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18 章节

第 18 章节

    ,说的那些话有多糟糕就多糟糕。
    管雨辰的记忆就只停留在布兰登问他喜不喜欢他,然后他很实在地回复了个“喜欢”,再之后的他就不记得了,可就是这样,也足够他丢脸的了。
    布兰登会怎么想他?平时装作要保持距离,不咸不淡仿佛很禁欲的样子,没想到内里这么黏糊?嘴上说着还不熟,身体却很诚实?管雨辰一头扎进被窝里,每每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事情,都想将自己给活埋了。
    他在房间里挣扎了许久,想装死不出门,可是门外的人却不肯放过他。
    天天在门口砰砰砰的拍门,一边拍还一边大声喊道:“爸爸爸爸,快起床了爸爸,我要上学了,大爸爸说要送我去上学,爸爸你起来了没有啊?爸爸你这个大懒虫!”
    管雨辰从被窝里露出一个头,还没回复布兰登的声音又传来了,“天天乖,大爸爸送你去上学,爸爸可能还没起床,你让他多睡会儿。”
    “可是爸爸以前都会送我上学的,”天天站在门口和布兰登讨价还价起来,“我想你们都送我去上学,我有两个爸爸呢!爸爸大懒虫,爷爷说不能做大懒虫,会被小鸟啄屁股的。”
    布兰登又说:“但是爸爸可能还不想起来,天天乖,大爸爸先帮你换衣服,等一下大爸爸送你去上学。”
    管雨辰觉得布兰登这个“还不想起来”说得可真够意味深长,他用头撞了几下床,叹了口气,不情不愿说:“我起来了。”
    管雨辰简单整理一下自己,胡乱揉了把脸才去开门,门一开,天天就跑着冲进他怀里,高兴道:“爸爸大懒虫,快点起来,我们一起去上学。”
    布兰登站在门边没有进来,笑了笑道了声“早安”。
    管雨辰“嗯”了一声,片刻后才回一句“早”。
    他将天天塞到布兰登怀里,眼睛盯着布兰登的衣服不敢看他的眼睛,道:“你帮天天先换好衣服吧,我洗漱一下就来。”说完马上转头对天天说:“天天自己拿好衣服让爸爸帮你穿知道吗?”
    布兰登看着他再次从自己面前逃走,原本还带着点忐忑的心情突然落地了。
    看样子昨天晚上这孩子也没有醉得很厉害,该记得的东西都有很好地记住,布兰登勾了勾唇,心情雀跃地亲了天天一口。
    吃早饭的时候管雨辰依然一阵慌乱,布兰登和他说话他也不敢回看他,管剑书感觉莫名其妙,再又一次管雨辰看着他说话时打断了他:“是他问你话呢,你看着我回答个什么劲。”
    布兰登嘴角上扬,眉眼染了笑意,看着管雨辰赌气似的快速看他一眼,又回头去照顾天天吃早饭。
    早饭后天天如愿以偿由两个爸爸送去上学,一路上兴奋地说个不停,就算两个大人不搭理他,还是能自己说得痛快:“爸爸我好高兴啊!我有两个爸爸送我上学。”
    “大爸爸你今晚也会来接我放学吗?我想你来,但是爸爸说你好忙好忙的,那你可以考虑偶尔来一来,我都没问题的。”
    布兰登闻言转头看了管雨辰一眼,便看到他欲盖弥彰地扭头看窗外。
    天天继续旁若无人地说:“梁明说他妈妈也好忙,都是爸爸来接他,他爸爸好高好高的,但是我觉得大爸爸你比他更高!”
    “如果等一下看到梁明的爸爸,大爸爸你要不要跟他比一下?不过梁明老是迟到,他说他经常在不同地方睡觉,有时候离学校好远的,不一定能看到他爸爸。”
    “大爸爸你住在哪里呀?上次放好多花瓶的地方是你家吗?但是那里没有床啊,你要不要来我们家住,我们还有多一个床可以给你。”
    布兰登插了一句,“那你要问问你辰爸爸要不要收留我。”
    天天顿了一下,语气激动地问管雨辰:“爸爸!我们把家里的床给大爸爸住吧好不好?”
    管雨辰这回终于是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布兰登。
    布兰登脸上带笑,视线放前面道路上没有回看他,这让管雨辰少了许多尴尬。
    两人沉默了片刻,布兰登还在猜想这回这小孩又要用什么样的借口来婉拒天天呢?没想到就听到管雨辰松口说:“我考虑一下。”
    布兰登震惊地扭头看他,然而管雨辰一说完就又把视线转回到车窗外,只有那只红红的耳朵泄露了他的心情。
    布兰登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极快,心里有许多话想问,却碍于天天在这且时机又不对。
    他一脚踩在油门上,一辆普通家用车被他开得像跑车一样,管雨辰吓得都顾不得“矜持”了,忙回头拍他手臂,“慢一点,别开那么快啊!太危险了!”
