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娘子,求验尸 > 第166章 全文完

第166章 全文完

    十天后,纪婵快下衙时,两个生牛痘的妇人到了——二人是姑嫂,家里养了二十几头奶牛。
    起初,纪婵还担心病人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太长,在抵达京城之前会自行痊愈。
    看到病人后,她可耻地松了口气。
    ——两个妇人病得不轻,脸上脖子上都有脓疱,看起来颇为可怖。
    小马退后一步,紧张地问道:“师父,她们这……不会是天花吧。”
    “天花”二字,他说得异常的轻,像是生怕惊动了“痘神”娘娘。
    “不是不是不是……”两个妇人急赤白脸地分辨道。
    她们被茂州的差人当成瘟神一样,在马车上圈了一路,除了去茅房,连店都没让住过,幸好是夏天,不然两人到不了京城,在路上就已经没命了。
    “大人呐,民妇得的是畜生得的痘病,跟天花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啊!”
    “就是就是,要不是因为来京城的路上遭了罪,民妇的病早就好了。”
    两个妇人跪下了,捣蒜一般地磕起头来。
    纪婵站起身,亲自将二人扶起来,“我知道你们得的不是天花,这个病是牛痘,一般十天半个月就好,我都知道。”
    两个妇人不哭了,懵懵地看着纪婵,那意思是:你都知道还叫我们来干嘛。
    纪婵从书案上拿起几张银票,说道:“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每人一千两。”
    两个妇人睁大了眼睛,一阵狂喜,片刻后,又惧怕地看着纪婵,年纪大的妇人眼里含着泪,又跪下了,哆哆嗦嗦地说道:“大人呐,民妇三十岁不到,上有老下有小,不想死也不能死啊。”
    纪婵在她身前蹲了下去,说道:“我不想要你的命,只想要你这些脓疱的脓液,取完后免费给你治病,包吃住,再送你回家,你看怎么样?”
    “当真?”纪婵说得和善,诚恳,妇人有些信了。
    纪婵正色道:“我乃永宁长公主,奉皇命办差,你说真假?”
    长公主?
    两个妇人更懵了,“大人不是男人吗?”
    小马道:“我师父只是喜穿男装罢了。”
    “怪不得这么俊呢。”跪下的妇人嘴甜,赶紧磕了个响头,“长公主大人,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一千两银子,还有治病和食宿,一样都不能少啊!”
    小马不乐意听了,道:“这是皇命,你以为是菜市场买菜,讨价还价?”
    纪婵笑道:“一样不少,你放心吧。”
    “那行那行,太行了,还有这等好事儿呢,哈哈哈……”两个草原上的妇人疑虑全消,爽朗地笑了起来。
    纪婵不敢耽搁,立刻把二人带到公主府,找间偏院让二人安顿下来,洗漱后,她亲自操刀,挨个划开每个脓包,把里面的脓液挤出来,用一只茶杯装了。
    接下来的事情是御医的,纪婵带着茶杯出了偏院。
    一推门,就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样?”
