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30 章节

第 30 章节

    个人生气了。”
    布兰登顿时就被哄好了。
    他长臂一伸,将管雨辰抱了回来,低头先把刚才欠下的晚安吻补上,两人亲了一会儿,布兰登才放开他,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低声说:“对不起,我以后会小心,不会再冷暴力你了。”
    管雨辰心里甜丝丝的,气氛大好蠢蠢欲动想干点什么,伸手在大可爱的小可爱上乱摸一通,但马上就被当场抓获。
    布兰登呼吸都厚重了些许,语带警告道:“不行,地方不行。”
    “我们小心一点。”管雨辰不依不挠。
    布兰登这人就像钱龙说的那样恋爱脑,一根筋,但是相对于大部分外国人,他本人还是挺传统的。
    要是现在这件事发生在他自己家里,房间隔音效果很好那就算了,保管不用管雨辰说什么自己就能先动手,可是在管雨辰这屋,连管剑书偶尔咳嗽的声音都能听到,他实在无法在管雨辰的父亲眼皮底下干这事儿。
    况且只要一想到等明天管雨辰清醒过来,准能把自己害羞得翻脸不认人,多大的谷欠望都得压下。
    他用力揉了揉管雨辰的头,哄他赶紧睡觉,说完自己先闭上眼睛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管雨辰简直晴天霹雳,要不是两人贴得极近,布兰登暴露了自己怀着同样的小心思,他都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吸引力了。
    第二天一早,郁闷了一晚上的管雨辰并没有像布兰登想的那样翻脸不认人,大概得不到的都是最渴望的,顶着晨伯伯起床,管雨辰一大早就觉得烦躁不已。
    布兰登取笑他不喝酒也醉了,被谷欠求不满的管雨辰抓着揍了一顿,于是等俩爸爸送完天天上学后,布兰登给管剑书发了条信息,说要带管雨辰回公司商讨一下接下来的活动,随后便借故将管雨辰载到了自己家,把昨天未完成的事情给做完。
    管雨辰总算在清醒的时候完成了这项工作,大概是身体比记忆多了两次经验,完事后没有任何不适,甚至还想再来一次。
    但布兰登不在这方面惯坏他,他有长远的目标,想和管雨辰一直做到七十岁,要是他愿意的话,再过两三年他们还能考虑多要一个小孩,天天一个还是有点寂寞了,因此过早耗空自己的身体并不在他的计划中。
    不过两人在冲澡的时候免不了又是一番干柴烈火,结束后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两人在家里随便煮了个面条解决饥饿,布兰登在楼下酒窖拿了瓶桃红葡萄酒,刚把酒亮出来,管雨辰就敲响了警钟。
    难得一次在清醒时做了一次,管雨辰不想再断片了,他一脸嫌弃地看着那瓶酒,满脸写着拒绝,“我不想断片了,你别来荼毒我。”
    布兰登笑了笑道:“试试看吧,反正家里就我们两个,喝醉了也没关系,我习惯了。”
    被管雨辰瞪了一眼,布兰登又说:“我会控制好你的酒量的,不让你喝醉,之前不是说了要练习吗,正好来练练。”
    说完他把酒瓶亮给管雨辰,道:“你看,这是我们相识那一年我酿的酒,特意做来纪念的,只做了三百瓶,现在我手上只留了一百瓶了,真的不喝吗?”
    管雨辰被他说得很心动,但想起自己一杯倒,不,一口倒的酒量,咬牙狠心拒绝道:“反正又是你喜欢的那种涩涩的酒,我不喝,你别害我。”
    布兰登姿势优雅地直接开了瓶,嘴角微微上扬着,将酒倒入酒杯里,火烈鸟般的桃红色酒体在水晶杯中摇曳生姿,在桌面上折射出漂亮的粉红波纹,葡萄的清香味在空气中飘散着,让管雨辰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布兰登把那一杯葡萄酒放到自己那边,又拿出一个干净的勺子将酒倒在勺子上,把勺子递过去抵在了管雨辰嘴边,勾了勾唇笑着说:“来,尝尝?”
    45 第 45 章 就喝一口
    管雨辰盯着布兰登看了很久, 布兰登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十分从容,大有陪他一直耗下去的态势。
    管雨辰在心里天人交战,过去一口倒的黑历史历历在目, 即便布兰登说的每一句都十分吸引人, 但他还是挣扎了许久。
    布兰登又继续补刀, 道:“甜的, 你就不想试试看在我心中, 我们的爱情会是什么样的味道吗?”
