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7 章节

第 7 章节

    可、可以的。”
    “小辰。”布兰登很顺从地就喊了一声,说完以后心情还在暗自荡漾。
    管雨辰被他低沉的声线叫的耳朵瞬间红了,点了点头应下,那反应青涩得犹如刚毕业的大学生。
    布兰登没忘记管雨辰问他的问题,直言道:“小辰,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我们的儿子的事情的。”
    “咳,咳咳。”为掩饰不好意思,管雨辰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马上就被他直截了当的话吓到。
    布兰登赶紧从衣服口袋拿出一块手帕递给他,紧张道:“你没事吧?”
    管雨辰挥了挥手,接过手帕对他道了声谢,咳了一阵后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
    布兰登皱了皱眉,“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管雨辰摇了摇头,顿了顿才道:“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我认不出你。”他小心地注视着布兰登的表情,见对方没有太激烈的反应,才继续道:“我对那天的事情记不太清了,就算你今天站在我面前,我也不能确定……不能确定你是不是天天的爸爸。”
    布兰登听完他的话虽然有一点点失落,但也能理解,“我明白,那天晚上你太醉了,还有你那些反应,跟你今天的表现不太一样,我能接受你这个说法。”
    管雨辰被他说得老脸一红,点了点头没吭声。
    布兰登又说:“我说说我的想法吧。”见管雨辰点头,他接着道:“其实当时在酒吧那儿我们不是头一回见面的,在更早一点点的时候,我在小黑板前看见了你。”
    管雨辰被他这个说法震惊了一下。
    布兰登道:“当时我就对你一见钟情,我长这么大没喜欢过谁,就那一刻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
    管雨辰:“……”
    布兰登继续回忆着:“我看了你的小黑板上写的字,后来问了我的朋友,我又不见了你,很着急,又很生气,没想到在酒吧门口又遇到你了。”
    “我跟着你进了酒吧,你喝醉了,上来第一句就问我要不要和你做.爱,我被吓到了,但是也好高兴,高兴得有点不敢相信。”布兰登叹了口气,“酒吧里好多人在看你,我不想他们看到你,就把你带走了。”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我觉得你也是,我不会分辨,也说不上来,但我就觉得是。”说到这里布兰登的语气又有点小激动,转瞬间又道:“不过你不是也没关系,我不在意这个。”
    管雨辰:……真是谢谢你啊。
    布兰登说:“我还记得我准备去拿安全套的时候,你还把安全套扔开了,说你不怕我有病。”
    布兰登说到这里重申了一遍,“但我真的没病,我也是第一次,我不会有病的,你相信我。”
    管雨辰被他说得面红耳赤,这老外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可以光天白日之下这么轻松的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见布兰登还想继续说那天的事情,管雨辰连忙制止了他,“可以了我相信你不用再说了。”
    其实在布兰登说在小黑板那儿见过他,后来又跟着去了酒吧的时候,管雨辰几乎已经确信眼前这人,就是当年他遇到的那一位。
    他没想到当年自己居然还做了那样脑残的事情,可是想想当时的心理状态,确实有可能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也该庆幸当年遇到的人是布兰登,要是是酒吧里其他乱七八糟的人,实在不敢想今天会是什么局面。
    只是没想到这样优秀的人,居然还会对他一见钟情。
    管雨辰只是稍稍一想,就有点膨胀了。
    但这只是对方的片面之词,管雨辰信是信了,以防万一还是要让他和天天去做个亲子鉴定,况且他自己还没想清楚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管雨辰道:“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等我儿子放学后再跟你一起去做个亲自鉴定,你看看怎么样?”
    布兰登忙摇头,“不介意,当然不介意。”
    管雨辰一想到天天看到布兰登那高兴的脸,就莫名地感到头疼,他有预感那小子今晚肯定会兴奋得不用睡觉。
    两人约了一下做鉴定的时间,说完正事后又开始沉默下来。
    管雨辰觉得气氛有点尴尬,站了起来送走他也不是,留下他也不是。
    布兰登仿佛心有所感,也跟着站了起来,“我能看看你的工作吗?”
    管雨辰愣了愣,点了点头,“也、也不是不行。”
    12 第 12 章 谈谈情
    管雨辰没感觉时间那么难熬过。
    布兰登说要看一下他的工作,他也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等到真的干起活来,才发现布兰登说的看,还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看,可被看的不是他的工作,而是他本人。
    花场里来了这么一个高帅富外国人,还跟天天样子长得那么像,许多不知道内情的人都在暗自猜测来人的身份,于是看管雨辰的人又多了不知道多少。
    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一个小标兵,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出错,但往往越这么想,身体就越控制不住要做错事。
    当他第三次手抖打翻花盆的时候,连布兰登都忍不住问:“是我打扰到你了吗?”
