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虫族生活笔记 > 第八十章 结局 ...

第八十章 结局 ...

    第八十章
    “【娱乐公司】
    虫族这么缺少娱乐, 那么就让我开间娱乐公司来拯救他们吧!
    事实上没有这么中二, 只不过是在起名字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闪过‘娱乐公司’这个名字而已。毕竟‘造神计划’和‘男神军团’都有了,没有个‘娱乐公司’怎么可以呢?
    幸好, 虫族并不知道娱乐公司是什么,就这么让他们简单地认为是灵光一闪的名字好了。
    不行, 太中二了。”
    木棉这边憋着招大搞事情,自然免不了被“上面”找去面谈。
    将近一年的星际航行外加项目实践并没在木棉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他脸上带笑,风度翩翩,进门之后十分自觉地找沙发坐下,等待从工作中抽出空闲的皇太子音。
    当然,木棉不会偷瞄,等待的实践也不是没有事情可以做,比如说,他可以喝一点, 嗯, 熟悉的配方,自己做的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 他的一些小发明已经风靡了整个首都星,甚至一些别的星球。这些当然都是好朋友唐藕的功劳, 他的小金库的大部分贡献者。
    这没什么,不过,这些新鲜口味的食物饮料改变了虫族现有饮食是一个木棉乐意看得场面。这意味着, 木棉不用担心在餐馆食堂忍受一些不好吃的食物。
    好吧,木棉承认自己是在紧张。
    面对一个拥有广大星域的虫族“王国”的第一继承人,尤其是你在做过一些稍微有点挑战他们的底线的事情的时候。木棉放下手里的杯子,坐姿端正地等待着音的问话。
    这一次的谈话,只有木棉和音。
    在木棉的印象中,音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雌虫。他们应该怎么交流?毕竟他可没有读心术。
    事实证明,是木棉想太多。
    音将一块电子板推到木棉的面前,里面的东西是木云和木棉这段时间所收集到地精神力研究资料的总结报告,木棉只瞄一眼,就已经清楚。
    “做得好。”音的声音低沉沙哑,口吻很亲切,但还是能够听到里面的威严。
    木棉:“我只是完成任务。”
    音的微笑很浅,在他那一直保持着不苟言笑的脸上显得很明显。木棉可以轻易地肯定,音确实是在称赞他。木棉有些不好意思,他的挠了挠自己的膝盖,比起他的爸爸们来说,音给他的权威感觉更重。
    音做出一个向后翻的手势,木棉往后翻,下一个项目报告是唐老师上交的,那是关于雌虫狂躁症治愈方法的实验报告。再往后是一些他们录制过的小视频。
    这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诉木棉,他所做的一切都逃不过音的眼睛吗?可如果是兴师问罪,也不会是这么友好的氛围,甚至唐藕他那个爱吃醋的雄虫哥哥都不在。说不定,又要吃醋了。
    然而,接下来音的话就让木棉不太明白了。“做得好。”
    “哎?”
    “继续。”
    然后,音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不知按了什么,就有军雌推门而入来请木棉离开。
    门一开,就看见守在门边的唐霜。木棉对着他露出一个微笑,唐霜敷衍地点点头,匆匆就走进了房间。门关上了,关门声有点大。
    醋坛子就是醋坛子,木棉摸了摸鼻子,感觉满鼻子都是酸味。
    转过头就看见了徐弦,他点点头,让他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原来这才是正式的沟通。
    徐弦简单地给木棉提了一下他们的想法,现在虽然立法会议已经结束一年多,但实际的法律实施还在持续性的进行中。旧派权势大,这让新法的推动面临重重阻碍。而新派自然也有所行动。这使得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雄虫的视线大概都会被新旧两派所占领。
    但是,皇族和三大家族对这个局面不是很满意。就在这时,木棉自动地撞进他们的视线。与立法无关,却又实实在在地抢了新旧派的风头。他们的想法是让木棉成为第三方,平衡新旧派的势力,实现法律的完美推行。既不让雄虫听从旧派的话以防某天可能出现的雄虫革命,又可以避免亲近新派,而被鼓动得发展雄虫独立。
    木棉越听越觉得稀里糊涂,问:“为什么是我?”
    徐弦喝了一口饮料,他摇了摇头,语气有点无奈:“这是音的决定。”
    “就不怕我发动雄虫革命?”木棉无语。
    徐弦看着木棉,这个高大而英俊的雄虫身上真的很难看出“他是雄虫”的痕迹,也不怪唐藕虽然对他大力推崇,却从来没有说过想要和他结婚的话。大概在唐藕的眼中,木棉就是一只雌虫吧?
    “音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只要服从就好了。”徐弦说,“至于你的担忧……你以为雄虫有那个机会吗?”他们担忧的不是可能发生的雄虫革命,而是担忧如果发生了,雄虫死伤过怎么办?毕竟,现在的雄虫数量有所增加,但比起雌虫来说,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
    木棉稀里糊涂地离开皇宫,唯一确定的大概就是他们的“无证组织”已经过了明面,并且有了一个强大的后台。
    到底是怎么进行到这一步的呢?
