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校草与男偶像 > 第43章

第43章

    景侦拎着两杯咖啡回来的时候,顾易已经走了,顾寻正在走廊里来回走,活动着麻木的肢体。
    “你……还好吧?”景侦小心地问着,他总觉得此时的顾寻跟他离开前不太一样了,可他又说不上来哪里变了。
    顾寻的神态很放松,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紧绷,仿佛被禁锢了多年的灵魂得到了释放,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她看看时间,虽是后半夜,离天亮倒还有两个小时。
    “走吧,回学校,”顾寻接过景侦手里的咖啡,“这个留着明天再喝。”
    “啊?”景侦被动地跟着顾寻往外走,还时不时回头张望一下病房的方向,“不陪你爸妈了吗?”
    顾寻伸了个懒腰:“明天还有随堂考试呢,我得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宿舍是回不去了,我可以去招待所住一晚。”顾易也说催眠前得休息好,不能让身体和精神过于疲倦和紧绷。
    景侦挠头,不知道是不是咖啡喝太多出现了幻觉,他总觉得顾寻这话说得饶有深意呢。
    “你以后还回来吗?”顾寻忽然问。
    景侦来不及思考,嘴已经把答案吐出来了:“当然回来了,呃……”
    顾寻故意不去看对方有些尴尬的模样,只是她嘴角翘起的弧度怎么都藏不住,幸好黑夜给予了她最完美的掩护,于是她让自己笑得稍稍放肆些,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己由内而外的好心情。
    转天下课,顾寻直奔校门口,顾易的车已经等在那了。
    顾寻拉开副驾驶的门才发现后排还坐了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得体的西装配金丝眼镜,乍一看特有衣冠禽兽的范儿,不过那双笑眯眯的眼睛格外有神,任谁见他第一眼都会被那双眼睛吸引住全部的注意力。
    “这位是?”顾寻大概有了猜测。
    果然,顾易说:“这位李老师就是我跟你提过的专家,他想先跟你聊聊,彼此熟悉一下,待会儿到局里就可以直接进入正题了。”
    顾寻明白警方正在争分夺秒找线索,急忙关上副驾驶,换到后排,坐到专家旁边,礼貌地打了声招呼:“李老师您好。”
    专家笑着摆摆手:“跟你哥一样叫我李哥吧,老师什么的,感觉我又老了十岁。”
    他带着些忧伤地叹气:“一晃就人到中年了,我这心里头很慌啊,不知道过几年会不会谢顶。”边说边摸摸还很浓密的头顶,焦虑的表情一点都不掺假。
    顾寻没想到看似端庄的专家竟然跟自家老哥一个德性,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开始跟他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不知是不是昨晚睡太晚,顾寻聊着聊着就有点犯困,要不是有安全带固定着,她早出溜到座位底下去了。
    “寻寻,寻寻。”
    顾寻努力撑开眼皮,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寻寻,这里。”
    温柔动听的女声唤醒了顾寻的记忆,顾寻飞奔着跑向站在绿草丛中的少女,张开双臂扑到她身上,甜甜地叫上一声:“小姑。”
    顾菲菲揉揉她的小脑袋,牵着她的小手往草丛深处走去。
    “小姑,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呀?”顾寻仰着脑袋,满脸的不解。小姑说带她去游乐场的,怎么跑到山上来了。
    “寻寻,”顾菲菲蹲下来,握紧她的小胳膊,“小姑以后可能没办法陪你玩了。”
    顾寻歪歪脑袋:“为什么呀?”
    顾菲菲蹙着眉头,言语间却带着不容更改的坚定:“因为小姑要去践行自己的理想。”
    顾寻恍然大悟:“你要上大学了!”她常听妈妈说小姑考上大学就不能经常回家住了。
    顾菲菲笑了笑,没有再做解释。
    她牵着顾寻来到顾家附近的一处水塘后停住了脚步,重新蹲下来,直视着顾寻的眼睛。
    “寻寻,小姑和你玩一个游戏吧,这个游戏有些危险,你可能要吃不少苦头,但小姑可以确保你不会有事,好吗?”
    顾寻噘起了嘴:“为什么要玩危险的游戏呢?”
