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28 章节

第 28 章节

    以前天天上幼儿园第一周不也是哭个不停,但不能因为他哭就不放手,这和那是一个道理,人总是要学会长大的,只要你们心里有家里人,又不是一去不回,这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别一小事情弄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管剑书说的道理成年人都懂,但懂是一回事,一时间难以接受也是另外一回事。
    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天天抱着爷爷哭个不停,管雨辰也没有心思做别的事情。
    晚饭过后管剑书带着眼睛哭成几层双眼皮的天天去洗澡,管雨辰回房间默默收拾行李。
    布兰登跟在他身后,进了门后把门关上,往前走了两步将管雨辰拉了起来,两人一起坐在床上。
    布兰登叹了口气,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完了,剩下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管雨辰也知道自己这种情绪很不对劲,但他就是忍不住觉得难受。
    他将头靠在布兰登肩上,布兰登动了动,手环到他腰上,让他靠得更舒服点。
    管雨辰在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拔河,一边是留在这里,当个管剑书口中说的长不大的小孩儿,另一边是跟着布兰登离开,当一个成熟的男人。
    他沉默了许久,也想了许久,最后抬了抬头,下巴抵在布兰登肩上和他对看,说:“我们……要不留下多住几天吧?”
    布兰登对此自然没有意见,只不过有一件事还是得让管雨辰想清楚,“你看吃饭的时候爸爸的态度,我们留下来没什么,但你要不说服他让他答应,要不只能多留那么几天,借口说东西还没收好,早晚有一天你还是得面对这件事的。”
    管雨辰觉得烦透了,推开布兰登自己在那边生闷气。
    布兰登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觉得他现在这表现简直跟天天一样,把他拉回来抱着,说:“我知道你在生什么气,但这都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我们是成年人了,不能像天天那样耍赖一下就把事情揭过,就连天天也要接受大人做的决定。”
    管雨辰当然知道,他不仅气现在这种情况,更气的是当年的自己怎么那么混蛋。
    当时的他从来没有想过管剑书自己留在家里,回家后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会是什么想法,只知道要逃离家里,逃开父亲的掌控,可等他真的长大成了另一个人的爸爸,换位思考一下才知道这种行为对家人的影响有多大。
    他有布兰登陪伴,即便将来天天真的离开家里组织另外一个家庭,寂寞会有,但总归不到不能接受的地步,可要是他们离开了管剑书,那他就真的变成一个孤独的老人,没有儿子也没有孙子,更没有另一半的陪伴。
    管雨辰对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男人简直厌恶到不行,最好这个人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怎么样的行为。
    42 第 42 章 帝王的思维方式
    钱龙按照方洛山的指令加深了调查的力度。
    过去他们一直在背后偷偷监视管家一家人, 但这些监视都只是简单的看看他们的日常,看身边出现了什么人,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偶尔私底下推荐一些业务过去让他们多接一些单子多赚点钱, 除此以外没干过什么违法行为。
    但这一回钱龙很明显感觉到布兰登话中有话, 而且布兰登和天天的长相又是另外一件让他觉得奇怪的事情。
    人一旦开始种下怀疑的种子, 看很多事情的角度就会变得不一样。
    近距离接触过管雨辰, 他发现管雨辰的五官和方洛山竟有一丝相似, 这个年头男子能生孩子一件不是一件特别罕见的事情,社会上早已有过不少案例, 钱龙几乎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层。
    于是他找了另一家征信社,是他合作了许久,用来调查一些不能放到台面上的事情的,花了大钱想要查阅管雨辰和天天的出生记录。
    然而管雨辰的资料年代太久远, 当年建档录入都不像现在这么系统化, 要是管剑书有心隐瞒,这些记录轻轻松松就能造假, 被掩埋在时间的长河中。
    但天天的档案就好找得多了。
    钱龙拿到了最新的资料,上面是一个月前的一份鉴定报告,给他提供过来的图片是偷拍的,具体内容看不仔细, 但不妨碍钱龙看到最重要的结果——
    布兰登和天天是亲生父子的关系。
    这么一来能解释的东西就多很多了。
    他没有马上将这件事告诉方洛山, 方洛山这人在商场上下判断快速且精准, 但这一点放在生活上,就使他变得鲁莽又冲动。他没忘记上一回在迪士尼时方洛山都干了什么, 因此在确认管雨辰真的是管剑书所生,而他又是管雨辰的另一个父亲之前, 钱龙并不打算那么快将这件事告诉方洛山。
    钱龙绕过了管雨辰,也绕过了布兰登,间接找上了布兰登的弟弟克里斯,想从他那边旁敲侧击更多的信息。
    在他看来他找克里斯的借口正大而光明,而克里斯是布兰登唯一的亲弟弟,两人关系既是生活上的亲兄弟,又是公司的合伙人,布兰登有什么难题时,肯定会和克里斯商量商量。
    如此这般,克里斯发现最近见到钱龙的机会,比之前多了几倍不止。
    克里斯对钱龙没什么感觉,对待他就是对待普通合作伙伴那样,虽然有管雨辰的原因在,让他对钱龙和方洛山的第一印象一般般,不过公归公私归私,不可否认钱龙在公事上确实很有一套,目光犀利判断又准,是个值得克里斯尊重的合作伙伴。
    他们针对运输线的合作事宜约见了几次,细节都落实了好几回,克里斯发现方管贸易虽然是华国的企业,但业务遍布全球,按钱龙的话来说那就是:“赚外汇它不香吗?”
