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29 章节

第 29 章节

    佛把自己当作是个拼桌的,但克里斯不在乎,他要的就是钱龙的沉默,可以让他畅所欲言又不怕他会转身说出去。
    “布兰登真的,太不像话了,”克里斯又一口气闷了一大口,道:“以前他沉迷酿酒就算了,那几年他每年都有几款红酒能拿到国际上去评比,特别是五年前突然酿了一款甜酒,那一年的天气不太好,整个大环境酿出来的酒都不太行,没想到他居然有心思用几款葡萄混在一起,弄了款桃红葡萄酒出来。”
    他拍了拍钱龙的肩,给他科普道:“桃红葡萄酒你知道吧?就是浸皮时间比较短的红葡萄酒,不过布兰登的做法是混了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做出来的,过往这些桃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在国际上虽然也有评奖,但总归没有干红值钱,可那一年布兰登酿的桃红葡萄酒拿了年度金奖,甚至被拍到了九万美金一瓶!”
    “很多人说啊,说布兰登只会搞西拉子,说他们那些有名的酿酒师都只爱喝那种涩涩的干红,哈!”克里斯冷哼一声,“结果布兰登就给搞出来一瓶桃红葡萄酒啦!甜不死你丫的!”
    钱龙不动声色地将他推回去,他听到“五年前”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不禁会联想布兰登的行为会不会和管雨辰有什么关系。
    克里斯被推了一下歪歪扭扭地倒在桌面上,也不恼火,自顾自说:“但这几年是真的不行,玩忽职守,整天往华国跑,你说说你说说,又不用他……嗝,抱歉,我说到哪里来着?哦哦,又不用他管公司的运营,麻烦他好好地待在庄园里给我老老实实酿酒好吗?说出来我都不敢相信,我们今年送去评审的红酒,还是前两年他酿出来的,今年,今年屁都没有!”
    钱龙听他说了这么久,差不多已经可以将布兰登的整个人拼凑出来了。
    天才型人格,一根筋,恋爱脑,嗯,挺好。
    相反他隔壁的这一个,钱龙分析起来倒是有点困难。
    在工作上,克里斯的能力无疑是很强的,钱龙交手过无数个商场上的对手,大部分时候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看在眼里,轻易就能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个人只要透露出贪婪的想法,很容易就能顺着他的思路往下走,直探到他心灵深处,从根源瓦解对方。
    但克里斯大概是从小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经济上无欲无求的,而哥哥又很早就展现出过人的天赋,兄弟二人擅长的东西不一样,布兰登对商业运营方面并不关注,克里斯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缺,如此一来兄弟俩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公司发展上的需求和欲望都不大。
    按钱龙的观察,克里斯努力工作并非想把公司发展到什么程度,只是单纯地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而已,就像自己的哥哥那样,一心做好酿酒的工作。
    这么想其实克里斯的性格还挺乖的,和他本人在外的名声简直天差地别,只不过钱龙并没有想要称赞他的打算,毕竟在他眼中,罗德家的人还是搞大了他弟弟肚子的混账,横竖不是个好东西。
    两人在酒吧一角喝了几杯,钱龙想回家了,刚拿出手机叫了代驾,无意中往四周看了一眼,便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钱龙记忆力很好,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人是管雨辰的朋友,名叫陈明。
    陈明和另一个朋友在酒吧喝酒,恰巧那个人钱龙也知道,是个叫小黄的地产经纪。
    管雨辰想租下城市边郊的一块地做农家乐,这件事他们也知道,但方洛山一直不想出手干预,因为他并不赞成他们去做这件事。
    在方洛山眼中看来,管剑书简简单单开个花场过过日子就挺好的了,现在无论花场的工作还是网上的副业都发展得挺好,没必要再去扩展什么农家乐,钱么,够花就行了,何必承担那么大的风险去做个什么农家乐。
    钱龙认为他就是大男人主义作祟,怕管家父子生活好了以后就更不受掌控了,却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一直藏在背后也没想要出面认回管剑书。
    但方洛山说不出手,钱龙也省得去帮些什么忙,只在背后默默观察,等真的出什么大事的时候才伸手拉一把。
    陈明和小黄是目前管雨辰唯一接触过的人,不消方洛山说,钱龙暗地里也有调查过这两人。
    陈明,天生弯的,靠着职业之便认识了不少人,私生活乱得不行,这两年来接近管雨辰的同时在外面野男人也不少,一直以来对管雨辰大献殷勤,稍微动脑筋想一想就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小黄倒是个直的,有个女朋友,但业务能力差得不行,在公司内业绩不算低,但被投诉的次数却很多。
    这两个人都被钉在钱龙的黑名单里,如今两人恰好凑在了一起还出现在他面前,钱龙突然就不打算离开了。
    他拍了拍克里斯,让他转移到那两人隔壁那桌,克里斯喝得半醉不疑有他,拿着自己那桶啤酒就跟了过去。
    钱龙腿特别长,身高足有195cm,迈了两步就走了过去,距离近了声音变得清晰起来——
    “……大哥你加把劲啊,我这个月的业绩还没着落呢,要不你给个电话我,我联系他直接跟他说吧,啊?”
