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1 章节

第 1 章节

    1 第 1 章 在我死前我想……
    拿到结果的那一天,管雨辰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他就只是做个普通的身体检查,怎么就告诉他“要好好珍惜接下来的日子”了呢?
    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管雨辰感觉越活越没有意思。
    他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前段时间闹得很凶的996,在他们广告人这里,就是007。没日没夜的加班,恨不得每分钟都拿来做策划,见客户,给客户做提案,成功了庆祝一下继续投入下一个方案,失败了检讨检讨继续寻找新客户。
    如此日复一日地工作,公司里没几个人的肝和胃是正常的,而业绩跑在前几位的管雨辰,则是每天都靠胃药支撑,前些日子终究是撑不住了,去看了个医生做了个检查。
    结果检验报告一出来,他“余下的日子”也所剩无几了。
    管雨辰自那一刻起,就觉得自己头顶上有一个倒计时器,每分钟时间都在往下减。
    检查后他很快就重新投入到工作中,但渐渐地,他没有了过去的冲劲,甚至偶尔停下喘口气的时候也会想,我这么辛苦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有时候他也会在网上搜索大家对“死”的看法,看着看着就越来越觉得这么忙没什么意思。
    家人一年见不到几次,没有自己的个人空间和时间,别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了,就连自己所在的那个城市他都没看全,公司附近多开了几家餐厅,都是过了几个月后别的同事告诉他的。
    管雨辰觉得既然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于是他在网上搜了一堆诸如什么“死前必须要去的十个地方”,“死前必须要做的三十件事”,一一仔细看下来,对着勾选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越看心情就越激动,巴不得马上打包行李出发。
    他当晚就写好了辞职信,第二天就交了上去,在领导的百般挽留下道出了自己身体的毛病,最后领导大手一挥,给他多发了一个月的工资,叹着气唏嘘地拍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管雨辰小组的成员得知他马上就要离职,震惊的有,庆幸的也有。他将所有人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也没多说什么,将大家对他的祝贺照单全收,交代好事情后,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就顺利离职了。
    他在“辞掉你讨厌做的工作”那一栏打了个勾,再拿着领导给的那笔钱买了张飞往欧洲的头等座机票,订了最高级的酒店,一口气将离职获得的钱全部花光,然后再在“无条件地关爱自己”和“去往一直都想去的地方旅游”两栏又打了个小勾。
    他不敢对自己的父亲说身体上的事情,就像他心里一直压着的一个小秘密一样,他怕看到父亲失望的表情,也怕他承受不住。
    管雨辰想着,等回来了再说吧,那个时候他应该能好好地沉下心来,更好地面对父亲了。
    他好好地享受了一次难得的假期,从欧洲跑到美国再到南美最后停在了澳洲。
    一个多月下来,他那不容易晒黑的皮肤也染了一层健康的小麦色,看着似乎比之前还强壮了一点,但管雨辰知道这只是表面的,实际上他距离医生说的时间,也只剩下两三个月的生命了。
    管雨辰去了黄金海岸,去看了袋鼠抱了考拉,然后在西澳看了粉红湖。
    在珀斯停留期间,他在市内的一个小草坪附近,看到了过去在网上一个很有名的小黑板,黑板上列了许多行,每一行开头都写着“在我死前我想……”的字样。
    管雨辰对“死”字特别敏感,他走过去安静地逐一看下来。
    黑板底下散落着一些粉笔,每一个行人都能在上面写下自己的话,甚至在他一边看的过程中,还有人在上面写写画画。
    大概是大家对“死”这个命题并不是太过深入去看待,许多人写的内容都是常见的梦想,比如——
    “在我死前我想去环游世界。”
    “在我死前我想和某某结婚。”
    “在我死前我想变得非常非常有钱。”
    还有一些恶搞的,让人特别啼笑皆非,比如——
    “在我死前我想日狗。”
    “在我死前我想成为上帝普度众生。”
    管雨辰看着有趣,在那驻足许久,有时候看到一些写得挺不错的,也会想要是自己还有时间,他也想去做这些事情。
    他掏出自己的小本子,上面列了30条死前要做的事情,而排在最底下的那两条,是他一直不敢碰触的。
    管雨辰合上本子,想了想,伸手拿起散落的粉笔,一笔一划认真地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话——
    “在我死前,我想亲口向父亲出柜,找一个男朋友,谈一段不问结果的感情。”
    写完最后一个字,管雨辰放下粉笔拍了拍手,仔细地又读了一遍,掏出手机对着那行字拍了张照片。
    小黑板仿佛有魔力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外面写出了这么一行字,将自己的秘密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阳光下,管雨辰觉得积压在心里的那些压力都被抒发了不少。