    管雨辰瞪他一眼, 但无疑这种说法真的浪漫过头了,他咽了口口水, 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诱惑,张嘴将那口酒喝了下去。
    入口酸酸甜甜的味道,甜味多于酸味,完全没有想象中葡萄酒该有的涩味, 管雨辰砸吧了一下嘴, 简单的一口酒中除了葡萄的香气,竟然还能喝出覆盆子、树莓的清香, 与其说是在喝葡萄酒,倒不如说他正在喝果汁。
    这是一款能让人感觉到幸福的酒,入口的一瞬间,甜甜的葡萄酒中带有一丝丝酸甜的口感, 就像是初恋那种美好中带点酸涩的感觉。
    管雨辰不懂喝酒, 可是就像布兰登说的那样, 他想他知道在布兰登心中,他们的爱情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怎么样?”布兰登放下勺子, 伸手摸了摸管雨辰的头,手顺着他的脸庞往下, 手掌托住他的下巴,拇指摩擦了两下管雨辰的脸,细细端详他的样子道:“有感觉到头晕吗?”
    管雨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预料之中的头晕目眩感没有袭来,他兴奋地眨了眨眼道:“没有!”
    布兰登松了口气之余却还不能完全放下心来,“这款酒的酒精含量没有那么高,只不过后劲有点强,先喝一口试试看,等会儿要是没问题,下次再继续加量。”
    说完他笑了笑道:“挺好,总归是让你把这酒给试了。”
    管雨辰虽然有点嘴馋,但不敢继续讨酒喝,他舔了舔嘴巴,回味起刚才口中的滋味,想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似乎看破了些什么。
    他托着腮望着与他面对面坐下的布兰登,眉眼弯弯嘴角上扬道:“布兰登,你怎么那么纯情啊?”
    布兰登愣了愣,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后,耳根莫名就红了。
    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酒,那一丝丝甜意在舌尖泛开,一直直抵心房,就连那一点点属于葡萄的酸涩的味道,仿佛都被眼前这人融解掉,一口过后,嘴里只剩下甜甜的果香味。
    管雨辰眼神逐渐迷蒙,葡萄酒的后劲上来后,只觉得自己有种介于晕与不晕之间的晕眩感,这种感觉他之前也有过,只不过才出现那么一霎,后续就是紧随而来的断片。
    可是这一回他能清晰知道自己没有喝醉,朦朦胧胧的感觉让他觉得这个世界仿佛都被蒙上一层如梦似幻的光,就连看布兰登都像加了滤镜一般,美好得让人舍不得醒来。
    布兰登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倾身向前,隔着一张小桌子俯身托住了管雨辰的后脑勺,将他往自己那边压了压,“你喝醉了吗?”
    布兰登的声音低沉又具有磁性,听在管雨辰耳朵里觉得自己就像真的醉了一样,不过他知道自己没醉,这种感觉相当美妙,特别是在他从未试过喝完酒还能清醒的情况下。
    在看见管雨辰摇了摇头后,布兰登勾唇一笑,“很好,那我给你再尝一尝,现在我们的爱情,又是什么味道。”
    语毕他的唇落在了管雨辰的唇瓣上。
    两人轻轻在对方的唇上印了几下,葡萄酒的香味在鼻间四散,管雨辰下意识微张开嘴巴,布兰登便顺势而入。
    他们交换了各自口中葡萄酒的甜味,香甜清香的葡萄味被覆盖上新的味道,混乱的思绪中,管雨辰想到,纯情的布兰登他很喜欢,但现在这个成熟了的布兰登,他更喜欢。
    那瓶在国际拍卖会上价值连城的葡萄酒只被喝了两口,就被两人放置在那边变成了点缀背景的装饰品,布兰登食言了,事后他想到,不能做到70岁,69岁也勉强能接受。
    两人在别墅里挥霍了一整天时间,这一觉又睡到了下午,起床后管雨辰不敢再喊要再来一次了,麻利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就要去幼儿园接天天放学。
    布兰登打开手机发现凯文给他打了近十通电话,点开微信也有好几条语音,他一边换衣服一边点开了听。
    两人私下交谈的时候用的都是英语,语速太快还带了点澳洲口音,管雨辰听不太仔细,看见他在和别人说话也不打扰他,默默退了出去收拾早些时候还没收拾的餐具。
    凯文找布兰登不为别的,正是为了之前布兰登让凯文查的那两块用地的情况。
    凯文说:“你上次说的那两个地方,城东两个城西一个,我听你说嫂子想去城东那边啊?我找人查了很久,城东确实很早以前就已经放出声音说政府要征地建设,但我说句实话,这些政策的事情都是很虚的,根本没有落实到实处,但就是因为这个传言,城东那边近这两年的地都卖得特别好,价格也高,可是大家好像都在等政策下来,那一片完全发展不起来。”
    “而且我做这一行的我可以跟你说现实一点的,”凯文道:“不管现在城东那边发不发展,要是到时候政府真的要征地做大项目,比如之前传闻说的建一个新的金融商业区什么的,一旦要征地,你之前不管投入多少都得按政府定的价钱被收回去,投入的钱有可能收不回来不说,还分分钟浪费时间浪费金钱。”
