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分手就得回去继承亿万家产 > 第62章 一生救赎5

第62章 一生救赎5

    陆敛沉买的是精装修的房, 家具也都已经到位, 所以算是可以拎包入住。
    可虽然不用搬家, 但是按照乔小豌的说法就是, 该有的仪式不能少。
    她又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火盆过来,说陆敛沉这两年运气差,需要跨过火盆, 再撒点儿柚子叶的水,这样可以去晦气。
    陈与麦以为陆敛沉会绝对排斥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男人最近越来越乖。
    他真跨了火盆,也还由着乔小豌给他洒了柚子叶的水,全程极度配合。
    吴特助也来了,他也是头一次见这样的陆敛沉。
    不过其实他也发现,这次的事后,陆敛沉似乎比起以前整个人气质都变了很多。
    过去的他,冷沉淡漠,从没在他脸上看到过笑, 他的生活里似乎只有工作。
    而现在,他虽然不至于和大家开玩笑说闹,可是整个人温和了不少, 还经常看到他一个人转头冲陈与麦笑。
    吴特助表示狗粮吃得太饱,需要找个单身狗一起压压惊,原本想找自己的合伙人的,然而合伙人却给他发消息, 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吴特助一脸懵圈中,就见着乔小豌正在发消息,那个微信界面的头像格外眼熟。
    这么一看,他才发现乔小豌正和自己的合伙人聊天。
    吴特助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所以,这两人就因为之前通过他的一次邂逅,恋上了?
    乔小豌发完消息放下手机,见着吴特助在盯着她看,她大方笑笑:“不好意思啊,我抢了你的合伙人。”
    吴特助抽了抽嘴角:“说吧,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就上周。”乔小豌倒是坦白:“我以前确实谈过好多个男朋友,我也以为以后恐怕不会再对谁动心了,但是看到他在我们公司楼下喂流浪猫,突然就觉得他很好。其实喂流浪猫的男人不止他一个,但是我就是觉得他好。”
    自从陆镰当初的欺骗后,乔小豌一年半没再交过男朋友。
    她甚至觉得,或许就因为过去的她太爱玩,以至于透支了所有的运气,将来恐怕要孤独终老了。
    然而,她发现,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那个人不帅,外表在她以前遇见的所有人里,算是垫底的,但是她就莫名喜欢。
    之后真正接触下来,她发现他很好,能带给她过去从未有过的踏实感觉。
    她想,她兜兜转转,原来要的生活不过如此。
    当天傍晚,四人在家煮了火锅。
    陆敛沉大伤初愈不能喝酒,大家也就都用果汁代替。
    “祝陆总乔迁之喜!”吴特助道。
    陆敛沉语气认真:“以后别这么叫了。”
    他现在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海外那个投资公司,不过因为最近的一个大项目利润,所以他打算把一部分资金拿到帝城这边再开个分公司。
    而陆氏那边,他重新回了岗位,却给父母说了,以后他的那部分,他会捐给慈善机构。
    “行,那就叫沉哥。”吴特助也是从善如流。
    乔小豌也举杯:“沉哥,以后好好照顾我们小麦啊!”
    陆敛沉点头,语气郑重:“好。”
    陈与麦笑:“别这么严肃,你笑一个。”
    陆敛沉嘴角变得僵硬,要笑不笑的模样。
    一旁,乔小豌和吴特助都被逗笑:“小麦,只有你敢这么恶搞沉哥啊!”
    大家说说笑笑,一顿饭吃得很是热闹。
    乔小豌和吴特助是晚上九点离开的,二人到了楼下,吴特助的合伙人已经来接人了。
    顿时,吴特助感觉自己又受到了暴击。
    而楼上,陈与麦正要收拾桌上的东西,陆敛沉就拉住了她的手。
    他道:“一会儿我来。”
    “你不是刚刚伤好?”陈与麦道。
    “那就放在那里,明天让家政过来。”陆敛沉说罢,拉起陈与麦的手,将她往卧室里带。
    陈与麦瞧着男人着急的样子,不由眯了眯眼睛。
    话说,他们还没完全说好呢,他就心急那啥了?
    心头有点不爽,陈与麦跟着陆敛沉上楼,却发现不是去卧室,而是去了露台。
    此刻露台上,挂着好多小灯,一闪一闪,很是漂亮。
    陈与麦问:“这是你布置的还是物业本来就有的?”
    “物业的。”陆敛沉倒是不撒谎。
    陈与麦嘴角抽了抽,这男人也太坦诚。
    就见着他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册子。
    灯光下,他手里册子的封面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材料,也跟着一闪一闪,仿佛捧着的是星星。
    陈与麦已经猜出了里面是什么,不过还是问:“这是什么?”
    陆敛沉将册子打开,陈与麦就看到了她画的画。
    从第一幅开始,过去裁成两半的画已经拼接在了一起,而陆敛沉又在画上加了一些发光的粉末,所以此刻画里仿佛也有跳动的萤火虫。
    他捧着画,和她一起翻看。
    那些跨越了好几年的画,一页一页翻过,翻过的似乎也成了过往的人生。
    到了后面,陈与麦却看到了几幅画工明显不同的画,而这几幅画,却没有裁开。
    她疑惑地问:“这是你画的?”
