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是我另一个粑粑吗 > 第 40 章节

第 40 章节

    这一下差点把手机给震丢了,方洛山稳了下自己,点开后看到对方回复过来的【我们谈一谈】,激动得几乎老泪纵横。
    管雨辰今天去了一趟城西检查工程进度,下午回程的时候收到管剑书的电话说要出去一趟,让他顺便去接天天回家,管雨辰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等回到家后,发现管剑书居然还没回来,虽然感觉怪怪的有点不习惯,不过还是按日常该干嘛干嘛。
    然而一直到晚上八点多,带着天天都洗完澡了,期间天天也问了好多遍爷爷去哪儿了,管雨辰都说不上来。
    管剑书鲜有那么晚还不回来的,在天天又一次问爷爷去了哪里时,管雨辰和布兰登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想到了同一个方向去了。
    在哄睡天天时,管剑书回来了。
    他一回来就先到浴室洗了把脸,然后到了天天的房间,爷孙俩聊了几句小话,天天甚至不用爷爷说睡前小故事,抱着爷爷的手很快就睡着了。
    管剑书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亲他一口,然后从房间里退出来。
    管雨辰就站在门外等着,一见他出来,忙道:“爸,谈一谈?”
    布兰登将谈话的空间留给父子二人,两人在客厅就直接聊上了。
    如管雨辰所料,管剑书确实去见了方洛山,提起这个的时候,管剑书还怕他不高兴,小心观察他的样子。
    但经过昨天晚上,管雨辰没有一开始那么抗拒,尽管内心还是有点小情绪,不过只要一想到这是为了父亲的幸福,马上就能冷静下来了。
    管剑书见他不像昨天那么激动,暗自松了口气,将下午和方洛山见面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总的来说这次谈话的结果是好的,方洛山的态度比昨天诚恳多了,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整个过程中一直在道歉,说自己蠢自己笨自己多么不该,不像昨天那样一遍道歉还一边指责管剑书的不是,明里暗里就是“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你和王伶在一起还跟她走那么近,还能怪我逃之夭夭吗”,管剑书真是想想就气。
    他想起下午两人谈话时的画面,突然摇头笑了起来,“说真的,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从没见过他把姿态放得那么低,我每说他一句,他就认错一句,那人以前多骄傲啊,要不是昨天态度还是那么差,我都差点以为他出过家跟佛祖重新学做人了。”
    管雨辰:“……”佛祖可不收这人。
    他清了清喉咙,道:“那爸你是想原谅他了么?”
    管剑书脸上的笑收了回来,靠在沙发上,食指在沙发扶手上敲了几下,像说给管雨辰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喃喃道:“我啊,一把年纪了,不像你这么幸运,你还记得我当时跟你说过什么吗?当初布兰登刚来的时候,我看他是真的挺喜欢你的,虽然你说你还在思考,但爸爸看得出你眼里有光。”
    “我看到你那个时候的样子,就会想到自己以前,偶尔也会想,要是当年没发生那么多事情,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呢?”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开始听洛山说当年怀疑我和王伶的时候,我还真觉得挺讽刺的,王伶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我们一起办社团,一起为这个小群体发声,结果他怀疑谁不好,竟然去怀疑我和王伶。”
    管剑书扯嘴笑了笑,过了一会儿又道:“不过这件事吧,也不能全怪他,其实我也有错。”
    管雨辰皱了皱眉,被管剑书看到了,他笑着拍了拍管雨辰的手说:“你爸我就是个不喜欢把心里话说出来的性格,当年洛山他也控诉过我好多遍,说我让他没有安全感,所以他才总是患得患失,你说他心眼小吧,其实也有我的一部分责任在。”
    “爸……”管雨辰听不得他爸贬低自己抬高那个人,眉眼中都带了点不赞同。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心里是带着怨恨的,但是……”管剑书叹了口气,“但是那人毕竟是你爸。”
    ……
    和管剑书谈完以后,管雨辰回到自己房间,坐在床上默默沉思了很久。
    其实他根本听不懂管剑书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那人毕竟是你爸”,难道就因为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做了什么错事都应该被原谅吗?
