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怀了重生的反派崽崽[快穿] > 第135章 父子对峙

第135章 父子对峙

    >  秋韵薇也顾不上这个药材交流拍卖会了,带着章霖去了个环境安静清幽的地方坐下来说话,这一说就停不下来。
    要说的要问的都很多。
    章霖含笑听着秋韵薇说她到了这里之后的经历,听起来是确实很顺利。
    至于章霖自己,他没有具体说自己这些年的拼命寻找和修炼,只说当年伤好之后,他就修炼,练着练着小有成就,然后便来这上世界里了。
    “当时听到你们失踪,找了一直没有找到,不过我总有感觉,你一定在某个地方。
    来到这里之后,我打听听到了你的名字,想着你或许今日会来,然后便真的见到了。”
    “幸亏,我来到上世界这里用的时间不是太久,见到你也没太久。”其实也很久很久了。
    不过现在能面对面坐着,又能看到这个人,听到她的声音,就以前的那些苦苦寻找也如过眼云烟了。
    章霖说的轻描淡写,秋韵薇却忽然有一种涩涩的酸楚感,“你在找我啊。”
    这个章霖就不想否认了,他嗯了一声,“肯定要找你的,现在找到了,就一切都好了。”
    秋韵薇接触到章霖温柔专注的眼神,心跳一下子加快了许多,都怕被章霖听到她剧烈的心跳声,就忽然很不自在,很紧张。
    章霖笑意的眸光一直落在秋韵薇身上,说道:“这里还挺好的,你现在修为变高了许多。”章霖是真心为秋韵薇高兴。
    秋韵薇道:“这里灵气足,各样资源也多些,修炼上会顺利很多。”
    “我现在灵石灵丹可多了,你等下啊。”秋韵薇说着便从储物戒里掏出一堆的东西,很豪迈地对章霖道:“你收起来,你刚来这里,手上肯定紧。”
    章霖见秋韵薇这样豪爽掏灵石的动作,心中又软又哭笑不得,他还从来没经历过这个。
    秋韵薇看着章霖没有动手,便道:“你,你不是要跟我生分吧?”
    章霖迅速将这些灵石灵丹收了起来,很快速地道:“不会。”就觉得有些甜,不过虽然这种感觉很好,以后还是不能让媳——,不是,不能让心上人来养,而是他想养心上人。
    又说了很久,秋韵薇对章霖道:“对了,我叫圆圆过来。你见到他要大吃一惊,圆圆现在也很有出息,而且做事也越来越成熟,他现在都能管着好些个属下了。”
    秋圆圆那边收到秋韵薇的传讯符,一点开就是他娘很惊喜的声音让他过去,也没说过去是要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不过秋圆圆收到传讯符之后,也便心情不错地过去了,反正听他娘的声音,是有什么好事。
    而此时章霖也在与秋韵薇聊秋圆圆的事:“圆圆悟性一直都很好,能在这里修炼也是如鱼得水了。”
    秋韵薇笑着道:“你说的也对。”
    章霖又给秋韵薇添了一杯茶,说道:“你之前说你们是在与那位太初宗独子争斗的时候,被他身上的法器送过来的?”最快^
    秋韵薇道:“嗯是。”
    “为什么这么确定,那法器你们拿到手了吗?什么样的法器?”
    秋韵薇:“我也没见到是什么样的法器,不过也没有其他解释了吧?你们在丁智皓身上也没有看见?”
    章霖摇了摇头,他将太初宗的消息打探的彻底,就压根没有听过有那样的法器。
    不过见到秋韵薇皱眉思索,章霖则是道:“或许是被其他人给拿走了。”
    当然,蛛丝马迹都没有错过的章霖也知道并没有。
    当秋圆圆过来的时候,只听到了一个尾巴,他还想着是谁在与他娘说话,小步伐很轻快地推开门。
    然后便猝不及防见到了最不想见的人,微微上扬的嘴角都僵了,“章霖?”
    章霖起身,“好久未见。”
    秋韵薇笑的很开心地对秋圆圆道:“你章叔叔也来这里了,他自己凭实力破除两界壁垒过来的,是不是超级厉害?”
    呵,呵。
    秋圆圆附和的很违心。
    他一点都没想到歪脖子树竟能找到上世界来。
    三人坐一起还又吃了饭,都非常开心,呃,其中两人是真开心,一人是假开心。
    最后要离开的时候,秋韵薇和章霖都很不舍,秋韵薇对章霖道:“那我明天去找你?”
