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38 章节

第 38 章节

    越近, 方洛山就越来越无心工作,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将人哄回来,好赶在生日前一家团聚。
    然而在前几天, 连续送了一个月的豆腐花终于被退了回来。
    听到电话那头店主说对方拒收的消息, 方洛山差点就想把手机给砸了, 他理智上知道送豆腐花不是一条长远的路, 可情感上无法接受, 毕竟送豆腐花的这个举动, 不是简单地代表就是送一碗甜汤那么简单。
    他让钱龙帮他想办法,钱龙却说:“原本您送豆腐花这个举动是好的, 但一直这么送下去又不露脸,那就是逃避现实了,我能帮您解决很多事情,但要怎么求得老管先生的原谅, 我觉得还是得由方董您自己想明白吧。”
    前面被拒收豆腐花, 后面紧跟着被自己最信任的下属拒绝帮忙,方洛山走投无路, 最终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他拿出比这些年钻研案子还要认真的态度,想了PnA、PnB到PnZ,一个个评估风险和成效,还是没能想出一个最完美的方案来。
    谈生意他或许还算是个强者, 但追人方面还真是不太行, 就算以前也是懵懵懂懂就和管剑书在一起了, 那些年来浪漫的记忆没多少,争吵的回忆却挺多, 现在想想方洛山都觉得自己当年怎么那么混蛋。
    他思来想去,突然灵光一现, 想给管剑书制造一场惊喜,顺便弥补一下当年缺失的浪漫回忆。
    过去他曾经为了给淡市中的天天花卉拉动业绩,私下找过不少广告公司,指定让他们找天天花卉订花,这一次他依葫芦画瓢,选定了两家公司帮他们做活动,指定在同一天的不同地点做,要求则是一样,就是要用回天天花卉的花。
    广告公司接到项目后很快行动起来,管雨辰那边一连接到两个单子,还都是在同一天举行,对方还都是熟客,预留给他们准备的时间又十分紧凑,一时间花场里的人也全都忙乎了起来。
    方洛山特意安排了一个活动在距离花场一个多小时车程以外的地方,规模较大,直接包下了一整层酒店来做,而另一个活动就简单多了,从花场驾车只需要十五分钟时间,订了一个小展厅,只占酒店那边规模的三分一左右。
    活动当天,管雨辰带着几名员工一大早就出发前往活动现场。
    自从管雨辰能独当一面后,管剑书已经很久没有跟过现场了,但这次的活动都在同一天,而且对方都是老主顾,综合场地、规模等各方面考虑,最终决定距离近的那场活动就由管剑书来跟。
    出发前管雨辰还对管剑书说:“我们那边我会尽快处理好,小陈跟着你一块儿我也比较放心,有什么你就交给他去做,下午我看看时间允许的话就直接回来好了。”
    管剑书挥了挥手赶他,“行了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那边好好做,我又不是七老八十走不动了,你把场子盯好才行,别搞砸了,两边不讨好。”
    管雨辰还想再叮嘱几句,被管剑书板着脸撵走了,但他心里想的还是快点完成那边的工作好早点过来接手这边的。
    管剑书清点好需要用到的花,和小陈一道出发前往活动现场。
    这次广告公司那边没有明确说明到底要办一个什么主题的活动,只列了几种花的需求,巧的是这些花都是管剑书喜欢的,对着喜欢的花干起活来心情也好一点。
    到了现场的时候,整个场地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广告公司那边派来的人名叫小麦,和他们合作过好几遍,管剑书也认识他,因此一上来他没有客气,开门见山道:“你们这个活动是怎么回事啊?什么类型的活动,还来得及布场吗?”
