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替身变成了万人迷 > 第69章 番外

第69章 番外

    沈宴回来这段时间重新规划了自己的目标,他用自己的积蓄租下了一个规模还算可以的门面, 做了俱乐部。
    周羡生又让他参加了一个在业界比较有影响力的比赛, 他不负期待弄了个前三甲,也算恢复之前名气, 所以在他俱乐部成立后效益还挺可观的。
    回来后这几个月就一直在忙俱乐部,如今俱乐部算是步入正轨, 他能少操心些, 便得了空闲就往周羡生那跑,周羡生也很忙的,他工作起来又一丝不苟, 这段时间俩人没怎么见面, 最近才能有空黏糊在一起。
    沈宴在周羡生办公室看着他办公,周羡生的办公桌上一堆需要批复的文件,沈宴就在他宽敞的办公桌上划分出一小块地方放些零食, 边吃边看周羡生养眼的脸。
    “生生, 喝口奶茶。”沈宴将奶茶递到他唇边,周羡生就吸了一口。
    然后沈宴就很安静的吸吸奶茶, 吃些不会发出声响的零食,带着耳机看视频了。
    而周羡生的目光却总是不自觉的落在沈宴身上,当他自己发现后眉不由得越皱越深。
    沈宴好像也感受到了他时而投过来的目光, 看过去, 就见周羡生皱着一张脸,沈宴用肩膀蹭了蹭他,“怎么了?”
    周羡生头低头看文件没看他, “你在这影响我工作。”
    一听这话沈宴那个气啊,瞪了他一眼,“怎么?我这才来几天,你就烦我了?”
    周羡生抬头看他,眉毛仍皱着,“我没说烦你,就是你在这我没办法集中精力工作。”
    “那你什么意思,赶我走啊?”沈宴上来脾气跟周羡生差不多,他本来欣喜的陪他,这段时间本来就见的少,以为他也会开心,结果遭了嫌弃,沈宴气的收拾东西就要走。
    周羡生看着他,似有些别扭,他之前怎么就没发现沈宴脾气这么大呢,从前就只是厚脸皮而已,还总跟他说好话呢,现在怎么有种本性暴露的感觉。
    “你等等,你现在走了又要生气。”
    “那我干嘛,在这遭你烦啊。”
    “不是。”周羡生去夺他的手,让他别拿东西,“我都说了我不烦你。”
    “放开。”沈宴就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一挑热的气愤里,“你不烦我你嫌我影响你。”
    俩人都站了起来,一个在收拾东西一个将他的东西又重新拿出来,忙乱中就将一杯温热的奶茶底朝天的洒在了沈宴的身上。
    俩人一顿,沈宴低头看了看自己从腰间淋到裤腿的西服,然后怒瞪周羡生。
    平时他是不敢像此时这样发脾气的,因为周羡生比他还会生气,并且人家根本就不会怎么哄人,往往还得他自己好。
    但今天的怒火他是怎么都压不下去的,他都想好了,这要是不让他舒服了,别打算让他主动合好。
    “我不是故意的。”周羡生紧忙抽了几张纸擦沈宴湿答答的西服。
    “算了。”沈宴一推他的手,“我走了,你好好工作吧。”
    既然发脾气就发的彻底点,不上不下的还不如一开始就忍着。
    周羡生看他转身就走的样子面上一阵惊慌,紧忙拽住他的手“你别走。”
    “我不走干什么,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的,结果呢?遭你烦还惹了我自己不痛快。”
    沈宴手被周羡生攥着,甩也甩不开,周羡生也不说话,沈宴的目光重回到他的脸上,就见他目光急切,像是有话说但又说不出来。
    沈宴看他别扭的样子忽然就心软了,感觉是不是自己说的太过分了,刚要说句软话周羡生就开口了,握着他的手也紧了紧,“我不烦你,就是你坐在我身边我总忍不住看你。”
    “而且你来我很开心。”
    这一听本来就心软的沈宴气立马消了,本来让周羡生哄自己俩句就不容易,何况此时居然如此坦白。
    沈宴看着他笑了下,就顺着台阶下了,在他面前还真不敢太拿着,“这也不怪你,我本来长得就好看。”
    周羡生认真的看着沈宴,“本来我就特别喜欢你,看到你之后心思就忍不住在你身上,所以我才会那么说。”
