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想娶我的手下败将[足球] > 第109章

第109章

    (四百二十五)
    梅尔维尔的队友都没有说什么, 大家都很清楚, 有时候在球场上,因为各种原因, 每个人都可能会碰上大脑短路抽风, 从而做出一些匪夷所思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失误——这种失误,如果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自有球迷在赛后疯狂的讨伐, 他们就不需要再口出恶言了。否则的话, 也许队友原本还能调整回来, 被这么一影响直接失去了竞技状态,倒霉的还是自己。
    再说了……谁也没法保证, 自己就不会也失误。
    乌龙球这种失误,可能是最为让人喜闻乐见的了——梅尔维尔这个, 好歹人家都没射门呢。
    因此,梅尔维尔一个人站在场上,没有队友安慰他,但也没有责备他——作为成年人,他理应能照顾好自己的情绪——所以他只是沉默着抹去了淌到唇边的汗水。
    “……”
    卢卡看见江繁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朝着梅尔维尔走了过去。
    “梅尔。”
    梅尔维尔愣了一下, 他转过头来看见江繁超着自己大步走来的时候, 下意识的退了半步, 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惊惶。
    于是江繁停在了距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看着他说:“追上来吧。”
    梅尔维尔怔怔的看着他。“……什么?”
    “追上来吧,站在我的身边, 那样才有意思。注视着我的人太多了,你如果只是其中的一个,我是感觉不到的。”
    听见这句话,梅尔维尔的脸色似乎更苍白了。
    见状,江繁朝着他迈出一步,凑近他的耳边低声道:“对我百依百顺可是很无趣的。梅尔,来狙击我吧。”
    “你注视着我那么久了,难道不想让我注视着你——只注视着你吗?”
    (四百二十六)
    “你说什么了?”
    卢卡看着江繁走回来,而梅尔维尔注视着他的背影注视了一会儿,然后大步流星的转身离去,气势截然不同的样子,皱起了眉头,好奇的问道。
    “那个嘛……”虽然当时说的时候强行忍住了羞耻感,但现在回想起来,果然还是很丢脸。江繁有些感觉脸上发烧的,尴尬的干咳了一声道,“用男人的方式稍微鼓励了他一下。”
    卢卡没感觉到什么不对,他只是顿时气道:“别去鼓励对手啊喂!!”
    “有什么关系,”江繁感觉他好像一时激动就忍不住想要咬上来,连忙掐住了他的下巴。“反正最后赢的一定是我。”
    (四百二十七)
    “梅尔维尔似乎已经调整好了状态——刚才格雷戈里不知道过去和他说了些什么,这对前队友曾经流传过很长时间的不和传闻,但现在看来,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好,现在重新发球!”
    随后,梅尔维尔的名字在解说的口中一次又一次的被提起,大多都与“找到了空档”“找到了机会”“找到了漏洞”等词汇联系在一起。
    但可惜的是,杰拉德几乎将这场比赛变成了自己的封神之战。
    他又一次抱住了射门,朝着格雷戈里狠狠踢去,来了一次横跨中场的长传。
    整个球场上,几乎都能听见他意气风发的大喊:“给老子叫爸爸!!!”
    前场拿球狂奔的格雷戈里笑容满脸,但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最终比赛结果4:2。
    兰洲获胜。
    解说宛若总结般的论述道:“纵观格雷戈里的比赛,就能发现他的风格极其多变——时而走位飘忽诡异,仿佛纯粹的机会主义;时而过人华丽炫目,仿佛炫耀天赋的张扬天才;时而过人干脆利落,宛若手术刀般精准迅速,绝不多花费半分不必要的力气,叫人看了神清气爽;时而射门简洁直接,却就是叫人猝不及防;时而球路繁杂,叫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时而长途奔袭,宛若流星;时而在方寸之地人群之中,闪转腾挪,灵活至极……”
    “其实每一种风格都有防守的办法,但让人没办法的是,你并不知道这场比赛格雷戈里决定使用什么风格。他甚至还可以随意选择几种风格,混搭在一起。”
    “总之——让我们恭喜他,三冠达成!!!”