    “因为,”顾菲菲有些犹豫,却还是对小小的顾寻实话实说,“因为有坏人在打你的主意,可小姑不知道这个坏人是谁,所以暂时不能报警,但小姑很快就能弄清楚坏人是谁了,到时候你和小姑一起把坏人抓起来,好不好?”
    顾寻艰难地理解着顾菲菲的话,然后好像明白似的瞪圆了眼睛:“抓住坏人你就能上大学了吗?”
    顾菲菲笑了,可她的眉头始终皱得紧紧的,这让小小的顾寻觉得,小姑灿烂的笑容里混杂了许多苦涩,看得她好难过,好想哭。
    她用肉肉的小手蹭着顾菲菲的眉头:“小姑别难过,我跟你玩游戏,跟你一起上大学!”
    晶莹的泪滴从顾菲菲的眼角滑落,她将小小的女娃紧紧抱在怀里,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着。顾寻想要抱住小姑安慰她,可惜自己的手臂太短,只能学着电视剧里那样轻轻地拍拍她。
    “寻寻,”顾菲菲不舍地放开顾寻,认真地叮嘱她,“你要记住,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小姑,你要乖乖跟在爸爸妈妈身边,千万不要跟别人走得太近,不管是你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人。”
    顾寻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们都是坏人吗?”
    “那倒不是,”顾菲菲缓缓站起身,“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更多的,但是在坏人落网前,你必须对所有人保持警惕。”
    顾寻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顾菲菲朝旁边招招手,一只黑猫蹿了出来。顾寻立刻拍着小手逗弄:“臭豆腐,过来。”
    臭豆腐理都不理她,飞速朝附近的人家跑去。
    顾寻想追,顾菲菲一把抓着她的腋下,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不到五岁的顾寻甩向了水塘深处。
    飞在半空的顾寻听到顾菲菲在喊:“别怕,马上就会有人来救你了。”
    顾寻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稚嫩地喊道:“我不怕!”
    噗通。
    九弓大学南门口停着的一辆车里,顾易看看后排尚未苏醒的顾寻,心疼地叹了口气。
    专家拍拍他的肩膀:“你应该替她高兴,这是她的心结,如今应该是解开了。”
    顾易抹了把脸,强压下内心翻涌的情绪。即使他对整个案件的了解要远远多于顾寻,可当他听到顾菲菲死前的这番话时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撼,顾菲菲对顾寻的好那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能让她狠心把顾寻抛下水的危险有多可怕,可想而知。
    顾寻眼皮下的眼珠快速动了几下,缓缓睁开双眼,那段丢失的记忆终于找了回来,她却没有丝毫喜悦,因为她把小姑最重要的嘱托忘了个干净,要不是那几年她身子骨不好,父母时刻照顾着的话,她没准真被坏人拐跑了。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头疼或者不舒服?”顾易有些紧张,李老师说过顾寻这种情况强行催眠可能会引发某些后遗症,严重了还会对大脑和精神造成二次损伤,所以李老师才会跟顾易来学校,用最轻松的方式帮顾寻想起这段尘封在记忆深处的过往。
    他没询问过顾寻,因为他清楚自己这个妹妹的骨子里有多倔强。
    从某些方面看,顾寻简直是顾菲菲的翻版。
    正直,善良,认死理,还带了些许执拗。
    顾寻闭上眼感受片刻,摇了摇头:“没问题。”
    顾易明显松了口气。
    “小姑说有坏人在打我的主意,穆媛媛也说小姑是在救我,难道当年有人要拐走我,而且这个人还是连爸妈都不设防的人?”顾寻从小跟随父母住在武校,那时候来学武的人都是真正想走这条路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大多数只为强身健体或是培养兴趣,也就是说当年顾家武校的整体战斗力相当强悍,外人想进去偷个孩子根本是在痴人说梦。
    顾易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犹豫的视线扫过后视镜,瞧见后面的李老师正在冲他点头。