    小麦和他握了握手笑笑道:“管先生您好,是这样的,我们昨天其实已经搭好一个场了,但是主办方那边突然说要换一个主题,我们连夜把之前的布置拆掉,所以才会变成现在您看到的这个样子。”
    “啊?这甲方也太不是个玩意儿了。”管剑书皱眉道:“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做?你那边有设计图吗?活动是今天中午开始吧,那咱们还是得快点开工了。”
    小麦面露难色,过了一会儿才说:“整体的设计和主题还没出来呢,”见管剑书脸色越来越差,他赶紧道:“不过你们那边可以先做起来,先把围边的花搭了,前面做一个花拱门,中间一个过道,两边放花墩,这个是定了的,就跟寻常婚礼搭建的那种差不多,把这个做起来咱们后面设计图出来了再小修小改不迟。”
    管剑书点了点头,让小陈带着底下的人赶紧忙活去,自己也一起帮忙做些修剪的工作。
    会场四周的花都装饰好后,小陈带着的人把花拱门也做出来了,他们所在的这个会场并不大,只比课室大了一点点,在他们差不多布置完成后,小麦那边的人还没开始做其他的布置工作。
    管剑书越想越奇怪,他和小陈交换了个眼神,正准备去找小麦问个清楚的时候,就看见从大门那边陆续进来一批员工,一个个托着学生用的书桌和椅子,分开排列好放在花墩两边。
    不一会儿整个房间都摆好了书桌,乍一眼看下来,加上前方并未亮起的大屏幕,整个场面俨然就像一个真正的课室一样。
    小陈忍不住吹了个口哨,道:“可以啊这位甲方爸爸真会玩,这是弄求婚宴吗?他和另一半肯定是从学生时期就认识的同学。”
    管剑书没想那么多,虽然这个场面还挺新鲜的,但他只想着工作能无事完成就行。
    小麦从外面走进来,不知怎么的看起来有点心虚,走到管剑书跟前说:“幸好能按时完成,管先生您看这个布置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管剑书对客户的工作不予置评,点了点头道:“我们这边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吗?你看看现场成果,要是没有的话我们收拾收拾也准备撤了。”
    话一说完,小麦突然慌了起来,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指了指某一块说:“那、那边吧,哎不对,你们帮忙每盆花都洒点水吧,看起来新鲜一点,对对,先做吧,我先打个电话,等下我再跟你说。”
    管剑书看他突然急匆匆地跑了,顿感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按照对方的说法让大家忙乎起来。
    中途他接到了管雨辰的电话,那边似乎出了什么问题,管剑书细问之下,才知道那边和他们的情况很像,同样也是中途改了主题方案,刚刚才确认好开始搭建的工作。
    知道管剑书这边差不多可以收尾了,管雨辰松了口气,两人又谈了几句,管剑书以不打扰管雨辰工作为由挂了电话。
    他将手机收起来,回头一看,发现刚刚还在的广告公司的人全都不见了,就连小陈他们也都消失了,偌大的会场里只剩下他一人。
    管剑书脚步加快往外走,边走还边掏出手机准备给小陈打电话。
    然而才走到一半,灯光突然变了,原本还亮堂堂的大厅突然暗了下来,有人从外面推门进来,大灯打在对方和管剑书身上,让管剑书晃了眼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情况。
    对方几步走到距离管剑书约有一米远的地方,等他看清楚来人是谁的时候,一瞬间这里所有的布置,那些消失的工作人员,甚至管雨辰那边突发的状况都有了解释。
    “小书。”方洛山站定在管剑书跟前,他穿了一套合身又得体的西装,头发全部梳上去,打扮得一丝不苟,但喊出管剑书的名字时带了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颤抖,话一出口就感觉到鼻子酸酸的,忍不住又喊了一次:“小书。”
    管剑书站在那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放在两侧的手握成拳头,可是表情上却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方洛山看到他的反应后愣了一下,最初的感动迅速褪去,理智重新回笼,但这么多年不见,如今两人又能面对面站在一起,只要他往前踏一步,就能将人抱到怀里,一想到这里,方洛山就很难维持百分百的理智。
    脑子里有许多想说的话,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要和对方说什么,然而当真正面对管剑书时,千言万语只汇聚成了一句:“好久不见。”
    管剑书从最初的震惊回过神来,暗自深呼吸平复了激动的情绪后,才木着一张脸说:“你想干什么?”
    话一说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多么厉害。之前在想到送豆腐花的人是方洛山时,管剑书有过短暂的惊讶和不知所措,甚至还有过一点点期待,但是一整个月下来,什么感觉都被磨得不剩多少了,留下来的就只有无奈和心寒。
    他看着这个被布置得美轮美奂的会场,觉得自己忙了一上午就像个傻子一样,这人指不定还躲在哪里偷看了他一早上,用自以为浪漫的方法做出这等无聊的把戏。
    方洛山强忍住想抱抱对方的冲动,道:“我想你了。”
    怎么知道管剑书根本不搭理他,冷笑一声说:“哦,然后呢?”
    方洛山皱了皱眉,这样的展开虽在他的预料之中,但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让他不好受。他想伸手去拉管剑书的手,被对方闪躲着避开,方洛山无法,只能软声软气哄着他说:“小书,这么多年没见,你不想我吗?”
    管剑书冷哼一声:“我是谁呀?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罢了,淹没在人群中随随便便就能被人忘记,你问我的想法,那重要吗?”