    三冠!
    这个事实尘埃落定之时,兰洲上下就像是当年江繁第一次为兰洲拿下双冠一般,狂喜欢呼。
    观众席上再一次响起了嘹亮的歌声,带着哽咽和骄傲,响彻球场:
    “当大海升起理所当然的明月,
    世界上所有的细小波涛都在此汇合。
    ……
    如果此世的尘灰让蓝色黯淡,
    就用梦想点亮月亮,
    ……
    如果此世的尘灰让蓝色黯淡,
    就用梦想点亮月亮!”
    (四百二十八)
    “陛下……!!”
    坐在VIP包厢中的丹尼尔下意识的跳了起来,兴奋的仿如感同身受。但很快,他的理智就反应了过来,连忙强行压住心中的狂喜,准备为自己的一时失态而道歉。
    “很抱歉,我……”
    但他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女王时,却惊讶的愣住了。
    那位声望极高,从不曾轻易流露自己真实情绪的女王,第一次在旁人面前,红了眼眶。
    自丹尼尔记事起,他就一直觉得自己的奶奶不像一个人类。
    她像是一个机器人,一丝不苟的遵循着王室规定,仿佛执行着自己的程序一般生活。
    她的笑容都像是面具,带着精心设计的尊贵、优雅、亲和,却一点也没有笑意。
    但此刻,面具破裂,露出了她属于人的模样。
    她看着球场上那个站在绿茵场中央,高举双手,仰天长啸,随后被队友一个接着一个扑上来抱住的少年,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属于她的少年。
    他也是如此,每次赢得胜利,就会高举着双手,仿佛是在感谢上天。
    但只有他们知道那个庆祝动作的意义——
    感谢上天。
    而天佑女王。
    “很多年了啊……”她的声音有些低哑道:“自从……之后,布列塔尼亚就再也没有球队拿到过三冠了。”
    “是的!您看,我就说伊西多先生不会让您失望的!”
    女王看他一眼,忽然道:“听说他一直单身。”
    丹尼尔愣了一下,有些不知道她的意思,“……听说的确如此?”
    “你说,将你姐姐罗莎琳德公主介绍给他认识怎么样?”
    “!!!”
    “你既然和他关系这么好,若是能成为一家人,岂不是更好吗?”
    “不行!”
    看着他惊慌的样子,女王突然笑了,“你急什么?”
    “我……”丹尼尔张口结舌,“但就是,就是,陛下!我觉得非常不妥!”
    “你是觉得他配不上王室,还是觉得王室配不上他呢?”
    “都不是!我……陛下……我……!”
    而就在这时,球场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尖叫。
    两位王室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又看向了球场,却见江繁已经拿到了奖杯。他将奖杯高高举起,朝着观众席上的某一个方向,用力的挥舞了起来。
    ——场内的大屏幕立刻切了过去,投影出了萨利的身影。
    他正凝视着场内的少年,神色温柔的微笑着。
    随即,江繁将奖杯递给了身边的杰拉德,然后朝着萨利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队友和工作人员都惊呆了,观众席上的观众们看着金发少年朝着自己的方向跑来,顿时疯了一样激动的骚乱了起来。
    场边的保安慌乱的拦了一下,好在江繁也配合着停了下来,不准备给他们增加工作。
    更何况,萨利也已经站了起来。
    他有些迟疑的,不知道江繁此举是不是为了他的,慢慢走了下来。
    他蜜糖色的眼眸犹疑而惊喜的望着江繁,金发的少年以灿烂的笑容回答和肯定了他。
    萨利一步步走到了场边,江繁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无数的记者和摄影师带着话筒,扛着摄像机,朝着这边狂奔而来,不一会儿就围堵的密密麻麻,密不透风。
    好在他们还是给出了一片中间地位,让萨利和江繁不至于被人打扰。
    “我……”一旁有球场的工作人员递上了话筒,江繁拿在手中一开口,就听见自己的声音从球场广播里无比清晰的传了出来。
    他看着萨利一脸懵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先生,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吗?”
