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25 章节

第 25 章节

    ,管雨辰“唔”了一声又说:“布兰登,我要跟你做.爱~好嘛好嘛。”
    很好,布兰登心想,幸好醉了还能认得我是谁,不然要是随便见到一个长得帅一点的就要和人家上.床,他气都得气死。
    两人进了房间,布兰登刚把管雨辰放到床上,还没站稳,对方就又顺着爬了上来,直接勾住了他的脖子往下一拉,一口啃在了布兰登嘴上。
    布兰登:“!”
    不像之前两人小学生似的接吻,这回管雨辰像个横冲直撞的莽夫,抱着布兰登就是一通乱啃,在布兰登发愣的瞬间,还直接用舌头把布兰登的门牙顶开。
    布兰登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严重的冲击,弯腰站在床边表现得像一块木头,脑子一片空白后突然想到,我怎么从来没有想过这种玩法?!
    他重新掌握了主权,拦腰抱起管雨辰往床上一压,在这个充满爱与希望的地方,复习了一下五年前发生过的事情。
    钱龙在酒店门口抽了根烟,还没等他一根烟抽完,手机就震了起来。
    电话一被接通,方洛山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你滚哪儿去了!他人都被带走了,我看他被带走的样子就像被下了药,你赶紧回来,真是反了天了,光天白日的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下药,我看他布兰登是不想活了!”
    钱龙挂了电话,将烟摁熄,抬手疲惫地按了按眉头,再抬起头时脸上的所有情绪都被收了回去。
    38 第 38 章 父子见面
    睡了一觉醒来, 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
    布兰登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管雨辰的情况,见他睡得还沉,脸上红扑扑的, 但眉眼间不似很难受的样子, 布兰登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打了通电话给大卫, 和大卫聊了一会儿, 又跟天天说了几句, 让他乖乖地跟着大卫叔叔别乱跑, 完了以后叫了客房服务,让他们送一些粥上来。
    等客房把粥送上来后, 布兰登回到床上,侧躺在管雨辰身边,抬手轻轻抚摸他的脸哄他起床。
    管雨辰皱了皱眉躲了一下,布兰登又去捏他的脸, 凑上去在他嘴巴亲了一口, 那里还残留着一点果酒的清香味,布兰登忍了忍, 没忍住,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管雨辰被亲得呼吸不顺,一边无意识地回应着一边皱着眉头清醒过来,等看清楚眼前正在发生什么事后, 整个人都僵住了。
    布兰登一直在看他的反应, 见他总算醒过来了, 笑了笑在他唇上又啄了一下,嗓音低沉又带点沙哑道:“醒了, 小醉鬼。”
    管雨辰眨了眨眼,记忆逐渐回笼。
    他撑着坐起来, 身体发出了抗议,浑身的酸疼暗示他又干了什么好事,而空荡荡的脑袋告诉他又再次忘了干过了什么好事。
    布兰登拿了个枕头垫在他背后,给他倒了杯水,管雨辰口干舌燥,捧着水杯一口饮尽,随后布兰登继续服务周到地把粥端了过来,管雨辰接过说:“我来我来,我自己来就行。”
    布兰登没有坚持,抽了两张纸巾塞到他手里,自己也拿了碗粥,两人坐在床上安静地把粥吃完。
    管雨辰脸上看不出什么,实则心里乱糟糟的。
    他在心里疯狂咆哮,连续两次了!!!
    他居然都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把这事给干完,第一次偷吃完就跑了,隔了五年那张老脸丢了就丢了,可这一次他想逃也逃不掉,都快丢死个人了!
    五年前跟现在这次差不多,只记得自己喝完了酒,再醒来就已经完事了,事后还是布兰登告诉他当年自己是怎么缠着他要求对方跟自己上.床,那这一次……
    他想到自己喝醉时的场面,一想到现场还有除了布兰登以外的人,顿时整个人犹如晴天霹雳。
    “怎么了?”布兰登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怕他身体有什么不适,“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头还疼不疼?”
    管雨辰已经不在意自己在布兰登面前还丢不丢人了,毕竟都丢那么多错了,他抓着布兰登的手紧张问道:“我是不是丢人丢大发了?我没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吧?我的天啊,我竟然在大卫他们面前喝醉了!”
    布兰登愣了一下,拍了拍他的手安抚他道:“没事,都过去了,别乱想。”
    管雨辰一听就知道事情要糟,“我都说什么了?我的妈啊!”
    布兰登回来之前管雨辰就已经喝醉了,前面说了什么他也不清楚,只不过后来说的那些话……布兰登看了看管雨辰,决定还是不要拿这件事逗他好。
    但管雨辰一直往这件事上钻牛角尖,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布兰登也没法了,拿出手机想要给大卫打个电话,让他们来直接和管雨辰说。
    管雨辰看他低头按手机,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忍不住问:“你要找谁?”
