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十五章 惊变

第十五章 惊变

    “那你是因为钱财”
    林芝眼睛一亮,金钱可是她的强项,她虽然和家里有矛盾,但母亲过世后留给她的遗产,里面有几套市中心的房产。
    勉强算是个小富婆。
    “不是。”苏酒对她太熟悉了,见林芝一脸欣喜,就知道她想用金钱收买自己,当即拒绝。
    “话题都被你扯远了。”苏酒发现林芝总是故意偏离话题,似乎在逃避。
    这可不行,他放下手头上的大事,特意出来,自然是为了解决林芝的不正常,甚至有些病娇的爱恋。
    “你现在的状况很不对劲。”苏酒决定挑明的说。
    不对劲?林芝被苏酒突然的言论说懵,低头看下自己,煞是不解。
    她虽听不明白苏酒所指,但心中一沉,仿佛猜到自己将要面对的事情。
    捏紧小拳头,指尖发白颤抖。
    苏酒视线扫一眼林芝的指尖,深吸一口气,准备彻底断绝她的念想:
    “所以我们分sh”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芝打断:
    “我不听,我不听。”她捂住耳朵,从座位上窜出去,迅捷得如同汤姆猫一般,嘤嘤嘤地跑下楼去。
    苏酒被突如其来的操作搞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愣愣的看着楼梯口,脑中有许多问号,其中最大的疑惑,就是有种被逃单的感觉。
    晃晃脑袋,苏酒下楼,林芝早已不见踪影,他低声吐槽一句:
    “幼稚鬼。”
    买完单后走出饭店,看下周围,才肯定林芝确实跑掉了。
    又是这种套路,苏酒心中无奈,但脸上却浮现笑意,令他原本严肃的姿态,变得和善。
    算了,等自己弄明白缘由再来解决,苏酒之前也试着与林芝说清,可也是被刚才这招躲过去。
    过几天,又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好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继续嬉皮笑脸的。
    想着想着,苏酒不由轻声笑起来,眼神很无奈,叹道:
    “这都什么事啊。”
    许是笑起来的苏酒,看起来太过温柔,和平日里的严肃司马脸比起,判若两人。
    他刚迈开步伐,往学校的方向走去时,一个女生拿着手机跑过来,嗲里嗲气的叫道:
    “小哥哥,小哥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措辞听起来像是在客气地询问意见,但手上功夫不停,一个劲地将相机对准苏酒。
    浑然不觉自己在侵犯别人**,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暗自窃喜,自己将这个视频放到自己的抖音账号里,肯定能涨不少粉。
    苏酒看了下自我感觉良好的奇怪女人,吐出一个字:
    “滚。”
    女生神情从窃喜到震惊再到呆滞,特别好玩。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小到大的环境里,她早已习惯男性对她的迁就。
    “我说,滚。”苏酒重复道。
    女生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想起来生气,表情瞬间阴沉恼怒,其架势恨不得生撕了苏酒这个直男癌。
    可当她对上苏酒的眼睛,满腔怒火如同遇到寒冰,冻结熄灭,将已经到咽喉处的叱骂,强咽下去。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黑色的眼珠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烁着金光,与苏酒精致的面容结合,显得那么温柔,那么高贵。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一股无形的波动从苏酒身体里散发,如春风般和煦迷人,而离他最近的抖乐少女,受到的冲击最大。
    她眼神迷茫,望着苏酒的目光也变得痴痴地。
    这感觉太温暖,就如同冬天的太阳,春天的清风,夏天的林荫,秋天的果园。
    她伸出手,摸向苏酒的脸庞,似乎想离这份美好近些。
    再近些。
    下一刻,她身体僵住,微微颤抖,所有的喜悦都在苏酒变得冷冰的目光下,仿佛泡沫般炸裂。
    温润的君子,此刻变成高坐云端,俯视人间的神祗。
    金灿灿的双目,不复刚才的温和,变得暴烈,宛如尽在身前的太阳,散发无尽的威势。
    就好比仰望天空,眺望大海,在磅礴大气的威能下,自己是那么渺小。
    卑贱的自己,怎么可以直面“神明”。
    “对不起,宽恕我。”
    她冒着冷汗,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眼前的世界开始灰暗不明,路过的行人,来往的车流,街边的房子,大地,天空,变得扭曲模糊。
    化作一团,分不清谁是谁。
    自己仿佛是在海啸中,绝望的孤舟。
    强烈地窒息感令她接近昏厥。
    只觉得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在向自己施加莫大的压力。
    无数分不清男女老少的声音,在她耳边咆哮。
    “跪下!”
    她的灵魂开始惶恐,但仍残留一丝抗拒。
    又一道声音响起,这次是整个天地都在叫嚷,携带者煌煌天威,声大若惊雷,连心脏也吓得骤停:
    “跪下蝼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蝼蚁。
    在天道之下,便如同在gm面前。
    在厉害的技术,也敌不过“封号”二字。
    数据再强大,也终究只是数据。
    抖乐少女的防线被彻底攻破,迷失自我,意识停熄。
    等到少女的朋友跑过来,焦急摇晃着,她才从沉沦中苏醒。
    发现自己早已瘫坐在地上,面前的苏酒也不知去向。
    “你怎么拍着拍着,跪下来了,身体不舒服吗?”她的同伴担忧的问道。
    “还是那个男的对你做了什么,他没走远,我去揍他。”
    “别!”抖乐少女连忙拉住同伴,语气甚是焦急。
    回想起苏酒,她竟不敢升起半点怨言,即便自己如此狼狈,在大街广众之下出丑。
    可她心中却越是对苏酒尊崇,真应了一句话,神恩如海,神威似狱,雷霆雨露
    嗯,她哼了下,面色潮红,心生异样。
    皆是恩赐。
    苏酒正在走回学校。
    他脚步从快而杂乱,逐渐变得沉稳有力,浑身犹如出鞘的利剑,不羁桀骜,锋芒毕露。
    路过的行人,不由地远离他,与苏酒同肩的,也不自觉地放慢脚步,潜意识里不敢在他前面走。
    就对面走来的,也心悸地低下头,无人敢与之对视。
    密集的商业街,唯独以苏酒为中心,形成圆形的空白区,就像误入羊群的猛虎,就是站着那,也足以令群羊感受到,来自食物链上层的威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