    “那个时候我只是一个在街头踢花式足球卖艺的小孩子,不知道以后的出路在哪里。然后有一天,我就在人群之中看见了你。”
    “我当时想,这个人真好看啊……和我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世界的。”
    他当然还记得。
    只是当时谁又能够想到,那个混迹街头的少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如今已经可以昂然站立在这里。
    萨利忍俊不禁的弯起了眉眼,莫名的湿润了眼眶,他抿起了嘴唇,像是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却又没有办法移开注视着江繁的视线。
    “结果你对我说,你看到了我踢球的视频,你是为我而来的。你想要成为的我经纪人……要带我去兰洲踢球。我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连你是谁都不知道,还要当着你的面搜索你的名字……”
    萨利微笑的看着他,并没有半点在意的样子。
    “我那个时候就发誓……在你带我离开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想,我该怎么报答你才好?唯有胜利。我要赢,而且要赢得精彩,赢得漂亮,赢得叫人说不出话。赢得让人觉得——真不愧是萨利带来的人。”
    “我想要让人重新敬仰你,羡慕你。我想对得起你为我付出的一切,我想要让你觉得,我值得。”
    萨利的表情复杂又温柔,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道:“你当然值得。”
    江繁笑了笑,语气沉稳的继续说道:“后来,你带我去兰洲试训。我问你,他们决定要我了吗?你说,当然。你说,只要不是傻瓜,谁都会签下你——你还记得后来我说了什么吗?”
    萨利轻声道:“我记得。你说,你要成为历史上最棒的球员……”
    江繁几乎与他同时开口道:“我说,我要成为历史上最棒的球员,让你成为发掘出历史上最棒球员的最具慧眼的经纪人……或者还有什么别的头衔。我要让所有人像以前那样,依然为你倾倒,为你惊叹,为你欢呼喝彩。”
    “我想用无上的荣誉来回报你。”
    “我……现在也许站的还不够高……但是,我觉得,如果能够拿到三冠的话,至少……有一件事,我觉得我有底气去做。”
    江繁看着萨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脱掉了自己的球衣。
    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眸认真的凝视着对面的男人,递上了自己28号的球衣,“请问,我有这个荣幸,可以和你,我永远崇拜敬慕的风之子,交换7号球衣吗?”
    (四百二十九)
    全场的欢呼和尖叫,甚至要比兰洲刚才夺冠的时候更加强烈。就连对面的哈德莱球迷,还有双方的球员以及工作人员,都加入了这狂热鼓噪的大军。
    一位记者听完之后脑子里一片混乱,本能的飞快敲着报道,不知怎么的就在新闻稿上敲出了“求婚”两个字。
    然而这样的大新闻争分夺秒,他打的如此浑然天成,就连自己都没注意到,迅速写完就发给了编辑处。
    那边的同事匆匆浏览完,“????你确定???”
    “我确定!!!!!!!!!!!”
    “这么大的新闻吗!?!?!?”
    “超级大!!现场已经炸了!!!”
    于是许多未到现场也没看直播的观众纷纷发现,一篇头版报道顶着“求婚”两个大字,前后连接着风之子萨利·雷吉诺德和神之子格雷戈里·伊西多的名字,出现在了各大页面。
    “????谁??谁和谁???”
    “求婚?什么求婚??”
    无数球迷的手机纷纷被亲朋好友打爆:“你是不是看球赛??听说今天欧冠决赛神之子向风之子求婚了????”
    “听说他们交换戒指了??”
    “听说萨利答应了???”
    “听说他们决定结婚了???”
    “听说他们交往多年,孩子都找好代孕了???”
    球迷朋友们纷纷辟谣:“不是不是!!!只是表达感激之情交换球衣啊!!!”
    “那他交换球衣为什么搞得跟求婚现场一样!?”
    直男球迷们负隅顽抗的寻找着合理的解释:“因为萨利已经退役了,所以交换球衣是交换他之前穿过的兰洲7号,其实就是格雷戈里正式继承兰洲7号球衣的仪式,才稍微隆重了一点而已!!不是求婚啊!!!”
    (四百三十)
    “我就说不可能真的是求婚……”
    “我就说不可能!”
