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21 章节

第 21 章节

    书只是普通的好朋友,这份期待便一步步逐渐失色,从期望变成了失望。
    毕业后他选择了离家工作,在工作中他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埋头于工作中似乎就能让他忘记自己是个没人疼爱的小孩,可是偶尔忙过一轮,夜深人静一个人在家时,那种孤独感就像遭到反噬一样劈天盖地向他袭来,于是他只能更拼命工作,直到到最后把身体搞垮。
    曾几何时他也希望有这么一个人走出来告诉他,妈妈错了,妈妈还是很爱你的,但命运弄人,最终他的爸爸不是爸爸,真的爸爸却依然杳无音信,而这个走出来告诉他爱他的人,则换了另外一个人。
    管雨辰闭上双眼,鼻子酸酸的,这份迟来的爱,或许终于迎来了对的人。
    未来的路会是怎么样他并不清楚,但这一刻他选择相信这个对他说爱他的人。
    他小声抽了抽鼻子,轻轻“嗯”了一声。
    33 第 33 章 方洛山
    布兰登就这样在管雨辰家住了下来。
    一开始管雨辰以为他都没什么事情要忙, 毕竟前段时间天天粘着他,到哪儿都能看见他的身影,每天还雷打不动地到家里蹭饭吃, 堂堂一个酒庄老板, 日子过得像个无业流民一样。
    但等到布兰登住进来后, 他才发现原来这人还是有不少事情要忙的。
    每天将天天送到幼儿园后, 布兰登就会回到市中心的办公室, 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就会回来和他们一起吃饭, 等吃完饭了又回公司,到了天天放学的时间, 才回来接了管雨辰一道去接天天放学。
    近距离看布兰登这样奔波,管雨辰都要被感动到了,心想原来现实中的大老板是真的忙,而不是像小说里说的那样, 满脑子只有谈恋爱都不用工作的, 之前想必都是挤出时间来陪他们的。
    但管雨辰是真的错怪布兰登了。
    布兰登的闲是真的闲,闲得过去几年大卫和克里斯都恨得牙痒痒的, 他每年就只有固定几个月时间需要回澳洲打点一下葡萄酒的酿制工作,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挺清闲。
    要不是这段时间忙着敦促克里斯去查方洛山的事情,布兰登还真的懒得回公司,但付出是有回报的, 当凯文知道布兰登和管雨辰的关系后, 命底下的人赶紧帮忙去查方洛山的背景, 同一时间又帮忙了解城东城西地皮的事情,两件事都有了些眉目。
    布兰登拿到方洛山的资料后仔细地看了几遍, 可和之前的结果一样,年代过去太久远了, 能查到的东西并不多,除了只知道方洛山和管剑书曾经是关系很好的同学以外,再多的信息也查不出来。
    凯文这段时间和布兰登混熟了一点,还帮了布兰登这么一个大忙,有点自来熟地从布兰登办公室的酒柜里拿出一瓶酒,自斟自酌道:“这两位年代有点久,能查到的信息不太多,但是我顺着往下查,发现连嫂子的出生也有点奇怪。”
    凯文不知道管雨辰和管剑书异于常人的父子关系,暗自猜测道:“嫂子家里有一个阿姨叫王伶,和嫂子他爸是大学同学,当初王伶和管剑书是同系同班,反倒是方洛山是不同系的。”
    他抿了一口酒,叹了口气继续说:“当初我以为王伶是嫂子的母亲,但这么多年来她和管剑书住在附近,工作也在一起,却没有结婚,孩子都有了不结婚这样也太奇怪了吧?所以我就去查了一下王伶,结果被我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他指了指布兰登手上的文件,让他翻到后面几页,“这个王伶在大学的时候曾经也是一号风云人物,她是个蕾丝边,还在学校开了个社团,叫彩虹社团,里面是做什么的不用我说你大概也能猜到,无非就是宣传一下同性恋无罪,当时方洛山和管剑书都是这个社团里的成员。”
    这个发现倒是出乎布兰登所料,他就着凯文说的内容快速阅览一遍。
    凯文说:“但王伶和我嫂子到底是不是母子关系呢,这个我也不好说,毕竟查医疗档案是犯法的,这玩意我们是不碰的,不过让我来说,我就觉得大概是两对Gay形婚了,方洛山和管剑书是一对,王伶和另外一女的是另外一对,我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根据的,你看看后面一页。”
    布兰登随着他说的翻了一页,便看到了有关王伶的详细内容。
    “这位王阿姨我为什么说她是风云人物呢,关于她的资料可比另外两位长辈好查多了。”凯文一副八卦的嘴脸道:“当年在念大学的时候她就出柜了,闹得沸沸扬扬,你想想他们年轻的时候啊,那是多少年前,还搞了这么个社团,这不是跟学校和传统文化对着干么?”
