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陨寂世界 > 郁结

郁结

    她要死了吧,吾忱让她停止修行,否则有性命之忧,可她依旧进行,最后导致修行办法强行的消失。
    就这么死了吗?恶阎王还没有对付,也没有和长生一战,羽生依旧痛苦着……
    想想自己短暂的一生,还真是可笑又可悲。
    此时的羽生在房间喝着酒,满地的酒瓶横七竖八,他痛苦的躺在地上,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清晨
    吟夕去了流光的房间。
    流光看吟夕憔悴的模样,顿时红了眼眶。
    吟夕的声音沙哑:“昨天羽生不知去了哪里?你去看看他。”
    流光叹了一口气:“他喝醉了,在房间里。”
    吟夕似乎松了一口气:“以后羽生就麻烦你照顾了”
    “为什么这么突然,不是七年吗?”
    吟夕嘴角苦笑:“早晚都会死的。”
    两个人聊了许久,吟夕刚出门便看见了羽生。
    羽生失魂落魄的走到吟夕的身旁,看着吟夕:“你爱上了谁?”
    吟夕略微的皱眉,羽生满身的酒气,难以相信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告诉我,是谁?”
    吟夕别过头:“现在说这些重要吗?”
    “为什么不爱我了?”
    吟夕吸了吸鼻气:“我就是不爱你了。”
    羽生两行清泪落下,痛苦的看着吟夕。
    吟夕眼里噙满了泪水,贝齿紧紧咬着下唇。
    羽生眼里满是无助:“为什么骗我?不爱我为什么说爱我。”
    吟夕强颜欢笑:“我爱过你。”
    羽生摇着头,嘴角带着自嘲:“爱过?”
    吟夕吸了吸鼻气,强忍着泪水:“这是事实。”
    黄连般的苦笑浮在羽生的脸庞
    吟夕看着他痛苦的模样,简直要窒息了,她吃力的扶着门框,支撑着身体。
    声音隐忍:“放过我吧,你把一个已经不爱你的人绑在身边,很痛苦的吧。”
    羽生听到她的话,心脏似乎在流血,一滴一滴的掉落,他攥紧了拳头,鲜血用手中滴落,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
    吟夕还是落下了泪,不忍心的别过头。
    羽生低声呢喃:“什么时候不爱的?”
    吟夕哽咽着:“你感觉到了吧,我最近很不对,就是在想怎么和你开口,和你分手。”
    他的声音带有一丝了然,目光阴沉:“原来是这样。”
    流光不知何时,关上了门,将门关好,给吟夕和羽生留出了空间。
    此时
    吟夕转过身,来到窗边:“想问什么都问吧。”
    羽生隐忍着,可还是从后面抱住了她,用唇轻轻摩挲着她的侧脸:“我不相信。”
    吟夕泪流满面,强忍着痛苦,靠在他的怀里:“之前你把我放在城墙上清醒,如今你该清醒了,好聚好散不好吗?”
    羽生嘴角冷笑,将头埋进了她的脖颈:“那时是我不清醒,是我没有看清自己的心,对不起…”
    吟夕闭上了双眼,吸了吸鼻气:“放手吧,忘了我,世界上女人这么多,干嘛非追着我不放。”
    羽生紧紧的抱着吟夕,似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又似乎在确定她的存在。
    吟夕继续说道:“找一个比我漂亮,比我温柔,比我爱你的人,关键她不会骗你,不会让你伤心……”
    吟夕觉得自己的颈窝湿润润的,他哭了吗?
    泪水滴落在她的颈窝每一滴,都让吟夕痛彻心扉。
    她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割着,揉进,变得鲜血淋漓。
    “你爱上谁了?”
    吟夕落着泪,声音沙哑:“你没有必要知道。”
    “你爱的人,他爱你?”
    吟夕的声音冰冷彻骨,不带有一丝情感:“自然。”
    羽生将头抬起,亲吻着她的耳朵:“不会比我爱你…”
    吟夕心如刀绞,低下头看着他抱着自己的双手:“我找不到爱你的感觉了,新鲜感过了…”
    羽生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吟夕颤抖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还在流血的手,为其医治。
    羽生任由她的医治,声音却颤抖冰冷:“你知道,我并不是什么善良之人。”
    吟夕哽咽着:“你想说什么?”
    羽生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倘若我知道我一定会杀了他。”
    他的语气是那么的冷酷带有不容置疑的坚定,倘若是真的,可能真如他所说。
    吟夕心里猛抽的疼痛,松开了他的手。
    羽生嘴角泛起苦笑,他真的舍得剥夺她幸福的机会吗?舍得她痛苦吗?
    他依旧抱着她,似乎比之前更加的用力。
    吟夕泪水模糊了双眼,她本该推开他的,为何她的全身没有力气,任由自己陷入他温暖的怀抱。
    吟夕闭上了双眼,深呼吸,刚想推开他,却眼前却一黑,彻底完全陷入他的怀里。
    羽生意识到她完全瘫在自己的怀里,便故意的般松开了手,她身体向后倒去,可眼前依旧漆黑一片,她有些慌张。
    吟夕嘴角苦笑,完全任由自己向后倒去,在她以为在摔倒在地时,却再次靠在了他的怀里。
    原来他只是后退了一步,捉弄她一下,并不舍得让她摔倒。
    吟夕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手,惊魂未定般,可视线还未恢复,她站直了身体,揉了揉眼睛,依旧漆黑。
    羽生察觉出她的异样,直接打横抱在怀里,吟夕慌张的抱紧了他的脖颈:“干什么?”
    羽生垂眸打量着她,随即脚步沉稳的迈向房间。
    吟夕垂眸,她会失明吗?心中五味杂粮。
    回到房间,羽生将她放在床上,吟夕为了掩饰自己就盖好了被子,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祈祷自己眼睛尽快恢复。
    羽生站在床边,目光阴沉令人琢磨不透。
    半个小时后,吟夕再次睁眼时,视力恢复了。
    她嘴角勾起,不自觉的轻声一笑,下一秒却慌张无比,这是羽生的房间。
    吟夕急忙的起身,双手捂着脸,心中五味杂粮。
    忽而,她垂下双手,看向靠在窗边打量她的羽生,他的目光深邃,似一潭泉水。
    吟夕抿了抿嘴,别过头,起身就下了床,去开门。
    吟夕阴沉着脸,门被术法锁上了。
    她转过头看着他:“开门。”
    羽生邪魅一笑,却转过身看向了窗外。
    吟夕,这是什么态度,他是不是怀疑她了。
    吟夕一直晃着门把手,却无济于事,她长吁一口气,坐在了沙发上,沉思着什么。
    羽生燃了一根烟,用修长的手指夹着,缓缓放到嘴边,浅浅吸一口,却闷了好久才轻轻吐出来,烟雾缭绕,这样的他让吟夕心痛难耐。
    他不知抽了多少根,最后却坐在地上,直接喝起了酒。
    吟夕长吁一口气,走到他身边,抢过酒。
    羽生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欲言又止,又拿起烟,抽着烟。
    吟夕思烦,拿起他的烟,就去了一旁。
    羽生别过头,闭着双眼,沉思着什么。
    深夜来临,二人一直沉默不语。
    吟夕坐在沙发点燃了一根烟,用纤细苍白的手指夹着,缓缓放到嘴边,眼神庸懒却有一种妩媚的风情在这个夜里暗暗流转。
    一阵风从窗外吹来,挑逗她的长发,烟雾倾斜,她咳了几声,眼中有了些许的泪,避免泪水落下,她仰起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