    明明只是想开个小店,将研究成果付诸实践。
    不管怎样,木棉的“男神军团”出现在了虫族的视野中,而木棉口中的娱乐公司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筹办中。
    已经开始上学的粉团在自己的房间里沉沉地睡着。木棉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想起粉团刚刚兴奋地讲述着的学校生活,深刻地感觉到自己已经老了。
    绕过走廊上另一间亮着灯的房间里,容正快速地处理着囤积的工作。
    比起木棉的悠闲,长达一年多的星际航行给容留下大量的工作。而且,最近又要开始升将级的考察了,容要做的事情比往常更多一些。所以,他会在晚上抽出时间来处理工作。
    这种看着容工作,而自己悠闲的日子实在是不多见。木棉拉来一把椅子,托着下巴盯着容发呆。
    这一年,简直是一个惊心动魄又令人难忘的旅程。木云从废墟的资料中找到了更多线索,他们就不断地寻找着历史。他们找到过那些逃走的虫族的后代,寻找过当年精神力巅峰时雄虫留下来的印记,甚至还去过当年和“羽兽”战斗过的战场。
    星盗、佣兵团、碎石带、宇宙垃圾、混乱星球、福利院,一路上他们遇见过许许多多困难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木棉大概天生带着一种弱者拯救因子,才会遇上次数不少的英雄救美。木棉是那个英雄,被他捡来的雄虫就是那些“美”。幸亏是雄虫,如果是雌虫的话,说不定次数太多得体验体验“三天下不了床”。当然,木棉还是有这种体验的,在这一年中。
    这些雄虫,有的成为了木棉“男神军团”中的一员,也有些跟着木云学习,他的工作室永远都缺少助手,有的在木棉的“秘密”店铺、娱乐公司上班。
    或许现在才刚刚开始,但是木棉的梦想正在一步步实现。
    只是,成为一个平凡的小市民,大概离木棉越来越远了。
    “发呆?”
    容伸长手臂揉了揉木棉的头发,忍不住问道:“今天,怎么样?”
    木棉:“什么怎么样?”
    这没心没肺的表现,让容欲言又止的话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纠结了。“你今天去皇宫,说什么了?”
    木棉眨巴了一下眼睛,站起身,蹭到容的椅子上,他埋在容的头发里,狠狠地嗅了嗅,淡淡的属于容的香味,让木棉感觉十分舒服。这时候的这种舒服勾起了木棉的困意,他打了一个哈欠,靠在容的肩膀上。
    “没说什么。大概就是以后可以继续做下去。”
    容:“还有呢?”
    木棉吹了一口气,将发丝从自己的鼻子边吹走。“还有?我想想,皇太子大概是夸了我,不过,好像是吧。他的那只雄虫,就是唐藕的哥哥,好像是吃醋了,酸的很。”
    说着,容的肩膀移开,木棉感觉脑袋下一空,空气中有一股酸味。
    “你不会也……”木棉往前一靠,继续靠在容的身上,“你吃什么醋?”
    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和皇太子很熟吗?”
    木棉:“一点都不熟。”
    容:“他很少独自接见虫族,尤其是雄虫。”
    木棉:“……”
    伸出手臂抱住容的细腰,木棉笑了几声,说道:“不会吧,这也能吃醋。我和他真不熟。我最最爱你,你还不清楚吗?”
    容轻轻地哼了一声,不去理会木棉,在木棉看不见的地方,却悄悄地勾起了嘴角。
    时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自己的步伐。
    穿越到这个奇怪的虫族世界的木棉已经度过二十几个春秋,或许生活已经悄悄为他改变,但他确实也为生活改变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他有了最爱的容儿,还有现在软萌的粉团。
    维尔变得成熟,吸引了无数雌虫的注意,却从没有表露出恋爱的意思。爸爸们依旧在星际游荡着,过着无拘无束的星盗生活。
    “男神军团”更加成熟,“秘密”营业着,“娱乐公司”在筹备中。木棉的势力逐渐扩张,甚至隐隐地与新旧派成三角之势。
    或许有一天,雄虫可以凭借着精神力获得更高的地位。
    或许有一天,能找到治愈雌虫狂躁症更好的办法。
    或许有一天,可以找到地球。
    如果有那天,一定要带着容儿去看看地球。
    番外三 ...
    唐老师有点嫉妒。
    不, 这时候的唐老师还不是“老师”, 他只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精神力研究系的学生,那么就称他为“唐同学”吧。
    唐同学嫉妒的不是别的虫族,是导师实验室破格加入的雄虫, 他低了一届的学弟——木云。
    怎么能够不嫉妒呢?