    “大卫,”布兰登找到了大卫的电话,将手机递到管雨辰面前,“来,你直接问……”
    话还没说完,管雨辰一手夺过他的手机藏在怀里,瞪了布兰登一眼,那样子配着还扑扑的脸颊和还带着点粉红的眼眶,奶凶奶凶的,看得布兰登心里又是一软。
    布兰登坐到管雨辰隔壁和他并排坐着,手臂一伸将管雨辰整个人捞到自己怀里抱得紧紧的,在他头上亲了几下说:“你怎么这么傻啊,纠结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用?你现在不应该想想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么?我跟你说,五年前让你跑了,五年后的今天我可不会让你再跑了。”
    两人距离贴得极近,布兰登说话时下巴抵在管雨辰头上,胸腔随着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在起伏,一下就将管雨辰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他对已经发生的事没有多大实感,可是被布兰登这么抱着,感受着对方的体温,那种不踏实的感觉慢慢在他心底落地,最终生根发芽。
    管雨辰小声嘟囔:“我又没想要跑。”说罢他又有点不太爽,推了推布兰登看着他说:“我现在可算发现了,你这人老是趁人之危,每次我喝醉了你就趁虚而入,你这种行为真的不太行。”
    布兰登无辜,但得了便宜也不打算卖乖,转移话题哄他说:“宝贝我发现你的酒量是真的得练一练,你这样太危险了,等你搬到我家后,每天晚上我就带你喝一点酒,把酒量慢慢练上来,顺便也可以给你说点葡萄酒的知识,以后好去糊弄别人。”
    管雨辰一听眼睛顿时一亮,但想到上次他才喝了一口红酒就醉晕过去,很快又蔫下来了。
    布兰登对此倒是挺有希望的,“我现在差不多可以掌握你的量了,这次你是喝了半瓶啤酒加上空腹倒的,上次你喝了一大口红酒,还能保持一半的记忆,等下一回我们就慢慢逐点逐点来,先喝一勺子,可以了再慢慢往上加,我努力一下,让你在圣诞前能喝上一小杯红酒不醉倒。”
    管雨辰听他这么说,瞬间又燃起了希望。
    两人抱着在床上头靠着头小声说话,话说开以后,管雨辰就没有一开始那么拘谨了,虽然他依然没有关于那啥那啥的记忆,但毕竟现在两人床也上完了,儿子都生了……
    想到这里管雨辰突然虎躯一震!
    他疯狂拍打布兰登的手臂,睁大眼睛一脸惊恐道:“你你你,你刚刚有戴.套吗?我我我,我不会又……”
    布兰登被他这样突然一吓吓得整个人也跟着顿了顿,回过神后舒了口气说:“戴了戴了,我第一次也有要戴的,是你要扔掉不让我戴而已,虽然天天很可爱,但我还是想和你多享受几年二人世界。”
    布兰登觉得戴.套是对对方基本的尊重,在没有得到对方准许的情况下,他不会轻易略过这一步。
    管雨辰很严肃地说:“我现在没有想要二胎的准备,你给我老实点啊,我以后要是不小心又喝醉了,你要老老实实地给自己穿件雨衣知道没有!”
    布兰登还是第一次听这种说法,眨了眨眼想了一会儿才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这个说法太可爱了,忍不住又将说这话的那个更可爱的人搂到怀里一顿亲。
    两人早上什么都没吃,刚才只吃了一碗粥,挥洒了一早上汗水还不够塞牙缝。在管雨辰昏睡的时候布兰登已经帮他清洗过一遍,于是两人只是随便换了身衣服,就打算到楼下餐厅觅食去。
    管雨辰担心天天的情况,又怕麻烦到夏洛特和大卫两人,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让布兰登给他们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在那边一个劲地道歉,说完自己耍酒疯,又说自己麻烦他们帮忙带着天天。
    大卫被夏洛特教育了一早上,也跟着不停地道歉,到最后两人道歉个没完,布兰登实在看不下去,才把电话夺了回来。
    电话那边也换了个人,夏洛特让他们不必担心,让布兰登带着管雨辰好好休息,两人客套了一番才挂了电话。
    到餐厅的时候早已过了午饭时间,餐厅里零落地坐了几桌人,布兰登大方地牵着管雨辰的手走进去,两人走到靠窗的位置,刚要坐下的时候,布兰登便看见不远处坐着两个熟悉的人。
    管雨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怎么了?看到熟人了吗,要过去打声招呼不?”
