,苏酒心中暗道。
    想到自己今天发生的变化,他极力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像是褪去某种名为“生存”的枷锁。
    重新升起志在四方的少年豪情。
    虽然苏酒过完今年的生日,也才二十岁。
    “能告诉我,是什么寄托吗?”
    林芝没有因为突然的陌生,而心生落寂,反而更加渴望的深入了解苏酒。
    完全没有在意苏酒,方才话里话外的暗示。
    苏酒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还没到时候,但他想了想,倒也不用像小说里,那般谨慎,便侧击道:
    “一个平凡无奇,老实本分,走路拖拉,甚至有点唯唯诺诺的普通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变得自信?”
    林芝微微歪着脑袋,认真思考了一会,用不确定的语气回答道:
    “他坚持多年的某种追求,取得了成果?”
    不对,苏酒摇头。
    “那他在某种比赛场合,位列前茅?”
    不够贴切,苏酒补充题干道:
    “这些只是一时的绽放,过后还是可能恢复原样,我的意思是极大的改变性格那种。”
    “这可得一件刻骨铭心的经历。”林芝想不出来了。
    哪用这么麻烦。
    “一笔横财足以。”苏酒轻声道。
    贫穷最是消磨人的意志,当一个人每天刚睁开眼,都在为怎么生存下去而发愁时,他必然是个精神颓废的状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