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校草与男偶像 > 第44章

第44章

    见顾寻状态不大好,顾易有心多陪她一会,可时间不等人,他得赶紧带着专家回去研究案情。
    他只好说:“让你室友过来接你吧。”
    顾寻摇摇头:“她们去图书馆自习了,又是考试又要复习考研,别耽误她们的时间了。我没事,回宿舍睡一觉就好了。”
    顾易怎么可能放得下心:“要不叫景侦来接你吧,那小子不是说昨天就杀青了吗,今儿还没走呢吧。”
    顾寻有心拒绝,可看看顾易那执拗到“你不叫人来我就跟你耗到底”的架势,她无语了:有较劲儿这工夫,你都把我送回宿舍了吧?
    顾易就是不想顾寻一个人待着,免得她胡思乱想,在他的再三要求下,顾寻只好给景侦发信息。直接问他能不能来接自己貌似不太好,于是顾寻转了个弯,问他要不要约顿火锅。
    顾易和李专家齐齐摇头,捂着咕咕叫的肚子黯然神伤。
    景侦来得很快,以至于造型有些过分潦草——拖鞋左右脚不一样,头发翘起来半边,招摇过市的衣服走线证明他连T恤都穿反了。
    他这副邋遢的模样再次刷新顾寻的底线,让她那被繁杂过往充斥的大脑短路成了空白的一片。
    景侦没想到顾易也在,顿时不好意思地耙耙乱糟糟的后脑勺。
    顾易忍不住调侃他:“大白天造成这样,你不会是在招待所里鬼混呢吧?”
    景侦直冒冷汗,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昨晚睡得晚,今天也不用拍戏就多睡了一会。”
    顾易还想逗他,被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接通听了一会,脸色忽地难看起来。
    顾寻直觉不好,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顾易铁青着脸,狠狠砸了两下方向盘才说道:“技术那边说内存卡损坏严重,恢复不了了。”
    众人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都有点上火,李专家不死心地问:“彻底报废了?”
    顾易又砸了两拳头:“那倒也不是,据说国外有个公司上两个月刚推出一样新设备还有抢救回来的可能,可需要多少时间谁都说不准。”从顾菲菲留下的线索以及她死前对顾寻说得那些话来判断,她遇害当日去见的是那个千方百计拉拢她加入某个组织的人,而这个人即便不是幕后最大的boss至少也是至今还未暴露过的危险份子。明明修复内存卡就能锁定目标展开抓捕行动,却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得不暂时喊停,换谁都郁闷。要是那人洞悉了危险早早躲起来,后续工作就更难推进了。
    “不跟你们说了,我先回去看看那到底是个什么公司,听说国外这些私人企业最难搞合作了。”顾易重新发动汽车就要走。
    景侦急忙伸手:“等一下。”
    顾易一个急刹车,脸差点贴前挡风玻璃上。
    他咬牙切齿地冲景侦低吼:“你干嘛呢!”
    景侦被吓得一哆嗦,在顾易吃人的眼神中吭哧半天,挤出一句:“你说的那家公司,好像是我爸投资的。”
    狰狞的表情瞬间定格,顾易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自己听见了什么,立马开门下车,抓住景侦塞大包似的往车里一塞,顾寻眼疾手快,赶在顾易再次狠踩油门之前钻进车里,四个人一路风风火火奔向警局。
    在景侦这个“自家人”的穿针引线下,事情的进展堪称神速,景爸爸得知原委后立刻推了所有工作,赶最近的一班飞机来到九弓市,他自己就是常年钻研技术的研究型人才,跟他一道过来的还有两名参与新技术研发的高级工程师以及尚未量产的最新设备,三个人跟负责处理内存卡的技术人员沟通之后立刻投入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一周之后,尘封了十五年的过往终于大白于天下,神秘的面纱被掀起,一切都已一目了然。
    “哎?”尝试播放音频文件的景爸爸摸摸下巴,“这个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呢。”
    顾易的眉头拧成了疙瘩:“果然是吴老。”
    “吴老?”景爸爸一愣,“怎么会是他?”
    顾易也愣了:“您认识吴老?”
    “当然认识,”景爸爸从手机里找出张照片,是他们此次新项目宣布成功那天拍的,站在景爸爸这位投资人兼技术核心的绝对c位旁边的就是吴老,“你说的是他吧,他在公司里也有投资,论股份的话他比我还要多一些。”
    顾易只看一眼便认出来了,照片里穿着正式西装的吴老笑得一如既往的和蔼,可惜,顾菲菲用生命记录下来的音频钉死了他的恶魔本质——
    “吴叔?怎么会是你?”顾菲菲的声音里满是不可置信。
    “呵呵呵,”吴老低沉地笑着,“菲菲,我们好久不见了。”
    顾菲菲粗喘半天才接受了眼前这个残酷的现实,自己从小到大最崇拜的人居然是个害了无数人命的坏人,也是企图把小小的顾寻带走的人。
    想到生死未卜的顾寻,顾菲菲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吴叔,您能给我详细说说咱们的组织吗?”
