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撩汉日常 > 第440章:怕他受伤

第440章:怕他受伤

    时间回到一个时辰前。
    道完这几日外出所遇到的奇怪经历,鬼打墙,古宅,以及泥石流。
    阿织神情认真紧张,“回老爷,小姐近日也出现异常,她总是低头喃喃自语,像是和谁说着何事。也总是对着空气做些令人费解的诡异举动,奴才斗胆……”
    阿织从小在她身边侍候,小姐的事情没有他不得知的,就连小姐不知道的事情也一清二楚。
    闻言赵老爷的脸色也变了,他对阿织的话深信不疑。
    捏紧拳头,神色复杂起身,“派请梁先生过来看看。”
    他并非是个相信一面之词的蠢货,这可以追溯到更多年以前的一场灾难。
    很快,一名白胡子吊儿郎当的老者大大咧咧的走入了赵府的大门。
    刚跨入门槛,老者惬意悠哉的面孔似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站直了身子目光在四周流转。
    他满是鱼尾纹的双眼明亮,像只正值壮年的猎豹,警惕扫过一切,不放过一丝一毫。
    他越看脸色越凝重,从自己的背篓里拿出八卦盘。
    赵老爷中年发福挺着个啤酒肚跑得满头大汗,“梁大…”
    他话音未落便被老者抬手制止。
    见到大师在手中自己的法器捣弄,赵老爷会意噤声,抹了把汗静静等他完事。
    这位姓梁的大师道法高深,他头都未抬起便知晓,“贵府阴气较重啊,令千金恐怕带了些不干净的东西回来了。”
    赵老爷一听果然急了,“这…这…那大师可有破解之法?”
    “赵老爷放心,鬼怪亦如凡人,有自己的喜好需要,无冤无仇之下是不会加害于人的。”
    “可否带我去见令千金罢,在下需要看看跟着她的那只鬼怪想要何物。”梁大师抬起头来,他放下的八卦镜里印照出来的府邸却昏暗阴郁,带着丝丝黑气。
    赵老爷连忙带路,“梁大师,请。”
    事关女儿安危,他怎能不着急。
    然而某女看不得书卷,写着写着已经在书桌前睡着了。
    睡梦中。
    她在一片深不见底的阴暗角落试图逃离,可她不断挣扎逃跑,所到之处依旧了无光明,她失望的坐下抱紧自己。
    似是男人的气息从身后佣紧她。耳边传来男人沧桑不失清雅的磁性嗓音低语,“可心悦本座?”
    她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么?
    汤霓想起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梗着脖子傲娇,“不喜欢!”
    男人不见失落,反而是发出悦耳的低笑逗弄她,“不要狡辩了,你的身体对本座有反应,你的心跳得很快……是为本座而跳动。”
    汤霓老脸一红,她什么都看不见之后她的感官会放大。
    他的声音清雅,不太低音炮,带着时代流逝的沧桑嘶哑,那操控心灵深处的空灵,像那上古世纪遗留下来的教堂里钟塔管风琴,简直让她恨不得腻死在他的声音中。
    似是让她正视自己的内心,她加快的心像是被人为放大。
    扑通一下,击打在她的心上。
    她羞涩了就想逃避,她想要转过身将脸埋入他的怀里,却触碰不到他的身体。
    他似有似无,浑身都是他的影子,却又哪里都找不到他。
    这让汤霓很不适应。
    什么嘛,要非礼就堂堂正正出来非礼,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
    那空灵得仿佛将她治愈了的嗓音近得仿佛就在耳边,“别再欺骗自己了,承认吧,你对本座有感觉,你心里有我…你爱我。”
    他说的很笃定,甚至对她施压,那语气逐渐强硬。
    “嗯……”
    “梁大师,您可有看出什么?”
    汤霓被嘈杂扰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对上眼两张老脸。
    汤霓:???
    除了自家老爹那络腮胡子脸她认识,这谁啊。
    然而这老人见她醒了面色如常,只是指尖沾染了什么在画符纸,最后那指缝积满污垢的指尖一点在她眉心。
    汤霓被戳得有些疼,她不满的嘟起嘴,“爹,你在干什么?”
    赵老爷一改刚刚的严肃,恢复成了那处处为女儿找想的老父亲,“你身体可有不适?日里可有诡异之事发生?夜里入睡多梦否?不可隐瞒爹爹,老实交代!”
    汤霓并不知道自己眉心红起了一个点,她听到自家爹地的问话一顿。
    这下好了,她认清楚这老头是谁了。
    还记得那年她七八岁左右,主持她拜堂的那个神棍浑身穿搭奇特,八卦铃铛挂身,跟个二百五似的。
    就像面前这老头这样。
    “……”
    汤霓第一反应是心头一慌,下意识掩饰,“没有。”
    好在她是撒谎界的老油条了,很快反应过来装出一幅无所畏惧的模样,“除去这几日睡木板有些硌得慌导致睡得不好,其它的并无。爹爹,你这是做什么?”
    赵老爷还是没理她,而是一脸愁态担忧的询问着老人,“梁大师,你看……”
    某女无语。
    梁大师抚着胡子,眼神探究打量她,“赵小姐,请您不要害怕,也千万别隐瞒,这事关你的身体安危。”
    关身体安危?
    汤霓眼神闪了闪,故作害怕捏紧衣角缩了缩脖子,“事实如此本小姐为何要隐瞒,你们为何神神叨叨的,我的身子怎么了?”
    锐利的双眼和她对视片刻,也没能看见她表现出说谎的心虚。
    梁大师半信半疑收回目光,“小姐在外可能沾染了什么脏东西,在下要施法驱逐,希望小姐配合。”
    末了怕她发大小姐脾气,又幽幽强调,“您的身体目前无事,人鬼一阴一阳,相生相克。和鬼怪待久了,你身上的阳气会被稀释,你会体弱多病,变得气运差且容易疲惫。”
    卧槽!这么严重的么!
    汤霓咬着下唇,他对鬼魂这方面没有研究啊,她也不知道这老头说的是真是假。
    她为啥会相信呢……
    因为她现在已经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她觉得做啥都累,身上仿佛背着千斤重。
    见她还愣在那里不动,赵老爷护女心切那脾气一上来直接将她拎出去。
    因为这个事情比较私密,传出去不太好听,赵老爷安排在了她的闺房里进行做法仪式,所以该准备的东西早就有人准备好了。
    汤霓看着自己亭子里的那些奇怪东西,小时候模糊的记忆清晰了一些。
    她藏在宽袖下的玉手捏紧,心里有些紧张。
    怎么办,那只色鬼会怎么样!
    该死!
    那位梁大师穿上了道袍,熟练摆弄着面前的符纸,桃木剑,糯米鸡血。
    他每做完一个动作,汤霓心里颇为紧张,“本小姐说了没有问题,为何要在本小姐的闺房里搞这些东西!”
    然而自家老爹第一个出来呵斥,“宝儿听话!有没有沾上脏东西都要试试,往后的日子才舒心。”
    爹爹凶起来是很吓人的,赵宝宝就算任性也不会在他生气的情况下顶撞他。
    汤霓闭嘴了,她咬紧薄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