    陆敛沉点头:“之前你画的在红枫林下雨时候被打湿了,这是我根据记忆画下来的。”
    陈与麦笑:“你画得也挺好的啊!”
    陆敛沉垂眸看她,喉结轻滚:“可能我们都有绘画基因,所以我们以后的宝宝可能也会画画。”
    陈与麦顿时有些脸热:“我什么时候说要宝宝了?”
    如果是过往,陆敛沉必然以为她真不想和他有宝宝。可是现在,他明白了,她这只是害羞。
    他道:“等你想要的时候。”
    陈与麦不接这个话题,而是继续往下翻。
    之后的画都是最近一两年的,每一张她都记得很清楚。
    直到最后一幅,还是她在医院陪床时候画的,而他当时就拿过去,涂了色。
    她还记得他趴在床头涂色的模样,目光沉静,脸上的线条虽然依旧凌厉,可因为周身温和下来的气场,看起来干净得像个大男孩。
    等看完画册,陆敛沉将它小心翼翼用一个木头盒子装好。
    陈与麦看向那个木盒子,不由问:“你在那家工作室做的?”
    陆敛沉点头。
    陈与麦道:“我还是初级会员,只会做笔筒。”
    陆敛沉道:“我教你。”
    “那回头我去办张卡,以后我不要别的师父,就要你带我了啊。”陈与麦抬眼道。
    陆敛沉点头。
    那里算是他们重新燃起在一起希望的地方,也是他之前每次心里难受,能够短暂放松下来的地方。
    “那师父,先受徒儿一拜!”陈与麦故意,笑盈盈地冲陆敛沉道。
    陆敛沉等她直起身,却突然单膝跪地。
    陈与麦愣住,却见着陆敛沉不知什么时候,变了个小木盒子出来。
    她心跳加快,忍不住缓和紧张地问:“这个小木盒子也是你做的?”
    陆敛沉点头,打开了盒子。
    里面一枚钻戒,心形,在灯光下格外闪亮。
    陆敛沉抬头望着陈与麦,因为紧张,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发干,托着戒指盒的手还有明显的颤抖。
    他道:“小麦,以前是我的问题,总是伤害到你。以后我如果哪里做得不好,请你一定马上告诉我。我把陆家的东西都捐了,可能有点配不上你,但是我以后会努力挣钱,让我们过得很好的。”
    他的手抖得更厉害,连唇.瓣都有些颤:“小麦,我爱你,你再相信我一次,嫁给我吗?”
    陈与麦忽而觉得眼睛发烫。
    她努力忍住不哭,好半天才平复情绪。
    她弯身,凑到陆敛沉耳边道:“你忘了吗,我还有个秘密没告诉你。”
    陆敛沉表情微僵,这一刻整个人都变得更加局促起来。
    陈与麦望着他霎时变得有些苍白的脸色,在他耳畔低低地道:“那个秘密就是,其实当初在我大学的图书馆,我以为的第一次见面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对你一见钟情。所以那次宴会上的事,我虽然喝了酒没有力气,但也是顺了自己的心。”
    陆敛沉震惊地望着陈与麦,霎时间,只觉得惊喜弥漫整个胸腔,难以名状的喜悦和幸福感让他的大脑都有片刻的空白。
    他望着她,眼眶也一下子红了。
    陈与麦直起身子,将自己的左手递过去:“所以你的求婚,我答应了,不是报恩,而是心甘情愿。”
    陆敛沉感觉视线有些模糊,片刻后,他努力控制情绪,拿起戒指,给陈与麦戴。
    他实在太紧张,心头的冲击又很大,以至于比了三次,才终于给她戴上。
    陈与麦也拿出男款的那枚,给陆敛沉戴上,她道:“这个没有光怎么办?”
    陆敛沉摇头:“已经有了。”
    陈与麦不解。
    他望着她:“你就是我的光。”
    以后,他都不用了,她治好了他。
    陆敛沉被陈与麦拉了起来,他定定地凝视她几秒,随即低头吻了下来。
    陈与麦此刻才知道,这男人刚刚到底有多紧张,因为他的唇.瓣在颤抖,手也是凉的,掌心都是汗。
    她伸臂,环住了他的脖颈。
    他感觉到了她的主动,于是吻得更加热烈。
    此生经历的所有荆棘,他都在她的光明里,得到了救赎。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就正文完结啦,后面还有番外哈~
    *接档存稿坑《和前男友的死对头闪婚》求预收,文案:
    宁青青和沈之骞恋爱9年,从高一到大学再到职场2年。
    他们感情稳定、经济稳定,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然而她暗示了好多次结婚,沈之骞都没有任何表示。
    终于,宁青青25岁生日,她最后一次暗示无果后,毅然转身,直接和沈之骞的死对头闪婚。
    婚礼当天,沈之骞盛装出席,眸色猩红。
    也是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谢谢你当年不娶之恩#
    #这是我的结婚请柬,就在后天#
    #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追妻火葬场,却再也追不到#
    #甩了渣男才知道什么才是好的#
    1.男二上位
    2.先婚后爱
    3.后面会很甜很撩
    4.闪婚后虐死前男友,一路爽到尾
    戳专栏可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