    “前两天的聊天室自杀案,你听说了吧,”吴老不紧不慢地说,“聊天室频繁更换却还是毁于一旦,不就是因为有个想死的小子没狠下心么,如果有人在关键时刻帮他一把,他能得到解脱,那些被他拖累得失去心灵庇护的人也能找到各自的解脱。”
    说到这儿,吴老忽然笑了:“不过你放心,那些人只是暂时流落在外,他们的信息我都记录在案,早晚都会促成他们从凡事的痛苦中挣脱出来。”
    顾菲菲僵硬地奉承着:“您真厉害。”
    “菲菲,”吴老话锋一转,“你知道我为什么有了你这个最优秀的执行者,还要带走你家的顾寻吗?”
    顾菲菲摇了摇头。
    吴老语气里的笑意荡然无存:“因为从小培养起来的执行者才能把我的思想贯彻到底。”
    顾菲菲的心咯噔一下,却仍强撑着假装听不懂。
    吴老忽然叹了口气:“聊天室被封的时候,我就在想真是因为那个想死却没死成的人说漏了嘴,还是有其他人在暗地里搞鬼,于是我过滤了所有加入过聊天室的ip地址,怎么就那么巧,其中就有你们家武校的,而这之后开始陆续有警方的人参与进来,本来我还想这只是个巧合,你们家武校的人那么多,怎么会刚好就是你呢,直到刚才……”
    他朝顾菲菲身后的草丛招招手,顾菲菲下意识转身,正瞧见一个小小的女娃娃从里面走出来,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恐惧。
    吴老走过去,放缓了语气哄道:“告诉爷爷,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女娃娃躲到吴老腿后,怯生生地伸出小手指向顾菲菲:“我看到她把一个妹妹扔到水塘里了,她是坏人!”
    吴老摸摸小女孩的头顶,阴森森地笑看顾菲菲:“被你扔进水里的是谁?”
    顾菲菲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吴老眯起眼睛:“不会是顾寻吧?”
    见顾菲菲没有反驳,吴老挑起大拇指:“你小的时候我就觉得你长大了会很了不起,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比我预想中还要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侄女都不放过。”
    吴老又叹了口气:“如果顾寻不是我要的人,我会很欣赏你六亲不认的作为,可惜了。不过也好,至少让我知道自己这次是栽在谁的手上,而且……”
    音频到这里出现了嘈杂的噪音,紧跟着是顾菲菲的闷哼与惨叫,结合金属划破血肉的声音,令所有倾听之人如坠地狱。
    顾易的拳头捏得咯咯直响,他怎么都没料到是吴老亲自动的手,两家几十年的交情,顾菲菲又从小就对吴老崇敬至极,那个老混蛋怎么下得去手。即便要杀顾菲菲泄愤和灭口,他也可以选择更直接更干脆的方式,偏偏他选了最残暴的手段,在顾菲菲的身上留下几十个伤口,刀刀致命。
    音频没有终止,却也再没有流畅的人物对话,众人只能从乱七八糟的背景音中脑补当时的场面——
    吴老以为胜券在握,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顾菲菲带伤逃窜,寻找适合藏证据又能被警方及时发现的地方,刚好叫人救了顾寻的黑猫臭豆腐去而复返,顾菲菲万般无奈下将小小的卡片塞进臭豆腐的后腿,黑猫逃走,顾菲菲被杀。
    获知前因后果的景爸爸不胜唏嘘:“按道理说,内存卡不可能在猫咪的身体里存留太长时间,很快就会出现排斥反应进而伤口发炎。”
    想来顾菲菲也没料到这只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的小猫咪生命力会这么顽强,硬生生熬到身体与异物融为一体,十几年来都不曾表现出异样,顾家从上到下也从未想过他们经历生离死别的时候,他们家的猫正忍受着怎样的痛苦。
