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34 章节

第 34 章节

    醋,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明明看见管剑书有话想跟他说却还拒绝不听,等气过了回去找他,看见他居然和王伶抱在一起,原本已经气消了想去道歉,当下又气从中来,把豆腐花一扔,两人自此没有相见。
    现在回想,当时的管剑书多半是想和他说怀了管雨辰的事吧,方洛山低头自嘲一笑,也活该他错过了这些年,就他这种性子,没有这三十多年的经历,或许到最后他们还是会不停地分分合合,永远学不聪明。
    方洛山一边远远地跟着,一边回忆当年的事情,直到管剑书带着天天心满意足地回家,他才突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是为了接近管剑书,找机会和他化解矛盾的。
    他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头,火速跟了上去,开车跟在管剑书的车后面,一路跟着他们回到了花场。
    到了花场的时候他远远就看见管剑书的车在门口停下了,停下的地方前面还有另一辆车,管剑书抱着天天下了车,很快他就看到了前面那辆车里走出来布兰登和管雨辰。
    天天在管剑书怀里身体往前倾,对管雨辰伸手讨抱抱,被隔壁的布兰登伸手接过,一家四口站在那儿聊了会儿天,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似乎在围着天天说了些什么。
    方洛山心里一阵酸涩,感觉自己在这边格格不入,他脾气不好嘴巴也笨,过去只会让管剑书生气,过了这么多年也毫无长进,还让管雨辰对自己怒目而视,做了那么多坏事还想求得原谅,他哪来的脸呢。
    来之前方洛山一腔勇气,想着自己儿子孙子都有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一天之后整个人都蔫儿吧唧的,想想人家确实儿子孙子都有了,似乎也没什么留给他的地儿。
    他不敢上前去认亲,默默地开车掉头离开了。
    花场附近住户不多,偶有一辆车经过都是他们的客户,突然来了这么一辆豪车,在场的几人早就留意到了。
    管雨辰牵着天天的手,看着车离开的方向道:“爸,那是什么人啊,我们的客户吗?我好像没见过那辆车,刚刚你一停车他也停车了,是跟着你进来的?”
    管剑书看了那车一眼,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渐渐褪去,那辆车跟了他们一路,身上还穿着这么显眼的衣服和帽子,管剑书一下就认出了那是在游乐园里碰到的那个人。
    至于那人是谁,他什么也没说,对管雨辰摇了摇头,一家四口相携着回了家。
    50 第 50 章 “你这个渣男!”
    管雨辰最近特别忙, 在拿到小黄的电话后,他只联系了小黄一次,后来莫名其妙地那边就断了联系, 而他又莫名其妙地多了许多租地的资料。
    最开始是布兰登给他拿来的资料, 管雨辰想开农家乐的事情没有隐瞒过谁, 最初陈明来找他的时候布兰登也在场, 只是管雨辰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会在背后默默给他找资料。
    布兰登搬来一大沓资料说:“这都是凯文那边拿来的, 哦, 凯文是我一朋友,不太熟, 他和大卫跟克里斯熟一点,他们家是做地产生意的,前段时间我让他留意一下,他就帮我整理了这些出来。”
    管雨辰看着那堆有天天那么高的资料, 震惊于他的“不太熟”, 道:“你这个渣男!”
    凯文整理的资料很齐全,基本上属于扫盲级别的了, 从政策到实操步骤到案例一应俱全,管雨辰一直想从小黄那儿得到的就是这样的资料。
    他很认真地一条条看下来,看了不到一半就知道自己之前被小黄骗了。
    布兰登也陪他一起看,虽然里面写的都是中文还大多是专业术语, 他能看懂的没多少, 但来之前凯文已经和他简单说过一遍, 他靠在管雨辰身后,下巴抵在对方肩上, 靠自己半桶水的汉语水平努力分辨管雨辰看到了哪里。
    因此等管雨辰看完农村用地的租用途径后,布兰登装模作样道:“所以说其实你自己去租就行了, 也不用什么中介嘛,那之前那个陈什么的不就是骗你了?都是些什么人,为了钱还欺骗朋友,太下作了。”
    管雨辰扭头过去看他一眼,表情一言难尽,布兰登被他看得有一丢丢心虚,凑过去亲他一口。
    管雨辰一手推开他的脸,一言到出真相:“你就是爱吃干醋借机骂人。”
    布兰登:“哼。”
    管雨辰很珍惜这些资料,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来研究吃透,一开始他看中的就是城西那边的地,那块地面积比城东的广,价格也没有城东贵,当初要不是小黄好说歹说,他心里面属意的还是城西那边。
    而且现在资料里面说城西有地区补助政策,村民们自己发展,很多人都将村屋改建成宅基地,出租或转售,和市中心的楼盘配套设施不相伯仲,但还有一部分保留了原有的城郊乡村面貌,也有和他一样拿来改造成农家乐的。
    相反城东那边,一直等待着所谓的“相关政策”,地价持续上涨,周边被不同发展商征用建楼,城市确实发展起来了,但和他想做的农家乐反而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
    管雨辰通过凯文给的资料联系了城西那边的经济合作社,对方一听他的来意,态度十分友好地定下了前去看场地的时间。
    管雨辰和他约了周末的时间,布兰登听说了这件事后也说要跟着去,被管雨辰赏赐了个白眼,“你好歹也算是个老板,怎么一天天这么闲什么也不用干?之前克里斯不是说要让你去评选个什么奖吗,是什么时候来着?你都不用做一下准备?”