    他将这些话同布兰登说了,布兰登想了想,道:“我觉得你误会了爸爸的意思了。”
    管雨辰不解地抬头看他。
    布兰登说:“不是因为他是你亲生爸爸,所以你爸爸才决定原谅他,而是正是因为这个人是他,所以你爸爸才会愿意生下你。”
    58 第 58 章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布兰登和他分析完以后, 虽然管雨辰内心对那个男人还是很不满,只不过比起之前,他似乎稍微有点理解他爸的意思了。
    他叹了口气, 语气中带了点妥协意味, 道:“如果爸是真的放不下那个人, 那做儿子的, 也只能祝福他们了。”
    布兰登笑了笑说:“我怎么感觉你这个祝福不太诚心。”
    管剑书想通了以后, 就没再像之前那样处处躲避着, 偶尔方洛山发来的短信,也会抽空回上一两条。
    王伶作为他学生时期到现在最好的朋友, 自然也知道方洛山回来的事情。
    尽管她本人打算一辈子单身,但看见好朋友能重新获得幸福,她还是很替他感到高兴的,就算知道当年方洛山是因为误会了她和管剑书的关系, 她自己本人对方洛山也没什么敌对的想法。
    管剑书攒了个局, 约了王伶和方洛山一起出席,出发之前管剑书就不停发短信提醒方洛山要谨言慎行, 别什么该说不该说的都往外说。
    方洛山“是是是”地应下,末了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咱俩这看起来,还真像老夫老妻,你在盯着我让我乖乖听话。”
    管剑书点开信息看了一眼, 决定不再回复他了。
    一行三人到了约定好的地方, 管剑书和王伶两人就住隔壁, 所以自己开车前往,到了吃饭的地方, 方洛山已经在那等着了。
    老同学那么多年没见,方洛山还是有点拘谨, 何况对方还知道自己这些年来都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因此全程都靠这么多年经商时摆的架子给撑着。
    然而王伶倒像个无事人一样,真的就像老同学聚会一般,甚至看方洛山伏低做小去照顾管剑书还看得有滋有味。
    管剑书以前对这份感情投入太深,难得遇到一个自己真心爱着的,做什么都怕方洛山不满意似的,在一些小事情上总是会妥协。
    但一别三十年,两人身份互换了,管剑书不再委屈自己,就像他其实并不喜欢吃豆类制品一样,不高兴的地方会直接摆脸,往常这个时候方洛山都要生气了,可现在只会轻声细语地问“那你喜欢吃什么呀?我给你点”,看得王伶啧啧称奇,甚至觉得方洛山内里是不是换了个芯子。
    这顿饭说是旧同学聚会,其实是管剑书特意找机会让方洛山给王伶好好道歉的,方洛山自然明白他的意图,因此饭吃到一半,方洛山走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瓶洋酒,说是要给王伶赔罪。
    王伶推脱着说不用,方洛山自顾自就倒起酒来,情真意切地说明了这些年来的不是,刚要把酒喝下去,就被管剑书伸手拦住了。
    方洛山眉头轻蹙看他一眼,管剑书自然知道他误会了什么,也不打算解释,转而问道:“你什么酒量?”
    方洛山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皱着的眉头也松开了,脸上甚至露出点开心的表情,“这些年来没怎么喝过,都喝的茶,养生,你以后也少喝点酒,咱们年纪都不大了,要爱护好自己的身体,以后才可以多活个几年,看着孙子长大,结婚生孩子。”
    管剑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按了下他的手,让他把酒放下,“你儿子跟你一个样,半点酒都喝不得,甚至比你还差,放下吧,都是自己人,没必要把你做生意的那一套搬上来,以茶代酒就好了。”
    方洛山恭敬不如从命,还觉得自己被管剑书关心着心里甜滋滋的。
    晚饭过后,方洛山想送他们回去,被管剑书谢绝了。
    王伶见方洛山一脸落寞的表情,明明是个大老板,却在感情上摔足了跟头,让人看了有点于心不忍。
    她对管剑书说:“要不让洛山送你,我开你的车回去吧?”
