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虫族生活笔记 > 第七十九章 ...

第七十九章 ...

    “【男神】
    其实, 按照定义来说, 不能称之为‘男’神,但是‘雄’神什么的,简直槽点太多了。姑且就这么称呼吧。
    雄虫, 也能成为优秀的虫族,不仅仅是外表, 更应该是在行为处事上。独立自主,不依附雌虫,甚至能够保护好自己的雌虫。
    勇于承担责任,走出雌虫所给予的温暖的圈养,独立的雄虫,才能更加的优秀。
    哦,其实只是从贫乏的词汇库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词罢了。最重要的是,雄虫们,成长起来!崛起吧!”
    木棉的状态很不对劲。
    容经常会看见木棉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眼睛四处瞄着, 不知道在干什么。也经常走神, 吃饭吃一半就会吐出几个听不懂的名词。
    比起,木云来说, 他其实更担忧木棉的想法。
    在他的心目中,木棉是一个极其富有魅力的雄虫, 强大自信,虽然没心没肺,但一旦承担起责任来会做得很好。如果, 木棉想要颠覆雌虫的统治,重新取得雄虫的地位,那么……
    容绕过一个墙角,在墙后抓到了不知道蹲在那里多久的木棉。
    木棉毫无形象地蹲着,虫爪戳动着眼前的光脑,在发现容的到来的时候浑身一抖,接着又松了一口气。
    “哎,你吓到我了。”木棉软软地抱怨一句,活动一下蹲麻的双腿,撑着墙壁站起身。伸出手臂想要得到容的搀扶。
    容上前几步,将木棉拉起来,眼睛飞快地瞄了一眼光脑。虫族网络的强大不言而喻,在这个信号稳定的星球上,木棉要看光脑大可不必躲到这种地方。这种地方也不见得网络连接会好。可就这么一眼,木棉又全无防备,光脑上的字便清楚地落入他的眼中。
    很正常,不过是……
    容:“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
    木棉无力地往容身上一趴,抱怨道:“还不是熊爸爸,他研究做得快走火入魔了。我可不想被他抓回去做实验。”说着眼睛溜着一转,“容儿,我们带着粉团离家出走吧!”
    逃避工作的木棉,顺利地拐走家里的一大一小,“离家出走”到临时驻扎地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上野餐。
    这颗偏僻的小星球到处都是灰色的土地,虽然已经被改造成适宜虫族活动的星球,不过工作区离这里还是有相当的一段距离。
    与灰蒙蒙的土地不同的,这个星球的天空格外好看。天空中可以看到点点繁星,没有过分耀眼的光。
    木棉仰躺在铺上防水布的地上,看着天空,身边的容正在将午餐一点点从盒子里移出,粉团也十分乖巧地帮忙拿着饮料。
    一时间,木棉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他迷迷糊糊地闭上眼,又睁开。
    恍恍惚惚间,还以为他回到了地球上,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虫族、精神力、新旧派、历史……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醒醒。”容推了推木棉,见他眼睛睁开一条缝,又闭上。低下头又推了推,还是没有反应,就感觉木棉的手指已经缠绕上了他的头发,扯着。
    木棉没脸没皮的地喊着:“要亲亲才起来。”
    呵!
    容抓住粉团的后领往木棉脸上就是一按,湿哒哒的一个吻,立刻就把睡美人给吻醒了。然后,始作俑者就被迫体验了一把父子联合攻击。
    一家三口在地上玩闹了好一会儿,连一向冷静的容都被揉乱了头发,脸上满是湿漉漉的口水印。
    午后的天空明亮,容旁边躺着粉团,怀里搂着雄虫,俨然一副人生大赢家。
    人生大赢家,皱了皱眉头,思考一会儿,才终于把话问出口:“你这几天怎么了?恍恍惚惚的。”
    木棉扯了扯容的头发,嘟着嘴抱怨道:“还不是熊爸爸,一直逼着我做实验,现在一想到就头晕。唐老师那边的实验结果也出了,还行吧。熊爸爸不肯我分心去看那边,害得我只能偷偷摸摸的。”
    说的似乎挺合理。容点了点头,却看见木棉偷着眼瞄他,那个小眼神一看就猜到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容:“真话?”
