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2 章节

第 2 章节

    社会误诊的事儿还少吗?”
    管雨辰听着突然就眼前一亮,颠颠儿地跟着跑上去。
    父子俩去了家附近的一家医院,管剑书指定了一位医生挂号,俩人排号看诊、做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管雨辰感觉比第一次还紧张,心跳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管剑书看见了还吐槽了一句:“出息。”
    管雨辰觉得自己是挺没出息的,特别是当医生告诉他患的只是普通的浅表性胃炎时,他忍不住眼眶就湿了。
    那一瞬间压在他心头的大石被移开,回头再看一个月前的自己,想想都挺傻的。
    管剑书闻言也松了口气,拍了拍管雨辰的肩,这回倒是没再说儿子没出息了。
    那医生看了下B超结果,再次给管雨辰把了脉,随后托了托眼镜,啪嗒啪嗒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打印机咔嚓咔嚓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医生将单子从打印机那儿撕下来,交给父子二人,道:“再去抽个血验一下吧。”
    管雨辰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上来,就连管剑书脸色也有点微妙。
    于是两人又去排队做检查,再次将单子交上去给医生时,管雨辰的手都有点抖。
    医生沉默又严肃地看了一阵,放下诊断结果时,还是带着那一张严肃的脸,毫无感情地念出那句标准台词:“恭喜你怀孕了。”
    管雨辰:“???”
    管雨辰:“!!!!!”
    3 第 3 章 五年后
    五年后。
    “爸,筱柔姐那边的花已经安排好了吗?”今年已经二十八岁,即将迈入二十九的管雨辰一边记录着什么一边道:“这次需要的花量好像还挺大的,看看别遗漏了点什么才好。”
    “知道了。”管剑书道:“她这次是接了酒店的单子是吧?这丫头的工作做的倒是挺不错。”
    管雨辰点了点头,“好像是做什么派对的,在喜来登那边搞,做得还挺气派的,她给我看了下广告公司给她的效果图,还挺上档次,广告公司那边的人我以前也熟,要不这活儿还落不到咱们头上。”
    管剑书摆了摆手,“行了我看着呢,你也别忙了,赶紧收拾收拾一下,都快到点接天天放学了。”
    管雨辰抬头看了眼时间,拍了下额头,“你看我都忙忘了,那行,这边你看着清点,我先去接天天了。”
    管剑书挥挥手:“快去快去。”
    管雨辰将文件存好档,拿了车钥匙和手机就出门了。
    五年前他被误诊以为患了绝症,到头来发现是一场乌龙,绝症没有,却多了个孩子。
    管雨辰长那么大,就只发生过那一次意外,凶手是谁很快就有了头绪,但这辈子估计是找不到人了。
    最初的震惊现在已经记不太清,但比起自己肚子里揣了个孩子,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头。
    从小到大,自管雨辰懂事以来,家里就是他和父亲两人,母亲是谁管剑书从来没对他说过,管雨辰也从不敢问。
    他有过许多猜测,就像所有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那样,都会想象自己的另一位至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唯独让管雨辰没有想过的是,他的父亲和母亲,居然都是同一人。
    他还记得当时管剑书跟他说出这个秘密的时候,自己有多么震惊,喊了那么多年的父亲,原来真正的身份是他的“母亲”,那种颠覆三观的震撼,这辈子估计很难再有类似的感觉。
    管雨辰想趁机问一下自己另一位父亲的事情,好满足一下他这些年的想象,可惜管剑书似乎并不想多谈,反过来倒打一耙,问起他肚子里的另一个父亲是谁。
    管雨辰瞬间就闭嘴了,他自己也好想知道是谁啊!
    事情终究是瞒不过,管雨辰将拿到诊断结果后的事情一一告诉父亲,管剑书听完以后对着他的狗头一顿暴揍,怒其不争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丢人玩意!”
    但好歹管雨辰没染什么病,对于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父子二人商量了许久,管雨辰也思考了十多个日夜,最终还是决定生下来。
    怀孕过程中的艰难就不说了,有管剑书这个“前辈”在,管雨辰从怀孕到生育都没有太大的波折。
    当把孩子抱到怀里,到他慢慢学会喊爸爸,会蹒跚学走路,管雨辰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越发觉得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小孩儿大名叫管耀天,小名天天,是个特别可爱的混血儿,今年刚满四岁,现在在念幼儿园,是管家上下的小棉袄大甜心。
    管雨辰想到自己的儿子,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天天念的幼儿园离管家父子经营的花场并不远,开车不过十五分钟就到了,管雨辰停好车,恰好就到了幼儿园放学的时间。
    管天天小朋友外貌出众,继承了管雨辰的黑头发黑眼睛,那高高的鼻子和深邃的五官,以及白皙的皮肤不用说肯定是来自另一位父亲,只是管雨辰对那人的相貌没有任何记忆,只能透过自己儿子的脸去幻想对方的样子。
    他被一群小朋友围绕着走出来,一边走手上还一边拿着前些天管剑书不知道从哪儿给他买的小浣熊影响卡,喜滋滋地给小同学们炫耀。
    “……这是我爷爷给我买的,他说现在已经绝版了,绝版你们知道吧?就是再也没有了的意思。给你们看一下可以,但不能摸,摸坏了我就没有了。”
    管雨辰无奈地看着他,见他都快走到门口了还舍不得抬头看一眼,忍不住喊出声道:“天天。”
    “爸爸!”管天天一听到爸爸的声音,赶紧将自己的小卡片收好,回头对小同学们说:“我爸爸来接我了,不给你们看了,明天见!”
