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冲啊,太子殿下 > 第327章 铺路入阁

第327章 铺路入阁

    皇后和权臣, 本是不相干的两种人。
    然而因为本朝那位奇葩的太子,放在贺惜朝面前的就有这两条路。
    贺惜朝想了想, 抬手恭敬地一行礼:“请老师指点。”
    “太子殿下既然放言一生一世一双人,为此不惜和宣将军和离, 可见他是想娶你的, 不论是感情还是名份, 他都想给你。”谢阁老说着, 看向贺惜朝,犀利地问,“你俩有没有商议过大婚之事?”
    贺惜朝闻言真是惊讶极了,他没想过谢阁老如此前卫, 萧弘都没敢跟帝王开口跟贺惜朝成亲,他的老师已经开始琢磨着大婚了。
    他哭笑不得道:“礼部还有那些端方的大臣怕是得以死相逼吧。”
    谢阁老嗤笑一声:“太子殿下此人, 看似鲁莽不着四六, 可是跟你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什么歪的,斜的, 让人瞠目结舌之事都干得出来。如今堂堂太子舍了正妃跟个大臣在一处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让他给成功了, 下一步娶你为妃也不是异想天开的事。皇上已经让出最重要的一步,后面也只能步步让, 你俩若是有心一定能成。”
    至于那些顽固不化的大臣,谢阁老根本没去考虑。
    本朝帝王大权在握,太子年轻锐气十足, 明君之象已显,又深得百姓爱戴,底下臣子还能闹出什么花样来?
    况且拜接地气的太子所赐,京城百姓各个翘首盼望他们的太子爷跟小贺大人在一起,大婚尽了名分简直是最完美的结局。
    “老师似乎并不赞同。”贺惜朝道。
    谢阁老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时刑致远道:“小师弟回京之前,老师便已经与我们商议,让你入阁。”
    “入阁?”贺惜朝面露诧异。
    邢志远点头:“小师弟虽然年幼了些,可资历政绩已经胜过百官,足以入阁。”
    “可是内阁五人满员,如何进去……”说到这里,贺惜朝蓦地望向谢阁老,“老师您……”
    “老夫年迈,精力早已不如从前,也该是退下来的时候。”谢阁老淡淡地说,“正好,大军归朝,你乃首功,皇上封赏,保你入阁不难。”
    贺惜朝顿时说不出话来,他看着谢阁老头发花白,脸上却沟壑深深,虽然站着,可身体已经伛偻起来,俨然一个老耄。
    好在虽然身处权力中枢,但他并非殚精竭虑,平日里也注重养身,精气神不差。
    只是这个年纪,也的确该颐养天年。
    贺惜朝眼眶顿时有些酸涩:“让老师费心了。”
    “古制有训,后宫不得干涉内政。虽说太子殿下不是循规蹈矩之人,可是一旦大婚,你便是太子妃,哪怕你才能再出众,总有嫉恨之人拿着此条逼你离朝去职,若是不愿,少不得一个贪权违逆之罪。惜朝,名份与女子来说重要,可对你无甚用处。”
    谢阁老这话发自肺腑,他在朝中几十年,几经风雨,朝臣们会拿什么做文章,以达什么目的,他心里一清二楚。
    不是所有的大臣都没有私心,贺惜朝威望再高,妒忌他,等着他跌下悬崖的人不少。
    致远跟着说:“小师弟,那时皇上即使没有恩准,心中也保不定多想,毕竟你不是太子,皇上没有那份爱护之心,反而忌惮你将来专权,得不偿失。”
    “是,惜朝都明白。”
    谢阁老点点头:“老夫退去之后,内阁之中按照资历以王阁老为首,不过致远入阁已有六年,老夫虽退去,但人脉势力都在,倒也能相抗衡。你先蛰伏三年,之后你师兄会助你,不出三年,以你的能力,首辅这位置该是你的了。”
    贺惜朝闻言顿时惊讶,看向邢志远:“可是师兄……老师,学生愿祝师兄一臂之力。”
    然而贺惜朝说完,刑阁老先笑了,他摇头道:“所谓能者居上,小师弟若在下,师兄惶恐。”
    谢阁老说:“你不用谦虚,老夫早就说过将衣钵传给你,并非偏爱,而是你有这个能力,合该为这天下首辅而生。致远虽稳重,可目光欠缺毒辣,手段也不够圆滑,耿直的性子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若不是老夫的学生,哪儿能让他补入内阁,他心里也清楚。”
