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15 章节

第 15 章节

    柔姐姐!”
    梁筱柔将天天抱了起来,笑着亲了他一口,向管雨辰走来,“怎么这么巧。”
    布兰登看看梁筱柔又看看管雨辰,脸一沉,心里不爽极了。
    这父子二人也太会拈花惹草了吧!
    24 第 24 章 杠上了(入v公告)
    布兰登不认识梁筱柔,也没听过管雨辰提过有这么一位朋友,管雨辰不知道怎么给梁筱柔介绍他,指着他干瞪眼了一会儿,最终挥了挥手什么也没说。
    布兰登哭笑不得,跟在两人身后安静地推车,在外人面前很好地充当起一个有教养的绅士。
    梁筱柔偷看了他几眼,凑到管雨辰耳边小声说:“怎么回事?这老外是谁啊?他跟天天长得好像啊!不会是天天的爹吧?不对啊,那你又是怎么回事?我凌乱了,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管雨辰是gay的事情梁筱柔是知道的,当初她也曾经问过管雨辰是不是代孕生的孩子,得到了否定的回复,现在却突然蹦出这么个人来,让她一时间迷惑了。
    管雨辰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说起来太复杂了。”
    他偷瞄了一眼跟在身后不远处的布兰登,后者接触到他的视线后对他报以微微一笑,管雨辰被抓包了赶紧收回视线,对梁筱柔说:“反正现在就是我和他在处关系……吧,嗯,先处处看看。”
    “我怎么觉得你这话说得如此不确定呢。”梁筱柔一语道破,“这人是干嘛的啊?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你喜欢他吗?”
    梁筱柔一口气问好几个问题,管雨辰能回答上来的不多,只能简单地说了下布兰登的身份,以及两人现在暧昧的关系。
    “这么说,他现在还在追求你啊?”梁筱柔偷偷看了布兰登一眼,又回头来看管雨辰,撇了撇嘴,“怎么我觉得你俩看起来还比较像老夫老妻?都一起来逛超市了,居然还只是在处关系?”
    管雨辰自己心里也很迷惘,他将天天从梁筱柔手上抱过来,然后转手塞给布兰登,拉着筱柔往前走快了两步,想让她帮忙分析分析。
    被留下的父子俩大眼瞪小眼,布兰登叹了口气,在原地站着不动,向天天打听起来,“儿子,刚刚那个姐姐是谁啊?”
    天天回答得干脆,“那是筱柔姐姐!”
    “她和你天天爸爸是好朋友吗?”布兰登又问,“她看起来跟你们很熟?”
    天天用力地点头,乖巧回答:“筱柔姐姐好好的,给天天好多好吃的蛋糕,爸爸给她送花,她给我蛋糕吃,我很喜欢筱柔姐姐!”
    天天想说的是管雨辰偶尔会和梁筱柔合作,给她提供花场的鲜花,但在布兰登耳朵里,就听成了管雨辰会送花给梁筱柔,梁筱柔还为了买天天的欢心给他送好吃的。
    一时间布兰登心里警铃大响,想再跟上去找管雨辰,却发现找不到人了。
    酒区里的员工看布兰登在这里站了许久,一看这人是个老外,购物车里还放着几块牛排,搓了搓手走了上去,推销起超市里的酒来。
    “这位先生您好,您对葡萄酒有兴趣吗?”
    布兰登回头一看,发现对方在跟自己说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对方是在给他推销红酒,老实巴交地点头“嗯”了一声。
    那位销售双眼马上就亮了起来,“我们这边新进了一批法国红酒,是来自劳伦斯酒庄的,劳伦斯酒庄您知道吧?近几年很火的一个大品牌,很多人都喜欢他们的酒,在我们这边一上架几乎都是不愁卖的。”
    “哦?”布兰登被推销酒还是头一回,甚至推的不是别的牌子,居然是他最不爽的劳伦斯的酒,这一下倒是让他兴起了一点兴趣来。
    销售看布兰登感兴趣,赶紧打蛇随棍上,“您看看您的价格预算在什么区间?我给您推荐几瓶好酒吧,要是吃牛排的话,赤霞珠就很不错,很多顾客都会买这款,不过如果您不喜欢涩涩的口感,这一款皮黑诺的也很好,而且这款皮黑诺年份还更老一点,葡萄沉淀更久,喝起来更香。”
    布兰登抱着天天,没有伸手去接销售递过来的两瓶酒,只是听完销售的话后,忍不住笑了出声。
    布兰登道:“你是说皮黑诺的年份更老,喝起来更香?”
    销售一听他这说法,心想这单子有戏,又是一个不懂红酒的人。
    他放下那瓶赤霞珠,转而拿来了好几瓶年份更久远的红酒说:“这位先生我看您对红酒应该是挺讲究的,红酒和白葡萄酒不一样,白葡萄酒当年生产当年喝都没问题,红葡萄酒就要看年份了。”
    他又拿出一瓶更久远的黑皮诺说:“您看看这瓶红酒,是五年前的酒了,同样是来自法国的大酒庄,这个酒庄是劳伦斯酒庄的前身,出品自然是没话说的,而且五年的好酒,现在我们搞优惠特价,只要188就能买到一瓶了!”