    “于是呢,和她一起出柜的女朋友家人找上了学校,说王阿姨败坏社会道德,带坏了他们的女儿,要求学校给个说法,还要把王阿姨的女朋友给软禁起来。”
    凯文说:“王阿姨呢,也不是个善茬,她发动社团的力量,自己出钱写大字报,训斥学校的不公,还要求女朋友的妈妈把人给放出来,往往这些故事啊最后的下场都不怎么好,你猜怎么着?王阿姨和她严格意义上来说的‘丈母娘’撕得死去活来,那位‘丈母娘’想拦着王伶不让她去找自己的女儿,结果被王伶一甩,给甩出去马路,刚好马路上来了一辆车,嘣!”
    布兰登皱眉瞪他一眼,“放尊重点。”
    “是是,”凯文自己说得兴奋,忘了眼前这位是当事人的家属,缩了缩肩膀继续道:“王伶也惊了,赶紧送人上医院,万幸的是丈母娘命救回来了,但女友要和她分手,再后来学校也开除了她,在那之后线索就断了查不到,几年过后她就回来和管剑书合伙一起做花场的生意,一做就这么多年。”
    布兰登没想到两位长辈身后还有这么复杂的故事,他心情复杂,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些事情管雨辰未必知道,他原本只是想查清楚方洛山的事,顺藤摸瓜摸到了这些内容,本来在背后查他们就不是一件见得光的事情,在得知这些后,他就更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和管雨辰开口。
    凯文尤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理有据地分析道:“方洛山毕业后没多久就出国了,再查到他的踪迹时,已经是方管贸易的老板,在外头那些辛酸打拼史和这件事没多大关系我就不说了你自己看资料,但我想说的是当初那么要好的朋友,突然都各奔东西,后来管剑书和王伶一起做生意,又有了我嫂子的存在,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我嫂子多半就是管王二人形婚生下来的了。”
    布兰登知道管雨辰是管剑书的孩子,因此凯文的推断并不成立,只是方洛山到底是不是管雨辰的另外一个爸爸,这个还得仔细彻查清楚。
    要是他不是,那他这些年来暗地里查管家父子到底出于什么目的?
    要是他真是,那他一直躲在背后,却在他出现后主动向罗德酒庄抛来橄榄枝到底又出于什么原因?
    布兰登平时只有葡萄酒和管雨辰的脑子里一时三刻分析不出这背后的深意,他让凯文再继续往深处查方洛山,自己在公司把所有这些消化掉后,再去接管雨辰和天天时,心里难免又对管雨辰更心疼一些。
    吃饭的时候管雨辰能明显感觉得到布兰登有心事,往常会逗天天开心的人今天一直处于沉默中,甚至连王伶问他有关葡萄酒的问题时偶尔都会开小差,这个样子实在太异于平常,让管雨辰不注意到也不行。
    饭后他故意到布兰登那儿和他讨论搬家的事情,过去听到这件事肯定会激动不已的人,今天却冷静得不行,语气一如既往地温柔敷衍道:“你决定就行,我都听你的。”
    没有得到该有的回应,管雨辰又慌又懵,怎么回事?这人已经开始七年之痒了?可是他们甚至连七周都还没到!
    管雨辰脸一沉,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怎么从公司回来一趟以后就变了个样子,是公司有什么棘手的问题吗?我能帮得上忙吗?虽然我酒量是不太好,不过有一些经营上的经验,是比不上你们公司的规模啦,可是我们中国有句话叫‘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多一个脑袋帮忙想……”
    布兰登突然一伸手,将他抱进怀里,截停了他喋喋不休的嘴巴。
    他心里一缩一缩地抽疼着,心道怀里这人怎么能这么好,为什么能这么好?可是他的父亲却不要他,宁愿躲在背后这么多年也不愿意站出来认回他。
    他揉了揉管雨辰的头,在他耳边低声说:“没有棘手的问题,一切都很好。”
    “你少骗人,”管雨辰轻轻推开他,皱着眉头一脸控诉,“你吃饭的时候就开始不对劲了,不是公司的问题那是什么事儿?你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要回澳洲吗,那我搬家的事情可以延后一点点没关系,等你回来我们再……”
    “没有没有,家里没有事,都好着呢。”为防管雨辰再胡乱猜测下去,布兰登想了想道:“就是我们公司,嗯,我们不是一直想打入华国市场吗,但运输方面谈不下来,运输成本太高了,现在在谈的服务公司出了难题刁难我们。”
    “啊,那怎么办?”管雨辰自己做花场的,很能明白运输成本高的困扰,忙帮他想主意,“有备选的服务公司吗?国际运输这方面我了解的不多,不过我可以问问我们用习惯的服务商,可能他们会有什么门路。”
    布兰登执起管雨辰的手,在他手掌亲了几下,又将他拉近一点,重新抱住他,“雨辰你怎么那么好,那么那么好。”