    “我知道你还在怪我,”方洛山道:“当初要不是我误会了你,还没有听你的解释就一走了之,我们也不会错过了这么多年。我很抱歉,真的,我千不该万不该怀疑你和王伶,你不能原谅我,也是、也是正常。”
    管剑书瞪着他看得火冒三丈,要是眼神能杀人,方洛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虽然他曾怀疑过当初方洛山离开是不是因为王伶的原因,但他曾经多次为对方洗脱罪名,毕竟方洛山爱吃醋的性子不是一天两天,以前最多就是使使性子就当是情趣了,这么多年来他还曾不止一次质疑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造成这个局面,却没想到……
    管剑书怒极反笑,即便气得浑身发抖,血往脑袋涌,依然是那副满含讽刺的嘴脸,“误会,很好,误会,竟然是这个原因,这么多年,总算替我揭晓了。”
    方洛山看他这个样子有点害怕,上前走了一步,结果对方又跟着往后退了一步,方洛山道:“我知道我做得不对,我现在不就是来弥补的么,你看你连咱们儿子都生了,这不……”
    话还没说完,就被管剑书狠狠瞪了一眼,方洛山当即不敢继续往下说。
    管剑书眼里尽是狠戾的目光,语气带着点危险道:“你怎么知道的?你查我?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偷偷在背后查我,然后知道这件事后想来弥补了,觉得对不起我爷俩所以才搞出这么一出道歉?”
    他冷笑一声,“方洛山,我以为过了三十年你会有所长进,看来我还是高看你了。”
    说完管剑书静静地看他一眼,随后头也不回就要离开。
    方洛山心下一阵慌张,上前一把抓住管剑书的手,被对方用力甩开,可他有种感觉,这次要是放了管剑书走,他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于是他紧紧握住管剑书的手不放,认罪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小书你别走,你知道我不会说话也不会做人,我老是惹你生气,这三十年惩罚你何尝不是惩罚我?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刻不在想你,只要一想到当初我们的好,我就后悔得不行。”
    管剑书:“你给我放手!”
    “我不放!”方洛山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说:“当初我买了豆腐花想去哄你高兴,但我找到你的时候,正好看见你和王伶抱在一起,于是我又生气了,我之前明明跟你说过不喜欢你和王伶走得太近,你非但不听还和她抱在一起,你知道我这个人心眼只有针大,我觉得你不要我了,我面子过不去,于是就逃跑了。”
    管剑书听得整个人都在发抖,简直觉得这个人不可理喻,转过头去看他,“所以这是怪我咯?”
    “没有没有,”方洛山疯狂摇头,“我逃到外面旅游了一圈,一开始还有点怨恨,但是时间越久就越想你,会想如果这个时候你和我一起我们会干些什么,然后我就坐不住了。”
    “原本想去一年的旅游,不到半年我就回来了,可是回来后我发现找不到你,王伶也退学了,你们俩一起消失,我知道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但就算要死我也要有个理由对吧?于是我托了很多关系去找你,找了大半年总算找到了,可是那时候我却发现你有了个孩子。”
    “我以为那个孩子是你和王伶生的,觉得你骗了我,这一年多的时间积累下来的委屈和愤怒都一口气爆发了,我被嫉妒蒙蔽了双眼,甚至埋没了理智,所以我又一次逃跑了。”
    管剑书听他说完当年的始末后,着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在方洛山以为自己终于要说服他的时候,管剑书使力挣脱开了他。
    “抱歉,我现在没办法很冷静地跟你说话,我觉得你也应该沉下来好好想一想自己的行为,”管剑书抬眼看他,眼里藏着复杂的情绪,“与其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还不如想想自己到底错在哪里。方洛山,我们都不年轻了,你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
    方洛山看着管剑书转身离开,心里从来没有过那么慌,他往前迈了一步,但管剑书说的话在耳边回荡着,使他不敢再上前。
    管雨辰忙到一半时收到了管剑书的电话,一接起就听到他说:“你那边别瞎忙活了,你把电话拿一下给负责人,我和他说几句。”
    管雨辰不明所以,照着他的意思做了,那边两人在电话里说了几句,负责人将电话还给他后又拨了通电话,过了一会儿对方就一脸抱歉对他说:“不好意思管先生,麻烦你们一早上了,你们把花放下就可以了,剩下的工作我们这边的人会完成的。”
    于是管雨辰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了棘手的工作,等回到家的时候,管剑书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不用做了,我怎么觉得今天整件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