    “诶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这件事挺复杂的,我跟你说不清楚,你什么时候看到信息给我回个电话,我当面跟你说说吧。”
    语音到这里结束,但布兰登基本上能听明白凯文的意思。
    上次陈明来找管雨辰时他刚好在场,后续也听管雨辰给他说过几次,他视陈明为头号敌人,自然对对方说的事情多留了个心眼。
    起初他让凯文帮忙,只是想着要是自己能帮管雨辰完成这件事,那就没有那人什么事了,但现在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布兰登对待此事也慎重了许多。
    他想了想,还是打算直接去找凯文当面谈清楚。
    布兰登借口公司有事要回去一趟,前面两人喝了酒,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布兰登还是打了电话让司机过来接。
    管雨辰被塞进车里后,笑着调侃了一句,“怎么感觉这种生活好像很贵妇一样。”
    布兰登笑了笑,亲他一口道:“只要你愿意,想当什么都可以。”
    将管雨辰送走后,布兰登一刻不停赶到了凯文的公司。
    凯文收到他的信息后早就做好了准备,布兰登一来到,他就将资料全部摆出来。
    凯文一份份分析道:“像我之前跟你说的那样,城东那边的情况就摆在那儿了,你说嫂子之前看中了城东,说是他朋友推荐的,那个朋友不是个门外汉那就是个坑货,就我本人而言,十分不推荐那边的地。”
    他拿出了城西的资料道:“相反城西那一块,虽然现在发展稍显落后,但地方有地区补助政策,让村民们自己发展,这两年申报了不少项目,现在看起来好像没什么进展没错,可是之后一旦发展起来,那就是一整片一整片的起来,发展前瞻性还挺大的。”
    布兰登在这方面属于完全的小白,他很认真地看凯文给的每一份资料,提了几个问题,凯文都一一解答了。
    凯文说:“我跟你说我的人还去过现场,城东这两年地卖得太好了,租的租卖的卖,那里的人现在都不愁钱,势利眼得很,相反城西那边都是自建或者打算投资用的,大家都知道地还没发展起来,那片地现在还没太大优势,去谈的时候态度好得不行,以后嫂子要是真在那儿建房做农家乐,附近的人的态度也很重要,这很影响顾客的心情的。”
    布兰登道:“要是自己去谈的话,能把地拿下来吗?”
    “怎么不行?”凯文说:“我跟你说这些农村用地可好办了,你在那边看中哪一块,提前跟村民私下谈好,在农村集体转让产权网上一登记,自己去拍下来就可以转让土地,甚至还免了中间商差价。”
    凯文想到了之前布兰登和他说过的情况,摸了摸下巴道:“你说嫂子是朋友介绍的,朋友是房地产商是么?那就是中介想帮忙转手赚差价了,中间吃一点,事成后村民给红包,嫂子又要付中介费,谈成一笔就能赚三次,也难怪死命给他推城东那边的房,价格贵,利润高,谈成一单就能几个月不干活了。”
    布兰登原本就对陈明不感冒,现在一听,更是直接把人判了死刑,恨不得手撕了那货。
    他谢过凯文,将资料拿回去慢慢研究,凯文也乐得给布兰登一份人情,顺便又从他身上刮下了两瓶好酒回家孝敬长辈。
    另一边钱龙同样也在调查陈明和小黄的事情,那天晚上他待到了最后,自然也听到了后来陈明给管雨辰打的那通电话。
    钱龙做人的信条很简单,在保障自己的利益的前提下,他不介意给合伙人赚多一点,和气生财这一点他还是懂的,只是那张冰山脸表现不出来而已。
    但要是有人触碰到他的底线,那那人最好自求多福,他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但愿那些触碰到他虎须的人,已经提前做好了受死的准备。
    46 第 46 章 出手
    管雨辰在接天天放学的时候, 正好接到了陈明的电话。
    果不其然就如布兰登所料,陈明今天一觉醒来后,依稀记得自己给管雨辰打过一通电话, 后来打给小黄问了详情, 记起昨晚上都说了什么后后悔不已, 马上就打电话给管雨辰道歉。
    然而经过昨晚以后, 管雨辰已经不太想搭理这个人, 幸好布兰登不在他身边, 不然免不了又要一顿吃醋。
    以前管雨辰和他有生意上的来往,陈明的态度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明目张胆又恶劣, 很多时候管雨辰觉得某些话听起来不舒服也就一笑而过就算了,但现在他和布兰登在一起后,布兰登明确表明自己不喜欢他,陈明的态度也触碰到他的底线, 管雨辰不想再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聋子了。
    因此当陈明再次提出要请他吃饭赔罪时, 管雨辰直截了当道:“吃饭就不用麻烦了,我最近都抽不出时间来, 工作挺忙的。”
    语落为免陈明又拿租地的事情来挡枪,管雨辰干脆断了他的后路,“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把小黄电话给我,我直接跟他谈谈, 也不用老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