    在木云到来之前,唐同学一直都是精神力研究系学生中的佼佼者, 不仅是在同学间,在各位老师间都十分有名。甚至,有老师评价说,唐同学可能带着精神力研究走向巅峰。在他所擅长的这个领域,已经不仅仅是做到比同龄的同学好了,甚至他的研究成果已经远胜于一些老师。
    但是……
    在唐同学即将走向辉煌的研究生涯的时候,有一只雄虫悄然地打碎了他的美梦。
    木云,出身一个不怎么繁华的星球,因为成绩优秀以及雄虫学生的优待政策,顺利地进入这个学校的精神力研究系。长相平凡, 瘦瘦弱弱的, 毫无特色。可在适应了学校生活,学习了精神力研究的相关知识之后, 他开始慢慢地展现自己的天赋。
    加入导师的实验室之后,更是受到了导师的赏识, 现在正在导师的指导下,开始自己的项目研究。这是,唐同学没有过的殊荣。
    今天的唐同学, 看着埋头研究的木云,有点嫉妒。
    孟的心在剧烈的跳动。
    眼前的雄虫有着一头漆黑如同深夜的头发,一双眼睛冷淡但却十分明亮,他有粉色的嘴唇,白皙的皮肤比见过的白雪还要好看。他的手指长长的,指尖有点粉色,戳在肚子上,孟都要担心会不会弄疼了他的手指。
    “喂,痞子你来这干嘛?”唐同学一把拉过木云,挡住了孟色眯眯的目光。虽然他很嫉妒木云,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放任木云落入这个军痞子的爪下。
    小雄虫的身影被挡住了,孟的眼中划过一丝不悦,对上唐同学的眼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哟,这是谁?好久不见,你又……”孟俯视着眼前的雄虫。
    “哼,好久不见,你还是这只长肉不长脑的老样子。”唐同学双手抱雄,挑着眼睛。别的虫族会害怕这个痞子,他可不会屈服。不就是仗着虫皇的信任嘛,哼,他和虫皇也很熟的好吗?
    孟:“……”这只雄虫还是那么讨厌,所以为什么他要来这里呢?
    不过,孟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背影,能够遇见一只让他心动的小雄虫,也足够让他原谅唐同学小小的冒犯了。
    孟:“没事我也不会来找你,走吧。”
    唐同学:“去哪?”
    孟:“不告诉你。刚刚那只雄虫叫什么名字?”
    唐同学:“……不告诉你。”
    这只是孟和木云的初次见面。
    往后的时间里,闲暇时候,孟往学校实验室跑得更加勤快与孟相熟的虫族则以为孟怎么突然开窍了?之前不是和唐同学不对付吗?
    他们当然还是不对付,甚至因为木云,更加看不对眼。
    作为当事雄虫的木云对这些几乎是一无所知,他沉迷与精神力研究之中。
    这个广袤无垠又神奇绚丽的世界,正在慢慢地为他打开大门。他将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投入进去,在这个世界畅游。无数的灵感在他的脑海里迸发,学习到的知识汇聚成一个模型,又鼓舞着他去学习更多的知识,来充实这个模型。
    但,也只是“几乎”。
    优秀的记忆力,让木云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记住这个呆呆地挡在他面前的雌虫。黑卷发,大眼睛,精瘦又富有爆发力的肌肉,长腿。长得还算是好看,但是看起来呆呆的,不太聪明。
    之后,木云也发现了,这只雌虫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次数越来越多。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偷偷地看着他,也不知道实验室为什么允许外来的虫族进入。接着,,雌虫开始和他搭话,想要和他吃饭,假装偶遇等等。这些都假装得那么像一个巧合或者无心之举,但从那双明亮的一闪一闪的眼睛中,早就暴露了一切。
    木云也不点破,任凭雌虫与他越来越熟悉,单方面的。他只是感觉,雌虫蠢,但是有点可爱,尤其是,那“计划成功”的笑容。
    或许,一切就会这么慢慢地发展下去。
    可是,有一天,木云第三阶段进化了,在孟的面前。
    这个时候,孟只能双手一夹,忍受着木云身上甜蜜诱惑的气息,把他送进了医院。是的,医院。
    孟自然没有想到,木云是第三阶段进化了。以为木云生病了的孟,急得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脑海里除了赶紧送医院,就不剩下别的。
    要知道,孟可是正面干过炮弹,脸上带笑,下手绝不手软,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就算是雄虫的讨好也不为所动,现在却会为了一只雄虫的生病而急红了眼。
    急乎乎的孟,在此时也才知道了木云的身世。木云出身平凡,更重要的是,他是个没有雄父也没有雌父的虫族,和孟一样。战争中失去雄父雌父的孟,被收养,成为皇族的玩伴,长大后成为虫皇的心腹。木云则是在几年前,星球的一场地裂中,失去了雄父和雌父的。
    没有家庭,没有虫族照顾,这样的雄虫,让孟十分心疼,他只想好好地保护他,爱护他,陪伴在他身边。
    可,这时候的孟对于木云来说只是一个见过很多面的雌虫。比起他的研究资料来说,不值得的注意。
    这一天,孟盛装打扮,穿上自己的军装,走到木云的面前。他局促地好了脸,问道:“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为你生虫崽,你能跟我结婚吗?”
