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霸总老公偷偷重生 > 第73章 全文完

第73章 全文完

    江文洛要走的时候, 突然有点迟疑——
    不是为了别的, 他也确实不像跟自己的父母来一个正面接触了,而是……这未免也太便宜陈城了。
    一个女人, 在丈夫出事之后, 独力抚养自己的女儿, 本来是想好好让她长大的, 却遇见了那种事情, 从产检报告来看,肚子里面甚至有了一个她所憎恨对象的孩子。
    在这种小城市,一点事情就很容易遍地风雨, 甚至楼内楼外的人眼里,她已经成了一个不要脸的寡妇——
    在看见自己产检报告的时候,一时间想不开, 便走到了绝路。
    而那个罪魁祸首还置身事外。
    江文洛能够猜想到, 要是陈城知道了那个女人跑去自杀的事情,最多最多也就是唏嘘两句, 说不定还觉得那个女人不识抬举。
    太便宜他了。
    因为逃跑的匆忙, 陈城的手机被他扔在了床上。江文洛稍微一翻, 就找到了他的家庭住址。
    ——就算他不能让陈城场面,最起码也能够让他此生不得安稳、草木皆兵。
    就算是半夜两点钟,一个人偶出去大摇大摆地走也太吓人了, 说不定还会荣登本地“都市传说”。
    江文洛便从那个女人的家里找到了几套男人的衣服,比人偶大了很多,能够完全将他包裹住, 帽子遮住了。江文洛便被梁耀文扛在肩上,让他带自己过去。
    陈城的家是一个高档小区,看上去是新建成不久的,有完善的安保系统。
    但是有梁耀文在,这些都不成问题,江文洛几个呼吸之间,梁耀文就把他带进了陈城的家里,跟他一起站在客厅里。
    随后,江文洛便看着梁耀文变回了小章鱼的形态,慢吞吞地顺着墙壁往上爬,像水流一样在天花板的缝隙游走。
    江文洛的步子很轻,他听见了卧室里面有粗重的呼吸声,想了想,他便歪着头坐到了客厅的地上,看起来活像是一具被人遗弃了的,精致漂亮的人偶,脸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看上去意味深长。
    此时,陈城正蜷缩着躺在床上,他听见了客厅里有细碎的声音,但是他完全不敢出去查看,只能反复安慰自己——可能是窗户没关,吹到了什么东西。
    他脑海之中,反反复复浮现的,都是那具恐怖人偶,躺在他身边,眼珠转动的样子。
    ——是错觉吧?
    ——是他睡糊涂了吧?
    ——怎么可能呢
    “滴答……”这时,陈城听见了奇怪的水声,像是外面下了大雨,房子漏水了一样。
    但是他家是中间楼层,除非楼上发水,否则是不会这样的。但是据他所知,楼上的住户还没搬进来。
    “滴答——”又是一声响。
    陈城缩在被子里面发抖,这声音就像一道道催命符,向他直线逼过来。虽然精神还是紧绷的,但是身体仍然十分疲倦,连眼皮都要贴到一起。
    “陈城……”
    “陈城……”陈诚听见有人正在幽幽地叫他,这声音有一些耳熟!
    他用被子握住自己的耳朵,那道声音却越来越明显,鼓点一般锤击到他的耳膜上!
    再第三个“陈城”出现的时候,陈城豁然坐起身来,满头都是冷汗,他像是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脸,惨白着一张脸,四处寻找着生源。
    然而那诡异的声音却骤然消失了。
    陈城的喉结上下吞咽了一下,忽然察觉到不对头,便猛然回头望向窗户的位置。
    ——窗帘被一阵风吹起来了。
    但是他分明将窗户关的很紧,根本不可能有风!
    陈城的手发起抖来,隐隐约约地在看见了一个女人的轮廓,似乎在窗外站着,已经看了他很久很久!那个女人有很长的头发,四肢也很纤细。
    然而在陈城想要走过去看一看的时候,他突然想了起来——他家是九楼!
    根本不可能有人站在窗外。
    但是那个女人的轮廓却清晰可见。
    “睡觉……睡觉……”陈城把汗湿的手在裤子上擦了擦,闭着眼睛就往回走,“我肯定是太困了。”
    然而在他躺回床上的时候,那种水滴的声音又出现了,在他心脏搏动的间隙之中。
    水滴声变得越来越缓慢,几乎不受控制地,陈城的睡意越来越浓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陈城要被梦境拉扯进去的时候,他的闹钟却突然响起。
    刺耳的声音在他的耳膜炸开,如同一道惊雷!