    章霖的眼睛亮了亮,“好。”
    “明天去买一处住的地方,以后常期住这里,就不能再住客栈了。”
    章霖又乖乖说:“好。”
    秋圆圆想把他娘立马拽走,这,他怎么觉得在这两人在一处的时候他成了多余的呢?
    为了早点走,秋圆圆捏着鼻子认了章叔叔这个叫法,他抢先说道:“那告辞,章叔叔也早点回去。”
    于是各自分开,秋圆圆跟他娘一起回去,见他娘都进家了,笑容都还没落下一点,心里面酸溜溜的,就这么高兴?
    嗯,可高兴了,第二日起的很早,就出了门,去给章霖一起找房子。
    第三日,又带着人熟悉陵墨城。
    秋圆圆尽量控制着不黑脸,道:“他一个大男人还能迷路是怎么着?你让他自己摸索着弄不就好了?”
    秋韵薇道:“这不是有咱们在吗?就能减少很多麻烦了呀。”
    秋韵薇还又说:“对了,圆圆,我想到咱们以前的那个院子那里住一阵子。”
    “我知道这里不好带人进来,可是一直不告诉章霖家在哪也不像话是不是?”
    合着因为那个章霖,他娘还得从家里搬走?
    秋圆圆深吸口气。
    只能说他娘还没贸然直接把人带到这仙宫这处是吗?
    秋圆圆一百个不乐意,但他能找到什么说服理由呢?
    最后只能道:“好的。”
    而且也不能真让他娘住的委屈了啊,又尽量把各种有益修行环境的宝贝搬过去,秋圆圆边忙活边怨念。
    这通折腾倒算不得大事,可是一想想为什么会有这通忙活,他就心梗。
    秋圆圆也又见到了章霖,他不怀好意地跟章霖道:“章叔叔虽然在中世界是资质还可以,修为也不错,但到了这里,你也看到了,各个大能多的是。”
    “所以章叔叔不能懈怠,还得努力啊。”
    从中世界打开到上世界的通道所需修为,要比反过来从上世界往中世界低,这也是对中世界的一种保护吧,减少能去下面中世界的修士的数量,而真能去的大能,对那些中小世界又没了多少兴趣。
    所以现在章霖的修为并不比秋圆圆明面上的修为高,都在同一个大阶段,甚至还比秋圆圆要低一些。
    要按修为来算,秋圆圆都得被称前辈了,这个时候说话虽然口中称着章叔叔,但是却隐晦地摆了前辈的架子。
    章霖却似没有听出来,只是道:“会的。”
    秋圆圆说:“咱们俩比一比?”
    “好。”
    章霖的实力很强,他的修为剑术都是于各种艰难险苦中所磨出来的,非常之踏实,也非常有杀伤力。
    但是最后的比试结果还是秋圆圆赢。
    秋圆圆笑着道:“章叔叔,你输了。”秋圆圆这欺负人的比试,不乏故意打击这剑修的意味。
    章霖视秋圆圆为晚辈,被一个晚辈给攻击的难以有还手之力,应是件挺丢面子的事,但章霖却没有那样觉得,而是眼睛亮了亮,眼中很有战意。
    对剑修而言,能遇见可放开手脚去战的人,是件让人愉快的事。
    “再来!”
    秋圆圆也答的利索:“好。”
    然后再战再败,再败再战。
    秋圆圆也从一开始收拾人的爽快,到麻木,再到胸闷,这棵歪脖子树是将他当成陪打陪练的了吗?
    等秋韵薇过来的时候,便是看到章霖异常狼狈,头发凌乱,衣服破碎了好几处,脸颊上还出现了血痕。
    秋韵薇对秋圆圆道:“你悠着点,对练的时候收着点儿手。”
    秋圆圆看到他娘掏出药,就为了章霖脸上那几道小口子,而且还眼含心疼,心塞塞不已。
    而另一个接过药之后,就像拿到了什么宝贝似的,脸上带伤也不耽误他笑的招花引蝶,他还说道:“不用收着,这样练最好,圆圆做的很好。”
    谁,谁是要给你训练了?