    得到专家的首肯,顾易说:“其实小姑遇害前留下过一些信息,只是很多都是她的臆测和一面之词,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所以她没有交给警方,而是藏在了你的房间里。她还用四个新注册的邮箱设置了四封一样的定时邮件,是发给妈的,里面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除了妈,谁都看不出她隐晦的提示。她选择这种古老的方式而不是直接把邮件发给警方,应该是怕对手攻破她的邮箱,从而拿走她用命换来的线索。”
    他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后才继续说道:“其中就有一条,那些人正在寻找适合培养成执行者的孩子,而你,是他们的第一人选。”
    顾家的经济条件优越,顾菲菲很早就拥有了自己的电脑,加上她学习成绩优异,在别人苦读书的时候,她反而有更多时间上网。不过她很少打游戏,上网最常做的就是看看新闻,查询自己感兴趣的词条,偶尔也进聊天室跟陌生人聊聊人生和梦想。
    某次随机进入了一个聊天室后,顾菲菲发现大伙的情绪都很低落,每个人都在诉说自己的人生有多不如意,还有人说自己不想活了云云。就在她思考如何开解大家的时候,一个人居然开始怂恿这些满心苦涩的人去自杀。
    顾菲菲驳斥了几句就被踢了出去,后来她费了好大劲,换了账号,还专门跑去网吧免得被查ip地址,这才重新回到那个聊天室,此时已经陆续有人自杀的报道见报了。
    “世人都以为是那个自杀未遂的人暴露了聊天室的秘密,其实是小姑。她打小就想当警察,没事就去警校转悠,认识了不少教官和老师,她重回聊天室后就把聊天内容和自杀报道给她最信任的老师看了,那位老师又联系了警局。”
    然而大规模的自杀事件引起了建立聊天室那人的警觉,那人频繁地更换聊天室,把所有不了解的群员全部踢了出去。警方好几次想要混入其中都以失败告终,唯有顾菲菲这个成功塑造了厌世形象的人被留到了最后,她把这个账号交给了警方,最终聊天室群被捣毁,群主被抓,然而顾菲菲却认为真正的主使并非被抓的群主,因为潜伏在聊天室里的那段时间,有人曾私聊过她,用邮箱的方式。
    “对方给她发了很多洗脑包,大概的意思就是希望她能加入他们,成为他们组织中最快的那把刀。对方从来没提过聊天室,但字里行间提过某些人活着就是痛苦这类的话,所以小姑认为这个所谓的组织和聊天室是一伙的,而发邮件给她的这个人很可能是现实中认识她的人,只有认识她的人才会清楚她的身手,才会知道她有实力成为那把杀人的刀。”
    顾菲菲意识到事情远比展现出来的更复杂,所以她假装被洗脑,虚与委蛇地跟对方周旋。
    聊天室被捣毁之后,负责人和几个骨干被抓,那个人却仍在跟顾菲菲联络,还说他们想要培养一个小的执行者,并点名道姓地选中了顾寻。至此,顾菲菲百分百确定对方认识她,认识顾家所有人。她深知“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的道理,警方能保护顾寻一时却保护不了她一辈子,聊天室这条线索断了之后谁知道那个所谓的组织会躲到哪去,于是她提出主动把顾寻送到对方手里,想要以此引蛇出洞。
    “那天她带你出去玩,其实就是她计划的一部分,后来可能是出了什么变故,她不得不让你溺水来躲避对方的纠缠,她自己也……”顾易没有继续说下去。
    顾寻全程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直到这时才缓缓开了口:“应该是对方临时变了卦,要派别人来带我走,小姑怕保护不了我,索性把我扔进水里,对方再强悍也想不到我会漂在水塘中心,没有工具的话只能下水捞我,费时费力还容易被人发现。而我溺水后肯定要在医院里待一阵子,爸妈也会寸步不离地守着我,对方就更没有下手的机会了。等我好起来,她也把真正的坏人抓出来了,就算她不能亲手抓住他们,也一定会留下线索。”
    只是顾菲菲没想到顾寻会溺得那么严重,却也阴差阳错地断了那些人打在顾寻身上的歪念头。她更不会想到藏在臭豆腐后腿里的线索会在十几年后重见天日,至今还在技术人员那紧急修复着。
    “那个穆媛媛,”顾寻的眉头跳了跳,心里仿佛压了块大石头,“应该是他们没能带走我之后重新选的执行者吧。”
    怪不得穆媛媛会说咱们如果是战友会怎么样,怪不得她会羡慕她。
    她的命运,在顾寻命运被顾菲菲扭转的那一刻彻底改变,滑向了无底而绝望的深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