    答案?
    孟没有得到答案,他得到的只是木云轻飘飘的一眼。
    木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走开了。
    失落和伤心击中了孟的心,他从来没有经受过这种打击,让他痛得无法呼吸。或许是他太突兀了呢?毕竟木云没有拒绝。
    事实上,木云没有拒绝,更没有注意到孟。他的研究项目有了新的进展,相信不久之后,就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他走在路上,脑子里浮现的却是各种各样实验报告,各种可执行的实验方案。
    没有注意到有一只雌虫,为他的拒绝而伤心失落。
    等到走出一段距离时,木云才想起什么似的往走过的路上看了一眼。他看见雌虫今天穿了正式的军装,比平时好看很多。不知道为什么,雌虫没有跟上来。
    难道,刚刚雌虫不是要和他一起吃饭吗?
    以前他没有开口,雌虫也会自觉跟上来的。
    今天……木云皱了皱眉,没有开口,大概雌虫是有别的事情吧。木云继续往前走去,把孟留在原地。
    等他这个实验做完了,再去找雌虫吧。上次,雌虫提到的那个星球,他有点感兴趣。
    被拒绝的孟很快又恢复过来。他没有出现在木云的身边,却在暗中窥探着木云的生活。
    第三阶段进化之后的木云变得吸引雌虫的目光了。他长高了,声音清冷却好听,有着一双明亮漆黑的眼睛,广为称赞的精神力研究天赋,前程似锦。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有雌君雌侍,对待雌虫不苛刻。
    木云身边的雌虫越来越多,他们想与木云结婚。
    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明明比这些雌虫都要优秀,可木云却更喜欢和他们谈精神力研究。
    孟克制着自己。
    克制不住了,就只有爆发。
    此时,孟只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在结婚登记处提出了“强制婚姻”的申请。
    再次见面时,木云穿上了披风。大概是还没有适应第三阶段进化后的身高,披风显得短短的,不太合身。
    可不管是不是合身的衣服,穿在木云身上都是那么的好看。
    孟这么想着,可脚步却越来越慢,他有些害怕,又有些欣喜,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木云,却没有从那张和往日一样冷淡的表情上看出什么。
    木云也看见了雌虫,走过去,说:“是你?走吧,我下午还要回学校上课。”
    强抢雄虫·强迫结婚·孟一脸懵逼地跟着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反应的木云走进了结婚登记处。
    之后,木云又搬进了孟的小房子。
    孟没有看懂木云,就算是这种严重侵犯雄虫权利的“强制婚姻”也不能够让木云有不满的表现。甚至,在一起生活之后,被打扰到研究的孟也只会皱着眉头看他,没有责怪更没有惩罚,甚至……甚至还会坐在他的怀里,会亲他,还会……
    孟红了脸,将头埋进了木云的肩膀。“阿云……”
    ……
    “阿云……”
    木云伸手摸了摸孟的头发。
    “阿云。”
    木云视线从电子板移开,在雌虫的嘴上亲了一口。“有事?”
    孟顶着一张大红脸:“不,没事。”
    木云没有再说话,他将电子板放在一边,看着孟。直到孟不能忍受木云的直视,害羞地承认:“阿云能不能再……亲我?一下,就一下。”
    最终,木云不仅满足了自己雌君的亲吻请求,而且还满足了其他没有说出口的请求。
    木云没有向其他的虫族提起过,孟很好,可爱的。
    会带他出去玩,会陪他吃饭,虽然有点耽误实验,不过那没什么。
    木云不知道孟那天穿着好看的军装是为了请求和他结婚,如果他知道了,会答应的。
    毕竟,没有雌虫会像孟那样对他。
    孟在面对他时,精神力是红色的,火热的,却又小心翼翼地害怕灼伤他,一如孟那自以为藏得很好的害羞。
    番外四 ...
    有点热, 又有点冷。
    阔别故土四十年, 重新感受地球重力,踏上这一片土地的时候,木棉热泪盈眶。
    虽然, 在很久之前,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但在知道“地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忍不住来到这个蔚蓝色的星球。
    或许已经不是他生活过的那一个地球,却依旧熟悉得让他忍不住流眼泪。
    “怎么了?是光太刺眼了吗?”
    木棉的眼前出现一小片阴影,容用虫爪挡住了正午的阳光。冰蓝的长发散落在在他的脸庞,看过来的目光温柔而担忧。
    “没有,我们走吧。”木棉握住容的虫爪,放在嘴边亲了一口,自然地牵着他向前走着。“好久没有和你单独出来玩了。”
    容也很自然地和他十指相扣,嘴上却毫不留情地戳破木棉的“谎言”, “去年不是才和你过结婚纪念日吗?”
