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 > 第81章 是因为他

第81章 是因为他

    是啊,如果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的话, 那个人确实可以活下来了。
    扶葭的眼睫微微颤了颤, 他看向了外面,外面已经没有人了, 空荡得有些吓人。
    如果现在会有小世界之人飞升上来的话, 他们可能根本不敢想象这里就是他们梦寐以求进入的地方, 出了那充沛的灵力外, 这里的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
    “哎,真没想到仙尊会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 他以前为三界做出了不少让人敬仰的事情的啊, 也为了能够维持住修真界的稳定付出了很多代价的, 所有人都那么敬重他。就算他真的是引神石要显露的那个人, 念在他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和他现在的修为上, 哪里会有什么人真的想要去杀他证道。”
    修士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声音抱怨着, 他声音里眼神中的的恶意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 “但是他呢,现在引神石还没有真的现世呢, 他就已经这么迫不及待地开始杀戮修士了。你说他怎么就不能再等等着,等到引神石现世后看看我们的反应,要是我们真的会选择对他动手了他再这样做。他是什么修为, 咱们是什么修为, 等到引神石现世又不会改变什么。”
    扶葭没有说话,他依旧望着空空的外面。
    自然是会改变的。
    因为引神石上要显露出来的人从来就不是仙尊,真正要与全天下为敌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所以——
    扶葭突然想到了还在琼州密列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因为身体暂时无法吸收无名果的力量而被迫变成了幼体。
    他在仙尊带了回去,仙尊一直和他待在一起,但是有一天仙尊却忽然离开了。
    等到仙尊再回来的时候,仙尊却跟他说了一句话,那是很认真的一句话,就好像在承诺着什么。
    “我曾经有说过,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那边的。这句话是承诺,我特别特别厉害,做什么事情都轻而易举,而且还大言不惭地说出这样的话来。所以如果真的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来压榨我。”
    当时的扶葭没怎么注意,但现在,他却好像隐隐间明白了什么。
    仙尊不会无缘无故地说出那些话来的,他又是三界之中出了名的善于推演最接近天道的人,再加上现在这些事。
    所以——
    [系统,仙尊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会出现在引神石上的那个人是我?]
    所以他说出来了那些话,他在发现其他人也知道引神石后变了脸色,所以他没有在他离开后来追他,而是纵容了他杀了三界之中的所有天骄,并且在试炼结束后将所有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
    还默认了引神石上的那个人会是他。
    所以,他必须要赶在引神石真正现世之前将所有人都杀光。
    他在帮他铺平道路。
    系统那端沉默了很久,它不知道是在犹豫和迟疑着些什么,是在好半天后才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对,他确实在一段时间前就已经知道了。]
    但为什么?
    扶葭没有在听身边修士喋喋不休的怨恨和抱怨之语了,他将自己的心里拉到了琼州密列之中。
    他又想起来了一件事。
    还是在那天,仙尊离开了一阵子后回来时,他除了说了先前那句话。还在下一秒就小心翼翼地捧出来了他曾经为他画的一幅画,那个看起来不是人间烟火的仙尊因为自己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而红了脸,变得格外局促和不安。
    他说,“我喜欢画面上的这个人。”
    是因为这个吗?
    只是因为这个吗?
