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久久小说
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霍总追妻战斗力爆棚 > 第126章:做不成恋人也做不了朋友

第126章:做不成恋人也做不了朋友

    沈力站在门外觉得无聊,便来到了小区里溜达,满院子溜达的他自然是听不到苏谨的声音。
    苏谨越是挣扎,高盛就抱的越紧,他想用这样的方式,征服苏谨这一颗倔强的心,让她屈从自己,可结果却恰恰相反。
    这几近疯狂的举动,是他在面对苏谨即将离开的过激的行为。对于苏谨他已经做的仁至义尽,可她还是想着霍向霁,高盛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如他,那就让她属于自己。
    苏谨穿的是件毛衣,高盛的手从衣服下面伸进她的背上,触摸着她光滑的肌肤,激动之下手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慌张,他呼吸都有些粗重。
    苏谨挣开了自己的头,强行把脸别过一边,高盛再次想要吻她的时候,她往旁边一躲,却躲不过他抱着自己的胳膊,苏谨唇上的口红被蹭花了,在高盛看起来依然如娇艳欲滴的玫瑰。
    苏谨看见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想要占有的欲望,她说:“高盛,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当然知道,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小谨我爱你,想要得到你有错吗?”
    苏谨觉得此时的高盛太可怕了,他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现在给他说这些话都是无用,她用手去掰高盛的胳膊:“高盛,你冷静一点,放开我!”
    高盛不但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心里,反而用手去脱苏谨的衣服,挣扎间外套被他拉下来一只袖子,另外一只袖子还穿在身上,高盛想要试图去掀苏谨的毛衣,她用手死死的拉住。
    他的手伸进了苏谨后背上,想要试图解开她内衣扣子的时候,苏谨抬手打了高盛一把掌,这一巴掌打的很重,以至于苏谨感觉自己的手都有些发麻。这一下火辣辣的感觉把高盛的脑子瞬间打醒了。他的手停在那里,没有继续手中的动作,苏谨把他的胳膊拉到一边,他也没有反抗。
    苏谨理了理自己的毛衣,站起身穿上外套的另外一只袖子,满脸失望的说:“高盛,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说完她就转身拉着箱子往外面走过去,脚步异常决绝。
    高盛这时才抚摸一下被苏谨打的火辣的脸说:“苏言谨,你今天从这里走出去,我们从此以后彻底决裂。”高盛从不曾把苏谨的名字叫的这么狠,也不曾对她说过如此狠戾的话。
    苏谨的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随后头也不回的开门出去,“嘣”的一声,门被重重的关上。
    她拉着行李箱,手中拿着包,脸上说不出的狼狈,在电梯里,她看着面前映出的自己,用手捋了捋头发,抹掉了已经花了的口红,还不争气的红了眼眶,不想让眼泪落下来,可还是一颗接一颗。
    在楼下的沈力见到苏谨出来,首先问道:“这么快出来了,真要走?”
    苏谨看了他一眼说:“是不是你告诉高盛让他回来的?”这个眼神看起来格外吓人。
    沈力缩着脑袋尴尬的笑了一下说:“不是不想让你走吗?”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说完就把东西装在车上,沈力跟在她后面帮着装东西被她拒绝,他问:“怎么了?”
    苏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速度极快的把东西装好坐到车上,在沈力还没有要上去的时候,她已经启动汽车,在沈力的“哎”声中疾驰而去。
    沈力莫名其妙的看着汽车的尾巴,自言自语的说:“这是没谈好?那么大脾气?高盛回来了都没有把她留下来?”他又抬头看了看楼上高盛的房子,转身往电梯走过去。
    高盛在苏谨走出房间,重重关上门的时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他面色冷峻,眼神无光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这几年有颜色,有期盼的日子,好像一下过到了头,那样的生活在苏谨头也不回离开的时候,便又失去了颜色。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暗淡无光,包括他的回忆,都像这房间单调的灰白色一样冷清。
    他心想:自己这两年的付出又算什么?这两年用心的呵护,一直都克制自己去等待,却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苏谨毫无任何留恋的离开。就算不爱,难道连一点感情都没有吗?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自己就不该带苏谨回来,这是他这么多年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高盛十分懊悔,自己这两年到底是在等什么?好好的机会都被自己浪费了,苏谨那时是多么依赖他,他当时还不想趁人之危,只想等到苏谨真正接受他。苏谨之前已经含糊不清的说过答应自己的话,自己是太自信了吧!才会带着她来到霍向霁的眼皮子底下,让她重新拾起对他的感情。
    高盛从未如此害怕失去一个人,苏谨让他完全无法掌控,他以为自己当了总裁苏谨会高兴,以为她会支持自己。可现在看来别说支持,她竟要和自己决裂,这样的女人让他实在没有办法,也琢磨不透。生意上他看人十有八九,苏谨竟让他无可奈何,方法用尽却没有进她心里一分。
    高盛正在沙发上眯着眼坐着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他欣喜的坐起身跑过去拉开门,眼前不是他所期待的苏谨,脸色立马拉下来。
    沈力推开半开的门说:“我上来看看!”