    木棉:“哎, 有吗?都是去年的事情了。”
    容:“……”
    此时此刻,他们正走在地球的宇宙航空港上, 民用的,供其他星球运送物资或者旅游。
    这是地球加入星际联盟的第三年。
    而今天, 是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家第一次正式接待来自外星的游客。虫族,这个长得与人类十分相像的种族成为第一批有幸来到地球的外星人。
    这件事情,木棉深藏功与名。
    对于虫族广袤的星域来说, 刚刚被承认,并加入星际联盟的地球只是一个小小的星球罢了。作为新兴势力,与新旧派三足鼎立的家族掌权者木棉对地球表示一点点的友好意向,自然就有虫族促成这件事情。
    “地球”对木棉的意义,毕竟不寻常。即使他已经想方法确认过,这并不是他生活过的星球。
    在引导员的指导下,木棉和容佩戴上耳机。这个耳机安装了最新的语音识别翻译系统,能够帮助虫族听懂地球人的话。
    木棉觉得自己还没有才过了四十年就忘记中文这么严重,不过,如果会说中文的话,那就更奇怪好吗?
    佩戴好耳机,引导员又借助翻译机重申了一下规定,要求虫族绝对遵守本国法律法规等等。木棉眨了眨眼,自觉引导员的中文比翻译过来的虫族语言更加容易听懂一些。
    容倒是拿出两本旅游签证,认真地看起来。木棉说要来这个“地球”度假,他也没多想。可这不代表,他就会放任木棉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
    虽然,除了当年那场建筑坍塌以外,木棉一直保持着远离危险的姿态。而木棉的精神力和战斗力也足够他避免很多危险。
    如果,木棉知道容的这个想法,一定会很严肃认真地告诉他,“比起将会遇到的‘危险的事情’,明明你更加危险,好吗?能够虫爪撕人类的容中将。”
    木棉调整好耳机,又整理一下容的长发,手牵手走到安检处。
    这一次的虫族旅游团以雌虫居多,当然也有几只兴致勃勃的雄虫。他们能够在地球逗留的时间不多,也就两个星期的逗留时间。而且,旅游的城市也只有两个,还必须是跟团走。
    但,木棉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他决定要和容在地球上留下一段美好的度假回忆。
    虫族游客的到来很低调,除开一些特别的防护之外,就像是一群很普通的外国游客,顶着五颜六色的长短不一头发,以及全部都是“男性”。
    说起来,木棉带着容站在景区的卫生间前,十分纠结。
    容:“怎么了?你不是要去吗?”
    木棉看了一眼左边贴着“男士”的头像,又看了眼右边贴了“女士”的头像,最后转头看了看身边高大帅气,虽然有着一头漂亮柔顺的冰蓝色的长发,却完全看不出来是地球人眼中的“女性”的容,露出一个苦笑。
    不管是,容走进女士卫生间,还是走进男士卫生间,木棉都感觉很奇怪。好在,木棉瞄了一眼,男士卫生间有带门。
    这简直有毒!
    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木棉狠狠地记上一笔,一定要好好地向地球星际旅游局反映一下。为外星人单独设立一个卫生间,免得什么时候出现了某种类似于“男装大佬”进了女厕这种事情。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木棉很快就沉醉在旅游中。以前,旅游看的是风景,现在看的却是一种怀念。树木高大苍翠,行人匆忙,连塞车也有一种让木棉怀念的感觉。
    在容的眼里,却是木棉脸上的笑一直没有停止过。他的眼睛亮亮的,里面满是兴奋。
    “你很喜欢这里吗?”
    木棉的脸贴在玻璃上,看着窗外的车辆,说:“还好吧。”
    容拉着木棉的虫爪,说:“要不,我把它买下来吧。虽然……”
    木棉猛地回过头,他看着容,雌虫的脸上满满的是认真。“你说真的?”
    容点了点头,虽然地球加入星际联盟有点麻烦,不过……
    “不用了。”木棉脸上的笑消失了,他转过头,看向车窗外,“我也不是很喜欢。只是……”有点怀念而已。毕竟,这个地球,不是他长大的那一个。而他的亲人朋友,也不这里。
    就算是,他也是个“外人”了,是外星人了。
    他有容儿,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家族,有自己的事业,这些都比“地球”,更加重要了。
    “……只是觉得这里很不错。当然我更喜欢我们的家,回去带点手信,地球的饭菜还挺好吃的。”
    木棉靠在了容的肩膀上,听着耳边导游介绍着接下来要去的旅游景点,闭上了眼睛。嘴里的话却没有停下,“你喜欢那个小笼包吗?”吃的时候,还不熟练使用筷子的容可是吃了不少。
    容:“嗯。”
    木棉:“你喜欢的话我,我喂你吃。”
    容:“好。”
    木棉:“今天这个国家是冬至,一个节日。你刚刚吃的那个圆圆的,叫做汤圆。”
    容:“你喜欢?”
    木棉:“你喜欢吗?”