    就连坐在后座儿童椅上的天天都闭上了嘴巴,双手稳稳地抱住安全带。
    布兰登被提醒后速度慢了下来,顺势握住了管雨辰伸过来的手,道:“我们等会儿聊一聊。”
    29 第 29 章 同居安排上
    车内安安静静的, 只有空调出风口尽职尽责地工作着,发出微弱的风声。
    上次这个场面,似乎还是不久前他们刚从医院拿到报告的那一天, 如今才不到一个月, 两人的心态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给了布兰登莫大的勇气, 他伸手过去, 将管雨辰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管雨辰小小挣脱了几下, 布兰登说:“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考虑什么矜持不矜持的。”
    这话不说还好, 说完管雨辰就更尴尬了。
    他奶凶奶凶地瞪了布兰登一眼,对方却笑嘻嘻的一脸高兴和纵容,管雨辰觉得自己的老脸都在昨天给丢光了,果然喝酒误事, 但被这么一说后, 他也懒得端起架子装矜持了。
    布兰登斟酌了一下说:“昨天晚上……你还记得多少?”
    管雨辰撇了撇嘴,在刚才那一路上他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回答:“昨天你灌我喝酒了吧?我早说了我酒量不行, 还非让我喝,我喝完就断片了,什么都记不住。”
    一口气说完后他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仿佛为自己找到了立足的支撑点, 甚至开始恶人先告状, “我的酒量是真的不行, 说了你又不信,人家是一杯倒, 我是一口就能倒,喝醉以后还记不住事情, 我爸都说了。”
    布兰登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还能有这种操作!
    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管雨辰记不住,那就由他来提醒他好了。
    “没关系。”布兰登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来告诉你昨天都说了些什么。”
    管雨辰震惊地看他,心说居然还有这招??
    布兰登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前面说的都是装的,于是说起来就更肆无忌惮了,“我问你喜不喜欢我,你说喜欢,我问你我帅不帅,你还拍我大腿,恶狠狠地跟我说我不帅谁帅,我问你想不想抱抱我亲亲我,你整个人抱在我怀里,跟我说你已经抱到了,还说不敢亲我,因为怕不矜持……”
    管雨辰听得面红耳赤,“你别瞎说啊!我、我哪有说怕不矜持什么的,也没有抱你,别趁我喝醉了就乱造谣。”
    “哦,那你就是承认前面的都有说过。”布兰登并不纠结于后面两句,比起他到底矜不矜持,想不想亲亲抱抱他,他更在意管雨辰是不是喜欢他。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就等着管雨辰亲口承认。
    管雨辰深感自己智商堪忧,被人说几句就掉进圈套里了,支支吾吾想否认又怕再掉进什么坑,鼓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布兰登微笑着,双手将他的手捧在手心里把玩,也不知是管雨辰想着酒后吐真言的事,还是放任他的行为,一直到布兰登将他的手紧紧握在手里,十指交缠,管雨辰还是没有抗拒挣开。
    布兰登嗓音低沉又温柔:“雨辰,我爱你,自五年前到今天,没有一天改变过。原以为在遇到你之后,会发现这或许只是当初的一时兴起迷了眼,说不定接触几天我就不喜欢你了,但是我发现我错了。”
    布兰登说到最后两句时,管雨辰心里不自觉地咯噔一响,直到听完他的话,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布兰登道:“我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喜欢你,更爱你,你要问我原因,我也说不清楚,一开始可能是觉得你的样子很贴合我的审美,你的眼睛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但当和你深入接触后,我才知道你身上每一处都吸引着我。”
    “我喜欢你照顾天天时温柔的样子,喜欢你工作时候专注的模样,喜欢你喝醉以后可爱又坦率的表现,也喜欢你犹豫不决时的纠结神情。”
    “只要是你的,我全部都爱。”
    这是自两人头一次重逢以来,布兰登第二次对他表白,不似第一次时的惊慌失措和难以招架,这一回虽然管雨辰还是会有作为被表白者的不好意思,却能认认真真地把他的话听进去。
    他抿着嘴憋了许久,最后头一扭,鼻子轻哼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害羞,小声吐槽道:“你汉语水平怎么那么好。”
    布兰登简直被这人给气笑了,心尖痒痒的像被人轻轻搔了一下,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想把人狠狠抱住的冲动压下去。