    “你急个啥劲儿啊急,我都看着呢,你兄弟我泡他都泡两年了我都没急呢,你才到哪儿啊。”
    小黄脸色不太好看,“不是,我看你也没多用心泡他啊,以前你找的那些男人哪个不是随便放个饵就上钩的,这个都那么久了,人家还带着个孩子呢,直掰弯呢你这是?”
    “你懂个屁。”陈明闷了口酒,道:“他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跟我是同类,他那拖油瓶儿子麻烦是麻烦了点,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注定没后代,我现在都还没跟我爸妈出柜呢,但要是泡到他了,以后出柜就舒服多了,有个儿子正好能堵住爸妈的嘴,压力也没那么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黄一脸讶异,“怎么,哥你还来玩真的啊?你想跟他谈一辈子的那种?我还以为你只是玩玩而已。”
    “嗐什么真不真的,”陈明讽刺一笑,“咱们这个圈子里哪有谈真心的,有伴儿的还不是照样出去玩,甚至玩到一块儿的也不少,你一直男的我就不跟你说这些了,免得让你有心理阴影。”
    小黄尴尬笑笑。
    陈明又说:“就是图个方便你懂吧?有个小孩好堵父母的嘴,他小孩都那么大了,自己也单了好几年了,这种就最好拿捏的。”
    “你就不怕别人把他抢走了?”小黄说:“你想想你泡那么久都泡不动,要不人家就真不是弯的你的同类雷达失效了,要不人家就是有喜欢的人了,赶紧别浪费这个时间好。”
    陈明想到了那个和管雨辰儿子长得很像的男人,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连喝了好几口啤酒,愤懑说:“我再试试吧,兄弟少不了你的,他也浪费不了我那点时间,我今晚还约了一个呢,就是有点不甘心罢了。”
    小黄一听感觉游戏,忙又给他倒酒讨好说:“那我就指望你了啊,这两天约他出来再谈一谈吧,那块地我还是想快点脱手租出去,谈成了好请你吃饭。”
    ……
    钱龙背对着他们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完,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
    他看了眼已经醉得趴在桌上快要睡着的克里斯,顿时觉得罗德兄弟简直能称得上“可爱”二字。
    “陈明……”他低声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扯了扯嘴角冷笑一声,敢把算盘打到他护着的人头上,这人怕不是活腻了。
    44 第 44 章 你冷暴力我
    布兰登陪着管雨辰住了下来, 尽管管剑书每天催着他们赶紧搬别在这碍手碍脚的,但一家三口赖在这儿住得理所当然,就连天天也不吵着要去大爸爸家了。
    布兰登收拾收拾搬到了管雨辰房间里, 管雨辰的床虽然是双人床, 但一个人睡嫌大, 两个人睡稍挤, 布兰登对此却十分满意。
    他现在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快点入夜, 好让他抱着管雨辰美美睡上一觉, 即便在家里隔壁住着儿子,对门住着老丈人, 实际上根本做了不了什么,但布兰登还是觉得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这天晚上,布兰登洗好澡给天天说完故事哄他睡着后,回到房间准备和管雨辰来个睡前热吻时, 那支不识相的手机突然响了。
    管雨辰看他上一秒还兴致勃勃, 下一秒脸都垮了,顿时笑了出声。
    他捧着布兰登的头给他亲了一口, 才去翻自己的手机,结果一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陈明”两个字时,也跟着垮了脸。
    布兰登凑过来,下巴靠在他肩膀上, 也看到了手机上的名字, 从身后抱着管雨辰道:“挂了吧, 大晚上的,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管雨辰何尝不想挂掉电话, 但想着之前去旅游的时候已经让人上门碰了个钉子,再把电话挂掉似乎有点不太厚道。
    他抬手捏了捏布兰登的脸让他别闹, 随后便接通了电话。
    布兰登换了一边肩膀靠,贴在电话旁跟着一起听。
    陈明那天晚上受了小黄的刺激,多喝了两口酒就想着要给管雨辰打电话,电话一接起那边就传来吵得不行的背景声,陈明带着醉意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尤其大声,“雨辰啊,我今晚约了小黄出来喝酒,你现在有空不?你儿子睡下了吧,要不出来跟我们喝两杯?我让他跟你说说租地的事情。”
    那边小黄得了暗示,还在旁边吼了一嗓子,“辰哥我是小黄啊,一起出来喝一杯呗!”