    沈宴忍不住笑,这不就变着法的表白么,他还一直感觉周羡生是不会这么哄人开心的,这不挺会的么,“你看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嘛,我去里面换身衣服就在休息室呆着了你看行吧,不打扰你工作,你快点完事啊,附近新开了家川菜馆,等你工作完一起去尝尝。”
    “嗯。”周羡生点点头,有些忍不住笑了笑,“其实看不到你时我就很想你,你在我身边我就很开心,同在一个屋内知道你在等我的话也会很安心。”
    “你这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会说话的。”沈宴亲了亲他的脸颊,“我知道了,今后我多过来陪你。”
    “嗯。”周羡生点点头,他的意思就是让沈宴今后常过来。
    “那我去换身衣服,你工作吧。”
    “去吧。”周羡生说完在他唇上亲了亲。
    沈宴走到周羡生的休息室,轻轻的将门带上,他对周羡生办公室的构造可谓了如指掌,早就逛了个遍。
    沈宴打开衣柜,扒拉着周羡生的衣服,之前来沈宴帮他选过衣服,所以对他的品位还算熟悉,也挺符合自己的审美。
    看着看着就被底下的一个盒子吸引了,沈宴挺好奇的,这盒子放的位置不容易看到,还很宝贝似的被绒毯垫着,要不是他找衣服找的仔细估计也不会看到。
    想着沈宴将盒子拿出来,没多想就将盒子打开了,紧接着一愣,呆呆的看着盒子里的东西。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盒子里会是他的东西,一条蓝色的华丽长裙和一把小提琴的弓。
    沈宴先将弓拿起来,看到它末尾的位置写着个“宴”字,当下握着弓的手一紧,缓了一会放下,拿起连衣裙展开。
    正是他在米兰时装周穿的那条,那次周羡生去了?
    沈宴想起那张至今不知道是谁送的纸条,周羡生就那么一声不响的去了......
    这个傻瓜。
    沈宴此时心里又酸胀又感觉有股暖流越来越充盈,涨的要溢出来。
    这怎么叫他不感动。
    这傻瓜,什么都不说,背地里却不知道有多喜欢他。
    周羡生看了看休息室的门,沈宴果然就没在打扰他,但他知道沈宴在里面就有些耐不住的想看他,当下立即加快了手里的工作速度。
    又过了半个小时,手里的工作终于都处理完了,看了看表,自沈宴进休息室还不到五十分钟,周羡生忍不住笑了笑,看来沈宴的到来会更有助提高作效率更。
    周羡生正整理手中的文件,忽感被人从身后搂住了,一股清香萦绕在鼻前,是熟悉的沐浴露味道,周羡生握住那围绕在他脖前的白净胳膊,“你洗澡了?”
    “对啊。”
    周羡生侧身看向身后,然后一愣,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你....你怎么穿这个.....”
    他目光闪躲,有些不知所措。
    沈宴向他靠近,“这还要问你啊,我穿着走秀的裙子怎么会在你的衣柜里。”
    周羡生面色有些发红,随即洋装镇定,“我看你穿着还不错就买回来了。”
    “哦?”沈宴暧昧的看着他,“是这样么?我怎么记得服务生递给我的纸条上写的不是不错,而是你今晚很美?”
    “生生,你那时候就喜欢我了啊,你怎么这么会藏啊,我都不知道。”
    周羡生脸色越发的涨红,“你管我什么时候喜欢你,反正你现在是我的。”
    其实这个没什么,就是当初放下所有事飞去米兰,但从头到尾都没见上一面,他甚至还买了人家走秀的裙子,最后就那么灰溜溜的走了,那种偷摸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就是个蠢货,所以他才不愿意提起这件事。
    沈宴窃笑,此时周羡生也顾不得自己如何的别扭了,因为沈宴太美了,此时眼球已经完全被他吸引了,那梦幻般的蓝色衬得他皮肤异常白皙,甚至泛着熠熠的光亮。
    周羡生绕过椅子贴近沈宴身前,深吻了下去。
    辗转过后,两人都微微喘气,周羡生看着面色潮红的人,动情的说,“可以么。”
    沈宴看着他,眼中星星点点溢满渴望,“还用我勾引的在明显么?”