    这是扶葭从未想象过的事情,他曾经料定了这所谓的爱是可以轻易地改变了,他笃定了只要引神石的事情暴露,所有人都会与他为敌。
    但仙尊的这个举动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或者准确地来讲,自从他决定要杀死所有人之后,就有很多人出乎了他的意料。
    曾浩然是,莫干是,林易是,就连看起来很不成熟的蓝云也是。
    他们都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哎,真的好惨,当时发现引神石那件事之后,所有人都特别兴奋,都攥足了劲想要成为那唯一一个飞升之人。但谁又能想到事情会发生成现在这个样子呢,早知道会这样的话,还不如引神石这件事就完全不要出现呢。”
    修士似乎也已经说累了,他突然叹了一口气,旋即用极其复杂的声音说了一句。
    扶葭依旧没说话,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后就告别了修士。
    “你要离开了?”修士试图挽留。
    “嗯。”
    “外面很不安全的,仙尊修为高深,没有人能够发现他的踪迹,说不定你一不留神就有可能碰见了。”修士说了好多劝阻扶葭的话,但在他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改变扶葭的主意后,便只能再嘱咐了一句,“那你一定要小心一些啊,现在的仙尊已经不是过去的仙尊了。”
    “好。”
    扶葭轻轻点了点头,离开了这里。
    他开始继续在修真界走动起来,周围没有任何修士的身影,他走了很久,但修真界好像没有任何生机了。
    扶葭并没有用灵力掩饰自己的气息,在这种周围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的情况下,他的这个举动其实是很显眼的,但谁都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系统,距离引神石暴露我身份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一个月了吧。]
    扶葭在脑海里轻轻问了一句。
    [对。]
    [那你可以现在就告诉我,你需要我做的事情是什么吗?]扶葭顿住了脚步,他在沉默一会儿后问道。
    这是他当初和系统所做的交易。
    系统负责推延引神石暴露他身份的时间,并承诺在引神石这个重要节点开始之前可以让他无限复活。
    而在如果当真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了,就需要帮系统做一件事。
    系统又沉默了起来,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系统沉默的次数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
    它好像总是在犹豫,总是在迟疑,就好像心里压着什么事情一样。
    [其实也没什么。]系统在说谎。
    [我想要让你帮我杀几个人,但因为仙尊的出手,所以也就不需要再去做了。]
    系统没有如实说。
    它确实是希望扶葭帮它杀几个人,因为它是残缺的。
    它并不完整,它在这个世界里的一些人身上感受到了那种和它同源一体的亲切和熟悉感。系统自有意识起便很清楚,这些人都得死,只要他们死了,它的残缺才会渐渐补全,它才能变得完整。
    但是它不能自己动手,它必须要别人去帮它动这个手。
    所以它找上了扶葭。
    系统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但在发现扶葭的那一刹那,它心里的一道声音便在告诉着它,扶葭可以做到。
    那是一种没有任何缘由的预感。
    它总觉得如果真的有人能够杀死他们的话,那便一定是扶葭,所以他选择了扶葭当宿主,然后和扶葭达成了这个交易。
    [不需要我去做了?]扶葭重复了一边系统的话语。
    其实早在琼州密列的时候,系统就发现自己有些不太对劲了。
    它不该答应扶葭去复活那些人的。
    那些人里面是有它想要杀的人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发现它的宿主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在意的时候,它会下意识地忘记它的最初目的,它会本能般地不想让扶葭被这些事情影响到。
    甚至于它还会特别不理智地在扶葭面前说起它会将他们复活的那件事。
    早在它答应扶葭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经放弃了它一直想要去完成的一件事。
    [对,不需要了。]系统肯定了这个答案。
    也是在那个时候,系统忽然发现了几件一直没有被它发现或注意到的事情。
    它似乎少了一段记忆,它的所有想法和做法都来自于本能,它并没有关于它在完整时期时的任何事情。
    它只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不完整的,这世界上有一些人是另一个‘他’,知道只要他们都死了,它就能变得完整。
    但是它却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得他变得不完整。
    以它的身份,应该没有人能够强迫它将自己分成好几个部分。
    所以应该是它自愿的才对。
    现在的系统隐隐间好像猜到了这个让它自愿的原因,但是它还不确定。
    系统压下了心里的这些疑惑,它用不该在它身上出现的温柔语气朝着扶葭慢慢说道,“按照我们的约定,既然我希望你帮我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那么等到引神石现世的那一刻,我就要离开了。”
    扶葭微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这样轻松。
    就像是这个所谓的引神石一样,比他想象中的要轻松太多了。
    他几乎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系统那端又沉默了一瞬,它似乎是笑了,笑得特别温柔,隐隐间还带了一些宠溺的意味,[宿主,你马上就可以自由了。]
    他马上就可以自由了吗?
    就在扶葭站在原地望着一个方向出神的时候。
    已经发现了他离开的妖尊也赶到了他的面前,这位高高在上的妖界之主并没有因为扶葭的擅自离开而责备丝毫,他没有为修真界的这份特殊而感到任何诧异,看样子他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他只是继续用温柔的语气说道,“葭葭,你不开心吗?”
    扶葭没有说话。
    “因为仙尊吗?”妖尊在稍微沉默了一会儿后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
    他确实不明白他现在的这种感觉。
    “葭葭,你是不是还想知道你究竟忘记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