    陈城豁然清醒,猛然回头看向自己的闹钟——
    那个不知道沉寂了多久的物件,竟然毫无预兆地工作!
    而现在仅仅是四点钟……
    陈城颤抖着手,将它拿在手里,近乎凶狠地将它翻过来,打算把电池扣掉——
    但是在他掀开电池盖子的时候,他却看见了电池上出现了一只眼睛,缓缓睁开,与他对视。
    “啊——”陈城尖叫着将闹钟扔掉,然而在闹钟撞击到衣柜门的时候,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发生了!
    从撞击点开始,瞬间出现了一只眼睛,然后诡异的眼睛像蜿蜒的藤蔓一样,密密麻麻地往上复制!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覆盖到了整面墙壁,整个房间!
    而且这些眼睛,还全都死死地盯着他看。
    它们连一点感情色彩都没有,却更让陈城说不出话来。
    窒息感笼罩住了他!
    这就好像是一个怪诞的仪式,将他笼罩其中,充满了不可名状的感觉,犹如面对着一位邪恶之极的神明,他卑微渺小如蛆虫。
    房间变得封密,连一丝声音都没有了,只有这些密密麻麻的眼睛。
    陈城像是傻了一样,直勾勾地看着这面墙壁,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动作。
    竭尽全力之下,陈城双手贴地,费力地往外爬去,双腿间之间传出来一股淡淡的尿骚味,他已经满脸都是眼泪,看上去已经到了崩溃的前夕,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而那些眼睛仅仅是看着他,并没有将陈城拖回来。
    陈城爬得很慢,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在他终于要爬出房门,能松一口气的时候,一个东西却挡住了他,触感僵硬,冰冰凉凉。
    陈城一怔,慢慢歪过头,便又看见了那具人偶。
    它木肤肤坐在那里,看上去毫无生机,但是在它被触碰到的时候,便是“咔”的一声轻响——
    人偶竟然转过头,微笑地看着他。
    “嘻嘻……”陈城看见人偶的嘴忽然裂开,笑容蔓延到了人偶的整张脸,嘴角也裂到了耳根。
    “嘻嘻——”
    “嘻嘻……”
    其次彼伏的声音出现,是从卧室中传出来的,恶意地包裹住了陈城。
    下一秒,一只眼睛,出现在了人偶的胸口……
    陈城的瞳孔骤然扩大,他张开嘴,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啊、啊”地叫,看上去像一个哑巴。
    然后他就爬到了地上,像是一具无声无息的尸体。
    江文洛,“……”
    过了大约一分钟,确认陈城不会突然醒过来,人偶才从地上站了起来,踢了踢陈城的腿。
    “怎么这么不经吓啊?”江文洛皱了皱眉,“你对他做什么了么?”
    梁耀文从容地从卧室里面走出来,看上去身高腿长,闻言他当即一摇头,“我什么都没做。”
    “看见人偶出现在家里就这样了?”江文洛探了探鼻息,确认还活着。他疑惑地抬起头,“不至于吧?恐怖片没看过么?”
    梁耀文将所有行为撇清,两手一摊,认真地说,“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江文洛非常友善地替陈城叫了个120,神情有些失落:“我还以为能来一遍恐怖片流程呢,比如他把他扔到窗外,把我扔掉垃圾场,拆掉我的胳膊、脑袋、腿,然后我就能把自己拼回去,回到他家里再吓他两遍……”
    “这怎么……刚开始就结束了啊?”