    如果这张内存卡当年就被顾家人发现、转交给警方的话,就算音频不能当作直接证据,至少也能给警方提供调查方向,那九弓大学的自杀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顾易心里五味杂陈,他是唯一注意到臭豆腐后腿受伤的人,却没有发现藏在伤口里的内存卡,这么重要的证据在他眼前被埋没了整整十五年,那个很疼他和顾寻的小姑也死不瞑目了十五年。
    景爸爸把音频处理得更加清楚并拷贝到电脑里之后,将原件内存卡交给顾易,他说:“你小姑是个了不起的人,兜兜转转十五年,她还是把证据交到了你们的手上,你该以她为荣。”
    顾易抹了把脸,勉强挤了个特难看的笑脸:“这要多谢您的技术支持。”
    景爸爸拍拍他的肩头,带着两名工程师离开警局,刚到门口,他瞧见街对面有个人很眼熟。
    “吴老?”景爸爸震惊之余,眼神一个劲往身后的警局瞟。
    吴老笑得很慈祥,可在听过音频内容的三个人看来,他这笑里明明藏着杀人的刀。
    两名工程师一个掏手机要报警一个扭头就想往回跑,吴老也不阻拦,就那么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忙活。
    景爸爸最先镇定下来:“吴老,你……”
    以前他都会尊称这位传奇式的人物一声“您”,如今,对方不配了。
    吴老面露沧桑,可那双眸子仍闪烁精光,他微笑着朝景爸爸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我来自首。”
    这边的三位同时一震,谁都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打从景先生来到九弓市,我就准备好了这一天。”吴老说话时没有太多表情,却有种“早知如此”的先见睿智,放在他这个双手染满鲜血的魔头身上,当真是说不出的讽刺。
    景爸爸侧过身,让吴老直面对街那庄严的大门。
    吴老挺着背脊,一步一顿走了过去。
    “吴老,”景爸爸叫住他,“你投资公司的时候,可有想过会有今天?”
    公司投资占最大头的吴老,用自己的钱研发了最新的技术,又被这项技术修复的证据钉实了所有罪行,这大概就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吧。
    吴老笑了笑,没回答,迈步走进了警局。
    着急回公司的景爸爸临走前跟景侦吃了顿饭,顾寻作为顾易这边的代表,被迫出席。
    “你就是顾寻,”景爸爸满脸笑意地上下打量着对面的女孩,长得好看,气质出众,跟景侦坐一块特般配,“总能听见你的名字,今天终于有幸见到真人了。”
    顾寻的微笑有些许僵硬,不停用余光瞄景侦。
    景侦的眼睛也瞪圆了,他什么时候跟父亲提过顾寻?这半年他们就联系过一次,还是他帮警方找景爸爸回来提供技术支持。
    景爸爸秒懂,笑着解释道:“是你……姑姑常跟我提,她说你在学校里拍戏,都是顾寻照顾你。”到嘴边的“小姑”被他硬生生转了个弯,他不想让顾寻再想起过去那些事,凶手已然归案,真相也已大白,可逝去的人留下的痛却是她的亲人一辈子都抹不掉的伤,尤其是顾寻。
    顾寻没留意景爸爸的用心,她在意的是她什么时候照顾过景侦了?
    景侦也是满脸黑线,他貌似只在剧组停拍那段时间跟小姑提过一句“多亏顾寻”,他就是怕小姑姑跟父母八卦才刻意忽略所有重点,囫囵地在聊林辰川的时候提了这么一句,结果还是被小姑添油加醋传到爸妈那去了。
    虽然顾寻照顾他是不假,但此刻由自己亲爹提起来,怎么听都怪怪的。
    景爸爸自动将俩人的眼神沟通理解为眉来眼去,喜滋滋地自个儿先干了一杯。
    景侦没想到一开场就陷入尴尬,急忙转移话题:“爸,我的戏已经杀青了,过两天我就陪您和妈。”
    景爸爸可能是一杯小酒喝美了,顺嘴就溜出来一句:“顾寻一起去吗?”