    纪婵心里毫无准备,吓了一跳,差点儿把杯子扔了。
    司岂一把扶住她,在她后背上揉了揉,小声道:“吓着了吧。”
    泰清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纪婵笑道:“放心吧,我不要紧,要紧的是手里这点东西。”她扬了扬手。
    泰清帝和司岂盯紧了纪婵手里的杯子。
    “有多少?”二人又一起开了口。
    纪婵打开茶杯盖,给二人看一眼,又盖上了,说道:“还行,路上不得休息,她们的病情又重了。”
    “病重了,还这么点儿?”泰清帝蹙起眉头。
    纪婵又好气又好笑,“皇上,不过是一个个小疱,能有多少东西。”
    泰清帝挑了挑眉,嘴角挂起一抹不大好懂的微笑,说道:“行吧,那就先试验着吧。”试验一词来自纪婵。
    司岂有些紧张,“会不会有意外?依我看,还是找几个死囚吧。”
    纪婵摇摇头,道:“放心,的确是牛痘,不是天花。东西太少,给死囚用就浪费了,还是按当初说好的,我先来。”
    司岂道:“好吧,我陪你。”
    “娘,我也陪你。”
    “姐,我也陪你。”
    纪祎和胖墩儿从墙角冒出头来。
    纪婵笑道:“好啊,大家一起来。”
    “胡闹。”首辅大人快步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第一次来公主府的二夫人。
    “老臣参见皇上。”司衡长揖一礼,“老臣不知皇上在此,失礼了。”
    “妾身参见皇上。”李氏也行了礼。
    泰清帝道:“师父师母平身,朕在永宁家里也是客人,师父师母不必拘礼。”
    “皇上,这里热,移步外书房吧。”司岂趁机邀请诸位去外书房商讨此事。
    泰清帝邀请司衡一起去往外院。
    纪婵看向李氏,“母亲,我先送……”
    李氏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说道:“不敢劳烦长公主大驾,等皇上回宫后,长公主来老夫人院子一趟吧,她老人家想见见你。”
    说老夫人要见她,其实是想借司老夫人之手,阻止司岂陪纪婵种痘罢了。
    李氏的心情她能理解,但她不会过去,司家的事让司家人解决就好。
    纪婵口头上应下,陪着李氏一起往外院走去。
    胖墩儿也想跟着过去,却被纪祎牵住了手。
    纪祎贴在胖墩儿耳边说道:“你祖母不同意我们帮姐姐,你这个时候跟上去,她说不定要带你回司家了。”
    胖墩儿恍然大悟。
    纪婵送走李氏,在回外书房前,先去了一趟门房的小客厅。
    在那里,她挽起袖子,用割脓包的手术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一道口子,不深不浅,刚好出血。
    再用帕子包住伤口,纪婵没事人似的进了外书房。
    司衡正在委婉地教训泰清帝和司岂,说他们太冒进,一旦有什么不妥,后果不堪设想。
    纪婵在司岂下首的位置上坐下,说道:“父亲言重了,这种牛痘即便得上了,半个月也就好了。这两名妇人之所以痊愈得慢,是因为路上没有得到休息,并非病势沉重所致。”
    她这话说得笃定,司衡的脸色好看了些。
    纪婵又道:“另外,从两个妇人身上提取的东西着实太少,我舍不得给外人用。”她看向泰清帝,“皇上,我对此非常了解,心里没有任何负担,试验效果也会是最好的,所以,我在进来之前已经做好了。”
    说完,她把袖子往上捋了捋,露出了染血的帕子。
    众人愕然。
    司岂的脸色有些发白,拳头也攥了起来。
    泰清帝拧紧眉毛,斥道:“胡闹。”
    司衡长叹一声,“长公主已然成了亲,应该更加爱惜自己才是。”
    纪婵笑道:“父亲不必担心,三天后,我的胳膊上会出现一个小脓疱;第七天左右腋下淋巴结肿大;第九天时,我可能会有轻度发烧,在接种处留下一个小疤痕,再过一阵子,就可以试验人痘了。”
    ……
    既然开始了,机会就不能浪费,泰清帝和司岂必须按照商议好的流程继续下去。
    很快,太医院来了不少御医,其中医术顶尖的三个御医给纪婵和两个妇人诊了脉,并做好各种记录。
    结束后,司岂送走泰清帝,往司家走了一趟,又很快就回来了。
    他什么都没说,纪婵便也什么都不问。
    两天后,纪婵的胳膊上果然长了一个小脓包。
    司岂的嘴上也生出好几个大泡——他上火了。
    第七天到第九天……
    一切都如纪婵所说,无分毫错漏,大家伙儿也镇定了下来。
    一个半月后,太医院送来人痘,大家伙儿又重新紧张起来。
    长公主府的外客厅里又坐了一屋子人。
    泰清帝,司衡,司岂,郑院使和几个老御医,以及纪婵和两个孩子。