    梁耀文顿了一下,似乎在分辨江文洛是真的像走一遍全套,还是仅仅说说而已。片刻后他就得出了结论,搂过江文洛的肩膀,敷衍道:“他胆子太小了吧。”
    ——如果他说出“眼睛”的事情,江文洛一定能够联想到最一开始的“闹钟”的。
    于是梁耀文便非常机智地将这件事情粗暴揭过。
    “噫呜噫呜——”
    救护车很快便开了过来,原本雪白的墙上突然开了一扇血红色的门,从这一边延伸到那一边,里面的路看起来是黏着柔软的质地,看上去像是一条触手。
    “走吧。”梁耀文向江文洛伸出了一只手,非常绅士地说道。
    “好的。”江文洛欣然将手放在他的掌心,任凭他将自己牵进去,走到黑暗深渊般的那一头,。
    江文洛垂下头的时间,表情坚定而喜悦,浑身充斥着跟梁耀文一起“回家”的幸福感。
    ——身后就是所谓的真实世界,江文洛却未曾转身,连一眼都没有往回看。
    他不知道,不久之后,陈城就会在病房里醒过来,听见自杀女人的死讯也还无动于衷。
    而陈城的下半辈子,嘴里只知道反反复复地念:“眼睛……墙上、墙上好多好多眼睛……”
    “眼睛……”
    梁耀文手跟江文洛交握着,却并未第一时间回到家。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江文洛便置身于一个封闭的空间之中,梁耀文已经不见踪影。
    但是这个地方,四面八方都是梁耀文身上的那股,很好闻的味道,因此江文洛便觉得梁耀文无处不在。
    “梁耀文……”江文洛试探着叫了两声,却没人回应他。
    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一个的小房间,有着几扇红色的门。
    江文洛疑惑地将其中一扇门推开,身体忽然一沉,眼前便换了场景。
    ——这是一个破败的小巷,脚下泥水横流,装着垃圾的黑色塑料袋似乎破掉了,褐色的,散发的异味的液体蔓延过脚尖。
    江文洛手扶在墙上,不解地到处看。
    虽然环境很差,但是这里天气却很好,天很高很蓝,白色的云揉在一起,像一颗大大的棉花糖,身边还有几声鸟叫。
    “这是哪里?”
    “梁耀文……你想让我看什么?”
    江文洛喃喃自语,在和什么人对话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江文洛突然有种直觉——这个地方,是梁耀文意识的最深处,是他“意识海”,里面存着他最珍惜的宝藏。
    街上有人在走来走去,但是这些人却对江文洛视而不见,甚至身体能从他的身体中穿过去。
    江文洛听见了有人尖叫的声音,便急急忙忙跑过去,就看见一个男人跌坐在地上,“眼睛……眼睛……”
    “怪物!”
    江文洛顺着他伸出的手指出的方向看,就看见了一只很小很小的“章鱼”。
    说是“章鱼”也许并不贴切,因为那个东西在微秒之间就可以变换形态,像一个透明而柔软的橡皮泥,只有一个眼睛是不动的。
    江文洛看见这个诡异又不可名状的东西却忽然一笑,眼神温柔地看着他,仿佛看着自己最亲密的爱人。
    这个章鱼似乎是幼年体,以吓人为乐一样。
    但是仔细看看,却又不是那样——江文洛已经足够了解梁耀文,他能感觉到,小小的“章鱼”是十分平静的,它不是有意出现在人们面前,就是突然在那里出现。
    面对着人类的恐惧不安,它却表现地十分平静。
    看着活生生的人的时候,就像在看着一个冰冷的茶杯。
    很快这个小章鱼便消失无踪,动作快得像是被吓到人的错觉一样。
    地上有一些粘稠的水渍,江文洛便能够追着梁耀文走,看着他一路跑走,又把一路人吓倒。
    过了一会,小章鱼就在一颗树下不动了,它贴在树干上,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江文洛便蹲在路边陪着它,轻轻戳了戳小章鱼的眼睛,摸摸它的触须,小章鱼也感觉不到他。
    “好可爱啊……”江文洛的眼睛弯了弯,想着要是能将它在怀里就好了。
    很快,江文洛便看见了一个小男孩从住宅楼里跑出来。
    他脸颊红红的,好像被什么人打了一巴掌似的。
    江文洛认出来,这是“三岁”的他自己,是从前的小江文洛。
    小江文洛似乎哭着,难过地揉自己的眼睛,表情又是茫然又是失落,搞得大江文洛很像过去揉揉他的头,把他抱在怀里安慰一下。
    似乎这样就能把他从梁耀文那里获得的爱,分给从来没被人爱过的小江文洛那里。
    小江文洛站在树下面,很快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头,他疑惑地看着那只贴在树上的小怪物。
    用手指戳了戳它。
    “好像是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呀。”
    小江文洛喃喃自语,动作却很轻柔,像是抚摸着一只脆弱的幼猫。
    随后,那只怪物的触须便缠上了他的手指,吸盘吮在指腹。
    “你好呀。”小江文洛软绵绵地说,“你是什么东西?”
    大江文洛站在树下,脸上带着笑,眼神温柔。
    “你好奇怪啊。”小江文洛坐在地上,认真地对那个怪物说,“你可以说话么?”
    小怪物可能见自己没吓到他,有一些新奇,就又往小江文洛身上爬了爬贴到他的脸颊上。
    “好痒……”
    小江文洛立刻笑起来,将脸上的东西揪了下来,捧在手心里,神情显得柔软。
    “你叫什么名字啊?”小江文洛又问他。
    “你是章鱼么?”
