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仙侠小说 > 茶修闯仙途 > 第三十九章 何为心魔

第三十九章 何为心魔

    魏如雨从未见过灵植盆。毕竟这样的东西,对于他们这些低阶修士来说,过于奢侈。
    自然,她也绝不会收下。她甚至不允许自己有过多的好奇心。
    这与她暂时借用对方用来收纳黄金巨蟒的蛇皮和内脏等的东西不一样,与那日在地下的时候对方给她的那盒灵草不同,要更珍贵得多。而且对方明显没有要再收回的意思。那她就更不能收了。
    “为什么?”叶君泽一脸的受伤,他叶君泽的东西烫手不成?
    “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再多我会还不起的。”瞧见对方一个金丹修士露出这样的表情,魏如雨心中有些愧疚,诚恳的摇头。她决不允许自己做一个贪得无厌之人。
    你在说什么玩意儿?叶君泽露出震惊不解的神情,这什么逻辑?这真是修真界养出来的崽?
    从来只见过修真界杀人夺宝,暗下黑手,甚至为了抢夺资源,夫妻相残,兄弟姐妹相残,甚至是父子相残的……
    什么时候还有这样因为担心自己还不起,而连白捡的好处都死活不愿意收的?再说,这点儿东西算什么,怎么就还不起了?
    这可真是,这可真是!他就知道!
    叶君泽忍无可忍,终究决定,不忍了!他叶少爷可一向不是好脾气的人。
    “你可知你父亲,你祖辈,就不曾受过恩惠?就不曾施恩于人?他们都曾像你一样斤斤计较,耿耿于怀?”
    魏如雨低头不语。
    “还是说,这是你阿父教导你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要瞧不起对方了!魏如雨觑了叶君泽一眼,其实她知道这人是为自己好,但是……
    叶君泽有微微的脑壳疼,他不知道是这小丫头太固执,还是她的那位阿父太死板。小丫头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固执不知变通?
    “你阿父也不想你因为不知变通,而把自己的小命给玩没了吧?”叶君泽终于还是忍不住下了一句重口。“你现在的第一目标难道不是活下去?命都没了,还怎么给你阿父阿母报仇?”
    “我是不明白你阿父是怎么想的,才会将你教导的这样死板固执,但是至少,我比你,甚至比你阿父懂得现如今修真界的生存法则。如果你再这样固执己见,非要将别人对你的好,一丝一毫都计较的这么清楚,早晚你会害死你自己!”
    魏如雨小脸苍白,怒视着叶君泽。她不能接受别人说阿父的不是。而且,事情怎地就如此严重了?
    阿父当然不曾这样教导过她。
    事实上,魏家对周围的邻居一直是非常友善甚至是乐于帮助的。不说那位曾受过魏家大恩的穆文泽穆叔叔,就是其他几家一样从西沧界来到东临界,却只能苦苦求存的家族后人,因为魏家先祖擅长种植,且为人热情大度,也是帮助了他们许多的。
    当然,这并不是魏家一味的付出。大家更多的是相互扶持。即便如此,随着这些家族带给东临界各大宗门的利益越来越小,也有不少家族悄无声息的湮灭。
    如魏家那般的遭遇,早已不是个例。
    也是因此,魏家在天阳宗外门这些小家族式传承的弟子中名声很好。她小时候也是很受周围邻居喜爱和熟识的,自然也少不了互相帮助。
    但想到自家最终的遭遇,魏如雨又打了个寒颤,将那点儿刚刚冒头的思想又摁了回去。
    她在害怕。
    看着小丫头双眼雾蒙蒙的,却死死咬着下唇不吭声的样子,叶君泽深吸一口气,突然有点骗……说不下去。
    说到底,这还只是个孩子。一个才十二岁,甚至比修真界普通十二岁孩子更加单纯的小丫头。
    他真是……
    叶君泽情不自禁想到了自己已逝的小妹。
    那小小一个,乖巧可爱,恐怕临死都没想过,自己那两个平日里对她嘘寒问暖,关爱有加的庶姐会对她下杀手。
    若小妹经历那场事故之后侥幸活下来,恐怕也会像这小丫头一样,产生极大的心理阴影。
    叶君泽顿了顿,到底换了个说法。
    “你也知道,我曾经有一个妹妹,只是出了意外离世,你便当我作为一个哥哥,将对妹妹的感情和好转移在你身上好了。你不也有一个哥哥?就当做我是你那个素未谋面的哥哥,不行么?”
    他不信如果现在站在魏如雨面前的人是她的哥哥魏如雷,她还能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哥哥对妹妹好,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想到小丫头心心念念的就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要找到大哥,等着大哥为父母报仇,叶君泽还有些酸溜溜的。
    什么大哥,不过是沾着个血缘关系,他对这小丫头才是掏心掏肺的好,这小丫头还不领情!
    “可是,我怕我还不起。”魏如雨依旧执拗着这一点。她很清楚自己和叶君泽之间的差距,并不是简简单单一句救命之恩,就能贪心的。
    啧!叶君泽又想叹气了。
    “没事,以后等你找到你哥哥了,就让他还!”叶君泽对魏如雨传说中的各个魏如雷可没有半点儿不忍心。
    “我哥哥又凭什么要替我承担下这些?”魏如雨有些呐呐。
    虽然对方是她的血缘亲人,确实会对她好,但,她凭什么增加对方的负累。当了她的哥哥,就活该倒霉不成?
    叶君泽头疼,偏偏小丫头的话又总是噎得他无从反驳。
    这叶家姐妹俩怎么回事?
    一个天天恨不得吸干自家父母兄妹的血来供养自己一个人,另一个唯恐自己沾了他人一星半点儿的好处还不起,魔障了不成!
    叶君泽微微一顿。
    这丫头,可不就是魔障了么?
    是被自家姐姐的所作所为吓到了吧?以致于,唯恐自己有一丝一毫的贪心,会走向跟自家姐姐同样的道路。
    “你可知,何为心魔?”叶君泽暗沉沉的眼眸,盯着魏如雨许久,才幽幽开口。固执己见,终成偏执,便为心魔!
    所以,小妹之死,是他的心魔。是他卡在金丹迟迟无法元婴的症结。
    而魏茹凤之变,是魏河与魏如雨的心魔,是她矫枉过正以至于半点不敢放纵自己逾越受人好处的界限的心魔。
    哪怕不贪婪与明知自己实力不足,还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好意是两码事……
    哪怕,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本也没有什么错。
    叶君泽在心中微微叹息。
    他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不管是哄骗的还是劝导的,不管是苦口婆心还是疾声厉色,亦或者走一波苦情戏,对他叶少爷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这会儿,对上小丫头半是迷惘半是怯怯的样子,一下子全都说不出来了。
    说到底,这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一个也许她的父亲以为自己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慢慢教导她一切,让她慢一点儿认识修真界,认识人性的孩子。
    叶君泽不由缓了表情,也缓了语气,努力让自己换一种更温和,更包容的态度来引导魏如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