    管雨辰看他一眼,被他那深邃又深情的眼睛看着,实在说不出那个“是”字。
    管剑书观察了这一对许久,深深觉得自家孩子实在太不成器了。他把管雨辰喊过来,布兰登自觉地站在一旁不跟过去,管剑书小声道:“你们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管雨辰摸了摸鼻子,“应该就是他了吧。”
    “什么应该不应该的,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管剑书道:“还有你想清楚没有,要是这老外真的是天天的爸爸,你要和他怎么办?”
    “哎呀我还没想好啦。”管雨辰有点小烦躁,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给他思考,“等下午天天放学了我就带他去和他做个鉴定呗,总归是要有这么一道程序的,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整。”
    “你真是……”管剑书也说不出念他的话来了,但明眼人一看那老外的样子,就知道那人是喜欢管雨辰的。他想了想又道:“刚才你们在里面都说了些什么?你有问过那边的想法吗?”
    管雨辰心想,不用问也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他略过了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甚至想撞墙的细节,只大概说了一下:“他一上来就对我表白,说对我一见钟情,然后我不喝醉了吗,他就刚好抓住了机会这不就有了天天了。”
    管剑书听完以后沉默了一瞬,忍不住感叹道:“这老外还真是……”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想了许久最后憋出了一句:“真是直接啊。”
    管雨辰捂脸不想再谈,特别是跟自己的父亲谈论这件事情。
    管剑书看了看布兰登,又看看自己的儿子,感觉不过多久这儿子多半要认栽。
    他也不是那些食古不化的人,特别是自从有了孙子以后,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他不想让儿子再经历一遍,孩子拥有疼爱他的双亲比什么都强。
    要是这老外确实像他说的那样真的那么喜欢管雨辰,他对这件事自然乐见其成,不过这还得让这俩孩子多交流交流,了解一下那人的人品,后面的事情再慢慢说不迟。
    他拍了拍管雨辰的肩,给他放了个假,“你今天别忙乎了,人家难得来到这里,你带他到处走走吧。中午我去把天天接回来,你们下午赶紧带他去验一验,等结果出来了再好好坐下来谈一谈往后该怎么走。”
    管雨辰奉旨休息,被管剑书推着去和一夜情对象相处。他想了想也没别的事情干,想着往后两人可能还有挺多相处的机会,干脆先带着布兰登让他了解一下自己的生活。
    布兰登自然都听管雨辰的安排,倒不如说只要是跟管雨辰有关的他什么都想了解,于是两人一凑合,就在花场里散起步来。
    一开始管雨辰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随便跟布兰登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工作。
    “我们日常做的事情就是培植植物,像花啊,草啊,观赏性树木这些我们都会有涉及到。”管雨辰突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布兰登,“这是我名片,上面有我联系方式,后面也有写我们花场主营的业务。”
    他顿了顿,又道:“你能看懂吧?”
    布兰登微笑着接下,珍而重之地收起来,点头道:“能。”
    管雨辰挠了挠头,“我说这些是不是很无趣?我也不知道该跟你说些什么东西好,我这个人其实还挺无聊的。”
    布兰登忙摆手道:“不会不会,我觉得很有趣,一切关于你的都特别有趣。”
    管雨辰看了他一眼,眼睛转了转,好奇心驱使他问道:“你说你对我……咳,一见钟情?”
    布兰登点头,“是的。”
    他看了看管雨辰,对他笑了笑,弯着眉眼一副温和模样,道:“而且你还是我的初恋,头一个让我感觉到心跳失速的人。”
    管雨辰再次被他说得不好意思起来,看都不敢看他,到处看了一下然后才小声道:“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布兰登想了一会儿说:“在看见你的那一刻,我就觉得你特别漂亮,特别是你的眼睛,像黑曜石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我觉得我们的儿子就长得特别像你,特别是他的眼睛,我很喜欢他。”
    管雨辰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明明大家都说儿子长得像他,甚至刚出生的时候,管剑书还以为自己抱错了别人家的孩子,怎么看怎么找不到天天身上有哪里长得像管雨辰的。
    他感觉怪不好意思的,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人如此直白地称赞,但彩虹屁这种东西还真是让人既害羞又欲罢不能,一边在内心呐喊着你多说一点!一边又装作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哦哦,是吗?”