    布兰登听不出来管雨辰这是在嫌弃他,很坦诚道:“公司有克里斯,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分工的,澳洲在南半球,和北半球的气候不一样,差不多要三四月才开始采摘葡萄,这段时间我只用远程留意一下气候和葡萄的生长情况就行了。”
    说完他又一脸不爽道:“克里斯说的那个评选大赛是十二月才去的,他怎么那么大嘴巴,连这个都到处说。”
    管雨辰捏了捏他的脸说:“他还不是怕你不肯去,让我多盯着你点,你这个玩忽职守的样子简直和天天不想做作业的样子一模一样,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布兰登哼了一声,道:“我听不懂你这些复杂的成语。”
    最后管雨辰还是拗不过布兰登,两人在周末的时候带上天天一起去了城西,当作去郊游了。
    从家里出发到城西开车大概一个多小时,到了那边已经快到十点了。管雨辰之前曾来过这边两次,很快就找到了和对方预约好的地方。
    前来接待的人十分客气,带着管雨辰看了几个地方,但管雨辰心里面一直想着之前看中的那块地,那人也带他去看了。
    管雨辰对一切都很满意,对方和他说的租地步骤和从凯文那儿了解到的一样,管雨辰听完看完以后心定下来了,但当问到最重要的价钱的时候,管雨辰被直接吓里一跳。
    布兰登抱着天天在附近走来走去,听到管雨辰和接待的人争执起来,走过去一问,便听到管雨辰说:“他们现在的报价比我当时了解的还要低30%,这么好的位置这么大的地呢,这怎么可能,这个位置是一进村子驾车两分钟就能到的地儿,我网上了解过,最近还涨价了呢,不会又是什么坑吧?”
    自发生过小黄那件事后管雨辰现在对一切都很敏感,他说话声音很小,但架不住四周安静,那位接待的也没觉得受到冒犯,依然脾气很好地笑着说:“管先生之前了解的那个价格是网上的报价,我们会往高报一点,这样让来租地的人有个心理承受范围,但实际上我们给到的价格都有商议空间的。”
    “我看您对我们这边的行情了解也很透彻,想必做了不少功课,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很淳朴,只想和靠谱实在的人交易,他们全权交给我们公司来负责租赁的生意,就是信得过我们看人的眼光。”
    “我能看得出来管先生是十分有诚意的,而且管先生做的农家乐也有利于村子的发展,做成以后还是一直做下去一本万利的买卖,所以我能给到管先生最低价位,您大可放心,我们都是白纸黑字签约交易的,我们的营业资格也可以在网上查询得到。”
    管雨辰被他说得很心动,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敢轻易决定,在现场拍了几张照片后说回去认真考虑,然后一家三口便踏上了回程的路。
    等送走他们以后,那位接待的员工回到自己办公室,拨了通电话汇报道:“刚才管先生和家人一起来看过了,我按照您的说法把定价往下调了30%,管先生感到有点不安,我也按照您的建议给他解释了。”
    钱龙在电话那头“嗯”了一声,员工又问:“30%的差价是由先生您这边补足是吗?还有之前说好的……”
    钱龙道:“我承诺过的都会给的,你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好的好的。”员工挂了电话,那边其他同事见状问道:“怎么了?是之前那个有钱人吗?”
    “可不就是他么。”员工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说:“有钱人的想法真是想不懂,我看那位来看房的管先生意向也挺大的,那地方拿来做农家乐也挺好,之前这个姓钱的老板打电话联系的时候我就和租地的那家人联系过,人家也愿意长租给他,就算按照正常的途径这笔生意还是能谈下来的,但现在降价30%人家反而还怀疑起来,怕我们坑他呢。”
    同事听了也啧啧称奇,“天上掉馅饼的事怎么不发生在我身上呢,我看就是背后有人想暗自给自己小情儿送礼罢了,又不好明着说,只能这样暗着来。”
    “哪儿呢,”员工挥了挥手道:“来看地的那位先生和家人一起来的,儿子都有了,我看他另一半还是个老外,跟和我联系的不是同一个人。”
    两人对看一眼耸了耸肩,表示有钱人的世界太复杂了。
    钱龙挂了电话以后继续汇报工作,方洛山摆了摆手问道:“刚才是?”