    他进去后特意洗了个澡,还吹了好久头发,又往身上喷了点清淡的香水,就像一个散发着香气将自己打包好的蛋糕送到人家跟前。
    周羡生又深吻下去。
    哗——
    俩人完事后外面的天都黑了,某人第一次开荤,就一个字——很猛。
    沈宴身上是一点力气没有,懒洋洋的躺在周羡生怀里,看着窗外夜色享受着激情过后的温存。
    “还去不去吃川菜了。”周羡生懒洋洋的问。
    沈宴换了个姿势,更舒服的搂着周羡生的腰,“懒得去了。”
    “那我让助理去你说的那家店打包回来。”说着周羡生就拿枕边的手机拨了电话。
    吩咐完后,周羡生回身亲了亲沈宴的嘴唇,沈宴笑嘻嘻的看着他,“你怎么这么棒。”
    这话听在周羡生耳里受用极了,他捏着他的下巴摇了摇,“会越来越棒。”
    过了段时间两人都不太忙了,就开始了普通情侣的约会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什么的。
    这天,周羡生忽然就说要带他去见他的父母,沈宴心中一阵紧张,他根本没准备啊。
    “怎么这么突然?”沈宴问他。
    周羡生正鼓捣着新买回来的护手霜,仔细的看完说明后才打开盖子,从里面挖出一坨拿过沈宴的手涂了上去,“我爸妈总给我打电话要见你,给我弄烦了。”
    按揉了会,又拿起一双一次性透明手套套在沈宴手上,“说明上说这样弄完后在泡十分钟温水效果最好。”
    “可是...我这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呢。”沈宴歪在沙发上,这段日子他都是在周羡生这过夜的,所以早没了第一次过来的放不开,此时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见他们准备什么,没事,不用紧张,我不也见过你爸妈了么。”周羡生不以为意的说,然后就起身去洗手间给他接温水去了。
    虽是这么说,但沈宴心里还是一阵心虚,沈父沈母是早知道他的情况,并且带周羡生去见他们还让两人放心不少呢,毕竟之前他乱七八糟的事沈父沈母不可能一点不知道,所以带周羡生回去老两口是很高兴的。
    周羡生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他们宝贝儿子直了二十七年,结果就在他手里弯了,放一般父母不说拿刀砍他吧,也绝对不会待见的,他现在想想就心虚。
    不一会,周羡生端着盆过来了,放到了茶几上,沈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很配合周羡生的动作,将手放进了温水里,水温到挺合适的,周羡生在水里揉搓着他的手,挺舒服的。
    “那个....”沈宴想试探试探,“你跟你爸妈说过我没有。”
    “没有,但他们肯定都知道。”
    “啊?”沈宴心里打鼓,周羡生在他父母面前预防针都没打过就直接去,“那能行么,你爸妈不待见我咋办。”
    “没事。”周羡生专心按揉沈宴的双手,“他们管不了我。”
    沈宴,“......”北北
    沈宴叹了口气,心里也定了定心,反正早晚得见,就去吧。
    第二天一早他就拉着周羡生购物去了,向他了解他爸妈喜欢什么买些礼物。
    两人逛了很久,下午的时候沈宴才将礼物选好,精挑细选的别提多用心了。
    周羡生开车四十多分钟就到了周父周母的住处,是一栋带庭院的别墅,车停到了车库后,沈宴先下来,两手拎着一堆东西,他还是有些紧张,好在周羡生一直跟在旁边安抚他,不然真有种打退堂鼓的感觉,毕竟是他人生第一次啊。
    早车库门口一直等着自家少爷的管家见到两人下车后立即就迎了上去,作势就要接过周羡生手中大大小小的东西,在他这个老管家眼里,他们少爷万金之躯,这些东西从来不应该是他拿的。
    周羡生见作势要接他手里东西的管家,一个侧身避开,冲沈宴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去拿几样他手里的东西。”
    沈宴手中东西不少,毕竟是逛了大半天的成果,此时手都被勒红了。
    “哎呀,不用。”沈宴很客气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第一次到人家来,他哪好比人家少爷还金贵。
    “我昨天刚废了好大功夫给你护的手,你就这么糟蹋。”
    沈宴,“....”