    “但是看见新闻的那一瞬间,我的大脑还是炸了一瞬……”
    “哈哈哈哈哈我甚至怀疑起了自己的人生和世界。”
    “我还以为人活得久了就什么都能见到了……这是什么神仙场景,夺冠之时,我独奔向你,全场广播,我们最初的相遇,和我为你下定的决心——我不管这就是求婚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以后格雷戈里就是7号了!他终于达成自己的愿望了!上任7号是萨利,他离开之后,那件球衣封存至今,终于等到了格雷戈里。现任7号是萨利的继承者,这是什么神仙传承,我真的哭了。”
    “说实话,格雷戈里穿上7号球衣真是迟早的事……但我万万没想到兰洲居然能把继承仪式搞成求婚现场……这骚操作真的牛逼。”
    “听说当初萨利把格雷戈里的监护权从他母亲手里转移,花了五十万来着。”
    “各大俱乐部:什么?五十万就能买到一个格雷戈里·伊西多??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笑死。”
    “不过,这么一来,格雷戈里就只差一个世界杯的冠军了吧?”
    “世界杯暂时没戏了,明年先去奥运会试试?”
    “如果拿到世界杯的话——!”
    “新王登基!!!!”
    (四百三十一)
    赛季结束后,梅尔维尔转会回了布列塔尼亚,但没有回到兰洲,而是进入了孟菲尔纳堡。
    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江繁默默的将他们的群聊名称,改为了:“通敌小分队。”
    杰拉德很郁闷:“为什么不回兰洲啊?”
    虽然他也知道,如今兰洲已经有卢卡在了,但总归还是有些遗憾。
    梅尔维尔倒很淡定道:“因为我和布拉德利的目标一致。”
    杰拉德:“什么目标?”
    霍伊尔沉默着,想起了梅尔维尔刚来孟菲尔纳堡报道的那天——
    在更衣室里,他和布拉德利迅速的达成了共识。
    大约是因为之前有着霍伊尔对江繁的心理阴影在前,布拉德利迟疑的询问梅尔维尔道:“你对格雷戈里——?”
    梅尔维尔言简意赅道:“我只想干他。”
    布拉德利顿时大喜,“好!干他!”
    霍伊尔:“……”
    你们说的是一回事吗!?!?!?
    “太难了吧……”杰拉德长叹了口气,“孟菲尔纳堡有布拉德利、霍伊尔,现在梅尔维尔你也过去了,劲敌啊!格雷戈里!”
    江繁想了想,笑着回复道:“这不是很有趣嘛?”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爱你们!!
    ps:看见好多姑娘说结尾仓促,其实这个结局是我这么多文里最满意的结局之一了……所以想了想,还是在作话里解释一下。就算写世界杯也是一路无敌而已,我个人是觉得结局留有一点畅想的余地会更好。看见有姑娘说我不停的抱怨收藏少所以快速完结,但这个结局我好早就构思好了,整个故事我也写的很高兴,我觉得我想写的都写出来了……故事停留在这一章我是很满意的:
    每个队友都有了成长和以后的方向【孟菲尔纳堡成为了兰洲的劲敌,以后在赛场上就是双雄争霸(虽然最后赢得肯定还是江繁啦)。梅尔维尔的爱成为了他的动力,他不再只是默默注视江繁,而是开始争取江繁的视线。(和布拉德利在不同含义上的想干他。)】、【江繁获得了7号球衣,而且就如文里所说的,他把这变得像是求婚】。我个人追文很少能看到结局,经常半路就觉得索然无味弃文了,所以比起越拖越长让读者在半途就失去兴致弃文,我希望我的文可以在结尾之后仍然让人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但好像经常被读者说感觉刚**就没了,怎么突然就戛然而止,可能还没掌握好那个度……】。唔,我以后会继续努力调整一下这其中的平衡的!
    感谢在2020-03-17 13:10:59~2020-03-18 15:48: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船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蜘蛛 20瓶;骨头阿缺、杨檸 10瓶;阿生 6瓶;花时、荧惑艏訫、永恒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