    被抓包的木棉调整了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有一个大计划。你知道,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什么?”容的声音很冷静,心里却在想着,如果木棉真的想要颠覆现在的统治,他应该是支持他,还是阻止他?这条路……
    “我记得以前和你说过啊?”木棉不高兴地撇撇嘴,说好的小时候就是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呢?不是,那时候就有好感了吗?怎么连我的远大理想都不记得了。
    木棉的表情把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点了点木棉的嘴唇,回想起当年。
    当年,称王称霸的阿卡15星一霸木棉,是一个漂亮又不像是小雄虫的雄虫。他曾经很长时间占据了容训练学习以外的所有注意力。
    那天是个晴天,间歇性厌学儿童木棉拉着容跑到了阿卡15星一座小山坡上,这里是他们的秘密基地。
    高大的树木遮住了光线,斑驳的树影下,两位少年肩并肩坐着。
    那年的容已经留长了头发,冰蓝色的长发散落在肩上,偶尔几缕调皮地粘在木棉的肩头,眷恋地不肯离开。
    木棉看着天,看着树影,看着身边的少年,一种莫名的感觉让他脱口而出“如果我们长大之后,没有喜欢的人……虫族,我们就一起生活。”
    木棉的语气很平淡,就像是讨论他们下午要去哪个地方玩游戏,或者去哪里砸场子一样。
    可他的话,在容的心里掀起冲天巨浪。接下来木棉还说了什么,他就没有听见了。
    事实上,木棉之后说了许多他的人生安排。比如说,去学习一门专业知识,他对虫族的日常用品十分不满,所以决定好好地研究新材料,务必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又说最大的理想就是开一家自己的工作室,卖点自己的小制作,勉强维持生计就行。当然,有时间,还可以去环游宇宙,或许可以找到一些地球存在的痕迹。
    可惜,那年的容少年,早就被木棉脱口而出的“求婚”给惊呆了,接下来的话通通都没有在他的记忆里留下痕迹。
    木棉眨眨眼,只好自己把当年说过的理想又谈了一遍。
    他想要在回去之后,开一家店,虽然可能无法从研究院辞职。想要辞职也要看唐老师同不同意,他可是知道自己此行是为了一个精神力研究项目,还在期待着木棉回去带去好消息。
    而唐老师的研究也有了确切的成果。唐老师提出个看起来挺可行的建议——通过一些雄虫的视频、影像来缓解雌虫的压力,安抚雌虫的狂躁症。这让木棉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雄虫精神力对于雌虫的安抚以及狂躁症的治疗,已经在木云最近的研究中得到肯定。那么现在不是在鼓励雄虫就业吗?他这个拥有自己的小家族,有明确表态支持雄虫独立学习、工作的领头者,不是应该提供更好的机会才对吗?
    又说雌虫的狂躁症确实是一个大问题,连带着一直没有结婚的雄虫也一样。近些年雄虫的数量多了,可结婚的雄虫并没有增多。这种状况,被木棉归结为,不懂得如何追求雄虫。结婚课程学得再好,也不要有条件才能够施展开。雌虫的条件哪里都好,不过普遍恋爱意识不高。就算不结婚,谈谈恋爱也有助于安抚雌虫啊。
    左思右想,又和几个小伙伴商量了一下,背着他的两位顶头上司,木棉暗搓搓地准备开展副业。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管是唐老师的实验成果,还是木云爸爸的精神力研究,只有通过实践,才能知道是否有用。
    木棉的目光十分真诚,也十分纯粹,他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去反抗,去斗争,去颠覆这个社会,却又努力地为他的家族,为支持他、追随他的虫族做出自己的努力。
    容看着木棉,有点愤恨,有点可惜,又觉得这才是他所爱的,一个从来不自视过高,却又默默地为他所认定的虫族努力的木棉。
    明爱的花又开了,深深浅浅的粉色点缀着街道。
    风起,花落。
    粉色的花瓣随风飘起,落在树梢,落在街道,落在来往的虫族的肩头。
    这一天,一如之前的无数天。
    这一天,不同于之前的无数天。
    一家装修别致的店铺在距离军部不远的街道上开张了。
    窗户明亮,深深浅浅的粉色装点了整个店铺,却不显得俗气。招牌上大大的“秘密”字体显得和风格格外不搭。
    可这家店经营的正是“秘密”,一间只有雌虫才能够进入的秘密店铺。
    因为好奇进入这家店铺的雌虫不少,出来的时候却闭口不说店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雌虫离开店铺之后,有的找到了有结婚意向的雄虫,有的结婚了。
    “秘密”店铺真的有秘密!
    这成为了首都星虫族们的共识。
    多方打听之后,店家终于松了口,声称,这个“秘密”就是“恋爱魔法”。那“恋爱魔法”又是什么呢?
    与此同时,沉寂了一年之久的木棉也重新回到大家的视野里。立法会议时,闹得沸沸扬扬,红得发紫的木棉突然间就失踪了。这个“失踪”引发了围观群众的热议,甚至各种阴谋论都出来了。但,时间久了,木棉也就淡出了视野。
    这一次,不仅仅是他,还有一群不同类型、不同性格、不同职业的未婚雄虫。他们曾经默默无闻,甚至流落在偏远的星球上,这一次,却在论坛上大放光彩。
    各种生活小视频,聊天场景,甚至做游戏的场景。
    这些帖子迅速占据了论坛的热门,成为了雌虫,甚至是整个虫族讨论的热点。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
    只是,这些帖子引发的结果却十分明显,这群雄虫红了。
    当然,首先引起关注的不是这群未婚雄虫,而是发帖的虫族,实名认证,明晃晃地写着他的真实姓名——“木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