    在旁边等着写的一个老外看见他写的内容,对他比了个拇指,管雨辰愣了愣,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但心里最深处的秘密被一个陌生人窥见了,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羞耻的事情。
    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不小心碰到了站在他身后的一个男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在那儿站着一个人了,那人身高很高,管雨辰猜测估计得有190,但他心里还在想着小黑板的事,没怎么多想,道了声抱歉就走了。
    他回到酒店,拿出自己的小本子,那里乱七八糟地写了许多内容,完成的也有不少,但所有的那些,仿佛都在为最后那几条做掩饰。
    “尝试一些自己不敢做的事情。”管雨辰喃喃地默念了几次,脑子里闪过许多的想法。
    他想到了过去,想到了那一纸诊断书,又想到了刚才的小黑板。
    酒店的空调开得很大,房间内却安静得落针可闻,这种宁静能让人很好地沉下心来思考点人生。
    管雨辰头靠在椅背上,盯着洁白的天花板出了一会儿神。
    最终他深呼吸一口气,合上了小本子,在心里面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管雨辰在行李箱里翻找了许久,换了好几套衣服,每一套都价值不菲,但想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就觉得不管哪一套看着都很别扭。
    最后他闭着眼睛随便指了一套,换上了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加洗水色牛仔裤,胡乱抓了把头发,带上钱包和手机就出门了。
    他在这附近找到了一家Gay吧,在门口犹豫了许久,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后,抬脚迈了进去。
    来的时间还算早,四处人不是很多,大家都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聊天,气氛还算轻松,里面没有管雨辰想象中的那么人声嘈杂沸沸扬扬。
    他暗自松了一口气,在吧台点了一杯鸡尾酒后就选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入夜后酒吧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管雨辰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场内的人,却不知道自己也在被看着。
    在一堆西方人面孔中混了一个亚洲人,而且这个亚洲人看起来还乖乖的,样子帅气却不张扬,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却盖不住他青春的气息。
    能来这个地方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想要干点什么事,不少人在交头接耳,已经开始暗自竞争着到底谁要先上去搭个讪。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推门进来一个人,一时间大家的视线都被拉走了。
    原本正准备向管雨辰出手的人,都纷纷撞了撞身边人的手臂,互相使了个眼色,目光在门口那人身上粘着不动了。
    管雨辰并不知道周遭发生的一切,他一紧张就忍不住要吃点什么,桌面上的那盘花生已经被他吃完了,嘴巴空荡荡的有点寂寞,于是他将魔手伸到了鸡尾酒那儿。
    管雨辰的酒量不是很好,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但却没想到会不好到这个程度。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的关系,他喝了一大口酒,但也就这么一口而已,再去看周遭的景色,已经开始转圈的转圈,重影的重影,脑子也昏昏沉沉的。
    管雨辰甩了甩头,眼皮有点重,再睁开眼睛努力去辨别的时候,眼前似乎站了一个人。
    那人很高,这是管雨辰最后记得的事情,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就再也记不清楚了。
    2 第 2 章 我没有病
    布兰登看着眼前的这个醉鬼皱了皱眉。
    身后一群豺狼在盯着这边看,布兰登感觉整个人都很不舒服。
    他用身体挡住了后方的视线,伸手想去跟这个来自华国的小伙子打声招呼的时候,就看到他笑得一脸灿烂,嘴巴却傻乎乎地吐露着惊人的话语:“帅哥,你要跟我做.爱吗?”
    布兰登霎时间眼都瞪得突出来了,耳朵瞬间变红,身体也很自然地就,有了微妙反应。
    布兰登觉得挺奇妙的,很自然地顺从自己的心情走,接下来做了些什么他自己也记不太清楚,脑子一片混沌,把人带走后在附近找了家酒店,开了个房间后就把人带了进去。
    小醉鬼醉得一塌糊涂,但喝醉了人也老实,就在那儿一直盯着他看。布兰登回头看他一眼,那双眼睛即便喝醉了也还是亮得不行,直把他整个人都要吸进去一般,而只要两人眼神一对上,小酒鬼就乐呵呵地笑着说:“你真帅!”
    布兰登被说得整个人都膨胀了,心跳更是到了恐怖的地步,越发难以忍耐。
    他带着小醉鬼去冲了个澡,在那期间被他无意识的行为撩拨得差点流鼻血,堪堪忍住以后好不容易将两个人都搞到床上去,在床头翻找小气球的时候,被小醉鬼一手抓住。
    布兰登:“?”