    司岂不想让纪婵继续下去了——人痘在这个时代大约有百分之二的致死率,这也是这种接种方法难以推广的根本原因——毕竟,谁都不能保证,自己肯定不是死去的那两个。
    “皇上,臣后悔了,还是用死囚吧,无非再耽误些时日。”司岂说道。
    司衡和泰清帝深以为然,立刻出言支持司岂。
    纪婵无奈地摊了摊手。
    司岂给胖墩儿使了个眼色,“儿子,你劝劝你娘。”
    胖墩儿摇摇头,说道:“爹,我娘既不是傻子,也不是迂腐之人,她说行就肯定行,你这是关心则乱。”
    司岂狠狠瞪了他一眼。
    纪婵笑道:“我儿说得极是。”她看向郑院使,“郑院使,把东西交给我吧。”
    郑院使看向泰清帝,泰清帝先看看司衡,又看向司岂,只要他们中任何一个表示不同意,他就终止纪婵的试验。
    司岂一咬牙,“行吧,依她。”胖墩儿说得并非没有道理,他不该怀疑纪婵。
    “多谢逾静。”纪婵笑着,朝司岂竖起大拇指。
    司岂白着脸咧了下嘴。
    纪婵拿了东西,在司岂和郑院使陪同下,去花园的小院子里接种,继而直接隔离。
    接下来的十四天,是司岂人生中最煎熬的一段日子——普通人接触过天花病毒后,会在十到十四天内发病。
    他吃不好,睡不香,每天早中晚都要到小院子探望纪婵一次,以确认她的安全。
    纪婵怎么开导都不行,眼睁睁地看着他消瘦下去了。
    她却气吹似的胖了起来,脸上、身上丰腴不少,对A也有了对B的规模。
    煎熬的日子也是日子,没什么特殊的,只要人还活着,就有熬到头的一天。
    第十四天傍晚,司岂又来了,身后照旧跟着一高一矮两个护法。
    “娘啊,胖墩儿来啦,你今儿怎么样啦?”胖墩儿人没到,声音先到了。
    纪婵端着碗热茶出了门,扬声道:“挺好的啊,过了明天娘就没事了。”
    胖墩儿乐颠颠地说道:“太好啦,后天咱们就去游泳吧。”游泳池早就造好了,就等着纪婵出来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纪婵在方寸之地憋了这么久,早就想出去玩了。
    “哦哦……”胖墩儿欢呼着,蹦跳着跑到门口。
    纪婵打开院门。
    罗清指挥几个小厮把三把椅子搬过来,婢女们摆了瓜子和茶。
    一家四口隔着一丈多距离话聊。
    司岂这两天略安稳了些——纪婵吃得好睡得好,没任何天花迹象,牛痘成功的可能性高达九成。
    他笑着说道:“看来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被老公儿子弟弟这么关心着,纪婵心里幸福得直冒泡,嘴上却讨伐道:“你们不信任我,出去之后我要惩罚你们。”
    司岂惬意地翘起二郎腿,笑着说道:“只要你好好地走出这个院子,你想怎么就怎么。”
    纪婵道:“你说的,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司岂道:“放心,我从不后悔。”
    第二天一早,纪婵安安然然地出了院子。
    司岂立刻进宫,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禀报泰清帝。
    泰清帝兴奋得不行,立刻赏了自己两天假期,把政务交给司衡,自己带着两个儿子同司岂一家前往襄阳的温泉别院。
    ——学游泳去了。
    在别院里,泰清帝正式认胖墩儿为义子。
    从此后,泰清帝不但让人留意病牛和得了牛痘病人,还把一些死囚当成培养皿,专门生产牛痘脓液。
    泰清十八年,金乌爆发天花,由走商的商人传入京城,却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多年的辛苦在这一刻得到了验证。
    与此同时,不再叫胖墩儿的司渊(字纪行)和司岂一起,在纪婵的教导和启发下,做成了这个时空的第一台水力发电机,并应用在炼钢上。
    同年,泰清帝封司渊为郡王,爵位世袭罔替。
    泰清帝从此开始重视科学,改善了科举制。
    泰清十九年,进士出身的纪祎做了礼部仪制清吏司郎中,正五品,在纪婵的指导下筹建了第一所综合性大学。
    泰清帝、纪婵、司岂,以及司渊,都在大庆的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因为父母和兄长过于凶残,导致纪婵后来生的一儿一女略显平庸,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毕竟,平庸有平庸的幸福。
    像我,像他……
    至于你是不是平庸,你要问你自己了。
    ——珍惜当下,祝我们平安幸福——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