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 > 第82章 完结

第82章 完结

    妖尊看了扶葭好一会儿,是过了很久之后, 他才用一种有些复杂的声音说道。
    他似乎是在迟疑着什么, 神情之中出现了些许的变化。
    扶葭抬眸看着他,“如果我说我想的话, 现在的你会告诉我过去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吗?”
    妖尊沉默了一瞬, 他似乎在思考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是过了很久之后, 他才点了点头,“葭葭, 你变得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我好像没有办法再根据过去的你来判断现在的你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我之前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的话, 我为什么会离开这个世界这么久。”扶葭一直看着他。
    “这是一个很漫长的事情。”妖尊似乎是叹了一口气, “葭葭, 你还记得你手上的那枚手镯吗, 你是不是很奇怪妖族会如此特殊,为什么他们会不想要通过引神石的这个方法来成为神灵。以及被你拿到的那把上一任神灵的神器, 明明声称是上一任神灵的神器,但三界之中却没有任何知道这位神灵究竟是谁。”
    扶葭安静地看着他。
    “可以将你的神器给我吗,只要毁了它, 你的记忆就都会回来了。”妖尊似乎又犹豫了一下, 但最终,他还是下定了决定,旋即朝着扶葭所在的方向伸出来了他的手。
    扶葭稍稍沉默了一会儿, 他在犹豫了片刻后将神器递给了妖尊。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这把神器在妖族的手里变得粉碎。
    也是下一秒,扶葭就感觉到了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在他的脑海里苏醒着,扶葭的脑海里在瞬间闪过了很多很多让他熟悉的画面。
    他看到了他。
    但是是小时候在修真界慢慢长大的他,
    是他已经忘掉的那部分记忆。
    他同样看到了妖尊,他还看到了很多他在妖界中见过的人,那个时候的他和他们是一个家族的人,而现在的妖尊则是那是的他的哥哥。
    但那个时候的他们并不是妖族,而当时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有着很大的不同。那里同样也有着小世界和小世界之分,但是却没有什么魔界和妖界的区分,就连修炼的体系和境界都是完全不一眼的。
    就好像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而且,那个世界是有神的。
    神就住在神山上,而全修真界的人都知道神的身份神所在的位置,他们也都知道只要能够杀了现在的这位神灵,杀死他的这个修士就可以顶替这位神灵的身份成为新的神。
    所有的修士都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着,他们都想证道都想飞升成神,但没有人成功。
    别说是见到神灵了,甚至于,他们就连那座神山都爬不上去,杀死神灵一直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愿望。
    扶葭看到了过去自己的长大。
    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烨瞳口中的那个少年竟然是他。
    他看到小心翼翼地在他身边的烨瞳,看到了在烨瞳描述中的那些事情。
    从小到大,他都特别幸运,出身好,资质好,而且从来没有受过任何的挫折。
    那个时候的他修的同样是上善若水。
    就好像是天道在眷顾他一样,扶葭过得特别顺风顺水,他随随便便地就可以找到别人费劲了心思才能找到的机缘。就算有人试图教训他,他也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那人往往在要教训他之前便会因为一些显得有些戏剧的事情而无法成功。
    他特别特别的幸运,在各种事情的加持下,他的修炼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他成了极具盛名的天之骄子。
    但因为他的性格,他并没有因为这些事情而感到丝毫开心,他只觉得很平淡。
    剩下的事情就和烨瞳所说的差不多了。
    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纠缠他给他带来麻烦,所以他开始时常闭关,也不怎么和别人见面。
    但是在一次历练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人,那人立了心魔誓始终缠在他的身边。
    然后他们就慢慢地成为了同伴。
    那个时候的他真的特别幸运,他成了修真界的第一人,他在众人的期待下却神山挑战了神灵。
    然后他成为地杀了上一任的神灵,成为了新的神,一切都特别的顺利。
    但是就在他成为神的那一刻,他发现了一件从未被自己发现过的事情。
    是上一任神死前所说的一句话,“他真的很喜欢你啊,竟会这么一直护着你,为了能够让你打败我,竟然不符合自己身份地在暗地里做了这么多手脚。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我就不信,他会一直这样对待你,终有一天,你会和落得一个同样的下场的。”
    “他?”那个时候的他向这位看不出任何感情的神灵问道。
    神笑了。
    他看着他身边的那个同伴,然后慢慢地说道,“对啊,他。”
    “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简单说完的事情。”
    妖尊看了看周围,然后用一如既往的语气轻声说道,“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是经过无数次的轮回的,天道给予我们恩赐,但在事情快要摆脱他控制的时候,天道就会将给我们的东西全都拿回去。”
