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新婚罪妻 > 第629章 余生请多多指教(完结)

第629章 余生请多多指教(完结)

    很久以后,温宁才慢慢地松开了陆安然,“我没事,只是,知道了一些从来不知道的事情。”
    温宁看着一脸担心的陆安然,勉强地笑了笑。
    毕竟是那么信任过的人,现在却告诉她,那个人或许只是为了赎罪才靠近自己,心里的感觉的确是五味杂陈。
    听到温宁这么说,陆安然点点头,但心里还是很担心。
    想了想,给陆晋渊打了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陆晋渊得知以后,心里一惊,难道是自己装作受伤的事情被发现了?
    陆晋渊想了想,觉得不能这么放任下去,便叫人把自己送到了温宁现在住的地方去。
    到了楼下,陆晋渊想了想,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捡了几个小石头,去敲温宁的窗户。
    温宁是住在二楼,正在房间里发呆,听到窗户被敲得叮叮咣咣的响,更加心烦了,她以为是哪个小孩子捣乱,打开窗正要吼一嗓子,却看到陆晋渊站在楼下。
    温宁顿时皱紧了眉头,衣服都来不及换,立马就下去了。
    一到楼下,她忍不住埋怨道,“你这是什么毛病,本来就受伤了,结果大晚上的跑出来,你是觉得自己身体太好是不是?”
    “你今天,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陆晋渊开门见山的问道。
    温宁犹豫了片刻,点点头。
    “对不起。”
    陆晋渊突然道歉,“其实我的手并没有那么严重,只要好好治疗,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之所以对外这么说,只是因为和我母亲打了一个赌,我们约定,只有这种时候还愿意接受我的人,我才会娶她,结果你也知道了,那个留下的人,只有你。”
    温宁听到这话,一时间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开心好。
    开心的是陆晋渊的手没事,他还是很健康的一个人,生气的是自己就这么被耍了一顿,完全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可没想到,心的喜悦,却还是比愤怒更多。
    经过了太多生死疾病,现在温宁觉得只要人还是健康的,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见温宁没有立马离开,陆晋渊心一喜,随即,单膝跪地,拿出了一枚戒指,“我知道错了,我想用我的一生来弥补这个错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陆晋渊郑重地开口,戒指其实他早就偷着买了,可是,一直没有交给温宁,他本想设计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再求婚来着。
    不过,他担心这次的事情,温宁会生气,直接一走了之,所以只能现在来了。
    “现在,可能没有什么浪漫的求婚仪式,不过,有我的一颗真心,仪式什么的我以后都愿意补给你……”
    陆晋渊越说,越没有底气了。
    平时一向自信的男人,在感情这方面,还真的没有那种运筹帷幄的霸气。
    温宁看着单膝跪地的男人,他此刻正抬头看着自己,她能看到他眼底满满地诚恳和希冀。
    “你先起来。”
    温宁垂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的情绪。
    陆晋渊迟疑了一下,还是起来了,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逼得太紧。
    “这件事,我不能这么草率的答应你,不过……”
    温宁一开口便是拒绝,让陆晋渊心凉了一半,但听到后面说的不过,他眼再次燃起希望。
    “你以前说过,让我给你一点信任,刚刚你的那个谎言,是你和我之间最后一个谎话,你能保证吗?”