    方管贸易的运输线有海运有航运,在海关那儿也有自己的保税仓库,钱龙说:“将来你们的货拉到了华国以后,可以放在我们的保税仓里,一旦需要出货我们会直接从保税仓出去,免了你们再发货的人工成本。”
    “对了,”钱龙又说:“你们还可以去淘淘网申请个旗舰店,或者直接和猫猫国际合作供货,我们和那边有合作,也可以直接给你们送货出去,整个流程都是自动化的,能免去你们很大的功夫。”
    克里斯简直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十分好奇道:“我从很早以前就有听说你们的淘淘网了,你能给我演示一次不?之前我们也有考虑过要不要在上面卖酒,但总感觉会降低了自己的逼格,你们是这么说的吧?就是不高大上了,变得廉价了。”
    钱龙看他一眼,脸上依然是那副冰冷的表情,但克里斯莫名就觉得他看自己像在看傻逼。
    但钱龙还是给他演示了一番,和他解释说明了旗舰店和普通店铺的区别,又给他看了猫猫国际的不同,最后还搜了个牌子的零食,展示给他看,“这是我们自己在做的几个品牌,有和官方合作的进口直营,也有自己开设的店铺,不要以为在网上开店逼格很low,现在华国人在网络购物方面已经非常成熟了,我们每个月经由这个渠道获得的收入都能超过七位数。”
    克里斯闻言睁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置信。
    钱龙趁机道:“上一回我和方董在G城出差的时候恰巧碰到了大罗德先生,他和他的伴侣和孩子一起去迪士尼游玩,那位管先生是开花场的,他们在淘淘网上也有开店,业绩还不错。”
    说罢钱龙还搜出了管雨辰在淘淘上的店铺,把电脑递给克里斯看。
    那一天管雨辰自然不可能做什么自我介绍,这都是钱龙很早以前就查出来的,他赌的是布兰登不会把当天那件事告诉克里斯。
    果不其然,克里斯见状啧啧称奇,按照钱龙刚才对他说的那些知识比对了一下,赞叹道:“雨辰这家店可真厉害啊,都到皇冠级别了,哇,销量最高的那个玫瑰花干都有四千多单,也是个小富豪了。”
    他丝毫没有觉得钱龙知道布兰登和管雨辰的关系是件多么奇怪的事情,毕竟布兰登压根就没想要把这个男朋友藏起来,还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钱龙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幸好这位是个好糊弄的,于是他想了想又说:“我看大罗德先生和他伴侣关系真好,没想到罗德先生这么早就有了孩子了,那小孩长得和他真像,是个很聪明可爱的孩子。”
    克里斯知道他说的是天天,说实话他也觉得很奇怪,天天是管雨辰的小孩,可是却和布兰登长得那么像,那次吃饭过后他也问了布兰登,结果那家伙保密得跟什么似的,说什么也不愿意告诉他,克里斯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布兰登不说他就没继续问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沉迷于研究淘淘,敷衍道:“是吧,你也觉得很像对吧?布兰登还是挺走运的,人家雨辰还给他免费带了四年多的孩子,把天天抱出去谁会想到那是雨辰的小孩啊。”说完还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觉得布兰登简直捡到了个大便宜。
    但钱龙一听这话,显然就想到了别处。
    他脸色一沉,根本笑不出来。
    陪着方洛山调查管家这些年,钱龙对管家父子十分熟悉,甚至比自己的亲人还要了解,就像你云养猫一样,看多了猫的生活,自然对它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钱龙对管雨辰就是这样。
    钱龙是独生子,家里没有别的兄弟姐妹,自六年前加入方管企业开始他就在“云养”管家一家,看着管雨辰磕磕碰碰走到现在,即便两人从未面对面相处过,但在钱龙心里早就把他当作了自己亲弟弟一样。
    然而现在他居然听到克里斯说什么“雨辰给他免费带了四年多孩子”?这是把他弟弟当什么了?免费的佣人?