    妖尊好似在讲一个故事般地说道,“世界变幻了很多次,毁灭重生了很多次,所有事情都在不停地发生改变,但引神石一直存在,杀人证道的事情也一直存在,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每个新生的世界都会有一位神祇,但没有人知道神是何时就存在的,没有人知道这位神灵是怎样成神的,就好像他是天生的一般,在世界出现之前就存在了一样。”
    “神是上一个世界的人,当他杀了他那个世界的神之后,天道就会对世界进行一次大洗礼,除了新生神祇之外的事物都会被抹灭,新的世界会慢慢诞生。这位新生的神就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神,当这个世界有修士强大到可以打败之后,世界就会再次覆灭,由此不断轮回。”
    妖尊似乎完全不觉得自己现在所说的话有多么的骇人听闻,他抬头看着天空。
    不知从何时起,天便已经变了,乌云密布,雷声不断,就好像是天在发怒。
    “按理来说,世界本该这样不断地发展的,没有人能够摆脱天道的控制。但是,天道变了,它喜欢上了一个人,它将所有的气运都给了他,那人从小便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天道宠着它,不符合规则地所有好的东西都往他面前放,然后小心翼翼地护着他长大。”
    妖尊的声音微微顿了顿,“后来,他不想仅是默默守护着了,所以天道给自己创造了一个身体,他创造出来了一个规则代他负责管理着所有世界的运行。而天道则以人的身份出现在了他想要宠着的那个人的身边,他一直跟在那个人的身边,在他的身边的护着他。”
    “但当天道喜欢上那个人的那刻起,就注定这所有的一切都要发生改变了。”
    扶葭慢慢阖了下眼,“我想起来了。”
    他都想起来了。
    那个深受眷顾的人就是他,上一任神指的就是天道。
    他从小到大会那么幸运完全不是偶然,能够那么顺利地杀死上一任的神灵也不全是靠着自己,在他顶替了上一任神的身份那一刻起,他就看到了很多很多事情,也看清了很多人的真实面目。
    他发现了身边的人就是天道。
    他听到了上一任神灵临死前所说的话,意识到了青年所立下的心魔誓对身为天道的他其实毫无约束力。
    所以他走了。
    他找到了可以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他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并且留下来了几样东西。
    因为身为神祇,按照规定,他必须要被下一任的神杀死,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会继续轮回。
    而他也笃定了这一点,他不想和天道见面,但却还记着这件事。
    所以他用自己的一缕神识构造了一个身体留在了这里,也就是原主,然后留下来了那枚手镯和这把神器。
    为了能够不和这个世界有羁绊,他将自己的所有记忆都封印到了这把神器里,只有没有了足够强的羁绊,他才能离开这里世界去往他想要去的那个世界。
    然后,他留下了这枚手镯。
    这是可以将他从异世界唤回的钥匙,只要摘下它,他之前设下的封印消失,他在异世界的神识就会被拉回来。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一来了,这个新的天道就会想要除掉我的原因。”
    不是因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是因为他来自于异世界。
    而是因为按照世界已经定好的规则,就该是这样的。这里已经是一个新的世界了,他是这个世界的神灵,只有杀了他,其他修士才能顶替他神的身份成为新的神。
    所以原主会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他会觉得神器很亲切。
    这里的一切并不是他所看到的一本。
    那些剧情只是他成神后因为身份特殊而在脑海里自动浮现的世界命运,只是因为他已经到了异世界,已经忘却了这里的所有事情,所以自动地将其加工理解成了更符合常识的。
    怪不得他明明知道这是一本,对里面的剧情了解得那么清楚,但却一直想不起来这本的名字究竟是什么。
    扶葭微微垂了垂眸,他看着妖尊,“所以,现在的这个仙尊就是他?”
    妖尊没有说话了,他似乎又陷入了犹豫,是在过了一会儿后轻轻点了点头,“对,是他。”
    “这就是一切的来龙去脉了。”妖尊轻轻点了点头,他的声音依旧特别温柔,“所以葭葭,不要再管这些事了,也不要再管仙尊了,他不会有事的。”
    扶葭没有说话。他只是安静地待在原地。
    “我们回去吧。”妖尊朝扶葭伸出来了自己的手。
    扶葭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看着不断变化的天空好一会儿,然后才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妖尊的手上,旋即轻轻道了声好。
    扶葭和妖尊回到了妖界。
    他在妖界一待就是待了将近一个月。
    等到回到妖族之后,扶葭才发现妖族现在的人对他而言真的很熟悉,全部都是他前世的族人。
    而且妖族的这些人似乎也都知道过去的事情。
    扶葭本来一直都安安静静地在妖界里面待着,但在引神石快要真的现世的时候,扶葭听到了两个妖族之人在谈论着这件事。
    “修真界和魔界的人好像都已经死完了吧。”
    “对啊,都死完了,全被仙尊杀了。现在两界之中也就剩下仙尊和魔尊活着了,不过算算时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决战已经开始了吧,也不知道谁会赢。”
    “最好同归于尽吧,也省得再麻烦。”
    “哎呀,你也这样的想法啊,其实我对他印象还蛮好的。毕竟他当时要覆灭旧世界的时候,没有对我们下手,而是让我们直接来到了新的世界,其他人可是都没得连渣渣都没有了。他不仅没有按照规则那样对待我们,还给了我们妖族的身份,让我们可以独立地妖界生活。我觉得他应该真的很喜欢小殿下的,不然怎么会这么爱屋及乌,都没有对我们……”
    只是少年的话并没有说完,他旁边的青年突然拉住了他,然后轻轻咳了好几下。
    少年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神立马变得有些慌乱了起来,他还是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地离开了。
    对啊,那个人在毁掉旧世界的时候对所有人都下了手,却好像唯独没有对他的族人动手。
    [系统,你觉得我应该在去见他一眼吗?]
