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二十二章 自我感动

第二十二章 自我感动

    有道桥摆在苏酒眼前,质感看上去像白玉制成,清雅温润。
    白玉桥看上去很短,却又感觉很长,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概念。
    这里不是物质世界,苏酒想着。
    似是非是,阴阳混沌,就如同薛定谔的那只可怜猫咪一样,往日生活里的逻辑,在这里无法作为判断的依据。
    但在这片荷花池里,好像有了部分空间的概念。
    荷花池中间的亭子,被浓雾充斥,迷蒙模糊,苏酒看不清里面。
    清风徐徐,吹向变成白球的苏酒,令他打了个哆嗦。
    这里的气氛,给人的感觉太过温情柔和。
    让天性沉闷的苏酒,有点恶心。
    他来到桥上,向亭子飘去,却怎么也过不去,明明近在眼前,却又那么的遥远。
    苏酒开始加速,依旧没有用,距离连半米也没有缩短,他飞向栏杆,想试试看能不能从跳进池水里。
    却像是遇到一堵无形的空气墙,阻止他的行踪。
    这时,小亭里传来一道声音,飘忽不定,声音清淡平静却又如同九天玄音,蕴含着莫大的威能。
    “时候未到。”
    接着,苏酒醒了过来。
    他刚睁开眼睛,便看到张辞的那张大脸,他表情惊讶,伸着手似乎是想唤醒苏酒。
    “起床上课了。”张泽说道。
    他的表情仍是差异,自己刚想拍下去,下一秒苏酒就醒来,这也太巧了。
    有点吓人,弄得张辞心里毛毛的。
    邵宾一大清早,在宿舍楼的大门刚打开的时候,他就抓紧约自己的朋友出去,急匆匆地去医院查病去了。
    昨晚在百度上搜到病例,令他担惊受怕,一夜不得安稳。
    今天早上有课,苏酒与室友连忙去教室抢位置。
    如果说高中是在考验自己的学习天赋,在同等的气氛环境下,谁更能有效地吸收知识。
    大学就是在比拼个人意志,这里没人时刻管着你,身边也再也没有紧张压迫感,老师自顾自地,教着自己的课。
    乐意听或不乐意听,在于自己的选择,是去图书馆还是去网吧,更是在考验人的上进心。
    但很明显,苏酒这帮人不是来学习的。
    充电宝,耳机,数据线,手机一应俱全,唯独没有任何学习相关的东西,连支笔和一张纸都没有。
    教室前排也基本上都空着,只有晚来迟到的人,才会独享这份待遇,其余的人都像是前排有毒似的,挤在后排和中间,宁愿三个屁股坐两个板凳,也不乐意孤零零地坐在前面。
    总之就是离讲台越远越好。
    苏酒没有玩手机的兴趣,但他此时也不怎么听得下去课,他胳膊肘抵着桌子,右手托着下巴,整个人心不在焉,侧着脑袋看着窗外的风景。
    想着昨晚的怪梦,也不知说话的那个家伙是谁,气派倒是做得十足。
    峡谷里光阴如梭,教室内度日如年。
    无论之前如何抱怨,这该死的迟缓的下课铃声,在它到来时,又会发觉竟如此的甜美。
    苏酒这帮人下课后,赶紧往食堂走去,一路上说说笑笑,苏酒偶尔在某些关键点,适当说上两句来,让自己不那么的没存在感。
    张辞他们也已经习惯,苏酒的话少。
    路途中,意外发生。
    四人在穿过一处,偏僻的小花园时,对面迎来六七个人,将苏酒一行人拦住。
    领头的人正是邵宾,他们很聪明,知道在大学宿舍大学里,这样来势汹汹的聚众很扎眼。
    特意选一个偏僻的角落,邵宾终究是苏酒宿舍里的一员,知道他们上完课后,会走这条近路,奔赴食堂。
    他说过,会来找苏酒的麻烦,虽然昨晚的他,被突如其来的窒息吓到。
    今天去医院查了下,并没有异样。
    邵宾便放下心,只当是偶然的怪事,今后注意休息和饮食规律便是,他倒也是心大,不当回事,全然忘了昨晚的惊恐,好了伤疤忘了疼。
    可仔细想想,邵宾的家境普通,面对这种常规手段检查不出的情况,除了熬过去,也没其他的方法。
    不得不心大,谁让邵宾本来就患穷病。
    医院的检查费,让邵宾这个学生心疼不已,他将这种负面情绪,转移到苏酒身上。
    邵宾打算在苏酒身上找点乐子,开开心,说不定就没事了。
    “张辞你们走开,不关你们的事,我来和苏酒谈一谈。”
    邵宾像是骨头没长正,斜站着,肩膀一高一定,松松垮垮,一头锡纸烫,表情挤眉弄眼,骂道:
    “还有你张辞,别他妈把自己当回事儿。”
    受此侮辱,张辞瞪大眼睛,可他望了眼邵宾身后的众人,却不敢吱声,憋屈地隐忍下来。
    猹和抬杠却甚是心慌,看着气势嚣张的邵宾团体,表面很硬气,可心里还是发憷。
    “你没完了?”苏酒皱眉,挠了挠后颈,说道。
    他本就纠结昨晚那场怪梦,烦躁不已,而邵宾这群人就仿佛一群苍蝇,不自量力的叫嚣。
    “没什么意思,奉劝你几句话。”
    邵宾笑得很张扬,痞里痞气地斜视着苏酒。
    “向汤惜雪道歉,否则别怪哥们不顾,同一个寝室的情面。”
    邵宾满脸凛然正气,好似自己是个为自己女人出头,顶天立地的汉子。
    苏酒眨巴下眼睛,盯着邵宾,收起脸上的表情,内心越发厌烦。
    “我没空和你们过家家,憨批们。”
    他最近的事情太多,头发都没时间去剪,刘海长得遮住半个眼睛,若隐若现,使人瞧不清他的眼神。
    “你他妈什么意思。”邵宾恼怒的要推苏酒,被闪过,这让他很没面子,更加愤怒。
    “你不会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吧“苏酒露出个讥讽的笑容,说道:
    “邵宾啊邵宾,你也算是没辜负这个名字,真是个sb。
    从前我就对你那一副,没见过女人的舔样感到恶心,也就是你这种人的存在,市场才这么混乱。
    怎么?你以为现在站在这里,为你女神出头,就觉得自己是个情深义重的痴情人,呵,自我感动的东西。“
    苏酒突如起来的嘲讽,不但让邵宾一行人意外,就连他自己这边的张辞几人,也大为震惊。
    在他们的印象里,苏酒只不过在网络上说话嘲讽些,但在现实里,可以说是个老实本分的人。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苏酒的格言。
    久而久之,苏酒沉默平和的形象,在周围的人心中,定了下来。
    然而今天,他们这才发现,苏酒人畜无害的外表下,竟这么张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