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十六章 阶级鸿沟

第十六章 阶级鸿沟

    直到苏酒远远看到学校大门,才逐渐表情柔和,浑身锐气逐渐收敛,好似一柄入鞘的剑。
    又仿佛落地的谪仙人,沾染了人间的烟火气,不再那么出尘高洁。
    苏酒若有所思,他大致明白林芝为什么变成舔狗。
    人是高级动物,有自我意识,能思考,能掌控许多事物,飞天遁地潜海。
    但终究还是动物,被多巴胺,内啡肽,荷尔蒙所控制。
    意志也远不如,自己想像的那般坚毅。
    别的不说,光是将一个绣花针,放在脚掌大拇指的指甲肉里,再用力往墙上一踢。
    就足以令十有**的人,叫出嘤嘤嘤。
    即便是浑身肌肉的壮汉。
    所以,人们挑选伴侣,也无时无刻的受身体里激素的影响。
    说是追求灵魂契合。
    实际在同等条件下,还是会选择更优秀的基因。
    肤白貌美,五官端正,代表着有更健康的下一代。
    体壮博学,谈吐风趣,代表着更多的社会资源。
    说句自恋的话。
    苏酒现在就代表着更高级的基因。
    否则也解释不通,只针对女性,且过于夸张的吸引力。
    或许之前就有,苏酒想起一直困扰自己的奇异特质,现在看来,林芝的情况,恰好与被自己吸引的人妻状态相似。
    只是更加疯狂。
    因为两周前的头痛,他这个天赋放大加强了么?
    而那段时间,正是自己从另一个时间点,穿越过来。
    要么是穿越的过程中,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要不就是这个世界有特殊的地方。
    信息太少,苏酒捏了捏眉心。
    回想起方才的奇妙感觉。
    那一瞬间,自己仿佛脱离身体,向上飘去,直到在半空中遇到阻力才停住,低头俯视整个人间。
    而他的思维,在这须臾间,变得冷静淡漠,进入究极加强版的贤者模式。
    面对这突发状态,苏酒没有心生慌乱,甚至连惊讶都没有,仿佛自己本来该这样。
    就该,站在人群之外,淡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人世间的情感与他无关,不能引起任何波动。
    就好像是,见多习惯了。
    苏酒晃了晃脑袋,将中二的感觉压下,比起刚才那宛若神祗的体验,。
    还是他现在的状态,也是心中妙不可言。
    他打量着身边的街景,冥冥中有种支配感,好像以自己为中心,方圆十米的区域。
    空气中有某种物质,能被他所驱使。
    可当苏酒仔细探究,又仿佛隔着一层薄纱,用不出来。
    不上不下,让苏酒很是憋屈。
    苏酒思索着走进校园,走到通往宿舍区的大路上时,一位男青年拦下了他,穿着打扮不俗,看起来就很是奢华。
    “你好。”
    他盯着苏酒。
    富家青年笑容很标准,仿佛经过公式化的训练,落在他俊秀的外表上,显得富有涵养,给人一种上流社会的姿态。
    可他的眼神令苏酒感到不适。
    虽说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可他的眼神里,却不掺杂任何善意,同时也没蕴含负面情绪。
    只有审视。
    苏酒很快便察觉到,这种姿态与刚才自己看抖乐少女的模样相似。
    但又不一样。
    苏酒的视角,是站在旁观者的地位,跳出世俗这个盒子,平静地见证众生情感。
    而这突然冒出来的富家青年,则仿佛是站在人世的高处,居高而下地看着苏酒。
    宛如站在城楼栏杆处的锦绣公子,俯视地面上来往奔波的黎民百姓。
    这是高贵人,打量下层人的目光。
    苏酒感到不适,他见过很多充满优越感的人,也曾感受过被人看不起的言语,但那些人至少隐晦。
    因为太过直白,会被人嘴臭。
    “我很好奇,你这种模样,不怕被打吗?”苏酒冷冷道。
    他对眼前这个富家青年的感官很不好。
    “这得看情况。”他仍是笑眯眯地,暗有所指道。
    言下之意,便是苏酒不配与他同起同坐。
    “我讨厌和自觉高贵的傻批讲话。”苏酒愈发不耐烦,他现在有许多事情要去探究。
    谁知富家青年仿佛没有听到苏酒的辱骂,泰然自若,蔑视道:
    “如果你以为这样,能让我恼怒,那只会暴露出你的没教养和浅薄。”
    富家青年表情终于发生变化,啧啧称奇,打量着苏酒,像是在看一个粗鄙野蛮的愚昧贱民。
    心中感叹,下层人就是下层人,叹道:
    “也不知林芝是怎么看上你的。”
    苏酒眨了眼睛,孤疑地盯着富家青年,暗自嘀咕,怕不是争风吃醋,眼红过来挑衅。
    “别误会。”似是看出苏酒所想,富家青年开口解释道:“我可没无聊到围绕着一个女人打转,虽然她名义上是我的未婚妻。”
    话虽洒脱,但富家青年胸中仍有不爽。
    即便他自知,这份婚约不过是指腹为婚,还是酒后口头念叨的,当不得真。
    但毕竟他是个男人,拥有一定社会财富,更有掌控欲的雄性。
    得知林芝有了伴侣后,他总觉得头上绿油油的,即便自己和林芝没有瓜葛,也不想有瓜葛。
    可终究,意难平。
    所以才特意查阅苏酒的资料,过来出一些胸中郁气。
    若是他此刻心中怪异,被苏酒所“牛头人”的那些“苦主”知晓,恐怕会热泪盈眶,握着富家青年的手,叫一声:“俺也一样。”
    “既然如此,那你来干什么。”苏酒冷淡的看着他。
    “因为好奇,想来看看吃上林家软饭的小白脸是谁,你很幸运,能借此摆脱下层阶级。”
    他神情认真,像是在看一个幸运儿,仿佛苏酒加入他们,是莫大的荣幸。
    “我也很好奇,难道只是因为你生活的富足,就自认为高贵,不将穷人当做同类?别忘了,你身上的衣物,住的别墅,吃下的米粒,全都是你所看不起的人生产出来的,你不过是个富有的消费者,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苏酒也是第一次与这种观点对线,只是说了句较为道德压制的话,想早点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谈论。
    谁知,那富家青年没有一丝顾忌,点头道:
    “你说的确实如此,可如果没有我们富人来消费,世界会变得混乱,消费刺激生产,这是他们存在的意义,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富人需要去心存感激,没有我们的需求,那他们就没有工作。”
    苏酒被他这番言论惊住,不敢置信地看着富家青年,后者没有惭愧,继续说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