    系统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是过了一会儿后方才轻声道,[宿主,这要看你自己,我的真实想法是没有参考价值的。]
    眼睫微颤,扶葭又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是等到引神石马上就要现世的时候他方才做好了决定,扶葭踏入了魔界,然后寻着那庞大的灵力波动找了过去。
    扶葭过去的时候魔尊已经输了。
    魔尊似乎是快要死了,气息微弱得不成样子。
    但当他看到扶葭后,他的眼睛却明显亮了起来,他似乎很高兴,又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没能说出口就彻底没了气息。
    “葭葭?”
    仙尊的状态也特别糟糕,他受了很重很重的伤,比当时拿着神器从秘境中走出来的曾浩然好像还要更严重一些,但因为他的修为足够高,所以哪怕受着如此严重的伤也暂时还不致死,还能够勉强吊着一口气。
    他的身上已经满是血了,但在看到扶葭的那一刻眼神中却带着满满的迷茫。
    竟是显得有些呆呆的。
    “……嗯。”扶葭在微顿了片刻后轻轻点了点头。
    仙尊似乎有些无所适从起来,他慌乱地丢掉了本该被修士爱护非常的本命灵器,然后像犯了什么天大的罪过一样将自己染满鲜血的双手背到了身后。
    扶葭感受到了一股灵力波动,仙尊似乎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清洁术。
    几乎是瞬间,他身上就变得干干净净的了。如果忽视掉他那严重至极的伤势和混乱无比的气息,现在的他和扶葭第一次见的他没有任何的区别。
    只是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他身上的伤势很重,本就已经无法施展灵力。
    哪怕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清洁术也立马扯动了他的伤势,他猛地咳出来了一大口鲜血,将好不容易变白的衣衫又染得血红。
    仙尊似乎怔住了,他有些呆呆地看着红得有些刺眼的衣衫。
    眼见仙尊好像准备继续调动灵力,扶葭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够了。”
    仙尊似乎怔了怔,然后乖乖地点了点头。
    也是这个时候,天空中再次出现了异象。
    就和当时引神石预先现世时所带来的那个异象一模一样。
    扶葭并没有什么反应,但仙尊却显得有些慌乱了。
    他刚刚乖乖的样子立马变了,变得特别凶狠和恶毒,眼睛里面在刹那之间就涌现出了深不见底的晦色,“扶葭,别以为我现在受了伤就打不过你了,你不过是大乘期罢了,我可是化神期!”
    “而且你最好不要趁着这个时候对我出手,如果你让我逃了的话,等我修养好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他在说谎。
    他是在刻意引导他,然后让他做出仙尊就是引神石要显露出来的那个人的推测。
    他也在故意激怒他,让他对现在深受重伤的仙尊下手。
    扶葭的眼睫微微颤了颤。
    是因为仙尊怕他知道真相后会伤心内疚吗?
    所以在此之前先给自己拉一波厌恶值,让自己讨厌他?
    虽然仙尊就是那个人。
    但现在的仙尊并不知道那些事情,他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那些渊源,他是真的为了他杀了全世界的人,然后——
    就在引神石真的要现世的那一刻,仙尊一边维持着自己欠揍的表情,一边在悄悄**地做着小动作。
    扶葭发现仙尊开始状似要状似要备战但却不断刺激自己受了重伤的伤口,不过是瞬间,仙尊的脸上便没有了任何血色。
    ——他还要为了他杀了自己。
    突然间,扶葭好像又想起来了曾浩然。
    那个时候,曾浩然便是十分类似地握着他手中的剑然后捅入了他的心口。
    曾浩然说,自己好像迟疑了。
    而他不想让自己因为他而迟疑。
    他不想自己因为他而被影响到。
    所以他选择了自杀。
    当时的画面和现在的好像重合了起来,扶葭眼睫微微一颤,他抓住了仙尊的手,“够了。”
    仙尊明显是愣了一下,但他的耳尖却猛地红透了,像是可以滴出血来。
    “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如果真的喜欢,真的要证明的话,难道不应该一直在我身边保护好我吗。”
    引神石就是在这个时候幻化出来扶葭的面容的。
    系统显着有些温柔的声音便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宿主,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我走了。]
    他想起来了。
    他终于可以肯定自己是因为什么而选择将自己分成这么多人了。
    除了因为证明,还因为一件事。
    ——他喜欢少年,但少年不喜欢他,他不知道少年喜欢什么样子。所以他选择幻化成了他能想到的所有类型的样子,少年不喜欢的都会被抹灭,只会留下他喜欢的。
    他会变成那个他喜欢的他、
    既然事情已经如他所愿了。
    同样不被少年喜欢的他也要离开了,他会弥补他之前创造出来新的天道,他会弥补这个世界的残缺,然后变成变成世界的每一处守护着少年。
    ——你注定会因为他一无所有,但甘之如饴。
    ——你一无所有,却赢得了所有。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不准备写番外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