    管雨辰听了直皱眉,将电话拿开了一点,就连布兰登也忍不住让开了些许。
    布兰登的手在他腰部捏了捏,满满是警告的意味,管雨辰不用他提醒自然也是不会答应的,“现在太晚了我就不出去了,明天一大早还要送儿子上学呢。你能把手机给小黄听一下不?我好跟他谈一谈租地的事儿。”
    “有什么好谈的,”陈明醉意上头,下意识低声吼了一句,被小黄瞪了几眼,才渐渐回过神来,忙说:“不是,我意思是在电话里谈不清楚,刚好我们人就在这了,你出来吧,你爸不是也在家么?明天让你爸送你儿子上学也行啊。”
    管雨辰觉得他醉成这个样子也谈不了什么东西,想着法子拒绝他,不说大晚上的他不想出门,就算要出去谈事情,就他那种酒量也绝不可能跟着去酒吧。
    陈明被拒绝得多了,加上酒精上脑,小黄还在他隔壁看着,让他面子下不来,一时间脾气也有点冲,忍不住放狠话道:“管雨辰你现在算几个意思?我一直约你你都在拒绝,就是朋友也不能这么当的吧。”
    管雨辰被他说得莫名其妙,回头看了布兰登一眼,那家伙脸色已经不大好看,隐隐有点动怒的意思。
    他连忙撇清道:“陈明你喝得有点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但你知道我的,晚上我是真的出不去,就更别说去酒吧了,我明天还得工作,还要送我儿子上学,你要是白天找我我怎么都要去赴约的,更别说你还帮了我那么多……”
    话还没说完,陈明就在那边大吼道:“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你要是够朋友就出来一趟我们现在就聊清楚,不想出来你以后别后……”
    管雨辰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手机就被布兰登夺了过去直接挂断了。
    他铁青着脸,一脸不爽道:“这些人跟他说那么多干什么,他都醉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等明天醒过来了说不定还得腆着脸来找你道歉,跟他废话那么多简直浪费时间。”
    管雨辰叹了口气,寻思着农家乐租地的事情,估计要认真想想换个途径了。
    布兰登的好心情被一通电话毁得不剩多少,熄了灯后两人躺在床上,两个男人挤在一张小小的双人床上谁也不去碰谁,气氛尴尬得不行。
    管雨辰这些天来早就习惯了被布兰登抱着睡,突然被那么冷落了一下都有点不习惯了。
    他在黑暗中悄悄翻了个身,面对着布兰登的方向,借着窗外的一点点光线偷看他的脸。
    黑暗给了管雨辰一双近似于瞎子的双眼,但并不妨碍他仔细端详布兰登那帅得惨绝人寰的俊脸。
    这人真帅啊,管雨辰心想,这么帅又这么好的人,居然会这么喜欢他,直到现在管雨辰依然觉得这感觉十分不可思议又不踏实。
    他忍不住往布兰登的方向凑近了一点,过了一会儿,又凑近了一点,直到最后将下巴搁在了对方的肩上,整个身体贴在了布兰登的手臂上。
    “你要冷暴力我吗?”他知道布兰登没有睡着,并不想因为陈明的那点破事害得两人闹冷战,语气都带了点自己察觉不到的撒娇,“你说过的,无论是我做错还是你做错,反正就是你错了,但是你现在在冷暴力我。”
    在黑暗里睁眼的时间久了,管雨辰渐渐地能看得更加清晰。他看到布兰登皱了皱眉,然后睁开眼睛转过身和他面对面,说:“我不喜欢那个人。”
    管雨辰伸手过去,在被窝里找到布兰登的手握住,对方马上回握过来,“那你不喜欢他,你也不能冷暴力我啊。”
    “什么叫冷暴力?”布兰登不耻下问。
    管雨辰道:“就是、就是不理我,跟我闹冷战。”
    布兰登眉头轻蹙,想了一会儿道:“你要给我一个平复心情的时间,我觉得我吃醋了,但是我不想对你发脾气,我只能跟自己生闷气。”
    管雨辰内心的小人在尖叫,怎么这人长得这么高这么壮还能这么可爱!但他没有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在脸上,捏了捏他的手说:“你不高兴要跟我说,然后我就会想办法哄你高兴,但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下一次你还是要继续生气。”
    布兰登问得很有心机:“那我现在告诉了你,我下次就不会生气了吗?”
    管雨辰其实也烦陈明,以前两人只是做个普通朋友,陈明偶尔会说点让人误会的话,但都说得十分讨巧,管雨辰当听不懂一笑而过就算了。
    然而近来陈明的目的越来越明显,过去就算布兰登还没出现,管雨辰也不打算和这人在一起,更别提现在已经有了这个大可爱了。
    他认真想了想,郑重道:“嗯,你下次就不会为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