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冲啊,太子殿下 > 第328章 终章之曲

第328章 终章之曲

    月如盘, 灯如星。
    皇宫灯火尽亮,倒影在白玉水桥之下, 波光粼粼。
    百官三三两两说笑着随着人流进入宫门,迈过水桥。
    今日是接风宴, 亦是封赏宴, 气氛自是和乐融融。
    不过很快人群不约而同地往身后看去, 只见太子殿下来了。
    萧弘自然不是一人来, 在他的身边还有贺惜朝。
    这两人向来都是同进同出,君臣相得得令人羡慕。
    然而此刻,明明还是那老样子,萧弘规规矩矩也没有什么亲昵的动作, 可瞧着他们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有一股情愫在里头, 无端让人脸上一红。
    几位大人连忙跟萧弘行礼, 顺便慰问了贺惜朝几句,说话间看他俩的目光之中总带着几分别有意味。
    只是萧弘脸皮极厚,贺惜朝实则不逞多让,两人若无其事, 寒暄着便走进大殿。
    众人其实很好奇, 作为这次大战首功之人,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加封贺惜朝。
    晚宴, 丝竹声声,歌舞助兴。
    天乾帝带着后宫几位妃嫔也一同出席。
    下手边则坐着萧弘,这人是一点也不怕打眼, 拉着贺惜朝同坐一席,见他爹的目光望过来,还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满眼都是高兴。
    前两日被儿子伺候得太舒坦,这种逾矩的事情,天乾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了。
    酒过三巡,歌舞暂退。
    此次三军直入匈奴,带回十万战马及诸多矿藏,乃是汉人历史上都不曾见到的大胜。
    史官之笔早已记下这万世之功,着墨于天乾帝执政年间。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帝王兴奋的,三军将领各个升了一级不说,还封了爵位。
    就连在北疆未归的宣灵都没有落下,因本身就有一品郡主的爵位,便加封了从一品镇国将军之职,是开国往来第一位真正实权的女将军。
    而跟着贺惜朝前去西域的诸多官员,也一个不落地得了封赏。
    谢三本是鸿胪寺少卿,如今正式去了少字,替了贺惜朝鸿胪寺卿的职位,这就意味着贺惜朝的职位便要变动了。
    按照贺惜朝的功绩足可入内阁,然而内阁已满,次之六部尚书,就看六部尚书究竟是哪一位让了。
    三年前,谢二已经去了侍郎之位,领了户部尚书之职,满员。
    然而终究贺惜朝与太子殿下纠葛太深,若是给个虚职,束之高阁也是可以,就不知道帝王会如何对待。
    所有人都放下了杯盏,静静地等待着天乾帝。
    然而此时,突然谢阁老站了起来:“皇上,臣有话说。”
    谢阁老在这个时候出声,着实让人意外。
    这位年事已高的首辅,向来不会轻易说话,而一旦出列,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大事。
    如今正是对贺惜朝进行封赏之际,谢阁老此举难不成是针对他?
    想想从太子殿下表露心意开始,到那份传遍大江南北的万字陈情书,京城内外被搅了个翻天覆地,连向来不过问的老亲王都出来规劝帝王,也没见这位首辅发表过任何意见。
    仿佛对此毫不在意,众多大臣前去拜访也没得到了一个准确的口信。
    虽然事实证明,不论是赞成还是反对,都没法阻止宠溺长子的帝王和任性的太子殿下。
    喧喧闹闹了一个多月,太子夫妇该和离还是和离,大军依旧出发了。
    如今胜利归来,更是没人该反对一声。
    难不成谢阁老等得就是今日?
    想想也是,不管太子那万字陈情如何将这背德人伦之事揽在身侧,衬托出贺惜朝的皎皎无暇,清风霁月。贺惜朝终究委身于当朝太子,成了佞幸之流,造人诟病。
    若因此还能加官进爵,实在没有天理。
    天乾帝看着谢阁老,眉间微微蹙起,不过这位老臣的面子他是一定要给的,于是笑道:“谢卿有话但说无妨。”
    “多谢皇上。”谢阁老缓缓地行了一礼,然后不急不慢地说,“皇上,老臣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今日观朝廷新锐众多,后继有人,不禁心中宽慰。老臣已是耄耋之年,两眼昏花,识字不清,精力不济,实在难以再担当大任……”
    谢阁老说到这里,此间大臣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了。
    这是要乞骸啊!
