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17 章节

第 17 章节

    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管雨辰像被烫到手一样迅速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布兰登一下子抓住了。
    两人四目相对,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布兰登捏了捏管雨辰的手,顿了一下后道:“我喝了酒,今晚不能开车,我看见你们家还有一间客房,我能住下吗?”
    27 第 27 章 大爸爸
    管雨辰没喝酒, 却觉得这个气氛下,自己好像喝醉了一样。
    大概是布兰登的语气太温柔,又或许是他注视自己的眼神太专注, 让管雨辰不自觉就被吸引了过去。
    房间内安安静静的, 只有摆在一旁的电风扇发出扇叶转动的声音, 像被蛊惑了一般, 管雨辰轻点了下头。
    几乎是一获得他的首肯, 天天就欢呼起来, 高兴地跳了几下,冲进布兰登怀里抱着他撒娇:“耶!爸爸跟我们一起住!”
    管雨辰回过神来, 才发现自己答应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他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不自觉地揉了揉鼻子,粉饰太平似的说:“喝酒了不能开车,现在也很晚了, 住一晚上问题不大。”
    说完以后逃也似的说要给布兰登拿换洗的衣服, 一转身就跑没了影。
    布兰登唇角带着淡淡的笑,看着管雨辰逃离的背影, 揉了揉天天的小脑袋。
    布兰登身高足有一米九,比管雨辰高了快有一个头,管雨辰拿了最大的运动服,在布兰登身上比划了几下, 还是觉得衣服有点短。
    布兰登让管雨辰给他拿一条短裤, 管雨辰觉得这也是个办法, 才刚入秋天还没彻底凉下来,对付一晚上多盖一床被子, 总比穿吊裤腿的裤子强。
    布兰登拿了衣服,天天像个小缠人精缠着他让他带自己去洗澡。布兰登抬眼看管雨辰, 管雨辰挥手无所谓道:“去吧去吧,他自己也会洗,他会教你怎么做的。”
    于是布兰登头一次尝试了给别人洗澡。
    天天也是头一回让新爸爸给他洗澡,兴奋得不行,脱了衣服后就站在那儿盯着布兰登看。
    布兰登衣服一脱,天天就发出了感叹:“哇!”
    布兰登被自家儿子逗笑了,捏了捏他的脸抱着他走进浴缸。就如管雨辰说的那样,天天已经会自己洗澡了,短暂的兴奋后,他便开始拿起小毛巾,按了两下沐浴露自觉地洗刷起来。
    布兰登坐在那儿看得新奇,觉得天天小胳膊小腿儿的,举着胖嘟嘟的莲藕手认真地洗澡,那样子真的萌得他心里火热火热的。
    他爱管雨辰,这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天天的出现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意外,但却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是管雨辰送给他的惊喜。
    他不禁想到了“爱情结晶”这个词,可爱的天天身上流淌着他和管雨辰的血,相貌汲取了两人不同的特点,只要看着天天,就仿佛能看到他和管雨辰无限的可能性,这让布兰登又更喜欢他一点。
    他将天天抱过来,拿起他的小毛巾给他轻柔地擦洗背部,一边说:“天天喜不喜欢爸爸呀?”
    天天很实在地点头说:“喜欢的。”
    布兰登想到刚才天天听到他要住下后兴奋的表现,又道:“那你喜欢爸爸跟你们住在一起吗?”
    “很喜欢很喜欢的!”天天转过来抱着布兰登的脖子撒娇道:“爸爸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住呀?我想跟你们一起住,我可以教你写字画画,把我的小英雄卡借给你玩,你跟我们一起住好不好?”
    布兰登愣了一下,鼻尖顿时一酸,揉了揉他的脑袋说:“爸爸再努力一下。”
    布兰登学着吃饭的时候管剑书和王伶逗天天说话那般,问了他一些在幼儿园的事情,天天都伶牙俐齿地回答了。
    当说到班上的小同学时,天天一副神气的样子说:“他们都很喜欢我,说我长得漂亮,但是爸爸说了,男生不能说长得漂亮,要说帅气的。”
    他眼睛转了转,说:“我觉得艾伦哥哥就很帅气,比我还要帅气,他太好看了,又聪明,什么都会。”说完马上接了一句,“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艾伦哥哥家玩啊?”
    布兰登被这个鬼灵精气笑,点了点他的鼻子说:“不是说了要等放假吗。”
    “放假好久好久的。”天天伸出两只胖嘟嘟的手,张开手掌比了个“十”,说:“我十个手指都数不完的!”
    布兰登纠结的不行,一边是不想辜负孩子的心愿,什么都想满足他,另一边又觉得大卫家那小子不是个好东西,才见一面就把自己儿子的魂都勾去了,让他们再多接触几次,自己这个还未捂热的儿子怕不是要跟人跑了。
    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回答天天这个问题,转而问起了别的,“天天知道今天下午看到的那个叔叔是谁吗?”