    随后就在几个小同学羡慕的注视下跑向管雨辰。
    “天天今天乖不乖?”管雨辰蹲下抱住他,拨了拨他额间的头发,亲了他一口。
    “乖的。”管天天重重地点了下头,那样子和刚才跟同学们讲话时候的得意截然不同,乖巧得像只小绵羊。
    管雨辰捏了捏他的鼻子,“我刚才还看见你不把小卡片分享给小同学一起玩,爸爸之前教过你什么?要学会分享知道么?”
    “有分享的。”天天眨了眨眼睛,“他们都能看我的卡片,爷爷说这个特别珍贵,珍贵就是很宝贝的意思,就像天天是爸爸的宝贝那样宝贝,不能让人随便拿走的。”
    管雨辰哭笑不得,也不知道爷孙俩平时都在聊些什么东西。
    他和班主任打了声招呼,抱着天天上了车,给他系好安全带,见他还放不下手上的那堆小浣熊卡片,给他塞了瓶小牛奶,勒令他在车上不能拿着东西看。
    天天谁的话都可以不听,唯独只听自己爸爸的,很宝贝地将小卡片放回到书包里,捧着牛奶晃着小腿开始喝起来。
    管雨辰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逗他多说话,天天的脑袋特别灵活,常常举一反三,说出些让管雨辰哭笑不得的话来。
    “爸爸周末要到筱柔阿姨那儿去帮忙,你要乖乖地跟着爷爷别乱跑知道吗?”管雨辰提醒道:“爷爷给你吃的零食不能吃太多,每次只能拿一个,不然以后蛀牙了虫虫咬你的牙齿咬得黑黑的,就没有小同学喜欢你了。”
    天天闻言捂住了嘴巴,那样子特别做贼心虚。
    管雨辰从后视镜那儿看他一眼,头疼道:“你又不听爸爸的话是不是?”
    天天摇了摇头,被爸爸瞪了一眼,又蔫儿吧唧地点头承认:“爷爷说爸爸让吃的。”
    管雨辰很是教育了他一番,一路上给他科普蛀牙的危害,听得管天天一直捂着牙齿瑟瑟发抖,就连回到家里管剑书在私下给他吃巧克力都不敢拿了,还反过来教育爷爷吃零食是不好的。
    管剑书心疼自己的孙子,孙子说不吃零食,他就变着法子给他吃水果,等将天天哄睡后,板着脸来教育自己的儿子:“小孩子吃点零食怎么了,哪个孩子小时候不吃点甜的,幼儿园里面都没有东西好吃的,上学不让吃,回家也不让吃,孩子多可怜啊。”
    管雨辰在自己的爸和儿子那儿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隔代亲,无奈道:“爸,你别太纵容他了,这小子平时可没少吃这些东西,王姨每次见到他就买一堆零食给他,筱柔又给他买,你还天天给他吃,这些东西吃多了没什么益处。”
    “还有,”管雨辰又道:“你给他哪里找到了那么多小浣熊卡,那些都是绝版的吧?别给小孩子花那个钱,玩一下就不玩了,家里的玩具都塞不下了,玩物丧志,我就见他天天捧着个卡片什么也不管,还要不要念书了?”
    管剑书哼了一声,嘴里念叨了几句,管雨辰习以为常,也不跟他较真。
    他转了个话题,“筱柔那边要的花都备好了吧?后天一大早我运送过去,到时候你带着天天,别再给他乱买东西了。”
    管剑书挥了挥手,嫌他烦人,“知道了,账目都整理好放你桌面了,我让小陈跟你车过去,你让他忙活就行,别什么都亲力亲为的。”
    管雨辰笑了笑,心里熨帖,“知道了。”
    大卫刚接完一个电话,看着自己忙得焦头烂额,再看看坐在沙发上,优雅地品着酒的好友,不由气从中来。
    “我说你就没别的事要忙?”
