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二十一章 人之初,无善恶,唯能耳

第二十一章 人之初,无善恶,唯能耳

    苏酒双目一寒,升起被冒犯的感觉,心中愈发烦躁,他将身体缩回,坐在床上。
    这事放在之前的苏酒身上,他会觉得头疼。
    但现在,苏酒只觉得邵宾的小动作,是那么的幼稚。
    突然,他福至心灵,自然而然的冒出来一种技巧。
    虽然从未在活物身上做过实验,但只要小心,大抵是不会出事的。
    苏酒想了想,闭上双目,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只过去半分钟,他突然睁开眼眸,点点金光,闪烁在黑色目珠里。
    一道无形的涟漪,从他身上散发开,穿过床板,紧接着苏酒脑海中,邵宾的形象出现,这是一个很奇妙的感觉。
    人类通过眼睛,读取画面,再用视觉神经,将看到的传递给大脑,最后大脑进行整合,成为信息并进行判断。
    而苏酒现在的状态,却是跳过这些步骤,一步到位,直接在他脑海中,形成下铺邵宾的样貌信息。
    他发觉自己施展这份能力,没有任何生涩,除了覆盖延伸向邵宾时,所经过的这段空间时,有些阻塞感,其他的都是收放自如,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仿佛如同身体记忆,早已熟练。
    他该给这个能力取什么名字?
    苏酒没想出来,这可比他在电影中,所看到的单纯的念力,要高级的多。
    但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下铺抽着烟的邵宾,此时很是得意,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一群废物,偶尔硬气一会,也终究还是软蛋。
    邵宾神情猛地一变。
    他突然发现自己喘不过气,邵宾下意识的咳嗽,嘴中叼着的烟头,也掉落到胸膛,“嗤”的烫了他一下。
    表情浮现惊恐,额头冒出冷汗,他“额额”出声,似乎是在向舍友们求救。
    可没人在意。
    邵宾想用脚踢着床板,但他没法动弹,整个人的状态就如同鬼压床一般,只能不受控制的,干瞪着眼。
    他的脖子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摁住,没法发出声音,只能无力地喘气。
    但出气声再大又能到哪去,怎能引起舍友的注意?
    身边的空气,不再如往日那般轻快,仿佛变成海水,四面八方而来,挤压包裹住他。
    更可怕的,他感觉这股压力正在急速上升,邵宾已经能听到骨头的嘎吱声。
    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死!
    他惊恐至极,粪尿都快吓出来,已经有眼泪流出来。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很少有人能在死亡面前保持平静。
    邵宾的眼睛充满血丝,这次瞪得可比刚才瞪苏酒,要张大得多,快要跳出来,嘴巴在不断的扭曲,可喉咙就是发不出声。
    就连牙关也无法闭合,不能上下叩打,发出声音。
    他现在的样子滑稽极了。
    一切的始作俑者,苏酒在感受下铺的轻微挣扎。
    苏酒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眼睛亮得吓人。
    他此刻模样,就如同兴致勃勃,将小动物按在河水里淹死的熊孩子,看着手中挣扎求生,逐渐逝去的生命,还大笑出声,快活极了。
    没有对错之分,没有同理之心。
    只有他能做到,和不能做到的区别。
    这是最纯粹的,与生俱来的残忍,这是最天真无邪的恶行。
    没有人发现,在黑暗中,有一个人快要无声息的死去。
    没有人能想到,不需用手,不需用技巧,只是若无其事的在附近,脑海里一个念头,便能置人于死地。
    最后,邵宾快要绝望的时候。
    死神离他而去,放了他一条命。
    邵宾大口喘着粗气,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
    黑暗中,拉上床帘的苏酒,轻轻拍了一下自己额头,揉了揉太阳穴,似乎在责怪着自己。
    他皱着眉头,发觉出自己状态的不对劲,他本想只给邵宾,一个小小的教训。
    谁知在感知到邵宾在惊吓中,露出的丑态。
    苏酒竟猛地加大力度,心中完全不觉得惭愧,仿佛很享受,操控别人生命的过程。
    这很不对劲
    就算是现在,他也没有感到任何的惭愧,以及半点惶恐。
    就好像在gta里,任何人上手时都会去杀人抢东西,没有人去引导,他们总是玩着玩着,就很自然的做出来,即便是个从未接触过游戏的小孩子。
    道德是人类,在进化途中产生,约束自己的。
    看起来很神圣,可出现像苏酒这种超脱以前常识的存在,便会不堪一击。
    他如此折磨邵宾,起因只是那一点点的,本就不值一提的冒犯。
    而他却将邵宾的生命,操控于鼓掌之间时。
    在内心里,双方的生命地位就不再平等。
    苏酒感到急迫,倘若他这种情况不是个例,那这个社会到那个时候,就会变得很混乱。
    他需要早做准备。
    邵宾可不知道这些,他以为是自己长期抽烟熬夜,而导致突发情况,类似猝死,完全没有往超自然的方向去想。
    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可不会这般中二,顶多在想坏事的时候,担忧一下是否有读心异能。
    接着故意在脑海问询,观察四周有无陌生人出现异动,然后继续想着坏事。
    这一插曲,吓得邵宾浑身睡意,瞬间无影无踪,更何况苏酒那点摩擦。
    自己生命出问题,邵宾现在哪有找苏酒麻烦的心情,早已抛之脑外。
    邵宾打开手机,上相关案例后。
    他就更担心了。
    带着满心的忧郁,邵宾想睡却不敢睡,而不想睡又怕熬夜,更会出问题,陷入纠结之中。
    苏酒也在惆怅,倘若社会真的变成自己想象的那样,会有什么变化?
    上铺和下铺的两个人,都陷入思索与哀愁。
    但终究敌不过时间的流逝,渐渐困乏睡去。
    睡梦中,苏酒又进入了玄之又玄的状态。
    他只觉得自己处于一片混沌,没有方向,没有时间,什么概念都没有。
    只有一片虚无,他没法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因为他现在是颗光球,连头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
    苏酒眼前出现一道光。
    接着,他刚升起想过去,这一念头,便瞬间出现在那道光里,没有移动这个步骤。
    这是一个小亭子,落在一片荷花池中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