    天天虽然聪明,但终究还是个小孩子,思路一下子就被带跑了,“那是爸爸的朋友,叫陈明叔叔。”
    “陈明……”布兰登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他经常来找你辰爸爸吗?”
    天天摇头说:“没有经常来,但总是打电话给爸爸。”他皱了皱鼻子,贴在布兰登耳边小声说:“爸爸你别告诉我爸爸,我可讨厌陈叔叔了,他老是大晚上打电话给爸爸想让他出去,有时候爸爸跟他出去吃完饭回来身上都臭臭的。”
    布兰登一听,眉头皱了起来。
    下午他就能感觉到陈明对他敌意很大,而且对管雨辰献殷勤也有点过,果然……
    布兰登还想从天天口中套点话,门口突然响起“叩叩”的敲门声,随后管雨辰的声音就在门外传来:“你们洗好了没啊?小心水变凉感冒了。”
    “来了。”布兰登应了一声,手臂一包将天天从水中捞起来,大毛巾一包将他整个人捆住,帮他擦干穿好衣服后,才开始擦自己的。
    天天穿好衣服坐在洗手台上晃着小短腿,眼睛滴溜溜地在布兰登身上上下打量,等布兰登整理好自己,将他抱出去塞到管雨辰怀里时,天天突然蹦出一句:“爸爸,大爸爸好厉害的。”
    “什么好厉害?”管雨辰不解,心里感叹小孩子真是一天一个样,早上还在叫高个子爸爸,晚上就变成大爸爸了。
    他插上风筒,刚要给天天吹头发,就听到他说:“好像大象的鼻子一样厉害!”
    管雨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后,脸顿时一阵爆红。
    他赶紧打开风筒用吹风的声音堵住天天叭叭说个不停的嘴巴,满脑子却是他那句“大象的鼻子”,吹得自己浑身都燥热起来。
    布兰登拾掇好自己后,走进天天的房间想接手管雨辰的工作,看见他脸上红了一片,大吃一惊,“你怎么了?发烧了吗?怎么脸这么红。”
    管雨辰无法直视这只大象……呸,这个男人,忙说自己是被热的,将风筒塞到布兰登手上后,再次逃离了房间。
    布兰登莫名其妙,等帮天天吹好头发后,还不见管雨辰回来,渐渐地他就开始觉得刚才管雨辰的样子,似乎不是单纯被热的。
    他问天天刚才都和管雨辰说了些什么,等听完天天的话后,饶是他也忍不住瞠目结舌,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他哭笑不得地将天天哄去睡觉,天天让他给他念故事书,布兰登的中文水平烂得没眼看,一句话十个字有七个字看不懂,但他还是想要维持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的尊严,于是将故事书放到一边,开始天马行空地说起了别的东西来。
    管雨辰在浴室里有点难堪地发现自己完全忘不掉天天的那句话,甚至自己的象鼻子也有点不受控。
    他慢慢吞吞地在浴室里平复了很久,等洗完澡彻底冷静下来后,刚走出浴室,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布兰登。
    布兰登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配着夜里昏暗的灯光,坐在沙发上优雅得像一只波斯猫。
    如果忽略掉他穿着不合身的运动服和短裤衩的话。
    看见管雨辰走出来,布兰登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管雨辰脚步顿了一下,在心里叹了口气,顺从地走了过去。
    “你在害羞吗?”才刚一坐下,布兰登便沉着声问:“因为联想到些什么东西?”
    管雨辰撇开双眼,心里惊涛骇浪这人居然知道了!但表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道:“我刚好要洗澡而已。”
    布兰登轻轻笑出声,那声音在管雨辰耳朵里听起来,别有一种勾人的魔力。
    管雨辰从旁边扯了个抱枕放在自己腿上,有点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两人的距离贴得很近,管雨辰甚至能感觉到从手臂处传来的,来自对方的温度。
    布兰登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红酒,递到管雨辰面前,“想尝尝看吗?”
    管雨辰扭头看他,静默了片刻后,语气带着点不甘心泄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酒量。”说完撇过头,只露出两只红红的耳朵。
    布兰登用尽了全身的自制力,才能让自己忍住不去抱抱他,将他抱进自己怀里亲得他呼吸不过来。
    管雨辰大概不知道这句话在他这里,能把他撩成什么样了,那些过往的记忆他没有忘记过一分一秒,此时的管雨辰比以前成熟了不少,但在他眼中,却还是青涩得像个大学生,让他一向波澜无痕的内心,兴起了许多粗暴的想法。
    “就一口,没事。”布兰登清了清嗓子,压着声音说:“不至于能让你喝醉。”
    管雨辰抬眼看他,乌黑明亮的眼睛带着好奇和犹豫的光,他的眼神从布兰登脸上转移到红酒杯,想到过去那么多次错过的机会,禁不住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口水。
    布兰登狠狠地抽了一口气,拿着酒杯的手都有点颤抖。
    管雨辰对此毫不知情,像个小孩儿似的眼里只有眼前心心念念想得到的食物,再三确认道:“真的不会醉吗?”