    这埋怨的态度,说一不二的语气,好像这手都不是自己的了,而是周羡生金贵的宝贝。
    老管家脸上有些尴尬,侧身接过沈宴手里几样比较沉得东西,既然少爷说拿几样他也不好全拿,毕竟登门两手空空不像话。
    从车库出来后,又走了一段路这才进屋。
    一个气质绝佳的女人立马迎了出来,“羡生回来了。”
    周羡生“嗯”了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人,“这是沈宴,这是我妈。”
    “阿姨好。”
    周母看着沈宴的时候一愣,随即眼圈就有点红了,但依然十分优雅的冲他点了点头。
    沈宴看他的样子心里有些犯紧,这一脸心酸的表情.....
    进去后里面坐在沙发上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沈宴之前在宴会上见过,周羡生他爸。
    “这是我爸。”周羡生随意的说,随即拉过沈宴的手腕,“这是沈宴,我男朋友。”
    “叔叔好。”
    周父看了两人一眼,紧接着冷哼一声。
    这一声冷哼弄的沈宴挺尴尬的,显然这周父有些接受不了未来儿媳妇是男人这个事实。
    这时周母紧忙过来打圆场,“买了这么多东西真是有心了,还没吃饭吧,快过来吃饭。”
    饭菜早已准备好,几人一起坐在了饭桌上,场面有些尴尬,还是周母一直跟沈宴和周羡生说话,周父就一直没什么好脸色。
    “小沈啊,你是做什么的啊。”周母问。
    “小提琴师,现在在城西经营家音乐俱乐部。”沈宴自从进来后就表现得文质彬彬的。
    “原来是音乐家啊,这好啊,搞艺术的好啊。”周母夸赞,她心中虽不好受,但看周羡生现在能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也就随他去了。
    她从小就没太管过这孩子心里一直有愧,并且一直看周羡生就这么一个人一门心思载在工作里,现在有个人陪他也好,不然他真怕他儿子一直不找对象心理憋出什么毛病来。
    “你这个好,我家羡生也特别喜欢音乐,你俩正好喜好都一样,肯定合得来。”周母温柔的笑,给沈宴夹菜,“多吃点。”
    周父一直没说话,但也没人特意跟他说,他看着周母对沈宴的态度又是一声冷哼。
    周羡生从进屋到现在就跟周父说了一句话也就再也没说,此时他阴阳怪气的也没管他,“下个月我和沈宴打算去美国把结婚证领了。”
    周羡生的话一落,桌上一行人立马都安静了,包括沈宴,他也愣住了。
    虽然之前两人说过,但基本就是一句话两句话带过了,他感觉俩人就算不领证这么过一辈子也挺好,因为他怕周羡生压力太大,毕竟他们家在社会上的影响力不算小。
    他们俩就这么过挺好的,他也不用周羡生给他什么仪式,他们彼此相爱就行了。
    心中虽涨着感动,但此时第一次见他们父母,他们本应该给夫妻俩一个缓冲,此时显然不是说这个的时机。
    果然,下一秒拍桌子声震耳,“你就真的打算跟一个男人过一辈子了!?”
    沈宴和周母吓了一跳,但显然周羡生没什么反应,理所当然的“嗯”了一声。
    周父颤巍巍的指了他半天,“你真是气死老子了!我不同意!”