    “爸,”景侦都想钻桌子底下去了,“她还要考试呢。”
    终于留意到儿子快眨抽筋的小眼神,景爸爸不情愿地收敛态度,端正地说:“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主嘛,你们都还年轻,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哈。”
    景侦捂脸,整顿饭下来都没敢往顾寻那边看上一眼。
    等把景爸爸送走,景侦红着脸闷着头,想跟顾寻解释又觉得现在说什么都属于越描越黑,可他什么都不说好像更不对劲了。
    “那个……”景侦耗尽他的脑细胞也就只挤出这么两个字。
    顾寻本来都不尴尬了,看他这样又有点嘴角要抽,只好也转移话题:“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啊?”景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我东西什么的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待会回去看看机票,订到哪天的算哪天。”
    顾寻想说“这么急啊”,又一想,要不是因为景爸爸回来这一趟,景侦早就走了,于是默默把这句吞了回去,换成一句:“那祝你一路顺风,有空常回来玩。”
    说不上出于什么心理,顾寻说完这句就走,完全不敢去触碰景侦的目光,因而她没有留意到景侦眼底的笑意,以及他轻轻吐出的那句“好”。
    紧张的考试周如期而至,饶是学霸如顾寻也不得不临时抱佛脚,把先前落下的功课全都补起来。三个室友比她惨多了,成天抱着书本,可知识始终拒绝进入她们的大脑,急得她们都要撞墙了。
    “怎么办,我感觉自己要挂科了。”小静把书扣在自己的脸上,好像这样就能把书上的内容复制到自己的脑海中。
    “这学期的课为什么这么多,知识点为什么都这么难,我上课的时候都在干什么?”白白哀嚎着趴在堆成山的专业书上,明明每一本都标注得满满当当,可一翻开就是跟记忆里的不一样。
    唯有果果格外淡定:“挂就挂吧,反正暑假要好好准备考研,专业课是重中之重,下学期一开学直接补考,准过。”
    小静和白白被这句话拯救了,瞬间原地复活。
    “我觉得能过最好还是一次过吧,”顾寻撂下一本书,换成另外一本,“下学期的专业课也不少,还得准备考研,没必要花心思在补考上。”
    白白用下巴杵着桌子,羡慕嫉妒恨地望着对面那位一目十行快速翻书:“我以后再也不用‘你脑子进水了吧’来说人蠢了,看看咱寻,进过水的脑子跟开了挂似的。”
    小静捅捅她,生怕她在这个考试的节骨眼戳了顾寻的痛脚,影响学霸保研。
    果果嘟着嘴,犹豫半天才小心地问:“寻寻,那事后来怎么样了?”
    顾寻看书的速度丝毫不受影响,淡淡地说:“我哥说吴老自首了,不过他的案情特别重大,加上他这个年纪,减不减刑的没分别。”
    三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就那么自首了?没最后挣扎一下?”
    这也太不符合终极boss的行为准则了吧——
    您老好歹自爆一下呀。
    顾寻耸了耸肩,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也有些不可思议,可慢慢又释然了。可能人都有两面,一面在疯狂作恶的时候,另一面又希望有人能让他停下来,就像至今仍然昏迷不醒的穆媛媛,她无疑是整件事最大的受害者,她在执行吴老命令的同时又间接给顾寻留下指引,就是希望顾寻这个原主能给她这个替身带去解脱。
    “对了,我哥说我出事那阵子,有个去我们那串亲戚的小女孩丢了,不过那时候我们家的心思都放在我和我小姑身上,没留意这事,后来那户亲戚因为自责也搬走了。警方辗转找到了那户人家,联系上了那个女孩的父母,穆媛媛……就是他们当年丢了的女儿。”和吴老是杀死顾菲菲的真凶相比,穆媛媛的身世对顾寻的影响要更大些。
    穆媛媛会知道顾菲菲扔顾寻下水,原来是她幼年亲眼所见,她遇见吴老,以为他是好人,于是勇敢地指出顾菲菲是“坏人”。吴老呢,他听小女孩的话就猜出了整件事的原委,认定顾菲菲是害他辛苦经营的聊天室毁于一旦的真凶,得知顾寻被她扔下水,他知道自己带不走顾寻,便顺手将这个指认顾菲菲的小姑娘给带走了。
    不知道吴老虐杀顾菲菲的时候有没有当着穆媛媛的面,若是看到那么血腥的一幕,她被强行带走时又是怎样的恐惧和绝望呢。
    然而一切已成定局,穆媛媛很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即便醒过来也要为她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这对她的亲生父母而言又是怎样的痛苦和折磨呢。
    顾寻闭了闭眼,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无力改变的既定事实,她昨晚才答应顾爸爸暑假要回家帮忙带暑假班新生,得赶紧把考试糊弄过去。
    往事已矣,活着的人不管曾经背负什么都要继续前行,昂起头,挺起胸,堂堂正正走完这条人生路。
    如此,才不辜负那些沉甸甸的过往,以及那些在或不在了的人们。
    煎熬的考试周结束,顾寻这个向来不急着走的人成了宿舍里唯一暑假回家的异类分子,得到了全宿舍的严厉□□。
    “寻,你真的不留下来陪陪我们几个留守儿童吗?”小静可怜兮兮地抓着顾寻的衣角,说什么都不肯放开。
    顾寻很无奈:“要不你们都跟我回家?反正我家地方大,足够你们自习了。”
    想想顾家那成天乱哄哄喊口号的环境,以及大太阳下弥散的汗臭味,小静默默缩回手,放顾寻出了门。
    顾寻本想跟她们告个别,哪知一回头就瞧见三个叠在门口的小脑袋,那模样,跟一串葫芦娃差不多。
    见顾寻回头了,仨人齐刷刷伸出手,挥舞着各自用纸巾冒充的小手绢:“大爷,我们会去找你玩的。”
    顾寻:“……再见。”
    今儿来接她的人是顾易,经过半年的忙碌,这位老哥终于迎来了短暂的假期。
    把顾寻的行李箱往后备箱一塞,顾易感叹:“我感觉送你来学校已经是几百年前的老黄历了,这半年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呢,希望下半年平安顺遂,一个案子都没有。”
    顾寻罕见地没有跟她哥对着干,因为这也是她的心中所愿。
    回到家的顾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顾爸爸拉到院子里,顾爸爸指指正在太阳底下暴晒的新学员对顾寻说:“闺女啊,这个班就由你负责了,他们就学一个暑假,你随便教点就行。”
    顾寻下意识望向屋子,心有余悸地问:“我妈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吧?”