    管剑书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他转头去看方洛山,那家伙也不知道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那么委屈,管剑书看了差点被气笑了。
    他解释道:“雨辰还在家里呢,布兰登也在,那孩子现在还没能接受自己突然多了个爸,再等等吧。”
    说起管雨辰,方洛山就没辙了,只能乖乖地目送两人回去。
    回程路上,王伶说起了今晚上的事情,话里话外都在调侃方洛山真的变了,从过去目中无人的天之骄子,变成了现在这个望夫石,生怕少看一眼管剑书都会凭空消失似的。
    管剑书无奈,“你快别取笑我了,他这人啊,还得磨一磨,生活太顺利了,导致做什么都随性而为,总是做错事得罪人而不自知。”
    他叹了口气,“雨辰的性格就像他一样,不够沉稳,那孩子我和他谈过几次,可能是我以前没有引导好吧,让他对洛山怀有一点负面的情绪,一时三刻很难消除,只能慢慢来了。”
    王伶看着管雨辰长大,对他视如己出,自然也知道他是什么性格。她拍了拍管剑书的肩道:“任重而道远啊,加油吧兄弟,不过现在已经开了个头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管剑书扬嘴笑了笑,眼里闪着期待的光。
    天气一天天变凉,很快就到了十二月。
    得益于方洛山的死皮赖脸,以及管剑书的有心纵容,两人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好,管剑书不在家的时间也多了许多。
    管雨辰每次收到父亲不在家吃饭的信息,都免不了唏嘘地叹上一口气。
    在他又一次对着手机叹气时,布兰登笑了,“你别老是把你爸当做天天一样看,他都多大的人了,有自己的分寸的。”
    被喊到名字的天天抬头看他一眼,眼里藏着大大的好奇。
    管雨辰摸了摸天天的头,道:“我就怕他被那个男人又骗一次,华国有句老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怎么他就学不会警惕呢。”
    “爸爸当年没有被骗,”布兰登眼睛转了转,难得替方洛山说了番好话,“他们只不过是因为误会才分开而已,两人都是真心对对方的,你就别操这个心了,我甚至都能预见到以后天天长大后交了女朋友你得操心成什么样了。”
    “天天不交女朋友!”这次终于听明白两个爸爸在说什么,天天举着手大声叫道:“艾伦哥哥说了,女朋友会把我的玩具和我的压岁钱全部拿走,还有我的小英雄卡,天天不交女朋友。”
    “你别被你艾伦哥哥教坏了,”管雨辰皱了皱鼻子说:“他都是骗你的……”
    “艾伦哥哥才不骗人!”天天打断他的话维护艾伦道:“艾伦哥哥说他也不要找女朋友,说女孩子都是骗人的,他爸爸就老是被他妈妈骗,女孩子都太可怕了。”
    管雨辰:“……”不对,他怎么觉得这事的发展有点诡异啊?
    他放下管剑书的事情,努力和天天讲道理,父子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然而天天就像被艾伦洗脑了一样,无论管雨辰说什么,他都会来一句,“可是哥哥说……”让管雨辰无力到极点。
    布兰登在旁边看着他们聊天,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被管雨辰发现了后被瞪了一眼,“你还笑,你儿子都快被人拐了去了!”
    这下布兰登才回过神来,有了点危机意识,下场一起和管雨辰教育起儿子来。
    管雨辰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家里个个都不让他省心,就连唯一一个不用他费心思的布兰登,也马上就要去M国参加葡萄酒评选,临行前还得让管雨辰不停地给他做心理疏导,好让他不会中途翘掉不去。
    克里斯一天三个电话打来,让管雨辰一定要好好盯着布兰登别让他跑了,起初管雨辰还觉得他小题大做,可是当他连续三天接收到布兰登的暗示后,就连他本人也怕布兰登会中途跑路。
    然而比布兰登跑路来得更早的,是他终于要和那个传说中的亲爹见面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时间进入十二月中旬,周末的一天,一家人难得齐齐整整在家里待着,管剑书陪着天天在客厅做手工作业,管雨辰在一旁用手提电脑处理工作,布兰登则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看书学习汉语,不时用脚骚扰一下管雨辰,被管雨辰拍两下后又安分守己个几分钟。
    静谧的时刻突然被管剑书打破了,他替天天剪好所有需要用剪刀剪下的部分后,沉吟片刻道:“布兰登什么时候去M国来着?”
    管雨辰顿了一下,回道:“再过几天吧,评选是在圣诞前。”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布兰登一眼,趁机控诉道:“我想让他早点去不用那么奔波,他非要当天出发,咱们这里和M国刚好十几个小时时差,下午出发到那边就是那边的下午,他想参加完住一晚上第二天就回来,你说说他,长途飞机多累啊,到那边后哪有精神参加会议。”
    管剑书点了点头,没有对两口子的安排表达什么意见,想了一下道:“那这两天咱们挑个时间吃顿饭吧。”他停顿了一阵,接着说:“正好找个机会,让你见见你的父亲。”
    闻言管雨辰沉默了,心道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而另一边,原本还在骚扰着管雨辰的布兰登也愣住了。
    和管雨辰的另一个父亲见面意味着什么,布兰登想都不敢想,这一刻他一闪而过一个很怂的念头——不知道现在就出发去M国逃不逃得过?
    59 第 59 章 父子见面
    和方洛山约定的时间定在第二天中午, 当天夜晚,管雨辰窝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紧张得像个即将去相亲的小伙子。
    他坐立不安,时而打开衣柜挑衣服, 时而拿起手机不知道在搜索些什么, 就连带天天去洗澡都忘了, 还是天天自己抱着一摞衣服敲响他的门, 提醒他:“爸爸我要洗白白了。”
    快速帮天天洗完澡吹干头发塞到被子里, 打算随便说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