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二十五章 最简单的嘴臭

第二十五章 最简单的嘴臭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顿生疑惑。
    毕竟看苏酒刚才的表情,就是下一秒暴起伤人,也比这个反应顺理成章些。
    什么叫那没事了?
    这话着实有些莫名其妙,让现在情绪正到位,已经逐渐将自己,代入社会大哥身份的邵宾卡住。
    他不敢置信地盯着苏酒,转身看了眼自己的兄弟们,眼神询问,啥意思啊?嘛情况啊?那咋办啊?
    “你不会是认怂了吧?”副纪律部长也先是一愣,接着笑容嘲弄,咧嘴问询。
    经自己兄弟提醒,邵宾也瞬间反应过来,毕竟在他们这个年轻气盛的时候,还没有遇到这么爽快认怂的家伙。
    尤其是苏酒之前表现的那么强势,就更没往哪方面想。
    邵宾回头看着苏酒,表情从刚才的张狂,再到苏酒突然认怂的错愕,接着升起鄙视,最后甚至有点失望。
    他还想看着苏酒敢怒不敢言,恨得牙痒痒,却又弄不死自己的样子。
    见这帮人会错了意,苏酒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重复一句:
    “我的意思是,那(n)没(m)事(s)了(l)”
    结果,这帮人还是没反应过来,吃了没文化的亏,邵宾虽然直觉告诉他,苏酒说的可能和自己理解的是两个意思。
    但他思来想去,总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不对,有便宜送上门来,不占白不占,便调笑道:
    “怎么,你今天上午那份得意劲呢?现在倒是怂成这副狗样。”
    苏酒奇怪地看他一眼,疑惑道:“你脑子里装的都是米青吗?”
    刚说完,苏酒又恍然大悟,喃喃自语道:“这也合理的解释了,你为啥这么舔狗。”
    “你说什么?”邵宾面色又阴沉下来,怒视着苏酒,心里嘀咕,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底牌?
    “我说。”苏酒提高音量,缓缓走到宿舍门口,宿舍里所有人都停下动作,好奇的看着他。
    苏酒扶着门框,探头向门外看了眼,确定一样东西后,这才面向邵宾等人,笑道:
    “我说,你们亲妈螺旋升天并且爆炸成天边最炫酷的晚霞,碎成肉沫拼不回来只能火化,然后你的野爹们正在排着队给你马上香,其中还有一只狗,这时一道闪电劈下来把你亲马的坟头炸了,骨灰洒落满地,接着你的狗野爹还跑上去撒了泡尿,顺便拉了泡屎用来宣告它对你马骨灰的主权,你的野爹们踩着你马的骨灰,跳起了送别舞,最后一只屎壳郎将你亲马的骨灰,和你狗野爹的便便滚成一团,带回去当饭吃。”
    一口气说完这些,苏酒有些气短,喘着粗气,抹了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
    邵宾眼珠子都红了,随手抄起一个板凳朝苏酒奔过去。
    江湖流程,先是起冲突,然后讲理,再争论,吵架,比嗓门,骂娘,推搡,干仗。
    苏酒现在直接将邵宾亲妈献祭,并且反手给他扣上狗杂种的帽子,这般奇耻大辱下,就是老实本分的人也会暴怒,更何况性格更为张扬的邵宾。
    半途就被见势不妙的副纪律部长死死抱住,欺负归欺负,决不能动手,尤其用武器。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副纪律部长恶人先告状,他一边死死控制邵宾,一边冷着张脸问道。
    无耻的态度让苏酒翻了个白眼,呵呵一声,叹道:“你装你马呢,憨批东西。”
    苏酒双手抱拳,依靠着门框,满不在乎道:“继续,随便你糟蹋,你们也就只能做到这程度了,总不能把我床拆了吧?”
    说着,苏酒扬了扬掌心中的手机,继续道:“况且你们不敢,现在你们踩脏我衣服,顶多算是查寝时不小心,可如果再进一步,恐怕就不行了吧。”
    副纪律部长眼睛一变,似是被苏酒戳到痛处。
    确实,他们能做的最高程度,就是阴阳怪气的作弄人,就算苏酒把场面录下来,也可以说是不小心,人多脚乱。
    几件衣服而已。
    可如果他们再进一步,吃相就太过于难开,无法隐瞒过去。
    可以隐晦的针对,但绝不可放在台面上怼。
    心中虽然明白可他不能露怯,故作镇定道:“你就不怕我们继续?”
    “随便。”苏酒无所谓道:“你继续踩,我就继续骂,看看你们有几个马够死的。”
    邵宾一伙人脸色难看起来。
    苏酒脏的只是几件衣服,他们死的可是亲妈。
    衣服洗洗还能穿,可是复活甲很贵的。
    他们既不能再做过多的举动,他们身份敏感,也不能回骂。
    倘若还嘴,学校处分下来,苏酒顶多算记过处分,而他们肯定会被踢出学生会。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妈在苏酒嘴里,死去活来,反复暴毙,好不快活。
    可过了三四分钟,苏酒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邵宾一行人可受不住,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那能受得了这种气,副纪律部长目光一冷。
    拦住邵宾的力气暗自削减,仿佛力竭拉不住邵宾,让他挣脱开。
    没人阻拦的力气,邵宾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如同一只发疯的公牛,向苏酒撞过去。
    苏酒傲然一笑,身体退后,伸出右手食指往右上方指去。
    这熟悉的姿势,令在场众人虎躯一震,果不其然,苏酒淡笑出声:
    “监控在此。”
    邵宾刹住车,仅存的理智,让他孤疑的看着苏酒。
    “求打,我保证不还手。”苏酒将双手背到身后,一副任凭宰割的样子,笑道:
    “我早就想挨一顿毒打。”
    这话让邵宾迟疑,他害怕苏酒又给他设下陷阱。
    见他不敢动,苏酒撇嘴道:
    “一个巴掌轻微伤,十天以上拘留,我们是学生,你敢被拘留?那就私了赔钱,五千起步,啧啧,这钱来的。
    你都动了板凳,最好给我弄个轻伤,到了这一步,可就要追究刑事责任,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你敢吗?”
    说完,苏酒还挑衅的语言刺了下邵宾,像是生怕对方不动手似的。
    “我”邵宾被唬住,他的兄弟们见他吃瘪,连忙涌到他身后,为他壮势。
    苏酒非但没有胆怯,反而笑的更开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