    周母直抹眼泪,起身劝道,“你也别生气,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
    周羡生镇定的用纸巾擦了擦嘴,“不需要你同意,我就是跟你们说一声。”
    他爸妈从小就很少管他,以至于他什么事都是自己做主,并且从他接手家里的事业后一点一点的将旁支的权利都集中在了自己手上,现在家族命脉都掌握在他手里,就算他爸在反对,最后也得同意,因为在这个家就没人能管的了他。
    他从小看着自己爸妈感情不和最后各玩各的,他要的根本不是这种如同虚设的婚姻,他要的是沈宴这种他喜爱着的能跟他过一辈子的人。
    哗啦一声,周父把菜都扫到了地上,周羡生站了起来,父子俩之间的气氛立即剑拔弩张起来。
    “不想让我把桌子掀了我们就好好说话。”周羡生冷冷的说,那眼神根本就不是看自己亲爹的眼神,“你不还有个儿子么,上个月不是还从公司账目中给他划去了不少钱,你让他听你的去,否则今后他就等着在国外断粮吧。还有你外面那些小情儿那些个私生子,今后都别想从周家拿到一分钱!”
    “今天我要让我媳妇儿憋着气从这里出去,今后就别想我在踏进这里一步!”
    周羡生的话彻底将在场的人都镇住了,能如此跟自己爹叫板的估计也就周羡生了。
    周父指着他“你”了半天还是连一句整话都没说出来。
    沈宴在旁边头一次被周羡生的气势吓住了,他看着脸色惨白的周父都怕他心脏病发。
    周羡生看着像是要犯病的周父语气放缓了些,“我先带沈宴上楼休息,等会能心平气和说话的时候在说。”
    说完就拉着沈宴往楼上走了。
    沈宴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此时周羡生的身影在他眼里立即就坚毅了起来,没有人能束缚住他,他的人生完全是他自己做主,不会受任何人干扰,这给了他全部的安全感。
    要说之前还有一点担心什么直男的设定,此时最后这一点顾虑都被周羡生这个人打的烟消云散。
    沈宴被一种奇妙的心情萦绕,暖暖的,很幸福的,也有许多感慨的,身旁这人是要过一辈子的人啊。
    “那个.....”沈宴侧头看了看楼下捂着心脏的周父,“你爸身体没事吧,我看他刚才气的不轻。”
    “没事。”周羡生说,“他身体好的很。”
    “这次不镇住他今后咱俩消停不了,我都说了在家没人能管我,你就放心的跟我领证吧。”
    沈宴心里暖暖的,“你在家哪是没人能管啊,你在家简直就是天王老子了。”
    俩人在屋里呆着,直到听到敲门声才动弹,开门的老管家站在门口,“少爷,你们下去吧,夫人和老爷想跟你们好好谈谈。”
    周羡生点点头,然后拉着沈宴下楼了。
    周父周母端坐在沙发上。
    “是这样羡生,我们不管你领不领证,但至少要给周家留个血统纯正的后代吧。”周母温声说道。
    周父显然就没那么温柔,强硬的说,“到时候给你找个代孕,必须有孩子。”
    周羡生皱了皱眉,看了眼沈宴,沈宴朝他一笑,点头示意。
    紧接着周羡生俯到他耳边轻声说,“我们一人一个。”
    俩人握在一起的手紧了紧,看着彼此都温和的笑了。
    一切都和平商量妥之后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沈宴和周羡生直接留下来住宿。
    周羡生刚拉着沈宴进屋后就迫不及待的将他按在了墙上吻他。
    “我想好了,今后的家产俩孩子一人一半。”衬着空隙周羡生说,“你要是再敢沾花惹草什么的就净身出户。”
    话落周羡生又深深吻住了沈宴。
    沈宴,“....”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
    两人一点就着,但沈宴还是推了推他,周羡生皱眉看他,两人呼吸交错,沈宴压着声音说,“你爸妈住哪间房啊。”
    “没事,隔着一间呢,再说这隔音很好。”边说周羡生边一点一点的亲着沈宴。
    沈宴心中还是有点打鼓,毕竟第一次来,再说他家还有不少阿姨管事的,但想想好像也挺刺激的。
    “行,那你动作别太大。”沈宴压着兴奋说道。
    周羡生没说话直接将他压在了床上。
    -和谐-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真心感谢喜欢本文的小天使,谢谢一路的支持,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修罗场虐渣文可以收藏预收文案《穿书后贱受变成了渣受》哦~
    下本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