    钱龙将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简单说了一下,方洛山皱了皱眉说:“不是叫你把地买下来直接送过去吗?就算只付70%也不少钱了,后期还得装修运营,哪哪儿都是钱,他们还要经营花场的生意呢,钱够花吗!”
    钱龙说:“管先生肯定是有了计划才去做的,你就算要送也师出无名,现在降价30%管先生都起了疑心,更何况是直接送给他?”
    方洛山觉得自己对儿子缺失了那么多年的关爱,就算把公司送给他也不为过,将来他的财产全都是管雨辰的了,区区一块农村用地还只付了30%,说出去他面子上都过不去。
    钱龙仿佛猜到他的想法,道:“您是男人,您应该知道男人都有事业心,都希望能靠自己双手做出一番成绩,而不是所有事情全部做好了摆到面前。既然管先生选择什么都亲力亲为,甚至不依靠罗德先生去做,您应该多相信您的孩子一点,放手让他们去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方洛山听完他的话后沉默了半晌,脸上似乎还有点不赞同,但终究没有多说什么,挥了挥手让钱龙继续刚才的工作汇报。
    租地的事情管雨辰让布兰登帮忙咨询了凯文,凯文趁机和他们约了一顿饭,总算在当了这么久的幕后工作人员后,能亲眼看见了这位传说中的布兰登的真命天子。
    来之前布兰登有警告过凯文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凯文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该说些什么话。
    针对管雨辰的问题,凯文给出了不少建议,但农村租地这一块他了解得也不多,还是这次布兰登让他查他才恶补了一番,因此听到管雨辰说的那套说辞,他想了想觉得问题不大。
    听他这么说管雨辰才放下心来,他速度很快地联系了合作社,认真地将每一条条款都读了几遍,确认无误后总算把合约签订下来。
    管雨辰捧着合约心里十分踏实,耽误了这么久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接下来就能开始动工,慢慢搭建起自己的小天地了。
    布兰登看他高兴心里也高兴,包了一整层餐厅替他庆祝,管雨辰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快到吃饭的时间了。
    原本管雨辰也想着要到外面吃饭庆祝一番,早就和管剑书和王伶说好了今晚不做饭到外面吃,被布兰登这么一弄,也只能带着家人一起去了。
    布兰登订的地方是一家布置很温馨的西餐厅,一栋三层,他包了最顶的那一层。
    虽说是包了一整层,但他们人多,整体气氛也不会很局促。
    布兰登喊了大卫一家和克里斯,以及这次有大功劳的凯文,而管雨辰那边除了管剑书和王伶,还叫了小陈和他女友一起来。
    一群人围在一起吃饭,虽然两边人种不一样,但有了大卫和凯文两个自来熟,还有两个小孩子在,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尴尬的气氛。
    克里斯知道钱龙私下做的那些事,吃饭的时候故意凑到管剑书那边,以布兰登亲弟弟的身份和他聊了不少。
    管剑书对外人一向严肃以待,但他对布兰登的印象不坏,而克里斯又是个能说会道的,很快两人就惺惺相惜起来。
    克里斯敬了管剑书一杯,说:“虽然我和我哥从小就比较独立,但都是一起长大的,我哥有了家庭后总感觉失去了些什么,有时候回到家看到空荡荡的房子,没来由就觉得孤独。”
    管剑书拍了拍他的肩,用过来人的语气说:“人嘛,总是会经历悲欢离合的,这也算是成长的一部分了,你还年轻,等你找到另一半以后,有了新的家庭就不会觉得孤单了。”
    “管叔也会这样吗?”克里斯说:“前段时间听我哥说他们想过搬出来住,但天天不肯,还闹了很久,”他看了一眼那边和艾伦玩到一块儿去的天天笑了笑,又道:“他看我嫂……咳,看雨辰也舍不得,这件事就一直放着了。哎,想想也是,你们大家聚在一起多热闹啊,家里没点人气还真的让人连家都不想回了。”
    管剑书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布兰登和管雨辰并排着坐,跟大卫一家有说有笑,俩小孩趴在旁边的沙发椅上,两颗小脑袋贴在一起也不知道说了些啥,天天脸上红扑扑的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