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十九章 苏酒是个猛男,真的

第十九章 苏酒是个猛男,真的

    这话让其余三人摸不着头脑,难道这话没有道理?
    “游戏可比学习跟讲究天赋”苏酒继续说道:
    “很多人都是打着打着,就发现自己卡在某个段位死活上不去,不是吗?”
    张辞率先赞同道:“确实如此。”
    他是宿舍几人中,最是痴迷游戏的人,还只专精lol一个,自然能深切体会到,自己的游戏极限水平。
    他从大一便打上钻石,之后不管投入再多时间精力,也还是钻石。
    张辞遇到许多,远比自己有天赋的游戏好友,同样的一种操作技巧,人家能很快上手,而自己却在训练营待了大半天,仍是磕磕巴巴。
    现实是残酷的,大多数人都只是普通人,学习学不过,就连游戏也打不过别人,最后落得两手空空,一地鸡毛。
    任何事,只要超过一个人,有了对照组,便会有天赋之差。
    就是铲大粪,也是有人铲得更快的。
    说起老大爷,苏酒也想到那个发际线高中生。
    便特意打开手机,在qq上问高中生,大爷的身体情况。
    也是再确认一次,老大爷没有讹人。
    苏酒也是被那些老人碰瓷的新闻洗脑,总是打心眼里认为,扶了就会倒大霉。
    那一头,高中生正坐在诊室里,老大爷在他身旁等着拿检查结果。
    奇怪的是,高中生此刻,再也没有早上和老人互怼时,那番锐气,他正乖巧端坐。
    原因就在于,老人的儿子。
    这是个看上去很稳重的大叔,靠近他的人都会感受到一股铁血的气势,很是悍勇。
    在真正的硬汉面前,发际线高中生的那点张扬,瞬间被压制下去。
    不敢再个性。
    稳重大叔站在那,跟老大爷说着话。
    “您在家待着好好地,出来瞎跑什么。”稳重大叔抱怨着。
    他表情很僵硬,也很变扭,他担忧地看着老人,内心很关切父亲的身体,可话出口后,却变了味。
    就好像有包袱,无法放开心怀。
    大概是早已习惯沉默。
    “我不是去找孙女,劝她早点退学成亲,休要白费青春。”老人,他很不解,叹道:
    “一个女娃娃那么有主见作甚?”
    稳重大叔听到自己父亲去找女儿,顿时着急,坚毅的面孔首次产生惊慌,责怪道:
    “我们这些事,您老跟着瞎参合什么。”
    老人瞪了他一眼,稳重大叔便闭上嘴,不敢再说话。
    家丑不可外养。
    那高中生侧头看着老人,心想这老头不但唠叨,怎么还重男轻女。
    但他又瞄了眼,身旁的中年男子,被他骇人的气势所吓得,不敢再和早上一样,出口怼他。
    只是颤颤巍巍地讨好道:
    “既然老老先生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那老头嘿嘿一笑,心中暗想,现在你倒是乖巧,可惜晚了,他笑道:
    “不,我得好好感谢你,我儿子倒是有些人脉,到时候给你的学校,招呼一声,特意给你多布置些作业,再和你父母‘好好’谈谈教育问题。”
    老人咬词很重,阴阳怪气的。
    高中生暗自叫苦,这老头小肚鸡肠,碎嘴唠叨,重男轻女。
    老不羞,他暗自腹诽。
    他本想借着这次扶老人的机会,逃一天的课,出去游玩找乐子,谁知老头给自己父母打了电话,三言两句便将自己“扣押”在这里。
    他正苦恼着。
    “叮”的一声,高中生的手机响起,他拿出手机一看,顿时乐出声,对老人诉说:
    “那个谨慎的兄弟,现在特意发qq过来,再确认一次,你有没有讹我?”
    没想到浓眉大眼的发际线高中生,扭头就把苏酒卖了。
    不提还好,高中生说起这事,老人瞬间吹胡子瞪眼,气道:
    “大爷我光明磊落一辈子,今天却被个小鬼,三番五次的怀疑,也不知是哪个狗屁家庭,教出来的思想。”
    那老头眼珠一转,对高中生说;“你问问他是哪个高中的,我去给他送几套试卷,穷啥不能穷教育。
    老夫在这龙清市,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高中生倒吸一口冷气。
    暗道,那哥们也是倒霉,没碰上这老不修的。
    但死道友不死贫道,更何况高中生现在已经被惩戒,不能让苏酒苟活。
    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
    阴笑地打字问道:“你是哪个高中的?”
    那一头的苏酒愣住,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自己又被人认错了年龄,心中不爽,抿着嘴回道:
    “我是大学的。”
    收到这条,那高中生很震惊,他还以为苏酒比他小,最多是个高一的。
    那家伙是个大学生?
    老人听到这消息,就比较沉稳,毕竟生活阅历摆在那,只是感叹一句:“长得倒是显嫩”
    说着他突然想到,今早上公交车时,好像在他身后排队的,就是苏酒,这娃娃也是龙清大学的?
    不知道认不认识他孙女。
    老人刚想让高中生问问,但马上便放下这念头。
    他孙女外表温和,但性子里和她母亲一样清冷,又因为某些原因,怎么可能会认识个异性朋友。
    确定老人真的没有讹人,苏酒这才终于相信,有问题的人是他自己,这个世界是没有那些腌臜事的。
    客套几句后,放下手机。
    眼睛忧愁地看着地面,右手不自觉地拧了下自己的面颊。
    刚才被人误认成高中生,苏酒有些气恼,这会让他升起一股,被看轻的感觉。
    苏酒是个猛男,至少他骨子里是的。
    这从他喜欢打上单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苏酒不喜欢秀来秀去花里胡哨,时刻在死亡线跳舞的英雄。
    他喜欢拳拳到肉的猛男上单。
    真男人,就是要站撸。
    希望以后有机会吧,苏酒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异能上。
    他可是个懒人,或者说,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真要让他去健身锻炼,恐怕现在是没有动力的。
    便是打游戏,也至多坚持四五天,便失去兴趣。
    更别提什么抖乐快脚,苏酒都会在使用两三天后,将其卸载。
    苏酒爬上床,想歇息一会。
    宿舍里的人见怪不怪,大学生没有课,日子自然是在床上度过,不管是那个地方的床。
    张辞他们,也各自在做自己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