    克里斯沉迷淘淘无法自拔,找到一瓶法国AOC级别的葡萄酒酒居然才卖不到一百块钱,他拍了拍钱龙兴奋道:“这个要怎么买?送过来味道会变吗?葡萄酒这样真的能喝吗?会不会被砸碎啊,你来帮我看看这个,我想买一瓶试试看。”
    克里斯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人理他,抬头一看,就看见钱龙双手抱胸坐在那儿像个大爷似的,表情没了刚才的友好,活像他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克里斯心想自己又是哪里惹到他了,这人还真当自己是乾隆啊?撇了撇嘴不想惯坏这人的臭脾气,自己低头慢慢研究去。
    但他胡乱按了一通,又要注册又要申请什么乱七八糟的,绑定资料也一箩筐,看得他头都晕了也还没找到要怎么买,不由感叹这个淘淘网的准入门槛也太高了吧!
    他心痒痒的想去问钱龙到底怎么操作,但面子上又过不去,拿出手机将这个网页拍了下来,打算回去找公司里的员工帮忙买,完了以后又端起架子把电脑推回去说:“合同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下周可以签约了,到时候我会让我助理联系你,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说到这就是要下逐客令了,钱龙气在头上,不想再看见罗德家的人了,果断地收好电脑站起来,伸手和克里斯握了一下,高冷得不行地“嗯”了一声,甚至没有客气地回一句“合作愉快”,转身就要离开。
    克里斯气得牙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这些天他以为和钱龙关系处得好了那么一丢丢,没想到这人依然是这个狗样子,想想刚才自己的态度,他顿时觉得自己输了,输得彻彻底底的!
    这人比布兰登还讨厌,甚至比劳伦斯还要讨厌!
    钱龙回去以后冷静下来,觉得刚才自己的举动确实有点意气用事,虽然他还是很生气,但目前能利用的就只有克里斯,在事情还未明朗之前,还得从他身上下手才是,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
    但要他道歉是不可能的,罗德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钱龙想了想,给淘淘网那边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
    于是在克里斯还在让公司的人帮他买葡萄酒的时候,就收到了淘淘网的联系人打过来的电话,告诉他方管集团的钱总推荐来找他的。
    克里斯看着手里的电话陷入了沉思。
    钱龙这人,还真的跟乾隆那样,帝王的心思他们凡人是真的猜不透。
    43 第 43 章 “可爱”的罗德兄弟
    钱龙耐着性子和克里斯斡旋, 一来二去的两人混熟了不少,从克里斯口中钱龙多少也套出了点有用信息来。
    比如管雨辰和布兰登是五年前认识的,当初他们在澳洲曾见过一面, 布兰登对管雨辰一见钟情, 也是那一次以后, 布兰登决定要将部分生意转移到华国来。
    这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当年管雨辰就是在那一次碰面时怀上了天天, 不是什么人工受孕也不是喜当爹被当成佣人免费照顾了天天这么多年。
    又比如克里斯和布兰登同管罗德酒庄, 罗德酒庄是完完整整的家族生意, 没有上市也没有别的外来股东,而克里斯和布兰登一个负责运营一个负责酿酒, 简单来说就是产品开发,账目算得分明,过去百年来的生意稳定,未来在布兰登的作用下发展得会越来越好, 应该不存在管雨辰和他结婚随时会担心经营不善面临倒闭破产的问题。
    再比如目前他们把罗德酒庄大部分的生意都转移到华国, 克里斯认为华国是一个极具潜力的市场,他们将来应该会以华国的生意为重心, 布兰登每年会回澳洲几次对葡萄酒的生产进行把控,克里斯则没有这个困扰。
    此外布兰登接下来还要去国外评选几款罗德酒庄出产的红酒,克里斯的说法是:“布兰登的名字在我们这一行里相当于一个通行证,很好用, 懂酒的人听到他的名字就知道厉害, 但他这人太难请出场了, 对那些名誉啊运营什么的全都不上心,说好听一点就是一门心思只做一件事, 难听一点就是孤傲,现在那些评选大会邀请的嘉宾没几个拎的出手的, 有名气一点的早就嗝屁了,出名的都是酒庄的品牌,所以为了让布兰登出席,他们老是找上我让我劝他去评选,这样就能多换两个奖回来。”
    克里斯和钱龙约在酒吧里喝酒,诚然钱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看一个葡萄酒酒庄老板喝啤酒喝得醉醺醺的在发牢骚。
    钱龙给自己点了杯威士忌,自斟自酌抿了一口,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