    “不,不用。”布兰登表情一收,坐了下来。
    但对方似乎不是这个想法,只见钱龙站了起来,往布兰登这边走过来。
    他站定在两人桌边,挂着他那张冰山脸冷漠又不失礼道:“罗德先生你好,”他朝两人分别点了点头,“这么巧在这里碰见你,方董想邀请你过去喝一杯。”
    “不麻烦了。”布兰登想到方洛山这些年在背后偷鸡摸狗做的事,想想现在管雨辰和他同处一个空间都觉得被恶心到,脸色更阴森拒绝道:“我和我的伴侣来这里度假,不谈公事,方先生也是度假来的吧?就不打扰了。”
    钱龙还想说什么,就见方洛山已经从那边桌子走了过来。
    方洛山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拒绝一样,布兰登话刚落下,他就已经走到了他们这一桌。
    布兰登脸色越发铁青,管雨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看布兰登又看看方洛山和钱龙,脸上表露出无措的神色。
    布兰登叹了口气,他捏了捏管雨辰的手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站起来对方洛山点了点头,维持基本的礼仪,疏离又客套道:“你好方先生。”
    方洛山依然是那副老狐狸的模样,笑了笑说:“你好罗德先生,这么巧在这里碰见你,这位是……?”
    布兰登在心里嗤笑一声,面不改色道:“这位是我的伴侣,不好意思方先生,今天我和我的家人出来度假旅游,我习惯度假的时候不谈公事,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包涵,等我回去再让人送两瓶酒过去给你赔罪。”
    布兰登拒绝的态度分明,管雨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道对方或许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怕布兰登因为顾及到自己而得罪了对方,扯了下他的手让他注意一点。
    方洛山将两人的互动放在眼里,笑笑说:“没关系小朋友,确实是我冒犯了。我们来这边是谈生意来的,恰好看见熟人便来打个招呼。”
    他意有所指对布兰登说:“年轻人来迪士尼还是要多去外面玩玩好,多到外面晒晒太阳,老是窝在酒店里可不好,你看都来到迪士尼了,这个充满童趣的地方,就该将成年人那一套丢掉是不是?”
    管雨辰听到这话觉得怪怪的,这人前面才刚说来谈生意,后面又说要把成年人那套丢掉,自己也不觉得矛盾吗?但都是大老板在说话,他也不好乱搭腔,安静地站在一旁什么也没说。
    可布兰登并不这么想。
    他知道方洛山的老毛病又犯了,他们在餐厅碰面绝不会是凑巧,这人是有前科的,要是今天只有他在这里他还不会说什么,但管雨辰也在这,事情就大不相同了。
    什么成年人不成年人的,想到他们早些时候发生的事情,一种被监视的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起,随之而来的便是震惊和愤怒。
    布兰登狠戾地回看他,他没有方洛山这样笑里藏刀的本事,直话直说道:“希望方先生能管好自己,有些人有些事你既然袖手旁观那么多年,现在就不要来强出这个头。”
    闻言方洛山脸色大变,一瞬间露出了慌乱的表情,但很快又将表情收回来,眼神锐利地看向布兰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布兰登冷哼一声,“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
    方洛山那一瞬间有被看穿的感觉,慌乱之下下意识往对方身上泼脏水,意图借由什么掩盖自己见不得光的行为。
    他一开始就不太满意布兰登这个人,觉得他太过孤傲,爱屋及乌之余又加了点个人嫉妒的情感在内,不明白管雨辰怎么和他爸一样瞎了眼,选了这么个玩意儿,这回更将新仇旧恨全部堆到布兰登身上,道:“罗德先生似乎也并非像外界传闻那样,一心只对葡萄酒感兴趣,光天白日之下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你自己清楚,我一外人虽管不着也看不过眼,小孩子还在边上就干出这样的事情,看来人品也有问题。”
    说完转身对钱龙说:“我们和罗德酒庄的合作也要回去细细斟酌一下,我们方管贸易,只选择和人品道德过得去的负责人合作。”
    管雨辰越听越觉得这两人说的话很有问题,一开始还以为是普通的打招呼,后来越来越不对劲,当说到最后的时候,就是管雨辰也觉得被冒犯了。
    他往前站了一步,表情认真又严肃道:“方先生,是这么称呼您对吧?”
    其余三人闻言全都停了下来,齐齐看向他。
    管雨辰清了清嗓子,道:“如果真的是合作上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您选择不和罗德酒庄合作那大家都能理解,但您现在恶意揣测别人做了什么事,无端中伤别人的人品,还因为这样要中断合作,您不觉得这样反而才是人品真的有问题吗?”
    “雨辰,你不用管……”布兰登不想管雨辰掺和到方洛山的事情里,这人应该离得远远的才好,然而话还没说完,管雨辰仿佛没听到他的话,继续往下说。
    “布兰登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了?我是他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而且这又关我小孩什么事情?”管雨辰越说越气,脸都激动得有点泛红,“方先生如果知道点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