    “你的触须好凉啊……”
    大江文洛已经完全不记得这回事了,他心里有些诧异——他和梁耀文竟然这么早就见过面了,他竟然完全不记得。
    小江文洛和小章鱼凑在一起呆了一下午,小章鱼终于不再跑了,而是老老实实地呆在一个小朋友的掌心,任他戳自己的眼睛和粘稠身体,看起来软趴趴的任人施为。
    身后就是车水马龙。
    街道显得吵闹,细碎的花瓣从树上落下来,飘到小朋友的掌心,粘到了触须上。
    这一天,这个小朋友捧着小章鱼说了很久的话,直到天黑才恋恋不舍地将它放下。
    “我该回家了——”小江文洛说,“我明天再来,你还会在这里么?”
    触须轻轻点了一下他的掌心,仿佛是一个应答。
    随后,小江文洛奶声奶气地说,“你真可爱呀,我舍不得你。”
    “可爱”这个词,在往后的几年之中,被梁耀文反复使用,甚至他们相恋后每一天,梁耀文都要跟江文洛这么说。
    ——在梁耀文的记忆之中,这一幕初识,应该是非常美好的。
    在江文洛回家之后,天上竟然出现了漫天星辰,白色的梨花花瓣像雪一般飘落,洒满了街道的每一处,空气中带着很淡的,清甜的味道。
    第二天下午三点,小江文洛准时赴约,看见新认识的朋友竟然真的乖乖在那里等他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很甜的笑容,眼睛弯成了月亮。
    小江文洛自言自语,又跟它说了很久很久的话。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直到第七天的时候,小江文洛背着一个小小的书包,带着自己的新朋友回到了家里。
    “今天幼儿园的老师教我们了拼音。”小江文洛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认真地对章鱼说,“我也交给你吧,你一定不会呢!”
    “a……o……e……”小孩子手里握着笔,笨拙在本子上写出一个个丑兮兮的字母。
    但是梁耀文却兴趣寥寥,顺着桌子腿就遛了下去,结果又被小朋友抓了回去,抱在怀里。
    小江文洛似乎有些失落,“你不喜欢呀。”
    他用手指蹭了蹭章鱼的头,很快又开心了起来,“那我教你画画吧!”
    “你知道我们的喜、怒、哀、乐是什么样的么?我来教你,”江文洛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有了能跟朋友炫耀的新宝藏。
    得了章鱼的回应之后,他才很慢又认真地在木桌上画了四个图案。
    这个场景到这个时间便戛然而止。
    在四个表情画齐之后,江文洛又回到了那个“房间”之中,推开了第二扇门。
    这个时候小江文洛已经五六岁大了,已经上了小学,脸上也已经出现了丑陋的疤痕,覆盖在他的半边脸上,而他脸上的所有笑容都不见了。
    身体也变得很瘦,明明是个小孩子,下巴却尖尖的,眼睛里面毫无神采。
    他每天被父母打骂、每天被学校的同学欺负、每天都在房间里哭。
    小江文洛呜咽着说,“为什么呢?”
    “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
    “是我做错了什么么?”
    房间的天花板一直是湿的,江文洛却没注意到,角落里有一个透明的触须蜷缩了起来,黏兮兮的水滴在他的脸上,像一个无声的安抚。
    第三个房间就只有梁耀文自己了。
    章鱼身处了一个深渊之中,反复重复将自己触须切下来的动作,再利用着这些触须,做成一个个的建筑物。
    做成庞大的陆地、做成一望无际的海洋,再做出霓虹灯、做出繁闹的街区——
    梁耀文很快变得虚弱,每做出一个东西,就要需要休息很久。
    他很长时间都一动不动,触手们慢慢长回来。
    在恢复过来之后,梁耀文便继续重复这样的工作,认真建造每一个建筑。
    他又做出一个个“人”。
    梁耀文似乎曾经观察了很久,那些“真实世界”的人。
    他甚至能让自己创造出来的人,延续着真实世界的思维,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中自由发展,在这里正常地生活,与“真实世界”别无二致。
    做完之后,他便不再干涉他们。
    梁耀文经常安安静静地藏在海洋之中,身体非常小,看起来虚弱不易,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能静静地等着自己恢复过来,也等待着一个,将江文洛“拉过来”的契机。
    对旁人漠不关心。
    第四个房间。
    江文洛已经在这个“新世界”里面生活了很多年,他正常地长大,顺应着正常发展出来的“逻辑”,他与父母决裂,搬去外地上大学,宅在家里不经常出门。
    而机缘巧合之后,他去了咖啡馆,与梁耀文相识、相恋。
    跟他亲吻,被梁耀文求婚,又搬进了梁耀文的家中,跟他朝夕相对。
    第五个房间。
    梁耀文经常半夜站在江文洛的床头,很疑惑地看着那个陷入睡梦中的人。
    喉咙不自觉地吞咽,看上去食欲大盛。
    ——要吃掉他么?现在吃?