    布兰登的回答是直接将酒杯的杯口抵到管雨辰嘴边。
    28 第 28 章 半醉
    管雨辰的酒量, 真是出乎意料的……差。
    布兰登抱着怀里的人,真真是痛并快活着,这家伙只喝了一口酒, 就开始晕晕乎乎的, 两颊染上了一抹红晕, 害得刚才还自信满满说就一口不会醉的布兰登连忙把酒杯拿得远远的, 不敢让他再碰了。
    不过喝醉了的管雨辰格外坦诚, 平时拘谨的模样不复存在, 倒是有点像五年前的样子。
    他舌忝了下嘴唇,砸吧一下嘴回味起口中的红酒的味道, 皱着好看的眉毛说:“酸酸涩涩的,不甜。”
    布兰登被他逗笑了,道:“这是西拉子,单宁高糖分低, 自然喝不出甜味。”
    管雨辰眼睛半眯着, 盯着布兰登的脸看了一会儿,想凑近一点看, 但整个脑袋晕乎乎的,感觉自己头重脚轻,晃了晃脑袋感觉更重了,皱着眉头往布兰登怀里砸去。
    布兰登抬高了拿着酒杯的手, 另一只手稳稳地托住他, 两人一来一去, 管雨辰彻底倒在了布兰登怀里。
    这下连布兰登完全不敢动了,呼吸也停滞了, 心脏扑通扑通响,两人的脸靠得极近, 布兰登甚至能看得见管雨辰脸上的小绒毛,以及感觉得到对方呼吸喷洒在自己脸上的气息。
    他咽了口口水,发出“咕隆”一声,怀里那人犹觉不够,鼻子皱了皱在他脖子处嗅了嗅,然后舒展开眉眼,发出一声喟叹,“你真好闻。”
    布兰登哭笑不得,他将酒杯放到茶几上,两只手抱住了管雨辰,将他往自己身上拉。
    布兰登在他耳边低声道:“你明天还会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管雨辰感觉眼皮在往下掉,但听到这句话还是努力抬了抬眼睑,下意识反驳道:“少瞧不起人了。”
    布兰登轻笑一声,揉了揉他的头,当他是小孩子一样哄,“雨辰真棒。”
    趁着管雨辰喝醉,布兰登心里一动,想起了五年前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试探问道:“雨辰觉得我帅吗?”
    布兰登问这话的时候小心翼翼,他不太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是帅还是丑,但是十分在意当初能吸引管雨辰的点,如今是否还有效。
    管雨辰抬头看他,眯着眼睛一副审视的模样,布兰登紧张得屏住呼吸,突然大腿“啪”的一声,布兰登整个人都愣住了。
    管雨辰用力地拍了他一下,完了以后还嫌不够,恶狠狠地说:“你在说什么废话呢,你不帅谁帅!”那语气十足的理所当然。
    布兰登怔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等回过神来把自己的嘴唇咬得死死的,整张脸都憋红了,就怕自己一不小心笑出声音来。
    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他又问了好几个问题,“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回答得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
    布兰登道:“那你对我有没有那种,想抱抱亲亲我的冲动,就像我想抱你想亲你一样?”
    管雨辰哼哼唧唧,脸都贴在了布兰登月匈膛上,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道:“嗯,想啊……我现在抱住了。”说罢他还打了个哈欠,“但是不敢亲,我们认识时间太短了,这不矜持……”
    布兰登心跳快得不行,抬头仰望天花板,怕自己一低头就会忍不住流鼻血。
    他又搂紧一点怀里的人,深呼吸一口气后,想再逗他多说几句大实话,结果一低下头,发现怀里的小醉鬼已经睡过去了。
    他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管雨辰动了动嘴巴,咕哝一声头一歪,继续安稳地睡去。
    布兰登哭笑不得,叹了口气,抱住管雨辰在他额上印下一吻。
    两人就着这个姿势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管雨辰睡得安稳布兰登也不想闹醒他,今天晚上他原本有很多话想问管雨辰,可是现在似乎都没什么必要了。
    他横抱着将管雨辰抱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却没有趁人之危跟着躺下,替管雨辰盖好被子,珍而重之地在他额上又亲了一口,才安静地关了灯退出房间。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管雨辰脑袋像灌了铅一样重,他艰难地爬起来,坐在床上发了快十分钟的呆,随着记忆渐渐回笼,脸上火烧的烫,整个人彻底陷入了崩溃状。
    他的记忆模糊,但就像布兰登说的那样,一口红酒确实不让他彻底醉倒,可是现在他倒是宁愿自己醉昏过去,最好失忆了才好。
    看看他都做了些什么?又说了些什么?!!
    昨天才刚和梁筱柔说她不矜持,转身就黏黏糊糊的半点也不见矜持,还拍人的大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