    每个人都震惊起来,谢阁老向来如同定海神针一般在内阁之中,这个时候乞骸,那岂不是……
    就是天乾帝都不禁愣住了,便听到谢阁老颤颤悠悠地跪下来道:“皇上,老臣不愿舍离,然而臣之身体日渐吃力,晨起晕眩,饭量渐消,已是熬不住了,……还请皇上体恤老臣这么多年来为国尽瘁,伴驾左右,赐臣归家安度晚年。”
    他说完,从袖中拿出一份折子,呈上。
    谢阁老一直受帝王信任,也没必要以离职为要挟,他若离朝那便是真的这么打算的。
    然而天乾帝不舍得。
    谢阁老乃是两朝元老,辅佐了两代帝王。
    对当今圣上励精图治,稳定朝局,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若说萧弘离不开贺惜朝,那么天乾帝便离不开他。
    大殿之中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看着天乾帝,而只有贺惜朝微微垂下头,心有酸涩。
    折子由黄公公送到了帝王的面前。
    天乾帝打开,观之字句,字字真切,行行动心,对帝王的殷殷嘱咐,对太子的宽容期许,以及朝廷不断补充新近官员的欢喜,都体现了这位阁老博大的胸襟和远见。
    他并非心灰意冷地离开,而是带着满心期待,将更多的机会让给有才之人,让大齐更加强盛,充满活力的愿景潇洒离开。
    “谢卿倒是豁达,说放手便放手,也不怕朕离不开你,朝廷离不开你。”
    谢阁老闻言爽朗一笑:“皇上,如今大齐四海升平,政治清明,朝中人才济济,后起之秀不断涌现,各个是朝中栋梁,老臣这僵化之人若再不退让,不免拖累朝廷,有素食餐位之嫌,不如就让给年富力强的年轻人吧。”
    年富力强的年轻人是谁,众人的目光不禁往某一处看去。
    没想到谢阁老不是为了为难贺惜朝,而是要给他助力,为此不惜直接腾出了内阁的位置!
    要知道邢志远还在阁中啊!
    “谢卿之胸怀令人敬佩,朕是真舍不得你。”
    天乾帝这么说,便是连最惯例的三推三请都省了,直接准了此事。
    谢阁老笑道:“皇上,臣的家就在京城,您若愿意,臣随时能够进宫陪您说话闲聊。”
    “好,不过谢卿年迈,自当是朕来探望。”天乾帝说着便收下了这封乞骸折子。
    而谢阁老也从地上站起来,边上的邢志远立刻过来搀扶。
    天乾帝叹了一声,接着便道:“贺惜朝。”
    “臣在。”贺惜朝立刻起身,走出席位,跪于殿中。
    “谢卿曾言,有才之人易得,治世之臣难求。卿年纪虽轻,然观以往功绩,却足以胜过旁人无数。吕氏治水,保暖棉花,边贸国库,火器利器,匈奴之灭……还有朕引以为傲的太子,皆赖于卿,此功朕竟不知该如何封赏了。”
    天乾帝看着贺惜朝,再看看边上的儿子,心中不禁荒唐道:不知如何封赏,便只能将太子送上。
    “皇上对臣的信重,便是最好的恩赏!”贺惜朝朗声道。
    “哈哈,既然内阁空虚一位,卿便补入吧,如此年轻的阁老在朕在位之期,也是一段佳话。”
    谢阁老让位,帝王钦点,哪怕再有微词之人都不再反对。
    “多谢皇上!”贺惜朝虽然早知这个结果,然而真入了阁,才知道自己是高兴的。
    他从六岁开始便在萧弘身边,封阁拜相便是他生平夙愿,如今在二十一岁的年纪,终于达成了!
    不知为何,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晚宴结束的时候,百官离席。
    一个人等在宫门口,贺惜朝抬头,却是魏国公。
    贺惜朝抬起手行礼,后者回了一礼。
    在官位上,如今的贺惜朝在魏国公之上。
    然而全了礼数之后,两人却再无别话。
    四年前长亭一别,贺惜朝实在不知魏国公对他是什么想法,原谅亦或者怨恨。
    贺明睿死有余辜,他不后悔那么做,可终究让魏国公白发送黑发,有些叹息。
    如今看魏国公两鬓霜白,心中终究不忍,便温言问道:“国公爷可有话要交代?”
    魏国公看着贺惜朝越发像贺钰的眉眼,不知为何到嘴的话却说不出来,最终他只是深深地看了贺惜朝一眼,摇了摇头,然后抬脚走了。
    贺惜朝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皱眉,心里一时间有些不是滋味。
    此刻贺祥已经迎了上来,忽然对魏国公道:“国公爷,皇上可答应了您的请骸?”