    秋圆圆深吸口气,就胸闷。
    可章霖似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对练的,而且还是免费的,每次见了他都想拔剑比试。
    秋圆圆真是比原先更不想见这剑修,他拿秋韵薇没办法,拿这剑修也同样没办法。
    因为有秋韵薇在,他不能真出手重伤了这剑修,否则不是让这剑修在他娘面前卖惨?
    而不能出重手,不能随心放开手脚揍人的话,那不就是真的变相给这剑修当陪练指点吗?岂不是自讨憋屈?
    气的秋圆圆都减少了去当电灯泡的次数,毕竟眼不见心不烦。
    嗯自欺欺人的秋圆圆迎来了暴击,当他听到秋韵薇说觉得章霖还不错,想结个道侣的时候。
    秋圆圆意外又不那么意外,他对这两个人早就看穿了。
    “他说想来咱们家提亲,你,你觉着呢?”
    秋韵薇与儿子说起来这事还有些不自在,看她儿子愣在那里的傻样子就更不自在了,咳了一声,底气不是那么足地说:“说话!”
    秋圆圆能说什么呢?脑子里就闪现了当年和普通人混居的时候,听过的俗语,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秋圆圆挣扎道:“道侣的事还是先放一放,你现在看他还可以,以后要不喜欢了呢?
    咱们能活那么多年对吧?你们想在一起就在一起,以后不想在一起了,也好分开。所以道侣的事不急。”
    秋韵薇看向秋圆圆,她发现她儿子这想法挺天然渣男的啊?
    “儿子你是不是不接受章霖啊?”
    秋圆圆咬咬牙,他这么大一人,又不是不懂事的奶娃娃,不想当棒打鸳鸯的坏人,起码明面上不能当。
    所以秋圆圆口是心非道:“没有啊,这不是太突然了吗?道侣跟一般的伴儿不一样,我想这样的事总要慎重考虑。”
    秋韵薇想说她慎重考虑了,就很确定是这个人,但这话说出去肯定没什么说服力,对圆圆来说或许是太突然了,圆圆没个心理准备,那就过段时间再提。
    然后就接下来的时间,秋韵薇过的颇有种水深火热之感,见秋圆圆又抱过来的一摞画,秋韵薇扶额:“圆圆,你赶紧打住啊。”
    他们家圆圆这些日子是一批一批地往她这送美男图,并不是古代那种写意人物图,而是如照片一样惟妙惟肖的画卷,修真之人元神强大,做到画画栩栩如生这一点并不难。
    展开的美男图每幅都风姿卓绝,样貌不俗,秋韵薇都没忍住问道:“你搁哪弄这么多?”这别是这个世界的美男子的画都被他搜来了吧?
    秋圆圆道:“你别管那个。你多看看这些,长长眼光,见的人太少,就容易见一个就觉得好。”
    这种论调不是秋圆圆第一次说,秋韵薇已经听过,她现在已经摸清了秋圆圆的脑回路,就是觉得她见识少,所以见了一个就陷进去被人骗走了。
    秋圆圆又打开一幅:“这个也是剑修,容貌也不差,这个怎么样?”
    温润型的,健朗型的,可爱型的,病弱型的,冰冷型的,分门别类,各样美男子可多,嗯,还有与章霖有几分相似的也有好几位。
    秋韵薇道:“不怎么样。秋圆圆你可打住吧,别闹,整的跟选秀似的,人家知道我是谁啊,看上了人家就理你?”
    秋圆圆点头:“你只管看,看上了我就有办法给你弄过来。”
    秋韵薇伸手拧上这混小子的耳朵:“你还打算强抢民男?”
    秋圆圆扒拉他娘的手,嘴中哎呀着道:“不强抢利诱行了吧,你就不用操那个心了。”
    秋韵薇气道:“你娘我还得倒贴给人家东西才能让人过来,还得利诱?我这么差?这不给自己找气受?”
    “娘你别强词夺理,你就看看这些人不好吗?”画上的人都是秋圆圆精心筛选出来的,没有歪瓜裂枣,多见见岂不好?
    秋圆圆深觉自己安排的开眼界教育安排晚了,可他早前也没想到歪脖树能跟过来。
    秋韵薇向秋圆圆道:“不好。再说好不好的也跟我没关系,我这又不是选管事,也不是擂台比试,还要来个竞争比试?”
    秋圆圆却坚持:“你真的见多了好的,才有资格说这个话。”
    “那你说说你章叔叔哪里不好?”