    管雨辰虽然醉得一塌糊涂,但他还是能清楚记得自己的事情。
    他定定地看着布兰登,心想我都是将死之人了,还怕你会染病吗?
    于是他一手抢过布兰登刚找出来的小气球,发酒疯似的胡乱扔到一边,挺了挺身自豪道:“来吧,我不怕你有病!”
    布兰登:“……”他被眼前的美色晃了一下眼,又看了看远在角落的气球,把心一横放弃了将它捡回来念头。
    俯身去亲小醉鬼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在他耳边嘟囔了一句:“我没有病。”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管雨辰感觉自己全身都在痛,仿佛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顿。
    甩了甩头,再次睁开眼时,目之所及皆是混乱,衣服毛巾被扔的一地都是,身上什么都没穿,被子虚盖之下的“精彩”和身上的不适都在告诉他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管雨辰腰间搭了一只手,他小心翼翼地退开来,还想去看一下对方的脸,那人咕哝了一声,吓得管雨辰动都不敢动,等对方又睡过去后,忍着身上的疼痛快速地将衣服往身上一披,麻溜儿地就逃了。
    等从酒店出来以后,管雨辰还是一脸懵逼。
    他怎么就跟人……那啥了呢?最重要是他还什么都记不住!
    他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回到自己下榻的酒店后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看见身上的痕迹,又忍不住用头撞了几下墙。
    等将自己整理干净后,管雨辰回到书桌前。
    他看着那个小本子,捂着脸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在“尝试一些自己不敢做的事情”那一栏打上了一个勾。
    管雨辰很难描述自己的心情,想做出改变是一回事,真做了又是另外一回事,那一步迈出去后,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没了继续旅游的心情,银行里的存款也花得差不多了,拾掇了一下,最终还是踏上了回家的路。
    管雨辰在家当了一周缩头乌龟,等身上的痕迹消得七七八八,终究是避无可避,硬着头皮给他父亲拨了通电话。
    他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家中就只有这么一位父亲,在等待电话接通的过程中,他脑子里还在不停地想着该怎么对他爸说生病的事情,以及该怎么出柜。
    然而当电话被接起来,管剑书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管雨辰想好的一番腹稿全都忘得一干二净,只余下简单的一个字:“爸。”
    管剑书“嗯”了一声,等他开口说话。
    管雨辰迟疑了半晌,道:“我辞职了。”
    本以为管剑书会念他几句,然而他刚说完,那边就说:“干得不高兴就别干了,要是没有别的安排,就回家里来。”
    管雨辰鼻子一酸,抽了抽鼻子“嗯”了一声,沉默了片刻又道:“我还有话想跟你说……”
    “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吧,”管剑书道:“你王姨在叫我了,我先忙去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干什么自己想清楚,有什么难处记得和家里说,行了就这样吧。”
    管雨辰挂了电话,坐在那儿想了好久,最终还是打包好行李回家去了。
    出柜的事情比想象中轻松,管剑书沉着脸听完他说,没有想象中的勃然大怒,也没有把老父亲吓晕过去,管剑书只是摇摇头轻叹一口气,那样子似乎有什么一直隐忍着的情绪终究宣泄出来一般。
    他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这是你的人生,只要你不后悔,不要干不道德的事情,对得起自己就行。”随后就什么也没说了。
    管雨辰有点讶异,但这件事总归揭过了,困难的还在后头。
    他顿了一下,从背包里艰难地掏出一份报告,放到了管剑书面前。
    管剑书皱了皱眉,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在心头。
    他伸手拿过报告书,越过前面的一堆内容,翻到最后的诊断结果那儿看,这一看,脑子轰的一下,整个人晃了晃神,眼前黑了黑差点晕过去。
    管雨辰见状赶紧上前扶着,管剑书挥了挥手,沉着脸道:“确诊了?一个月前的事了?”
    管雨辰点了点头。
    管剑书将报告收好,又去看管雨辰的脸。
    管雨辰乖乖坐好,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不敢说话,管剑书看了他几眼,摇头道:“不像,你这个样子比我以前见你的时候血色还要好一些。”说罢他拍了管雨辰的肩一下,站起道:“你收拾收拾一下,拿上医保卡,我跟你再去一趟医院做个检查。”
    管雨辰整个人都懵了,“啊?”
    “还愣着做什么?”管剑书严厉道:“这么重要的事情,只听一家医院的怎么行?别人说你是晚期就晚期,也不去其他医院问问,这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