    邢志远听着不禁苦笑道:“老师所言甚是,只是好歹在小师弟面前给学生留点面子。”
    他说完,其他几位师兄弟顿时哈哈大笑。
    谢阁老横了他一眼道:“你当惜朝不知道你的性子吗,你们几个早在他拜师之前就被摸透了。他这只狐狸,面对太子没办法,其他事情哪一件愿意屈人之下。”
    “老师,没有的事,学生对几位师兄一向尊敬有加。”贺惜朝讪笑道。
    这话真是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谢阁老都懒得反驳,只是摆了摆手:“行了,这些都是老夫跟你们师兄们早些都商量好的。惜朝,老夫愿意为你开路,可你也要当得起这份信任,何为做官,为何做官,心里头要有数。将来能力所及之处,照拂你几位师兄和谢家,便是对得起老夫了。”
    贺惜朝从来没想过谢阁老能为他做到这个地步。
    在魏国公府的时候,他就知道,想要的从来不用指望别人,自己去争取就是。
    更不要期待有人会为他铺路造桥,爬到至今这个位置,他都是自己一点一点积累起来,虽然累,但却踏实。
    可是……看着年迈的老师,还有能当祖父,父亲年纪的师兄,他第一次体会到众人拾柴的威力。
    他走到堂下,再一次跪下来,高举双手,附身下拜:“学生,必不忘初心,始终如一。”
    第三日便是接风洗尘宴。
    普一回京,萧弘知道贺惜朝忙,便没有来打搅,反而一连两日进宫陪天乾帝用饭,特别贴心,像个小棉袄,一点也没有有了媳妇忘了爹的特征,布菜捶肩膀,伺候得别提多殷勤。
    天乾帝虽然知道这小子打着什么主意,但是心里非常受用。
    等到第三日,萧弘是再也按耐不住思念的小翅膀,在府里用过午膳,便喜气洋洋地打马去了贺府。
    他回京的时候,百姓们夹道欢迎,不少人都认识他。
    萧弘出门虽然带了侍卫和内侍,但是没什么太子仪仗和排场,过街的时候也不会让人粗暴地清场,总之不讲究的人,也就和蔼可亲。
    再加上人逢喜事精神爽,整个人变得更加好说话,路上遇到走的慢的老人家,都能停下马来等一等。
    这让百姓更加喜欢他,有些大胆的在他驻马的时候便问道:“太子殿下,您这是要去找小贺大人吗?”
    提起他的小贺大人,萧弘立刻眉开眼笑,眼里流露出幸福的小花朵,回答:“是啊,三天没见到,怪想念的,晚点和他一起进宫去。”
    啊哟喂,这话实在太合心意了。
    顿时周围的百姓露出满足善意的笑容来,看着精神抖擞的太子殿下远去的背影,一个个兴奋地交谈着,热闹得不行。
    萧弘来的早,贺惜朝还有客人。
    他手下的十二位书生,今日便过来拜访他。
    不管贺惜朝与萧弘在一处有多令人惊愕,但是他们对贺惜朝的孺慕之情是不变的。
    只是他们不免为贺惜朝遗憾。
    “先生,虽然殿下对您的痴情令人动容,可若只是为了救命之恩,先生实在不必如此。”
    尤子清代表着十二人说道,他自己争气已经考中进士,虽并非名列前茅,没进翰林院,但是背靠着太子府,也已经领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差事。
    他们出自士林,原本在各大书院进学,已经听到了由谢三撰写的感人肺腑的草原故事。
    虽然心中感慨万千,可终究不是滋味。
    “此事本不该勉强,先生风光霁月,为江山社稷鞠躬尽瘁便是对太子殿下最好的回报,想必殿下也能理解。”方俊跟着说。
    罗黎等其他的书生也一起点头:“我等永远追随先生。”
    这十二人与贺惜朝相处也有近十年,他们资质不算出众,却因为贺惜朝的指点和赏识已经更改了人生旅程。
    如今再不济也都是举人功名,在太子府职位虽不同,却都是心腹要职,可以预见在萧弘登上大宝之后,作为潜龙邸的老人,都是光明远大的前程,令人羡慕。
    可为了贺惜朝他们也愿意抛弃所有。
    贺惜朝听着这些话,心中温暖,却也有些愧疚,他说:“你们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应当知道我的性格,我有千万种方式回报殿下的救命之恩,可为何却要单单选择这一种呢?”