    ——但是现在吃的话,明天就见不到这个人了。
    ——算了还是明天再吃吧。
    第二天,梁耀文再次站在床头,直勾勾地看着江文洛。
    ——今天要吃掉他么?这样江文洛就会永远地跟他融为一体了。
    ——但是还是像看他笑起来的样子,吃掉的看不见了。
    ——算了还是明天再吃吧。
    维持一个世界的存在会让梁耀文虚弱,所以他经常会毫无预兆地消失,其实就是去泡在海里“养身体”,等待身体复原。
    随后他便又跑回到江文洛身边,纠结到底什么时候才吃掉他,再忍不住夸他很可爱,显得傻乎乎的,不怎么聪明。
    梁耀文其实一直觉得,自己对江文洛的爱是食欲,从见到他的那一天开始就是这样。
    他很想让江文洛永远属于自己,跟他永不分离。
    ……这就是他创造出这个世界的“源动力”,是这个世界的“根基”所在。
    但是这样循环往复、循环往复,即使江文洛唾手可得,梁耀文却还是始终没办法将他杀死,掏出他的心脏,将江文洛吞进肚子里面。
    他发现自己很像让江文洛一直陪着他,看着他每天开开心心的。
    于是根基立不住了,开始摇摇欲坠,世界开始失控。
    ——梁耀文便发生了第一次“爆炸”。
    他的触须们碎成了一块一块的,四散到了各个地方。
    因为他的身体结构,有“创造”的能力,因此,碎出来的,失控的碎片,便自顾自地有形成了一个个的“里世界”。
    跟江文洛所在的表世界平行、交叠。
    而在里世界之中,梁耀文很不容易,才分清了“爱”与“食欲”
    聪明了那么一点点。
    江文洛看到最后,便明白了这一切的缘由。
    打一个比方来说。
    这些彼此平行的地方,就是“真实世界”、“表世界”、“里世界”。
    他和梁耀文于幼时,相识在真实世界。
    江文洛慢慢长大,梁耀文则一直在他的房间之中,日常窥探着自己的“珍宝”、自己的“储备粮”。
    而在他死后——也许是濒死的瞬间,梁耀文将他拉入了自己创造出的表世界之中。
    梁耀文失控之后,碎掉的触须们又自发形成了一个个的里世界。
    而江文洛则被迫地进入到了一个又一个“副本”里面,非常努力地将梁耀文拼了回来。
    最终得以跟他在表世界之中重聚。
    “原来如此……”江文洛在最后一扇门中站了很久,他感觉脚下的地有些许起伏,似乎代表着梁耀文不怎么平稳的心情。
    在推门之前,江文洛突然想起他在“表世界”之中,和梁耀文的“久别重逢”。
    “你叫什么?”
    “梁耀文。”
    他曾经偶然间想过,梁耀文这种非人体,是怎么起自己的名字的?
    现在江文洛却有了一个近乎荒谬的答案——
    梁耀文,是照耀的耀,江文洛的文。
    他是想做那束……可以照亮江文洛,为他驱散所有阴霾的光么?
    江文洛闭上眼睛,做了一次深呼吸,便推开了门。
    脚下瞬间光芒万丈。
    风夹杂着雪扑面而来。
    江文洛微微抬起头,便看见了那栋熟悉的别墅,是他和梁耀文的家。
    梁耀文站在他身边,似乎等待已久,他走上前,牵起了江文洛的手,跟他交换了一个轻浅吻。
    他侧脸英俊无俦,无论过了多久,经历了多少事,都让江文洛怦然心动。
    “欢迎回来。”梁耀文说。
    ——欢迎回到,我为你创造的世界。
    —end—
    作者有话要说: 在丧心病狂的抖设定之中完结啦=w=
    谢谢看到最后的各位,容忍着我不规律的更新,番外会写一个的一家四口的,正文来不及生了(不是x
    因为我没写过长篇剧情文,所以完成度不是很高,水平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不过能写完我还是很开心的XD
    谢谢各位姑娘们一路的陪伴,也谢谢大家喜欢大章鱼子和洛洛。
    我们有缘再见。
    ps……新文存稿收藏一下吧!!救救孩子吧!!我下次会全文存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