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从灵气复苏开始寻道 > 第二章 身前无路

第二章 身前无路

    首先是修仙者,也是绝大多数的修士,所走的道路。
    追求长生,追求力量。
    虽然嘴上说着逆天而行,可殊不知就是逆天的这条道路,不也包含在天道里?
    实际上,逆的只是生老病死的凡俗大流罢了。
    这些人讲究个有什么,也只有这些人才会追求功法,将本来玄妙的修仙路,变成有迹可循的应试教育。
    什么功法好,便去练,如五三,什么灵药吃了能提高修为,如脑白金,便去争抢。
    这是一帮实用主义者。
    修真者,则是一群死脑经,那些严纪律人的苦修士便是最好的例子。
    讲究个是什么。
    他们每日三问吾心,坚持自己的信念,在俗世中磨砺,将自己的道心放在滚滚红尘中冲刷,查漏补缺,愈发坚韧。
    七情何物,不动我心,六欲何物,怎乱我意。
    灵气对他们来说,是探寻心灵的工具,更重要的是修行,所经历的风景。
    这是一群理想主义者。
    而修道者,便是群好奇宝宝。
    苍穹万里,上可有顶?大道尽头,前可有路?
    他们一生都在找寻答案的路上,时刻纠结事物背后的道理,为了知道答案,随时可以抛弃性命。
    这是一些死杠精。
    当然世上不是非黑即白的,看似分明的三类,实际上只是个三维图,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倾向,只是看侧重而已。
    “那我这种例子,世界上还有其他的吗?既然地府没人看管,这么说,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的人?”
    苏酒问起他最为关心的事情,这关系到他今后的计划。
    “不会。”少年摇头道:
    “天庭可是故意等到灵气衰竭至极,地府开始破碎时,才退去的,那种情况下,世间只有我才能进入。”
    “你怎么这么肯定”苏酒眼神浮现怀疑。
    少年笑而不语,没有向苏酒解释这一点,而是转而谈起其他的:
    “你没有用神念,去教训那些泼皮,我很惊讶。”
    “这是个考验?”
    苏酒想起前几天的梦境中,那句‘还没到时候’。
    神异怪谈里的仙人们总是喜欢设立各种五花八门的关卡,用来考量心性。
    少年轻轻摇头,淡笑道:
    “哪有什么考验,这里是你我的世界,决定权不单在我,而是你自己来到这里的,前几次你看到的迷雾,是你给自己设下屏障。”
    他又停顿下来,盯着苏酒。
    “为什么?”苏酒这次识趣的问道。
    “因为你现在所处的环境,会压抑自己的心灵,无法敞开胸怀,心积郁气,谈何感悟天地。”少年很欣慰苏酒的孺子可教。
    “那我接下来该做什么?”苏酒很有修道的天赋,问题不断。
    “做你想做的事情。”少年只给出这个云里雾里的答案,叹道:
    “其实现在的最原始的轮回,用来欺骗的一部分意念,是不需要纯白洁净的,完全可以承载部分记忆,你知,为何还是要分出你我两个?”
    “为啥?”
    苏酒心中无语,这家伙是说相声的?怎么老喜欢让人捧哏。
    神秘少年忽然抬头,目光似乎透过小亭的顶面,透过这个内心世界,看向悬在众生头顶的悠悠苍天。
    过了好久,他闭着眼睛,云淡风轻的神情中暗含丝悲凉,悠悠道:
    “身前无路。”
    他的语气很平静,似乎在说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可其中又好像蕴含莫大的绝望。
    “可你总得告诉我,有啥境界流程吧?比如筑基呀,金丹之类的。”
    苏酒对神秘少年的悲伤,没有感同身受,虽然原则上,他们是一体的,可苏酒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相比这点,他还是更关心,这个世界的现状。
    既然少年说是灵气衰竭,玄法无依,那么现在是开始回升了?
    灵气复苏嘛,苏酒从小说里看过。
    他想从少年这,看看能不能知道有哪些浓郁的节点,他好去占个好位置,时刻站在这场大势的最前端。
    不然要是被别人超过,没法吃到最初的红利,一步慢步步慢。
    “没有。”神秘少年又摇头道:
    “一来这些东西没有意义,二来,这条路我早已走过,当你游历红尘,提升心境的时候,自然能取回来。”
    “没有意义?”
    苏酒不解,世人朝思夜想,无不向往的长生之路,怎么听神秘少年的语气,不值一提?
    “就好比马拉松,而那些境界便是将整个赛道分成数个阶段,有人开始跑得很快,后来却力竭,有人不急不慌,却后来居上。”
    “你的意思是,不可急于求成,要打磨心境,为以后的道路做准备?”
    苏酒悟了。
    “不。”少年平静地看着苏酒,喃喃道:
    “快也好,慢也好,都不过是在旁人画下的框架里,井底之蛙罢了,出不得跑道。”
    言下之意,苏酒就是跑出赛道的希望。
    那神秘少年惨笑道:“正常来说,跑到终点后,整个比赛就结束,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也该命陨了。
    可我没死。”
    少年抬头,望向亭子外的荷花池,池子里郁郁葱葱的荷叶衬托着优雅的荷花,星罗密布,煞为壮观。
    那些荷花似乎在这里经受少年的晕染,沾染上灵性,竟摇曳生辉,仿佛在与他打招呼。
    好一副仙人荷花图。
    “可我没死。”他又轻声重复道。
    苏酒注意到他的用词,想来自己前世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感觉挺惨烈的。
    两人静默片刻后,那少年很快将显露的情绪收回,再次回到那副温润儒雅的模样。
    脸上也重新升起,那如春风般暖人的笑意。
    “你该醒了。”少年和蔼地笑道。
    话音刚落,苏酒便觉得整个小亭,荷花池,白玉桥开始虚幻,一股吸力正拉扯着他,脱离这里。
    “围棋是个很好的东西,真的,你不会,太可惜了。”
    最后,苏酒只听到神秘少年的叹息声,断断续续,好像信号不好似的。
    似乎对苏酒不会下棋,很是遗憾。
    再睁开眼时,便又见到张辞的那张大脸,后者看了看刚举起想拍醒苏酒的手,又看了看眼睛猛地张开的苏酒。
    倒吸一口冷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