    布兰登简直想把藏在心底这么多年来的话全部一口气倒出来。
    克里斯曾经说他,这么多年不见,管雨辰在他心里的印象肯定被美化了不少,说不定真人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过了几年可能还长出了啤酒肚,人也发福了,特别是华国那边的人,好吃的东西那么多,很多年近30的人都保持不住身材。
    布兰登一开始也担心过,但他还是坚持认为管雨辰就应该是他心目中美好的样子,当年的惊鸿一瞥不作假,既然当时对方就这样无意中撞进了他的心房,那么几年以后,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还是能在他心里留下最深的痕迹的。
    幸好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绕了一个弯一切又回到了正轨。
    管雨辰还是如过去那般美好,甚至比以前还要更好。
    就像他说的那样,自己也说不出到底对方好在哪里,但就是看着他就移不开视线,一走近他就会心跳加速,感觉只有这个人,才能让他的人生变得完整。
    “那你呢?”布兰登突然道。
    “嗯?”管雨辰抬头看他,“我什么?”
    “你有没有这个可能,也能喜欢上我,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管雨辰被他问得一时语塞,原本混乱的思绪变得更加杂乱无章,让他忽略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就如布兰登描述的那样,一见到对方,就小鹿乱撞般的失速心跳。
    管雨辰还没理清自己的思绪,对布兰登的问题避而不谈,布兰登也不催促他,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两人并肩在花场里绕了一圈,布兰登有意让管雨辰多说说话,多了解他一点,于是每逢看见一种花都会问几句,偶尔也说说自己的事情。
    “这个我们也是一样的,我们是做葡萄酒的,但从栽培葡萄开始到装瓶贩卖,每一个步骤都要参与其中。”布兰登说:“像你们养花种树要害虫防治、修剪花草,我们也一样要害虫防治、修剪葡萄藤。”
    布兰登笑着说:“我们还能有挺多共同话题的,以后一起生活了肯定不会怕没话说。”
    管雨辰发现自己说十句,布兰登有八句能绕到未来的生活上,剩下两句就趁机夹带私货,能表白就疯狂表白,比如——
    “我听说红玫瑰的花语是‘我爱你,每一天’,我以前每天都在想要是再遇到你应该送你点什么,看见这个花语后就把它记下来了,我觉得以后我每天都可以送你一束。”
    管雨辰以为自己孩子都生了,做广告跑业务做了几年,转行自己做生意也做了几年,脸皮怎么都被磨出来了,却没想到最后竟然还能栽在这里。
    他一边听得害羞,一边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也就布兰登这个样子才能说出这些话,要是换个人,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油腻了。
    于是等两人绕一圈回到原点,他已经像只炸熟的虾一样从头红到脚,快三十的人了,还能被轻易地弄得面红耳赤。
    中午布兰登留下来吃饭,王伶过来的时候看见了他,布兰登客气地和她问好,王伶心里打了个突,心想这老外来得可真快。
    这一顿饭吃得简直鸦雀无声,管雨辰一张老脸都快要埋到碗里去了。
    布兰登只有对着管雨辰才会说个不停,面对其他人时算不上冷漠,但距离感十足,再配上他本身的气质,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他坐在那儿,用蹩脚的筷子功给管雨辰夹菜,其余的人都好奇地打量这个外貌出众的老外,看他和管雨辰两人的互动,饶有兴致地拿二人下饭,有滋有味地看完了一整顿饭。
    管雨辰面前的碗除了最开始那几秒,几乎完全看不见底下的白米饭,就连管剑书以前也不会这么溺爱他,让他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好。
    管剑书觉得自家儿子认栽的速度还真快,这才只绕了一个圈回来,那恋爱中的羞赧简直写在了脸上,被布兰登看着的时候还会闪躲一下视线,可只要人家一不看他,他那双眼睛就黏在别人脸上,就差没把“这人好帅”四个字写在额头。
    或许他本人还没能发现,但作为他的父亲,只需看两眼就能看出管雨辰的小心思。
    毕竟他儿子和他一样,都是个颜控。
    颜控小辰好不容易吃完一顿饭,那边王伶小声撺掇着小陈,小陈不敢跟老外说话,哭丧着一张脸,被大老板管剑书瞪了几眼,最终还是被当做代表派了出来。
    “那个,he、hello?”小陈说完这句话都快哭出来了。
    布兰登意识到对方可能在和自己说话,绅士地对他点点头,用带着点外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