    秋圆圆憋了憋,其实吧,还真说不上来哪里不好,但还是道:“你都没比较,怎么就觉得他好了?”
    秋圆圆死拗这个理论,他坚持认为不多挑挑就是吃亏,他还真悄没声地跟她弄了个‘选秀大会’,把她骗了过去,把秋韵薇给无语尴尬的啊。
    然后追着秋圆圆拧耳朵。
    闹闹腾腾,闹闹腾腾。
    对于秋圆圆的这些小动作,章霖也是知道了的,让秋韵薇更是尴尬。
    两人现在已经挑明了心意,秋韵薇安抚章霖:“你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
    “也是最喜欢的。”
    章霖方才长睫遮住的暗沉眼眸,这时候又一下明快起来,看着秋韵薇笑意幸福,“我也是。”
    但是等秋韵薇离开之后,章霖手指摩挲着剑柄,却在想着,小孩子胡闹他可以纵着,但这种胡闹就让人非常不高兴了。
    章霖约了秋圆圆去坐一坐,谈话,这场谈话避着秋韵薇。
    “你们走后,我找了你们很久,没有停过,能找的,能查的,我都找过查过。”あ七^八中文ヤ81www.7\8z*w. <首发、域名、请记住
    秋圆圆道:“你是想用你的这些辛苦来打动我。”
    “对,我是想打动你。或许你能找到比我更优秀的,但不会有人比我对你娘的心意更深。”
    “我身后没有宗族利益,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比过你娘在我心里的地位。”
    “你也知道在中世界修炼的环境,不像这里灵气充裕,我任何险境都敢去,生死之际的时候也很多,但是没找到你们我不会死。我想尽一切办法想快点提升实力,然后能到其他世界里找你们。”
    这些话章霖没有对秋韵薇说过,可现在对秋圆圆说了。
    秋圆圆皱着眉,他虽然觉得这万千世界的男子多了去了,这么快就定了棵歪脖树,太亏的慌,可心中也不是一点动容都没有。
    他不得不承认,章霖对他娘是很看重,大千世界优秀的人不是找不到,可找到能这么看重他娘的却难。
    而且章霖其实也还算实力尚可吧,起点条件虽然不如上世界本土修士,但现在也算赶上来了,当然比他还是比不上的,不过若是以他自己当标杆,这也压根就找不到第二个他那么厉害的。
    不过也不能这剑修说几句话,就那么容易让秋圆圆松口的,所以秋圆圆道:“你如何辛苦那些都是你自己的事,我们可不欠你。”
    “当然不是欠,也都是我自己要做。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对你娘的心意。”
    秋圆圆扯了扯嘴角,脸上露出丝不以为然来。
    怀柔效果不大,章霖不算太意外,“秋合云,我还想跟你聊的是,我当时去了你家。”
    这是章霖第一次叫秋圆圆这个名字,见秋圆圆看过来,章霖继续道:“然后很意外,你们家也失踪了个彻底,你说你们家为什么连一片瓦一片砖都不见了?”
    秋圆圆一震,“你想说什么?我们远行,把家带走了不可以?”
    章霖笑了,与在秋韵薇面前的笑不一样,他看着秋圆圆道:“是吗?要不我问问你娘?而且中世界里的储物戒可没有能装下你们家院子的吧?”
    “因为想找到你们,你和韵薇的所有事所有认识的人,我也都查的细致入微,一年又一年,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就看出了你有秘密。”
    “你别记着否认,你的秘密我无意探究,我知道你也很看重你娘,不会伤害她。”
    “可是当时离开的事,不是法器巧合吧?因为我知道那个世界没有那样的法器,而且使用法器肯定需要大量的灵石能量,不管什么法器都肯定需要。
    就算有不需要的,那么珍稀的物件就更不可能会出现在那个中世界里,还是落在一个小宗门没什么武力的纨绔身上。”
    “所以不是巧合,而且你也没有征得你娘的同意,还直到现在也在瞒着她,对吗?”
    秋圆圆站了起来,眼神也一下犀利,浑身的气势压迫感在此刻都冲着章霖而去。
    秋圆圆真正的修为要比章霖高上很多,修为越往上走,差一阶都是天差地别,更别提秋圆圆这能斩杀四位渡劫期的顶级修士。
    章霖瞬间就脸色发白,额上冒出汗珠,手指都颤了起来,可他却没有弯一点腰,依然与秋圆圆对视,毫不退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