    布兰登只看了一眼酒瓶上的贴签,道:“你不诚实。”
    说得兴起的销售闻言一愣,脸上的笑容都有点僵硬,“这位先生,您说什么?”
    “我说,你不诚实。”布兰登重复了一遍,表情冷峻道:“这瓶酒不是因为优惠特价才那么便宜,是它本身就不值一个高价。”
    销售顿时涨红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布兰登的身高和外形太惹人注目,从刚才起就不断有人频频关注他们这边,这也是销售选择向布兰登下手的原因,只要这一单卖出去了,后面说不定就能有人跟风购买。
    他梗着脖子反驳道:“这位先生,我看您是不怎么懂葡萄酒,我是有经过专业培训上岗的,这些话我也没必要骗您。红酒就是放得越久越香,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当场开一瓶给您试试。”
    “不了。”布兰登仿佛被侮辱到,一脸嫌弃道:“劳伦斯的酒,我还看不上。”
    销售简直被气笑了,会来超市买红酒的人,能算什么会品酒的,吹捧个几句就在那边装起逼来,劳伦斯酒庄的酒是他们这里卖得最好的,这人还看不上,真当自己是开酒庄的了。
    周围围观的人不少,销售为了挽回面子,开始抛书包道:“劳伦斯酒庄是这几年兴起的酒庄没错,但酒庄的话事人是劳伦斯集团的巨鳄威廉·劳伦斯,就是那个你有听过的很多品牌冠名的劳伦斯集团。他们原先是不做葡萄酒的,但因为劳伦斯先生本人热爱葡萄酒,所以在五年前重金收购了几个传统产区的酒庄,发展到今天已经是行业内数一数二的大品牌了。”
    “我刚刚给您推荐的这一款酒,是劳伦斯酒庄前身的亨利酒庄出产的红酒,我是看先生您买了牛排,所以才特意给您推荐了黑皮诺,黑皮诺酿制出来的葡萄酒虽然没有赤霞珠的单宁那么高,但依然是一款高单宁的品种,葡萄酒中的单宁会和蛋白质起反应,半熟的红肉里含有很高的蛋白质,而蛋白质可以软化单宁在口里的粗涩,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给您推荐这款红酒的原因。”
    销售一口气说了几个专业术语,得意地看向布兰登,一般这种情况下,不怎么懂葡萄酒的人都会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然而等待着的心虚或仰慕的目光没有到来,布兰登顿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笑了出来。
    管雨辰和梁筱柔在前面走了一段,说了好些心里话,他有点摸不准自己的心情,觉得布兰登的态度也有点奇怪。
    管雨辰说:“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他表现得太自然了,仿佛一切都应该是这样,我有点措手不及。”
    梁筱柔没有天天是管雨辰的“亲生”儿子这件事的前提需知,只听他说这个老外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上来就表示对他一见钟情,还追他追得很凶,乍一听就觉得似乎不太靠谱。
    “那你喜欢他吗?”梁筱柔尽量让自己客观分析,“老实说,你说他的这种行为,正常人还真不是这样操作的,哪有一上来就直接带你儿子逛超市的,我还以为你什么时候偷偷背着我交了男朋友还藏了很久呢!”
    “是吧!”管雨辰一脸苦恼,“他表现得太自然了,搞得我也只能跟着他的节奏走。”
    “那你自己喜不喜欢他?”梁筱柔问完后又断定道:“我看你的样子就觉得你是喜欢的。”
    管雨辰一抿唇,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然而梁筱柔哪是那么好敷衍的,她盯着管雨辰看了许久,看得他心虚,最后直接下了定论:“好了不用问了,你就是喜欢。”
    管雨辰动了动嘴巴,没有否认,但过了一会儿又梗着脖子说:“他长成那个样子,谁能不喜欢?不是个瞎的都会喜欢,但我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他太自来熟了!我有点心慌……”
    “你心慌个屁!”梁筱柔直接道:“这么个大帅比喜欢你,你慌个毛毛啊!真的,管雨辰不是我说你,你这心态就是作!难不成你还想找陈明那种玩意儿的?别开玩笑了,我要是你我就赶紧收拾好行李打包自己和天天一起寄到他家去,相亲相爱一辈子不分离。”
    “你这也太不矜持了吧……”
    “我呸!”梁筱柔露出嫌弃的表情,“人家那样的大帅比都低声下气陪你逛超市带儿子了,你还要什么矜持,我跟你说你这样是脱不了单的,白亏了你一张好看的脸。”
    梁筱柔又道:“而且我看天天也挺喜欢他的,能让你儿子喜欢的人还真不多,你别看你儿子很乖的样子,其实心里可高傲了,我和他的感情,是一块一块蛋糕喂出来的。”
    管雨辰被她这说法逗笑了,不过想想天天还真的是布兰登的神助攻,身边仿佛一切都在推着他往布兰登的方向走。
    梁筱柔还想八卦八卦,这时候身边有很多人突然从他们身边跑过,往他们来的方向走。
    梁筱柔的师奶之魂被这些人勾了起来,以为有什么便宜货买,撺掇着管雨辰先一起跟过去看看。
    两人一回头,才发现本该在他们身后跟着的布兰登和天天,竟然都不见了?
