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22 章节

第 22 章节

    ,罗德先生请不要和他计较。”
    克里斯嘴上说着“哪里哪里”,心里则在暗骂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老头不是个好对付的,两人一唱一和还显得这老头脾气很好的样子,其实后面在等着他们呢。
    果不其然方洛山聊了没几句,就把话题转到了布兰登身上,“这一位就是你们罗德酒庄的首席酿酒师吧?只听其名不见其人,今天有幸看到了,我得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了解了解一下。”
    克里斯心里一震,暗道总算来了。
    像之前谈好的那样,布兰登只点了点头说了句“你好”,其余的就交给克里斯来说:“布兰登一般很少接触公司的事务,只是今天刚好在公司,二位又是我们的贵宾,我就叫他也一起出席听听。”
    他夸张地笑着说:“布兰登就是个葡萄酒痴,对公司运营方面的东西不太了解,希望二位不要见怪才好。”
    “哦?”方洛山眼里一闪而过的尖锐,调笑道:“你们兄弟俩倒是分工明确,在我们华国多的是分配不均争得头破血流的事情,布兰登先生倒是个心大的。”
    克里斯想反驳一两句,方洛山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很快就将视线放回克里斯身上继续闲聊,仿佛刚刚注视布兰登只是真的刚好谈到而已。
    “你们兄弟二人都是能干的,术业有专攻,挺好。”方洛山笑了笑,神情突然有点落寞,“不像我这个老头啊,都这个年纪了,能靠得住的,也就只有在外面聘请的人了,幸好钱龙是个能帮得上忙的,也不用我一个好几十岁的老家伙一把年纪了还要四处奔波。”
    克里斯一听,忙打蛇随棍上,“像方老这种成功人士,该是事业家庭双得意才是,怎么……?”
    方洛山摆了摆手,摇头道:“哎,年轻时候不懂珍惜,有些事情错过就错过了,也没什么好说,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无法强求。”
    “是这个道理。”克里斯附和道。
    “所以啊,有了喜欢的人,得真心诚意地对对方好,不要因为一点小小的不是就闹分手什么的,就算有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咬咬牙忍了就过去了,毕竟遇到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容易啊,现在不好好珍惜,等你到老的时候,就该后悔了。”
    方洛山这番体会来得莫名其妙,要不是之前调查过他,在座罗德兄弟二人还真未必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可正是因为知道了他的身份,这些话在布兰登耳朵里听着便格外刺耳。
    他方洛山算是什么东西?当年不好好珍惜所以闹分手,一走就是几十年,宁愿在背后默默调查也从不肯出面承认当年干下的混事,现在还有脸来教育他们?!
    他身体动了动,还没来得及开口,克里斯就不动声色地伸手过来在他手臂上一按。
    布兰登眉头轻蹙,咬牙忍了忍,最后还是把这口气咽下去了。
    接下来的会议回到正轨上,两边互相交换了信息,钱龙显然有提前做过一番功夫,能给出的条件可以算是同行业里面最优的,要置换的条件对罗德酒庄而言也是有利无害,就算不是有劳伦斯在前,遇到这样的合同克里斯肯定二话不说就要签下。
    但如今知道了方洛山来者不善,克里斯只能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脸上摆出客套有礼的表情道:“你们提出的条件我能感受到诚意了,但具体的内容我们还需要开会讨论一下,我会尽快给你们回复的。”
    “应该的。”钱龙听到这句话后很果断地站起来,伸手和克里斯握了握,“期待和你们合作。”
    将两人送走后,克里斯一回到办公室,就疯狂吐槽起来,“那个钱龙真的太装逼了!摆张臭脸谈什么生意!他们华国人有句话叫以和为贵,伸手不打笑脸人,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华国人,好像我们欠了他几百万一样,以前和他签合同的人肯定都是抖M,觉得不签这份合同就很对不起他一样。”
    “还有那个方洛山,啧啧啧,真是一只老狐狸,”克里斯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你听到他说的话没?他可真有脸啊,暗搓搓地就是想内涵我们的关系不好,他以为自己是谁啊?自己跑了男朋友,别人还生了个孩子,早就没他什么事了,现在还在那念念不忘,真是搞没搞清楚自己的地位了?”