    布兰登看他一眼,耸了耸肩。
    大卫简直被他气笑了,不过也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
    这位好友五年前突然说要进军华国市场,将自己的葡萄酒生意转过来,当时可说是震惊了身边所有人。
    大家都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把他的话当真,然而就在第二年,布兰登的弟弟克里斯就开始频频出现在华国,直到那个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位天才酿酒师,是真的要转移阵地了。
    一时间大家好奇的有,激动的也有,毕竟布兰登那是什么人啊?说他是当代最伟大的酿酒师也毫不为过!为了一尝他亲手酿造的葡萄酒,多少狂热爱好者不远千里跑到澳洲去,如今他要将生意转到国内,这一消息要是公布出去,那简直就是葡萄酒界的狂欢!
    许多人想从他口中挖出点秘密,但他的嘴密得半点风都没透露过,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做出这个决定,就连他最要好的朋友也不知情。
    然而五年过去了,布兰登的葡萄酒生意转移了一半,比起他的生意,倒是他本人留在华国的时间更多。
    大卫和他是多年好友,最初也是第一批知道布兰登要转移阵地的人,这几年下来他原以为能从布兰登那儿挖到点什么秘闻,却屡屡失败。
    你说他为了赚钱,他又没怎么碰自己的生意,全权交给弟弟去打理,偏偏他这人长期驻扎在华国,甚至还去报了个中文班,学了一口蹩脚的中文,每天闲着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事。
    大卫看他闲着也是闲着,想到刚才的电话,问他道:“周末有没有什么要忙?没事的话跟我一起去喜来登那边吧,凯文生日大家给他搞了个派对,你要是去的话就带两瓶酒过去庆祝一下就好了。”
    布兰登看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大卫搓了搓手,“嘿嘿”笑了一声没说话。
    布兰登想了想周末确实没啥要忙的,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4 第 4 章 重逢
    管家父子经营的花场名字叫天天花卉,主要做的是花卉的生意,和一些零售商以及广告公司有合作,给他们提供花之余,偶尔也会自制点和花有关的小商品放到网上卖。
    管雨辰刚毕业那会儿管剑书就已经在做这个,但当时人手不足,只有管剑书和他的好友王伶一起在做,规模做得不大,也就仅限于做个二手经销商。
    管雨辰辞职后没有回到广告业,但那时候积累下来的人脉不少,在家里怀着天天的时候接触了一下父亲的生意,慢慢来了点兴趣,想了想决定留下来,帮忙将生意扩大来做。
    做到今天虽然生意不能算很大,但总归做得有模有样的,固定合作的公司不少,一切都上了轨道,管雨辰还计划着将生意继续扩大,接下来想做个花卉主题乐园,加点农家乐的元素,打造成小型的度假村。
    梁筱柔是后来开始接手花卉生意后才认识的。
    她自己开了家蛋糕店,店里面定期需要更换鲜花,管雨辰会给她送过去,偶尔接一些酒店或私人的单子,对方若需要用到花布置场地,也会介绍管雨辰给对方。
    这一回喜来登的单子就是通过梁筱柔的关系介绍过来的,对方找上了梁筱柔想订一批蛋糕,细问之下才发现承接业务的广告公司的负责人是管雨辰的旧识,两边一合算,管雨辰就争取下来这个单子了。
    周六一早,管雨辰将熟睡中的管天天抱到管剑书房间,亲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天天一口,和管剑书说了几句话就出门了。
    这一次需要的花量不少,仅月季就下了超过一千支,需要的种类也多,一些特殊的品种管雨辰还是从友商那儿拉回来的。
    鲜花最怕碰撞,稍有一点碰到就容易折损,小陈带着两个员工从凌晨四点就开始装车,到七点出发前才准备妥当。
    管雨辰给几人买了早点让他们在后排坐着吃,他则在前头当起了司机。
    九月初的天气还未变凉,但清晨的温度已经有点清爽,来到喜来登时还不到八点,天已经亮透了,这个时候干活也不算很热很辛苦。
    活动安排在晚上七点,大约五六点左右就会有人陆续到场,算下来时间看似很多,实际上这么多花搭建起来,时间还真的有点不够用。
    管雨辰有过做活动的经验,广告公司的负责人十分信任他,将效果图交给他,给他安排了几个工人就去盯场去了,搭建这块儿全权交给管雨辰去处理。
    管雨辰做了几年轻车熟路,一边亲力亲为自己下手去搭建,一边盯着底下的人干活,忙活了一个上午就把四周的布置给搭起来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他到外面给管剑书拨了通电话,跟儿子聊了几句,被他甜甜地说了几句“爸爸好想你呀”,感觉浑身都充满干劲。
    广告公司的朋友Peter看见他说完通电话回来嘴角噙着笑,逗他道:“怎么?跟女朋友聊电话?笑得这么荡漾。”
    管雨辰将笑容收了收,摇摇头道:“哪儿呢,我儿子呢,那皮小子嘴巴特别甜,也不知道平时跟谁学的。”
    Peter一脸惊讶,“你已经有儿子啦?”他顿了顿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