    容:“甜。”
    木棉轻笑了一声,一口亲在了容的嘴角,说道:“你也很甜。”
    虫族旅行团被安排在酒店中。为了招待这一群远道而来的“客人”,特地开了VIP用的小楼。木棉和容分到了一间蜜月套房,是的,蜜月套房。
    在木棉的强势解释下,引导员终于接受了雌虫长得和男人一个样,并且比这些看起来有点像未成年的雄虫更像是一个男人。
    哦,对,他当然被旅行团里大部分都是“女性”吓得一惊。
    由其是,木棉告诉他,记得向上级申请,以后在外星人旅游景区开设专门的卫生间,以便某些“人不可貌相”的外星人使用。
    毕竟,每一个种族的性别表现特征可不一定都和地球一样。
    且不论,木棉带来了多么大的冲击。他自己则左逛逛右看看,没想到当年刚工作不久小市民的自己现在也有入住高级酒店VIP蜜月套房的一天。
    木棉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感受一下那软硬适中的支撑力度,舒服地叹了一口气。从某一方面来说,人真的是太会享受了。
    虫族就没有什么“享乐”的细胞。
    四肢大敞,木棉用脚踢了踢在床边打量,不,是检查房间的容。问:“晚上有自由活动时间,带你去看夜景?”
    容收回了目光,这个房间看起来不是很新,但也没有安装一些武器监视。他点点头,在木棉脚边坐下。“去哪?”
    “这我没想好。”
    木棉那时候可没来过这座城市,不过,高级酒店有些服务倒是挺细致的。比如说,可以找到这个城市的旅游攻略。
    抽出抽屉里的小册子,在床尾铺开。他从身后抱着容,兴致勃勃地规划起晚上的夜游。
    城市有一条江,江上夜游是经久不衰的旅游项目。
    而这座酒店和码头也有协议,价格优惠,自然是欣赏夜景的好选择。即使是在一个有点冷的冬夜里。
    当晚,豪华游船上多了两个低调的外星人。
    低调是相对而言的。
    就这两只虫族的样貌,在虫族世界里尚且都能称得上好看,在人类的眼中自然也是一对帅哥。
    一对,帅哥。木棉倒是没有掩饰的意思,也没有解释。他搭着容的肩膀在窗边欣赏着江边美景。
    船慢悠悠地开着,雌虫可以听见船破开水面的声音。
    木棉的下巴压在容的肩膀上,一边看着图册,一边介绍到,“这个是银行,建了两三百年了,欧式风格。你知道欧式……”
    雄虫的气息暖乎乎地吹在耳边,伴着悠悠航行的船只,让容感觉到了一种宁静。
    木棉从踏上这个小星球起就显得有点焦虑。这些焦虑牵动着容的心,他不懂得木棉为什么要焦虑,他只能陪伴他。
    可此时此刻,在这夜风中,在这江上,木棉的声音暖暖的,柔柔的,吹进他的心里。白日里的焦虑在这个时候已经不见了。木棉变回了原来那个,他所熟悉的雄虫。
    容侧头看了木棉一眼,见他正兴致勃勃地对照着图册,看着江边的建筑。
    木棉感觉到容的目光,转过头来,说:“好看吗?”
    “好看。”不知道是在称赞夜景建筑,还是在说木棉。
    容的眼睛亮亮的,比江边建筑物上的灯光更加漂亮。宇宙战斗民族备受时间地宠爱,无论过了多久,虫族的容貌几乎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直至步入老年。
    这样被时间眷恋的虫族,也让木棉无比的眷恋。
    木棉凑近了,他撑开图册挡住了别人可能看过来的目光,吻上了咫尺间的嘴唇。
    甜甜的,有一点夜的凉意。
    对于地球,他有些留恋。
    可,更让他留恋的,是容身上的温度,是他的长发,是他的嘴唇,是他。
    这个突如其来,又自然而然的亲吻被挡在了图册里面。
    可,挡不住女孩们偷瞄的目光,和想象力。她们发出小声的惊呼,一边说着“好萌,好有爱”,一边开始探讨两位大帅哥的上下关系。本来还想观察观察,自娱自乐,没想到这对帅哥现场发糖,太甜了!
    声音虽小,也挡不住“外星人”的耳朵啊。
    木棉瞟了一眼,这群女孩子已经不知道为什么,聊天聊红了脸,当然他更希望自己不要听得懂中文,以免惊扰了这群小女孩的聊天。
    他的好意落在容的眼睛里却有稍稍那么一点不一般。
    容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群地球的“雌性”。
    她们有的也有着和雌虫一样长长的头发,会编出好看的发型,有的则是一头短发,看起来就像雄虫一样柔弱。身体又有点,嗯,奇怪。
    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这些是“雌性”,吸引木棉注意力的雌性。醋缸··容自然不会忽略这一点。他不想木棉身边有任何别的什么“雌性”,雄虫也一样!