    贺惜朝本打算离开,闻此一言,蓦地转过头看向魏国公。
    只听到魏国公淡声道:“无需了。”
    一个兵部尚书终究比不上内阁大臣,谢阁老对贺惜朝的心,他作为没有关系的祖父的确比不上。
    贺惜朝呆呆地站在原地,接着紧抿的唇不禁弯了弯。
    魏国公正准备上马车,抬手让贺祥搀扶,然而手臂上的力道忽然变得陌生,一转眼便看到一张笑意盈盈的脸,目光清澈带着熟悉的狡黠,犹如一只小狐狸。
    “祖父,慢点,孙儿扶您。”
    魏国公看着贺惜朝殷勤备至的模样,不禁怔了怔。
    “祖父,孙儿脸上有花吗?”贺惜朝眨了眨无辜的眼睛。
    “惜朝……”魏国公动了动唇,唤了一声。
    “哎,孙儿在,您有何吩咐……”手瞬间被魏国公紧紧地抓住,贺惜朝接下去的话也留在了嘴里。
    “你平安回来,祖父就放心了。”
    贺惜朝闻言明媚的笑容话开在脸上,清脆地嗯了一声。
    至于过去的事儿,祖孙俩便都不提了。
    贺祥站在一边,欣慰地抹着眼睛,没有比这一刻更让他高兴。
    三年之后,贺惜朝登上首辅之位,锋芒毕露又手段老辣,推行一系列成功的改革,让大齐的江山更加稳固,百姓的生活越发红火。
    有能臣在朝,明君在位,萧弘这个皇太子却过的越发悠闲,不是进宫陪着他爹,就是当好他家贺阁老的贤内助,充当婆媳,不对,翁婿之间的润滑剂,忙碌一天之后敲背按摩捏脚,跟个贤惠小媳妇一样,除此之外只需在适当的时候站出来摇旗助威就行了。
    日子过得那是相当滋润。
    跟他的几个弟弟比起来,幸福地跟朵花儿一样。
    早些年还会传出他俩之间的矛盾,太子琵琶别抱,贺阁老另有新欢等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
    然而这些年,萧弘天天按时接送他家贺阁老上朝下衙,一到休沐时间便到处双双游玩,鸳鸯交颈羡煞旁人,简直让百姓们津津乐道。
    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消息传来,京城百姓便头一个不答应。
    士林读书人更是憎恶那些谣言蜚语。
    这无人捣鬼,又蜜里调油,倒是让他俩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不太讲究又无所事事的太子殿下,干脆时不时地写些甜腻腻的白话小话本,让人刊印出来,很是嘚瑟地分享他的幸福生活。
    这虽然是史上最没文采的话本,却意外地包揽了畅销书籍的首位好几年,实在深受大家喜欢。
    然而悠闲的日子不长,五年之后,天乾帝突发心疾,太医建议修身养性,忌操劳,这就意味着天乾帝得彻底放下国家大事。
    天乾帝本早就有所打算,便借此机会将皇位让给了萧弘,优哉游哉地做了太上皇。
    萧弘登基的前天晚上,一阵激烈之后,他忽然摸着贺惜朝汗湿的脊背道:“惜朝,我们大婚吧!”
    如今的贺惜朝地位太稳,朝中根本离不开他,即使作为皇后,也无人敢让他去职。
    贺惜朝没有忸怩,他望着窗边那一排排被挂起来充作帘子的千纸鹤,抬起头亲了亲萧弘的唇:“好。”
    萧弘闻言,心中一阵灼烫,激动地难以自持,他抱着贺惜朝一翻身压在身下,虔诚地抚摸这镌刻在心里的面容。
    贺惜朝抬起手,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低笑亲吻上去……
    君若不离,我定不弃。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正文就这么完结了,说来真有点舍不得。
    惜朝和萧弘算是我最喜欢的两个儿子了,嗯,偶尔做梦还会梦到他俩在开车,嘿嘿……
    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两个小番外,陆陆续续补充。
    遥从来没写过这么长的,几乎快一年了,坚持到现在是因为还有你们这群天使一路追随,在支持我,没有你们,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故事,太谢谢了!
    下一篇《我在古代办报纸》乃是小狐狸怡亲王跟他的男神大将军的故事。
    还在构思当中,文案和设定会有一些更改,预计五月初开文,遥得好好休息一下,陪陪家里的公主和贤内助,还请大家继续支持,谢谢!
    ……
    感谢在2020-04-07 21:24:17~2020-04-08 20:34: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近圆圆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沫宝麻麻 85瓶;统计真的很难嘤 52瓶;因砚废食 20瓶;步非盈花重 18瓶;Ann久、黎子 10瓶;石未明 7瓶;居霸霸 5瓶;削啊削啊削土豆、灼灼琉璃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