    管雨辰像哄天天一样给他顺背,感觉自己明明什么都还没做就被称赞了一番,有一点点不好意思,“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两人温情脉脉地抱在一起说些小话,管雨辰希望布兰登能尽快打起精神,他有点不习惯情绪低落的布兰登,在自己还未察觉的时候,对对方的关注已经早就超越了自己的想象。
    布兰登享受自己被管雨辰宠着,关心着的时刻,心里却一直想着方洛山的事情。
    他一定要弄清楚这男人的意图,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害他的宝贝。
    克里斯和方管贸易的会议约在了周三。
    到了会议当天,布兰登也来了公司一起参加会议,过去除了出席一些必要的葡萄酒相关的活动,布兰登几乎不怎么参与公司内部的会议,因此克里斯提前和他说了一些开会时要注意的事情。
    “你尽量少说话,主营业务方面的内容由我来谈就好,”克里斯食指敲了敲脑袋,想起一件说一件,“别人问起你葡萄酒的事情时,你简单介绍一两句然后交给我说就行,很多时候别人只是在寒暄,不是真的想听你上课。”
    “哦还有还有,就算对方提到了方洛山,你也别轻易搭腔,这次来的是他公司的执行总监,他本人应该是不来的,但他查了嫂子那么多年,说不定会派底下的人来先探探口风,你别露出马脚让对方知道我们知道他查嫂子这件事。”
    克里斯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布兰登挥手示意知道了,结果一切计划在看见方洛山也来到会议现场时都彻底乱了套。
    34 第 34 章 未来“岳父”
    方洛山比管剑书大一年, 今年51岁,穿着一套得体的灰色西装,胸前的口袋插了一块宝蓝色的丝巾, 整个人看起来就一上流社会人士的派头, 虽然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但保养得好, 整个人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 丝毫不像在背后私下暗查别人十余年的那种阴险之人。
    方洛山和克里斯看起来就是一类人, 俗称生意人,做事滴水不漏, 脸上总是带笑实则笑里藏刀,给布兰登的感觉就是很讨厌很不真诚,他不知道在华国有个形容词,描述这一类人为“笑面虎”。
    和方洛山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人, 就是克里斯之前说过的执行总监钱龙。
    钱龙看起来年轻有为, 穿着黑色的西装,头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 一张高级厌世脸上挂着一副金丝眼镜,即便是面对商业合作对象,依然严肃得挤不出一丝笑容来。
    之前调查时凯文也顺便将钱龙的资料发过来了,钱龙今年才30岁, 比克里斯还要年轻一岁, 却已经靠自己的实力爬到了方管贸易的执行总监。
    在那之前他是一位职业经纪人, 曾替多家公司促成过生意,拥有极其精准的市场判断力, 以他的能力甚至可以自行创业,或者去随便一家一流大企业当总经理级别以上的职位, 可最后他却选择去了方洛山小小的贸易公司,当了一名执行总监。
    对于眼前这两位人物,无论哪一个都不好惹,身后都有说不清的故事,克里斯提起十二分精神接待,也希望布兰登能控制住自己,不要把这场会议搞砸了。
    一般来他们这里谈生意的人,都想试一试罗德酒庄出品的红酒,克里斯也照常问了两位的喜好,结果却遭到了对方的婉拒。
    钱龙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道:“我是开车来的,不能喝酒,方董只喝得惯大红袍,如果没有的话麻烦给一壶白开水就好,谢谢。”
    钱龙这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配着他的厌世脸和毫无声调起伏变化的语气,听着就特别傲慢和欠打。
    克里斯凭借良好的教养招呼众人坐下,让秘书去泡茶后,寒暄了不到两句,钱龙就伸手截停了他。
    “我们这次来主要还是想谈一下关于商务合作的事情,寒暄就不必了,”钱龙从皮制公文包里拿出一式几份的文件,给在座的每一位都发了一份,“这是我们这次初拟的合同,罗德先生可以先过目,如果有什么不理解或不清晰的地方随时可以提出来。”
    克里斯觉得这位钱龙和劳伦斯一样难搞,只是难搞的角度不一样。
    他强忍着不爽,脸上依然挂着得体的笑容接过了文件。
    接过来还没开始看,对面坐着的方洛山手一抬,脾气颇好地笑笑说:“先不急,我们先聊聊天儿。”
    钱龙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比了个“请”的手势,那样子似乎还有点被打断的不满。
    方洛山呵呵一笑道:“我这个手下啊,就是这种性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