    容的精神波动自然瞒不过木棉,他看着容认真的目光,已经即将升起的杀气,捂住了那双眼睛。
    带着笑意的话语在容陷入黑暗的同时响起。
    “亲爱的,你吃醋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木棉和容的地球之旅总有结束的时候。这段时间他们过得很快活,学习了一些地球人的娱乐方式,也让木棉找回记忆中的一些东西。
    当木棉在回程的星舰上看到这颗蔚蓝的星球时,发现自己只有一点点怀念。时间早已冲淡记忆,地球,对于他大概是一个曾经居住过的家,怀念却不会留恋。
    他留恋的地方,只有一个。
    木棉伸出手臂,抱住了容。
    番外五 ...
    阿卡15星的小雌虫队伍中有一个老大。
    他有一头冰蓝色的头发, 精致又很严肃的面容, 穿着整整齐齐的衣服,却很能打。
    比如说,已经完成第三阶段的雌虫也不是他的对手。这在小雌虫们的眼中就是特别特别厉害的了。
    木云实验室同事的小虫族间也有个老大。
    他有一头短短的黑头发, 喜欢穿着宽大的衣服,还很能打。
    比如说, 孟的队伍里的那群小雌虫,不敢轻易惹到他,因为在遇上他的第一天,就被打败。就算第一天没有落败,也会在第二天、第三天、第N天落败。
    又比如,小雄虫都喜欢和他在一起玩,如果做他的手下的话,就可以近距离观察小雄虫了。这对于小雌虫们来说,是一个家长布置的最重要的任务。不管打架还是晚归,只要是为了小雄虫, 都不会家长打。
    所以, 小雌虫都很喜欢这个老大。
    而这一天,第一个老大和第二个老大相遇了, 他们之间必将决出一个胜负。
    等等,这个发展有点不对。
    “是你?”容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小雄虫。
    木棉看着眼前这个小雌虫, 小雌虫的脸绷得紧紧的,可惜耳朵尖有点红。
    倒是跟在小雌虫身边的小雄虫很热情,吧唧一下抱住了木棉, 嘴里“棉棉,棉棉”,声音软绵绵的,就好像木棉带过的那些小孩子,小侄女。
    不过,真正的大佬从来不会在这种王见王的场面失去自己的气势。
    伸出虫爪拍了拍小雄虫的头,让他到一边找别的小雄虫玩耍。
    木棉自己则对上了小雌虫板着的脸,冷冰冰的目光。
    可惜,小雌虫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的形象,就算是板着脸,也不能改变他那圆嘟嘟的脸蛋;就算是假装成熟,也没有办法改变他只是个小孩子。
    木棉抿着唇,防止自己笑出来。
    “你好,我是木棉,是这里的老大。”
    容:“……”
    我想做朋友的小雄虫居然是对头小团队的老大怎么办?
    木棉可不知道,容已经目瞪口呆心理活动不带停顿了。他笑了笑,拿出一贯对待小虫族的笑容,问道:“你要和我一起玩吗?”
    容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点了头。
    说是一起玩,但是小雌虫和小雄虫能够在一起玩什么呢?
    一个过家家,一个玩打战游戏吗?
    这对于删档重来的老玩家木棉可不是什么问题,他给小雌虫和小雄虫分别布置了游戏任务,自己带着这个新朋友去看风景了。
    “这样不好吧?”小雌虫看着被他们抛下的小雌虫和小雄虫,有点踌躇。
    但这种踌躇,在木棉拉着他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这可是一个好看的小雄虫的邀请,作为一只雌虫,他不能够拒绝。容似乎已经忽略了自己曾经拒绝过多少雄虫的事情了。
    其实,木棉也没有带着容到哪去,不过是带头爬上了一栋完工的小楼的楼顶。这一片是军队高官的宿舍区,只有机器人在努力地做工,而完工的小楼也不会特意围起来。,
    有哪只雌虫敢不长眼来到军队的居住区偷东西的?
    木棉往平平的楼顶一躺,翘着腿,看着天空。容挪了过来,在木棉的身边坐下。偏头确认自己的那群小伙伴没有欺负木棉的那一群,弟弟维维也很开心地和小雄虫玩成一团,容这才放下心来。
    他在木棉身边端端正正地坐着,学着他的样子看向天空,问:“你在看什么?”
    “看天。”
    容:“为什么看天。”
    木棉:“因为……”无聊。木棉没有把这两个字说出口,他将视线转向容挺直的背部,和散落在背上的冰蓝色头发上,感觉有点手痒。
    “……为什么前几天没有见到你?”木棉转移话题问道。
    容迟疑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跟着雌父去训练了。”
    “哇哦!”木棉感叹道,看着这个小雌虫细胳膊细腿,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就开始训练了,真正的雌虫训练大概不是他们这种过家家。
    这话从容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木棉莫名觉得,他说的“训练”是和军雌一起,实打实的训练。
    “好厉害!”