    他执起管雨辰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对方手指头弯了弯却没有缩回去,这回布兰登总算能确认,这孩子是真的不抗拒他的亲近。
    布兰登心情顿时廓然开朗,喜色直上眉梢,珍而重之地又在同一个地方亲了一口,用力地握住管雨辰的手。
    “那我们现在就是男朋友了?”布兰登乘胜追击,“我们能住在一起了吗?刚刚天天说……”
    “喂喂,你这也太自觉了吧。”管雨辰瞪他一眼,“我们可以先试试看,但哪有人一开始就同居的,你居心不良。”
    “我听不懂你说的成语,”布兰登感觉那是骂他的不好的话,装疯卖傻反驳道:“克里斯还没跟人谈恋爱呢,就跟人一起住了,但我比他好,我不学他,我跟你确定了关系才要和你同居。”
    管雨辰嫌弃地看他,回想起克里斯的样子,那打扮和行为举止,确实有点骚包。
    布兰登坐言起行,凑过去给他绑安全带,想直接带他回家,结果才刚倾身向前,管雨辰就下意识往后瑟缩了一下。
    毫无恋爱经验的布兰登这才意识到这个姿势有多么暧昧,原本没想过要做点什么,现在却受了启发,又往前一点,一边扯管雨辰身后的安全带,一边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熟悉一下,下一回就不是这个位置了。”说完把安全带的扣子扣上,笑眯眯地重新坐回到自己的驾驶座上。
    管雨辰被他不按套路出牌的行为弄得一惊一乍的,完全被布兰登牵着鼻子走,回过神来想想就气,偏偏这人马上又换了下一个话题,他想发怒都不好发作,显得他很小气很没见过大场面似的。
    果不其然,布兰登刚一坐好,还不等管雨辰反应过来反驳他的话,就发动车子踩下油门,等车开起来后便道:“我先带你去我家看看,你放心,就看一下,让你也了解一下我住的地方。”
    完了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没有住在酒窖里,我家还是有很大一张床的。”
    管雨辰跟不上他的思维,想了一会儿才回想起来这句话来自天天刚才的疑惑。
    这一来一往的,管雨辰彻底错过了反驳的时机,他认命地坐好,扭头往窗外看,看似不想搭理布兰登,实则在透过窗子的反光,专注地盯着那位帅气的司机看。
    那天和梁筱柔的对话刺激了他,管雨辰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是喜欢布兰登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布兰登的外貌出众,又有才华,要是说对外还会有点带着距离的冷漠,可一旦对着管雨辰,那最后一丁点距离感也没了。
    无论是谁,被这么一个全身上下都是优点的人哄着,都很难不动心。
    可是管雨辰有自己的考虑,他自认自己没什么太大的优点,那张脸也就是比普通人好看了那么一点,一见钟情这种说法在他这里是最不靠谱的,人会变老,人心也会变,还没追到你的时候千依百顺觉得你什么都好,等追到手以后,两人的生活互相渗透,缺点慢慢浮现出来,到时候他还能靠那张脸留住布兰登吗?
    说到底这一切还是归因于布兰登太出色,而他太缺乏自信的原因。
    但当时梁筱柔有一句话很戳管雨辰的心,她说:“嗐,普通情侣姑且都还会经历热恋,结婚到离婚,你都还没迈出那一步呢,就在考虑分手的事情,是不是太未雨绸缪了?”
    于是管雨辰想,他或许可以试一试。
    布兰登的住宅就在他的公司附近,位于市中心核心地段的一个高级楼盘,在闹市中心林立而起,除了在进入小区时要经过一系列的身份认证,就连小区内部也有不同程度的安保措施。
    管雨辰还是头一回进入这个小区,当时这个楼盘发售的时候在城里就沸沸扬扬地被讨论了一番,原因是在市中心CBD地区搞这么一个占地极广的高端楼盘,很多人都嘲讽既浪费地皮,又没有必要,里面的房子每一间都贵得让人咋舌,普通一栋公寓式房子里的单间都抵外面一栋别墅的价钱,更遑论独门独户的别墅型套间,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砸法。
    然而楼盘一开售,不到一天就被抢购一空,甚至有好多想买也买不到,当时这件事还上了微博热搜,连管雨辰这种不怎么八卦社会新闻的人都知道这件事,还忍不住吐槽了一番有钱人真多。
    却没想到一转身他就来到这个传说中的土豪小区,而且随着布兰登的车越驶越远,管雨辰路过了一个个人造假山瀑布水塘公园网球场篮球场后,眼前不再是一栋栋高楼大厦,而是独门独户的别墅型住宅。
    布兰登的车最终停在其中一栋三层别墅旁的车库,等车停稳后,管雨辰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走吧,我带你看看我家,当时买的时候就想着总有一天要带着你搬进来,”布兰登绕过去给管雨辰开车门,牵着他的手高兴道:“幸好我买的是一栋式的,不然以后天天要玩耍也伸展不开,不过你先看看,如果觉得小的话,我再想办法换一间。”
    管雨辰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听到布兰登最后一句话,更是骇得大抽一口凉气。
    这段时间他听过很多人说布兰登的酒能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