    25 第 25 章 你就是那个布兰登·罗德?!
    管雨辰和梁筱柔跟着人潮回到最初分开的地方, 便看见一群人围堵在卖酒的那片区域里,密密麻麻的一群人,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梁筱柔两眼发亮:“是不是在做什么优惠活动?哎我刚刚就在选酒来着, 有一款蛋糕我之前在别的地方尝过, 可好吃了, 我怀疑他们偷偷加了白葡萄酒, 我怎么这么凑巧碰上搞优惠了, 幸好你刚刚拉了我一下。”说着就要往里挤。
    管雨辰有种不太美妙的预感, 布兰登和天天都不见了,他们就在这个地方分开, 前面比较像是吃瓜群众围观的画面,哪儿像在疯抢。
    他拉了拉梁筱柔,和她说了自己的怀疑,说话间两人已经快到人群边缘了, 等他们走到过去, 果不其然听见了卖酒的小伙子大声说:“这位先生,您如果是不会的话, 可以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如果您不是有心购买产品的,就算是有心想了解一些葡萄酒知识,我们也不会吝于给您扫扫盲的, 没必要在这里冷嘲热讽。”
    布兰登怀里的天天看见越来越多人围过来, 有点害怕地靠在布兰登肩上, 只露出两只眼睛四处张望。
    站在人群中的布兰登依然骄傲得像一只孔雀,拍了拍天天的背, 表情高傲又冷漠道:“我希望你能先去用舌头多尝尝,等你什么时候喝过上万瓶红酒, 能分辨出来每一款红酒之间的差距,才来跟我谈葡萄酒知识的问题。”
    布兰登话一说完,那个销售又气又好笑,反讽道:“上万瓶?呵,还真是张嘴就来。”
    “布兰登?”管雨辰看清前面被围着的是布兰登后,直接松开了抓住梁筱柔的手,挤进人群里朝布兰登的方向走过去,他不懂怎么就那么短短几分钟时间,居然就惹出事情来了。
    布兰登一看见管雨辰后,脸上冷峻的表情马上松缓下来,眼神有了温度,向管雨辰伸出手。
    管雨辰自然地抬起手回应他,两人牵起手后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什么问题,管雨辰皱着眉头满脑子只有眼前布兰登被围观的事,“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天天看见爸爸回来了,喊了一声后伸手讨抱,管雨辰顺手把他抱了过来。
    虽然布兰登会说中文,但在管雨辰眼中总觉得他的中文水平不怎么样,加之天天缩在他的怀里,父子二人被一群人围起来,管雨辰下意识就觉得他们受欺负了,一时间母性大发,蹙着眉头看向那个销售,一脸兴师问罪的表情。
    销售愣了愣,没想到这老外居然还喊人来了,顿时更气,“这位先生,您是这位外国友人的朋友吧?请您来评评理,我好心给您的朋友推荐红酒,您的朋友不买就算了,还不停嘲讽我,虽然我们是做服务行业的,但不代表就要受到这种侮辱。”
    他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声音又拔高了一点,“我是受过正式培训上岗的,考取了葡萄酒鉴赏证书,大家要是对葡萄酒有什么不懂,我可以为你们解说个明白,葡萄酒是对人体健康有益的很好的商品,多学习一点葡萄酒的知识对大家也没有坏处,总比什么都不会被骗被人取笑好。”
    管雨辰一听眉头更皱了点,他一边心想这个销售是哪来的傻逼啊?一边又忍不住心疼身后的布兰登,堂堂一个享誉国际的酿酒师,居然被个路人说他什么都不懂,还要被骗被取笑?!
    几乎是下意识的,管雨辰张口就维护道:“这位先生,你口口声声说你是做服务行业的,但我看你的态度根本没想要服务人,顾客对你来说只是拿来抬高自己的工具,用来彰显自己比别人多那么一点放不上台面的知识。”
    围观人群闻言纷纷抽了口气,脸上吃瓜的表情更甚,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将这一幕拍下来。
    布兰登原本已经不打算和这人计较了,见管雨辰回来就想离开,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还为他出头,一时间他也不想走了,牵着管雨辰的手美滋滋地在他身后看他们PK,还给那个销售一个挑衅的眼神。
    销售觉得这两人简直就是来砸场的,被管雨辰这么一说,脸面都快维持不下去了,气得脖子都涨红了,“这位先生,我刚才也说了,我们能在这里卖酒的,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