    容接收到木棉崇拜的眼神,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角。雌父可没有告诉他面对小雄虫的称赞应该做什么。
    即使,他可以打败一只完成了第三阶段进化的雌虫,可他也不知道怎么应对一只陌生的小雄虫。
    他只能红着脸,在木棉的哄骗下,把自己的训练和木棉说。
    在此期间,获得木棉真心的称赞好多个,让容都有点招架不住。
    这一天的友好会面,让两位老大达成了以后共同玩耍的共识。
    容认识了木棉这件事情,刚开始没有长辈发现。
    直到有一天,容抱着维尔的时候,露出一个吃疼的表情,这才让雌父由珈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了。他相信容一直都是很有自己主见的,所以才没有开口。
    等到晚上,容独自待在小房间的时候,由珈才询问他。
    容的语言闪烁,大概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他口中说的却是,和小朋友玩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
    由珈没有继续询问,只是隔天的时候偷偷地跟在容的身后。
    阿卡15星的学校还在修建中,小虫族不多,喜欢出来玩的都有自己的小团体。
    这一天,木棉宣布了一个新游戏,“一二三,不许动”。小雌虫分成两组玩得很开心,而木棉则带着容和一些大一点的雌虫到另一个角落。
    木棉指了指他的手臂,问道:“怎么样?还疼吗?”
    昨天他们打架的时候,出现了一点意外事故,容护着他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手臂。这只小雌虫什么都没有抱怨,在木棉的逼问下,才承认有一点疼。碍于“男女有别”,木棉也不好直接去掀衣服。不过以虫族的恢复力,这会儿也好得差不多了吧了。
    小雌虫依旧冷着小脸,点了点头。
    木棉笑了笑:“那就好,是时候去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能力了。”要不是,容顾着他,也不会受伤。
    他们,指的是一群接近第三阶段进化,或者已经完成第三阶段进化的雌虫们。他们看不起木棉的过家家小团队,又嫉妒里面有很多只小雄虫。他们想要和小雄虫一起玩,后来有了容的小团队加入,发现已经被捷足先登,他们就生气了,围攻了这一木棉和容他们。
    打架这件事情,不管是小雌虫,还是军雌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只是,这群小雌虫里混进了一只小雄虫,对方不知道,容可一清二楚,自然要小心护着。
    要是让对方听见,肯定要目瞪口呆,那个特别能打的老大之一,居然是雄虫什么的,简直是一朵奇葩。
    他们还不知道,而木·奇葩··棉正在暗搓搓计划着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哼,想要和我的小雄虫们玩,先打服了再说。
    木·打架狂热分子·棉已经准备好了PnA、PnB,不怕他们动手,就怕他们不动手。哦,我们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至于容,早被木棉计划时闪亮亮的眼睛所吸引。木棉回过头,看着小雌虫,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木棉:“我帮你教训他们。”
    容:“……好吧,注意安全。”
    木棉:“那你记得保护好我。”
    容:“嗯。”
    木棉:“我也会好好保护你的。”
    那天下午,由珈就见证了几只小雌虫是怎样打赢了一群接近第三阶段进化的雌虫的光辉场面。
    到了晚上,那些战败方的雄父雌父就找上门来。都是一个军队的,虽然打输了很丢脸,不过,还是得小雌虫讨回公道。
    容自然被训了一顿。
    不过,小雌虫一点都不在意,他的嘴角被打青,也不能打乱的他的好心情。更何况,回到房间里,光脑里的信息已经满满了。
    至于木棉被训?那得看那群雌虫能不能投诉到木棉的家长那。
    到研究所正式成立之后,木棉才在家长的带领下,认识了研究所投资者亚德家族的第二个雌虫虫崽,容。
    在严肃认真交谈的雄父的身后,木棉朝着容悄悄地眨眨眼,他穿着端端正正的小礼服,短发柔软地贴在耳边,和在场的小雄虫没有什么不同的。
    他蹭到容的身边,还没开口,就被维尔缠上。维维吧唧一下黏在木棉的身上成为了他的腿部挂件,而容“只能”接下陪两只小雄虫玩的任务。
    木棉很乐意和他的新朋友待在一起。
    当然,大部分是因为他喜欢和容待在一起的感觉。
    “你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一起长大吗?”木棉甩着腿,坐在阳台边缘,问出了一个十分幼稚的问题。
    容:“会的。”
    木棉捂着嘴,笑了几声,这种话,他早就不相信了,但还是逗着小雌虫说:“你保证吗?”
    容语气很坚定:“我保证。”
    木棉:“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山上打怪兽啊?”
    ……
    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山上没有怪兽。”
    木棉勾着嘴角:“哦——这么说你是骗他们的了。”
    容:“……”
    容顿了一会,才和木棉解释道:“不能让他们跑太远。”
    木棉:“那你就故意吓他们啊!”
    容:“……”
    木棉笑出声,声音不是很好听,有点豪放过度。可那时候,在容听来,大概是特别特别好听的笑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