    高盛直接走进去,往沙发上一靠说:“你上来看什么?”
    沈力怯生生的坐到高盛的对面说:“苏谨还是不愿意留在这吗?她还真是……”言语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话说了一半他抬头看了看高盛难看的脸色。
    高盛撇了他一眼说:“她和霍向霁是怎么联系上的?”
    沈力一脸懵的说:“霍向霁?我不知道啊!我天天在公司没见过有什么异常?”
    高盛不屑的说:“你会看到什么异常!”
    “我不是第一时间通知您了吗?苏谨她真要走我也没有办法,想拦我也拦不住啊!你也不是不知道,苏谨她根本就不把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沈力一脸委屈的说道。
    高盛又抚摸了一下被苏谨打的脸说:“别说是你,她的心不在这谁也留不住,算了,走了就走吧!”
    沈力被他这句话给说蒙了,什么叫走了就走了,那自己想和高盛攀关系不是没有可能了吗?
    他急切的说:“高总,苏谨她可能是一时生气,过几天就会好了,毕竟这两年您对她这么好,她怎么会不知道,你可别就这么放弃了。”
    高盛眼神变得异常深邃他说:“放弃,我可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
    沈力一拍手笑着说:“这就对了,不能和她一样。”
    高盛定睛看了下他:“你还在这干嘛呢!”
    沈力嬉皮笑脸的说:“我不是陪高总说说话吗?好,那没事我就先走了。”
    他刚走几步高盛说:“在东禾集团好好表现!”
    沈力回过头说:“好的,一定会……”突然又感觉不对,这让他在东禾集团好好工作,不就是和他做对头吗?他现在可是得了高盛的好处,不能以牙还牙。
    他又回过身说:“高总,您看能不能把我调进盛世集团工作?”
    高盛眼神扫他一眼:“怎么?在东禾集团不好吗?霍向霁他对你不好?”
    “霍向霁他怎么说呢!反正我是不想在那里上班了,工作两年也没见霍向霁给我过一次好脸色。工资还那么一点儿,完全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高盛反问:“到盛世集团你就有好脸色看了?没有学历除了当保安还能干什么?霍向霁他能让你进公司已经很不错了。”话里竟是轻蔑。
    沈力愣了一下,合着这是为霍向霁说话呢!他说:“就算是来咱们公司当保安也行啊!这两年我别的不说,管理公司安保,那是绝对没有问题,来咱们公司多少还能再给你当个司机啥的?”他一脸献媚的说道。
    “司机我不需要,安保我也不需要,就让你在东禾集团好好呆着,就行了,别想些乱七八糟的。”
    “行!您让我在东禾集团上班,那我就在那,什么时候用到我了说一声,我一定义不容辞。”
    “到时候再说,你回去吧!”
    “好的,高总,那我先回去!”他比划着电话说:“有什么事咱们电话联系。”
    高盛朝他摆了摆手,让他赶紧离开这里,沈力轻轻关上门,笑眯眯的离开这里。
    在沈力看来高盛虽然有些少爷脾气,但明显比霍向霁好相处,以后就高盛这条大腿他就抱定了。每次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怎么这么幸运认识了这么有钱的人?看来这一生自己就是那有福的命。沈力也真是奇葩,高盛哪里给他一句好话,一个好脸色,他竟然也能从中间听出好来,拿了钱果真不一样。
    苏谨回去的路上对高盛的行为简直失望透顶,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不像是高盛,之前的他一直都不是这样的,自从回了青州市他变了,变得有些陌生。
    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被拉的很远,苏谨觉得又失去了一个知心的朋友,她以后和高盛已经无法成为朋友,这就是没有做成恋人连朋友也做不了,她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事情,但还是发生了。
    她的汽车穿过热闹的街道,但心却异常孤独,又变成了一个人,再也没有人能了解她,明白她的感受。
    苏谨感受不到高盛等待的有多么辛苦,也不能理解高盛爱的有多深,所以她认为高盛的行为过激了,她以为所有人都像她一样,一味地忍让,去爱着自己心里的那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