    布兰登一声不吭,脸色铁青地坐在那儿。
    他手里拿着之前凯文给的资料,脑子里关于方洛山的形象又完整了一点。
    克里斯自言自语地吐槽了一阵后,刚才开会时憋着的那道气才算全吐出来,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不过我看他们的合同条件是真的好,提出的置换条件也是有利于我们的,不得不说钱龙那人虽然高傲,但还是有高傲的资本的。”
    克里斯心里已经倾向于要和方管贸易合作了,可因为这次合作对象牵涉甚广,他还是得问问布兰登的意见。
    布兰登放下资料,公司运营这方面他相信克里斯的判断,也知道不能因为个人恩怨害得公司业务出现问题。
    他想了想说:“要是觉得合适的话你就去做,过去是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不用过多考虑我。只是方洛山这个人很明显是冲着我来的,对方有什么意图现在还摸不准,签订合同的时候要把好关,不要被人轻易挖坑了。”
    “这是自然。”克里斯闻言大松一口气,点头道:“而且这人要是真的有什么目的,我们和他合作还能牵制住他,对方的一举一动也能摆在台面上,要是推拒了这次合作,反而还不知道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克里斯一想到那老头这么多年来暗搓搓在背后调查人的举动就是一阵不舒服,和这样的老狐狸打交道,多小心谨慎也不为过。
    结束了会议后,后续就没布兰登什么事了,他去公关经理那儿走了一转,催了下他们活动的安排,完了后想了想,给大卫打了个电话。
    回到花场的时候才刚到正午时间,管雨辰吃着吃着饭看见他回来了吓了一跳,想起身为他张罗午饭,被布兰登压着坐下让他不用忙乎:“我在公司吃过了,你先吃,等会儿有话跟你说。”
    话是这么说,但这顿饭管雨辰吃得没滋没味的,急匆匆几口吃完,管剑书挥了挥手让他们去聊,管雨辰得了令就拉着布兰登往外跑。
    “怎么了?是上次说的事吗?是不是情况很不好,我昨天联系了一下那个做运输的服务商……”
    管雨辰一出来就紧张地抓着布兰登问,布兰登心里一暖,从方洛山那儿一直憋到现在的那道气,被管雨辰三言两语就驱散了。
    35 第 35 章 亲一个
    布兰登捏了捏他的手, 笑着摇摇头道:“已经解决了,你不用担心,克里斯很能干的。”
    管雨辰愣了一下, “啊, 是吗?那就好……”
    布兰登牵着他的手在花场散步陪他消食, 一边走一边说:“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个活动, 我今天催了下公关部门, 让他们这周内赶紧出最终版的计划案出来, 到时候会有人联系你。”
    管雨辰皱眉说:“我还以为你上次就是说说而已,你现在都已经追到我了, 就没必要花这个钱了吧?”
    布兰登嘴角往上扬了扬,“那怎么行?宠老婆是要用一辈子去宠的,哪能追到手就放心了?”
    管雨辰刮他一眼,他现在已经越来越习惯布兰登的甜言蜜语了, 这人说着正经的时不时就要蹦两句出来。
    布兰登牵着他往花场边角区没人的地方走, 拐了个弯见附近都没人后,伸手搭在他腰上将人揽到自己怀里, 在管雨辰额上亲了一口,“这个活动克里斯也觉得值得做,就是一个普通的市场推广活动,你不用想那么多。”
    管雨辰抬手抵住他, 但被布兰登抱得死死的挣不开, 反正周围没人他就没勉强, “你要是真的正常活动也不需要用那么多花,我上次看了下你们公关经理给我的订货单我都快吓死了, 那个量我都能办十场活动了。”
    布兰登耸了耸肩,“他们都是专业的, 你听他们的就好,别心疼那个钱,你男朋友可会赚钱了。”
    管雨辰懒得和他说,不过想想他那土豪房子又释怀了,贫穷是真的能限制人的想象力。
    布兰登说:“你那个什么朋友还有来找你吗?你推了他没有?赶紧让他找别人吧,你的花都被我包下来了。”
    管雨辰翻个白眼,“我跟他说了,也找了别的供应商给他,他这次要的量也不多,都能理解。”
    布兰登闻言哼了一声,听到管雨辰小声骂他“没出色”。
    说完了正事,布兰登又提起了另一件事,“马上就要过节了,你们是有七天的假期是吧?我想带你和天天去玩。”
    管雨辰“啊”了一声,“怎么这么突然的?要去哪里?你是不是听天天乱说什么了,那小子一年到头就盼着放假,才刚开学就在数着什么时候到放假,你别宠坏他。”
    “也不突然,之前就一直在想着了。”布兰登说:“刚好大卫问起,我听着觉得也合适,就问问你意见。”
    布兰登早些时候特意打了通电话给大卫就是说的这件事情,他知道天天喜欢和艾伦玩,昨天晚上还问他来着,最近方洛山的事搞得他心情有点烦躁,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带管雨辰和天天出去散散心。
    管雨辰对此无可无不可,“我假期也没什么安排,花都被你包下来了,下半年不工作都能养活整个花场的人,你想带我去哪都行。”
    布兰登被他这说法取悦了,心里痒痒的,在快拐弯出去时,终究还是忍不住将管雨辰拉到一边,抱着他轻轻在他唇上快速地啄了一下。
    这是两人清醒的时候第一次接吻,说是接吻其实只是轻轻碰了一下,饶是这样也够管雨辰害羞的了。
    这几天他一直努力让自己表现得爷们一点,管剑书说得对,是个男人就别那么唧唧歪歪的,因此无论布兰登表现得多亲密,拉拉手揽揽腰之类的,他都表现得极其淡定自如,就算老是被抱着亲脸亲额头,管雨辰内心紧张得一批,脸上依然稳如老狗。
    可是亲嘴就不一样了啊!