    这一问倒是将这十二人都问倒了,愣在原地。
    萧弘走到门口,正好听到贺惜朝轻轻的笑声,带着调皮戏谑道:“因为我也心里有他呀!”
    萧弘那一瞬间心里涨得满满的,他摸了摸胸口,便停了脚步不进去打搅,反而调转了方向,招过贺府的管家道:“你家夫人,孤去拜访一下。”
    李月婵战战兢兢地坐了半边椅子,手脚几乎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就听见面前的萧弘叨叨叨地表达他对贺惜朝的喜爱之情,从小说到大,从无说到有,什么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什么不设后宫就只有惜朝一个人……一个劲地想让惜朝他娘放心地将人交给他,指天对地表示必定不辜负。
    李月婵心惊肉跳地听着,只觉得自个儿养了一个娇滴滴的闺女,正被人垂涎着。
    “夫人,孤的心意,您感受到了吧,可有什么要交代的?”萧弘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
    李月婵哪儿敢对太子有交代,正要站起来回话,就听到萧弘摆了摆手:“坐着坐着,孤是晚辈,不用这么严肃。对了,口渴吗,孤给你倒杯水?”
    李月婵一听还没坐下立刻又站了起来,惊骇道:“不不不,不劳烦太子殿下。”
    “没事,顺手。”
    “不要,殿下!使不得,真使不得,折煞我了!”李月婵心想贺惜朝还让她把太子当做儿媳,天哪,这简直能折寿。
    她连忙抢过茶壶道:“我给殿下倒茶,惜朝比较任性,还请您多担待。”
    “嘿嘿,夫人放心,惜朝在我眼里哪儿哪儿都好,孤都听他的。”萧弘笑得更开心,接过茶杯喝了一口。
    “那就好……”李月婵叹道。
    心说萧弘这哪儿是儿媳,明明是个位高权重的女婿!
    萧弘觉得自个儿已经搞定了惜朝他娘,心满意足,然后道:“既然如此,孤就不打搅夫人休息,有事儿,尽管找孤,孤来解决。”
    “多谢殿下。”李月婵重重地吐了口气,心道总算送走了。
    萧弘出来的时候,贺惜朝已经送走了那十二人,站在廊下笑盈盈地等着他。
    “惜朝。”萧弘一见到他,立刻撒开丫子跑过去,仿佛背后摇着尾巴。
    “难为你了。”贺惜朝眼神瞥了一眼里面的屋子,抬手摸了摸他的脸。
    “没有,你娘很好说话,都没一句重的。”一般拐了自己儿子的男人,眼看着要断香火,哪怕面对太子殿下,哪有一个母亲会这么和颜悦色。
    只是李月婵没有主见,家里横竖都是贺惜朝说的算,早就知道拗不过儿子,自然不敢有任何意见。
    贺惜朝也不点明,直接牵着萧弘的手,回了自个儿屋子。
    “离晚宴还早,我们睡会儿。”
    萧弘闻言顿时笑得更浓了,搓了搓手,故作矜持地问:“小贺大人,需要小的伺候您更衣吗?”
    贺惜朝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没阻止,直接张开了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