    要是让顾妈妈知道她会武,还教学员,非把她的脚也打断了不可。
    “废话,”顾爸爸直瞪眼,“要不是得去医院伺候你妈,我犯得着把这个班交给你吗。”
    毕竟是骨折,年纪又大了,顾妈妈至少还得在医院住上一个月,等她出院了,顾爸爸打算开车带她出去散散心,免得在医院里待太久了闷得慌。里外里算在一起,正好一整个暑假。
    交代完注意事项,顾爸爸火急火燎地走了,顾寻挠挠头,有点尴尬地看看那群晒成了蔫茄子的新学员……咦,怎么有个大高个特别眼熟呢?
    感受到她的视线,景侦侧过头,朝她呲牙直乐。
    顾寻:“……”她现在有点怀疑老爸急三火四把这个班甩给自己的初衷了,不过景侦是怎么搞定她爸的?
    景侦看她,其他学员也在看她,这个班都是十几二十几岁的男生,瞧见顾寻这么漂亮的女孩,一个个恨不能把眼睛长在她身上。
    顾寻习惯性无视他们,抄起旁边手臂粗的木棍,轻轻松松折断了。
    唰!
    除了景侦以外的所有视线都自动回避了。
    “先跑个十圈吧,”顾寻看看太阳,这帮身材跟豆芽菜有一拼的男生啊,可别没跑完就集体中暑了,“还是先跑五圈吧。”
    男生们一阵哀嚎,却还是乖乖出发了。
    顾寻把景侦叫住,俩人在学员们无比艳羡的注视下走到背阴处,席地而坐。
    “你怎么会在这?”顾寻问。
    景侦抹抹脑门上的汗,笑得很灿烂:“我接了部动作电影,年底开拍,所以先来学两招真功夫,免得到时候在电影里被打得太惨。”
    顾寻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我爸怎么肯收你?”
    景侦捻捻手指,理直气壮地说:“我交了钱的。”
    顾寻先看看他的手指头,又看看他的脸,忽然笑了。
    景侦撂下手,也笑了。
    他们其实都明白,景爸爸帮忙抓到害死顾菲菲的凶手这事让景侦在顾爸爸心里狠刷了一波好感,如今景侦跑来报名暑假班,顾爸爸哪有拒绝的道理,何况他只是单方面看景侦不顺眼,又不是景侦做过什么让他不痛快的事。
    谁都不会想到,景侦居然是这么融入到顾家的,每一段前缘,虽然都很残忍,却依旧那么妙不可言。
    “我想好了,”景侦望向那些才跑了一圈就快咽气的同学们,坚定地说,“我是真的喜欢演戏,所以以后有好的机会就去努力争取。我跟经纪人商量过了,以后把没必要的宣传全部停掉,不刻意去追逐人气和流量,就踏踏实实做个演员,挺好。”
    顾寻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嗯,挺好。”
    他忽然转过头,问道:“你学会游泳了吗?”
    顾寻愣了愣,摇头。秤砣体质的人,哪能学那么快。
    “那等我完成今天的训练,再陪你练习。”景侦边说边爬起来,激情澎湃地加入到跑圈的队伍里。
    顾寻望着那不知何时已渐渐挺拔起来的背影,发自内心地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顾寻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这是唯一一篇动笔前就有完整大纲的故事,主角们没有真正参与到案子的侦破中,但也总有星星点点的关联,也许很不过瘾,却更符合一个平凡人的某段人生吧。
    马上会开幻纯文《我就瞎长长》
    幻言《穿成豪门小金库》也会尽快开~欢迎收藏~
    感谢一路看下来的朋友们,我会继续努力~
    我们下个故事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