    陆晋渊想也不想就点点头,“当然。”
    “既然这样,那我答应,给你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以后我不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你的一举一动,会当做重新认识了你这个人。”
    听完这些,陆晋渊简直是欣喜若狂。
    他从来没想过温宁会说出这番话,重新开始,他有信心让温宁忘记过去的那些不愉,也意味着她对过去的事情释怀。
    “你今天,怎么突然就转变了……”
    陆晋渊和温宁说完这些,也猜得出来自己会错意了,恐怕让温宁这么纠结的消息和自己无关。
    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一下大彻大悟。
    温宁犹豫了一下,把珍妮说的那些话告诉了陆晋渊。
    “只是突然觉得,或许我以前对这个世界,对身边的人的认识并不全面,所以,才会说要重新认识你。”
    温宁的内心很感慨,对于贺子安,她没有什么恨意,因为那个男人就算是为了补偿,也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她无法去恨这样一个人,只是,觉得很难以面对。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为了报复我才接近你,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深层次的原因。”
    陆晋渊听完也是十分感慨,他本来非常痛恨那个让自己昏迷三年的罪魁祸首。
    可知道贺子安的过去是母亲亲手造成,而且还那么惨烈后,他也没有什么追究的念头。
    “其实,他也是个可怜的人。”
    陆晋渊摇摇头,分明是上一辈的恩怨,却纠缠在下一辈身上,这其实很不公平。
    “怪,你竟然会给他说话。”
    温宁讶异地看了男人一眼,这个男人,不是一向和贺子安水火不容的吗?
    “咳咳,以前是因为我把他当做情敌,而且他总是用你来刺激我,现在听了你的话,我只是说句公道话罢了,不说这个,你打算怎么办?”
    温宁想了想,“我不怪他,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想他也已经在忏悔了。只是,我还想见见他,把事情说开。”
    陆晋渊闻言,犹豫片刻,点点头,“好,我同意,不过,我想和你一起去。”
    温宁本想拒绝,但看到陆晋渊态度坚决,而且,他也是事情的受害者,就还是答应了。
    两个人约好了时间,第二天,便去找了贺子安。
    贺子安刚刚从宿醉醒来,便看到了温宁,他立马跑过来,“宁宁?你怎么来了?”
    他以为,在和陆晋渊复合以后,温宁不会再来见他了。
    温宁看到他眼的喜悦,咬紧了下唇,“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子安,关于你为什么会那么帮我,那些你和温岚的交易……”
    听到这话,本来还有些醉意的贺子安瞬间清醒。
    他想也不想,看到了一旁的珍妮,“是你说的?”
    贺子安的声音和目光都带着杀意,分外的冰冷。
    “你不要怪她,这件事,你瞒得了一时,难道还能瞒一辈子?”
    温宁淡淡的开口。
    贺子安这下是彻底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了,伸手抓住温宁的肩膀,“宁宁,我……”
    温宁却打断了他,“让我先说吧,我不怪你,子安,真的,就算以前你做过错事,但你还是我的朋友。”
    “我也不怪你,虽然你差点害死我。”
    陆晋渊本来在不远处观察,见到贺子安情绪有点激动,就出来跟上这么一句。
    “陆晋渊?”
    “当初你下手让我昏迷了三年,所有的来龙去脉我都知道了,放心,我不会报复你,就当做,我替我母亲当年做的孽还债了。”
    听到这话,贺子安颇有几分意外。
    他们两个人平时剑拔弩张习惯了,没想到陆晋渊竟然会说出这番话。
    “不过,也仅此而已,温宁,我是不会让给你的。”
    陆晋渊耸耸肩,或许因为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他竟然能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出来。
    贺子安眯着眼睛,“我也不需要你让。”
    温宁听到这话,忍不住扶额,这是什么情况,好好地怎么又把自己扯进去了?
    “如果你们要聊这种无聊的话题,那就算了,不过,子安,当年的事情,我的确不会怪你,我和你,还是朋友。”
    说完这话,温宁就转身走了。陆晋渊见状,也连忙追了过去。
    贺子安看着她的背影,朋友吗……
    其实他也看得出来,温宁对他的感情,也只能到这儿了。
    他最后还是输给了那个男人,可是意外的,心并没有想象那么难过。
    温宁在前面走得飞,陆晋渊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没有平时的高冷,倒是很有几分忠犬的感觉。
    两个人就这么走了很远。
    “宁宁,什么时候考虑和我去领证?”
    “等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再说。”
    温宁倒是一点也不急这个,毕竟,还有容家的事情始终没有解决。
    听到这话,陆晋渊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他就知道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但心里并不失望,走了两步,用完好的那只手抓住温宁的手,“那我就只好奉陪了,余生还长,以后,请多多指教。”
    ----完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