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十八章 人是有极限的

第十八章 人是有极限的

    正继续走向宿舍区的苏酒,又一次停下步伐,回身望着远处正你侬我侬,散发着恋爱酸臭味的情侣。
    又一次,苏酒表情疑惑。
    这种心有所感,仿佛有某种变化正在发生,自己好像感知到,又模糊不清看不明白的状态。
    早上的发际线高中生,上午的岳龙飞,加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
    但这次又不一样,苏酒的眼界里,那对情侣头上似乎在冒着缕缕黑气,虚幻飘渺,一会出现,一会消失,叫人瞧不仔细。
    苏酒想凑近,可又怕是魑魅魍魉那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毕竟他现在还不知道“那边”的状况。
    冒然接触,会令自己很被动。
    况且,倘若真有超能力组织,总该会有些感知手段罢。
    寻思了下,苏酒便打消过去瞧个仔细的念头,立在原地,掏出手机像是在查阅着什么。
    低着头,一幅沉浸在手机里,两耳不问窗外事的姿态。
    等待着那对,走几步就相互挑逗一下,肉麻至极的情侣慢慢向自己靠近。
    路旁的行人也是遭了罪,先是被那位富家青年当众炸街,感受一次金钱冲击,现在又被一对肉麻情侣,硬塞狗粮,还是劣质的。
    那高瘦男生率先看到站在路旁的苏酒,表情变得惊慌,虽然极力掩饰,但视线还有意无意地打量着苏酒。
    再走几步,身体就不经意间遮挡住女友,好像要在苏酒和他女友间,做一个隔断。
    有问题,苏酒闻到秘密的气味。
    等两人再靠近苏酒一些,那矮胖女生也注意到苏酒,准确地说是被男友忽然变得紧张的样子,吸引过去。
    接着矮胖女生便被苏酒的容貌,所迷惑。
    见到后者逐渐变态的眼神,苏酒心中一惊,这眼神太熟悉了。
    有林芝内味。
    这才想起自己目前的状况。
    加强版的异性吸引力,和自己本来就带着的“黄毛光环”。
    他现在,不再是曾经的那个“牛头人酋长”,他变了,简直就是“曹老板plus”。
    如果将一个人的颜值数据化:
    丑的人
    做好事:1或-1(好感度)
    做坏事:-10
    一般的人
    做好事:5
    做坏事:5
    漂亮的人
    做好事:10
    做坏事:1或-1
    而苏酒对于女性来说:
    站在那,什么事也没做,100100
    苏酒哭笑不得,原来高瘦男子面色不对,是在交配权方面的警惕,而非苏酒想的那样。
    刚才自己是在和空气对了一波线。
    他对着高瘦男子歉意的笑了下,虽在后者的角度看,苏酒这是**裸的挑衅,让他更是气愤,但心里很是羡慕,哀叹如果自己也有一副好皮囊,那可爽了。
    苏酒连忙收起手机,向宿舍快步走去,待在人群中太危险了。
    男孩子在外要学会保护自己。
    不用回头,苏酒也能感受出身后,那对情侣的注视,一个警惕且妒忌,一个饥渴。
    太吓人了。
    得快点找到掩饰这份特征的方法,不然对他的日常生活,有很大影响。
    刚拐过弯,走进宿舍区的大门,穿过女生宿舍楼群时,苏酒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某栋女生宿舍楼下,向他挥手。
    正是林芝。
    她一副没事人的样貌,仿佛方才嘤嘤嘤跑掉的家伙,是另外的人。
    苏酒面色一黑,正要疾步上前讨个说法,却被后者察觉。
    林芝扮了个鬼脸,转身跑进楼,不见了踪影。
    经过这一打岔,苏酒与林芝之间的气氛,盘活了不少,想来下次见面的时候,林芝必然是无事发生的模样。
    又是这招,他无奈地叹道:
    “哪有费劲心思,给人当舔狗的。”
    这话令路过他的路人们,再一次受到冲击。
    汝听,人言乎。
    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旱的人,就差走上那旱阳道。
    涝的人,却懒得入这水帘洞。
    苏酒上楼推开宿舍门,刚进去就觉得宿舍那气氛不对。
    张辞一个人坐在凳子上,生着闷气,嘴里一直嘟哝着,。
    猹和抬杠在围着他,像是在安慰,或者说,是在嘲笑他。
    “怎么了?”苏酒弄不清状况,开口询问。
    猹开口回道:
    “张辞打游戏被他女朋友告家长,他爸妈打电话过来把他痛骂一顿,足足有一个小时。
    因为接电话游戏挂机,号还被封了三天,现在整个人都自闭了。”
    说完,猹和抬杠嘎嘎怪笑起来。
    笑声对张辞造成第二次伤害,就像是重新揭开,刚有些愈合的伤疤一样,他搓着自己微胖的脸,吐槽道:
    “女人真是麻烦,我等她穿衣服,化妆,快有大半天了,不见得她有什么愧疚之心,让她等我半局游戏,便气得不行。”
    反正什么都是我的错,张辞心中哀叹。
    他羡慕地看向苏酒,嫉妒着,同样是女朋友,怎么人家的温柔体贴,我的就简直是个祖宗。
    “唉,真羡慕你,能有林芝这样的女朋友。”
    张辞自恋地摸了摸下巴,他自认为长相和苏酒五五开,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见他提起林芝,苏酒面色一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便故意回击道:
    “你父母都训你什么了,说出来,让我们开心开心。”
    “那恐怕让你们这帮鬼一样的家伙失望了”
    张辞撇嘴,对这般落井下石的貂猫回道:
    “还能说什么?不就是说你将游戏的心放在学习上,那你怎么会上一个普通本科?那岂不是三大学府,犹如探囊取物,来回就那几个意思呗。”
    这话有点耳熟,苏酒想到公交上,老大爷也是这种观念,好像这句话,是绝大多数长辈的标配。
    就和“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一样,是老师的名言。
    苏酒一直不认同,将游戏的热情放在学习上,便能有所成就的观点。
    这种言论是没有道理的。
    只是当时,没有对老大爷说。
    这次张辞又一次提起,苏酒便忍不住,毕竟,室友之间还是能说些,稍微私密点的话,他笑道:
    “真是奇怪,为什么这些家长总是这么说,可殊不知,游戏也是有极限的,就像人类也是有极限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