    记事以来这是管雨辰第一次和异性亲吻,就算和天天他也只会亲个小脸蛋,上一回布兰登给他绑安全带时无意中撩了他一下,在那之后管雨辰就老是幻想两人接吻时的画面,直到现在这一刻!
    管雨辰两颊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涨红,布兰登本来只是没忍住亲了一下,可看到他这个样子以后,眸光顿时变了。
    他托着管雨辰的头,两人距离贴得极近,布兰登大拇指在他嘴唇边轻轻揉了揉,双眼温柔又炽热。
    两人鼻息互相交融,管雨辰下意识垂下了眼睛,下一秒就被布兰登抬了抬下巴,双方视线再次交错在一起。
    管雨辰看着布兰登的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闭上眼睛,便听到了布兰登小声的笑了笑,管雨辰恼羞成怒想睁眼瞪他,就在他张开眼的那瞬间,嘴巴被人轻轻地咬住了。
    一瞬间四周都安静了,远处运货的声音,近处洒水机喷水的声音,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了,只剩下震耳欲聋的心跳声,在疯狂地雷动着耳膜。
    两人都是新手,却又不是新手,恰好自己唯一的经验都来自对方。
    布兰登在这方面要比管雨辰强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当年他是清醒着的,可也是凭着自己杂乱无章的技巧胡乱摸索一通,五年过去了,似乎也没有多少进步。
    两人只停留在简单的嘴巴叠嘴巴的触碰上,布兰登小心翼翼又珍而重之地亲吻对方,管雨辰被动着承受着,就这样半分钟过去了,两位孩子都有了的成年人,就像两个雕塑一样互相抱着保持住这个姿势不变。
    两人分开时,管雨辰感觉自己都要呼吸不过来了,他下意识屏住呼吸,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这种没经验的表现简直丢人。
    可是一抬头,发现那个本该引领着他的人此时双眼闪闪发光地喘着粗气,仿佛一只大型的金毛寻回犬。
    一时间管雨辰脑子里的旖旎全都被一键清空了,他鼓着脸忍得辛苦,最后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被布兰登抱着笑得整个人都发抖了。
    布兰登被他这反应弄懵了一瞬,但双手依然把人抱得紧紧的,就这样看着他在自己怀里笑得花枝乱颤,眼泪水都冒出来了。
    他后知后觉地觉察出什么来,无奈地抱着管雨辰给他顺气,对方的笑容仿佛带有传染性,引得布兰登忍不住也跟着笑了出来。
    两人牵着手往回走,后面大家都没再说什么,可那股甜蜜的气氛一直缠绕在两人中间。
    经过这么一遭,之前双方间的那一点点隔阂总算被打破,管雨辰在布兰登面前放松了许多,甚至有时候还会做出点无意识的撒娇行为。
    布兰登说的旅游管雨辰没有意见,但当他问管雨辰拿护照时,才发现天天还没出过国,没有办过护照,于是本来计划好要去岛国迪士尼玩的机会中途改变了,变成了去国内其他地方游玩。
    晚上管雨辰在布兰登房间帮他叠衣服的时候听布兰登说起这件事,便道:“黄金周出去热门地方玩人太多了,不去也好,就近找个地方随便走走就可以了,不用那么折腾。”
    布兰登让管雨辰提了几个地方,结果这家伙提的都是:“Y省挺好的,我想去看看那边的花场,我们有几个供应商都是在那边的,可以顺便去看看。”
    “或者F省也不错,那边的茶叶做得挺好的,之后农家乐可能用得上,趁着这个机会也可以先打听打听。”
    “哦对了,之前小陈说了G省的木材也不错,之后我想把农家乐布置成田园之家的那种感觉,比较贴合大自然,我得先看看木材,有合适的话就先订下来,不然后期做起来之后再去想这个就太赶了。”
    布兰登听得直皱眉,直说管雨辰根本就是去工作的,最后半点都没接纳管雨辰的意见,大手一挥,指了最南方的G城。
    管雨辰嫌弃地皱着眉头,“这有什么好去的,就一个现代化城市,去感受人挤人的感觉吗?”
    布兰登越来越觉得管雨辰现实生活中就是一个非常没有情趣的年轻人,他去天天的房间,将正在看英语小视频的天天抱过来,亲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